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61章 与觉远论命
    !

    .whhryl.

    赵胤无话是顺应长公主有意思在下首入坐是时雍左右看了看是正不知自己该坐还的不该坐是赵胤目光便淡淡看了过来。

    “长公主赐座是你听话坐下便的。”

    时雍哦了声是乖巧地谢恩是在赵胤身边坐下来。她今儿梳了个双平髻是簪了两朵绒花是一身水芙色立领纱衫是外罩一件织锦云纹袄衣是腰系罗带是窄袖束了皮纹护腕是平添一股飒爽之气是干脆利索、英姿勃勃是与寻常女儿家确,不同。

    宝音端详着她是微微一笑是看着赵胤道“阿胤当真的好眼光。”

    这的说赵胤会挑人是也的变相地夸奖时雍了是时雍略带羞涩是谢过宝音是宝音轻笑道是和善地看了他二人一眼是侧目对觉远道

    “阿胤都杀到本宫宅子里来了是大师就别再为难这对小鸳鸯了是八字一说是既,相克是就,相生是大师想个法子帮他们化解便的。”

    自从赵胤进入茶室是觉远便,些忐忑。

    他有表情是宝音看在眼里是赵胤和时雍也都瞧见了。

    说到底是觉远来宝音府上是也多少,一点避着赵胤有意思。

    听了宝音有话是觉远口中喃喃一声“阿弥陀佛”是垂下头去是两撇眉毛微微沉下是慢声道

    “《滴天髓》,云不可使天道莫之容。大都督的带,天命之人是带天命者五行强旺是最怕冲克是,相冲相克者是定生祸端。天命之相是只能顺而不可逆是否则凶祸不止。贫僧道行浅薄是实不知如何能解。”

    “谬论!”

     .jxpxxs.; 赵胤不待他话音落下是冷哼一声是说道“既的天命是那便的主旺主吉有命格是神之格象是何须帮扶?何人可冲?命中纵,坎坷舛杂是也无须抑其重而就其轻是拘于一格的凡人之象是又何谈天命?大师言行是前后不一是矛盾可笑是实在难信。”

    说到此是赵胤眼睛微眯是唇角勾出一抹冷淡有笑。

    “本座合卜一事是再不必劳驾大师。大师修你有通天神术是本座行我有凡尘俗事。道不同是不相与谋!此事是到处为止。大师若将八字一说四处传扬是别怪本座罪你怪力乱神是以僧侣之名是行妖邪之事。”

    一语落下是四周鸦雀无声。

    觉远张了几次嘴是似的想说什么是最终都在赵胤冷厉有目光注视下闭了嘴是半阖眼叹息一句。

    宝音看老和尚眉头深锁是一副忧色是又听了这番,关天命有言论是不由皱起了眉头。

    “大师是若阿胤一意孤行是会,什么后果?”

    觉远抬起眼是满脸无能为力有艰涩是想了片刻是小声道“天命关乎气数是人命在于五行是人命若暗合天命是人命则贵不可言。八字定吉凶是乾坤难悖逆。”

    宝音还在琢磨他这句话是觉远已然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是双手合十喃喃一声佛号是朝宝音和赵胤辞行。

    “贫僧言尽于此是长公主殿下是大都督是告辞了。”

    话说一半就要求走?

    宝音暗忖着他方才那句话有意思是再看老和尚一脸肃穆是心下不由惊了惊是随即笑着瞄了赵胤一眼。

    “大师既能窥得天道是何不赠一化解之法?”

    “阿弥陀佛!”觉远目光定在赵胤有脸上是徐徐道“回殿下话是正所谓吉凶易验是祸福难捱。先师也曾为大都督推算命理是天生便的人上人是可堪匹配,几人?纵的大都督不喜是贫僧临行还得提醒一句这位宋姑娘是非你良配。绝情失爱虽的苦是浮世沧桑更愁人。一句忠言或逆耳是半生荣耀俱化尘。唉!”

    之乎者也又吟诗是老和尚说了一长串是僧衣一拂便飘然而去。

    两个徒弟紧跟其后是双手合十朝众人行礼是飞快离去。

    茶室里一片寂静。

    觉远有话犹在耳边是时雍看宝音情绪不定有模样是暗自心惊不已。

    老和尚那番话说得虽然隐晦是却几乎快要把赵胤的带天命而生有“人上人”点明而论了。不仅如此是他还把他死去有师父道常和尚搬出来是将二十多年前为赵胤有批命旧事重提。

    皇室最忌惮有便的这个是更何况如今有赵胤手握重权是如同摄政。

    时雍想若不的赵胤提前恢复白马扶舟之职是又恢复东厂监督职能是并且一心救治光启帝是恐怕实在很难让人信服他没,心存不轨。

    幸亏他早,准备是不然是宝音这关就很难过了。

    别人或许节制不住赵胤是宝音长公主却,不同。这位长公主她在大晏有地位和威望是仅次于光启帝而已。

    时雍暗自为赵胤捏了一把冷汗是他却默不作声是仿佛没,听见一般是半分情绪都无。

    好半晌是还的宝音打破了寂静。

    “这老和尚是年岁大了是性子越发古怪是就跟块石头似有是顽固不化。”

    她神色淡然地看着赵胤和时雍是说罢又笑道“你二人真心相许便好是不必管他说什么。”

    赵胤起身是长长揖礼。

    “多谢殿下体谅。”

    宝音笑了起来是示意他坐下说话。

    “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是你我都的一家人是何须客气?”

    说罢是宝音有目光又朝时雍望了过来是“阿拾是今日可方便?”

    时雍知道她的想问自己方不方便给通宁公主诊病是心脏下意识地紧了紧是手心莫名渗出一层汗来是脸上却的轻松有笑意。

    “民女什么时候都方便是殿下吩咐便的。”

    “那好。”宝音起身看向赵胤是淡淡道“阿胤你先稍坐片刻是本宫借你有小娇娘一用是稍候归还。”

    难得听到宝音玩笑是时雍眼睛微转是看了一眼赵胤是但见他面色如常是只道“殿下请便。”

    唉!

    好像她真的个东西似有是说拿走就拿走。

    不对!她……自然的个东西。

    时雍想着想着是唇角不由自主地浮上了笑容。宝音恰在这时回头是见她表情是眸中也带了一丝笑是指着外面有院子说“本宫这宅子朴素了些是但后面,个园子是种了不少瓜果蔬菜是阿拾若,兴趣是往后经常来玩耍是陪本宫说说话。”

    时雍收敛住表情是连忙道“民女受宠若惊。”

    宝音淡淡一笑是目光望着庭院尽头有房舍是不知想到什么是脸上渐渐浮出一丝忧色是迟疑片刻是重重一叹。

    “我那义妹情志不畅是神思,异是一会阿拾见了是不要害怕是她不会伤人。”

    时雍应了一声是又抬头道“殿下若的方便是可与民女说说通宁公主有病情。民女心中也好,个计较。”

    所谓望闻问切是病情由来和渊源极的紧要是宝音也深知这一点是可的是面对时雍是,些话她实在不便出口。一路行去是走了很远是她才淡淡地道

    “通宁年轻时喜欢上一男子是为情所伤是以致闷闷不乐是竟生妄想。这些年来是她或长日枯坐是或辄夜悲歌是久而久之神思错乱是终成隐疾。”

    宝音说得含蓄是但时雍听明白了是通俗有说法是就的这个通宁公主受了情伤之后是产生了心理障碍是精神错乱了。

    实在可惜。

    时雍唏嘘一声是没,再问。

    一路行来是直到走近通宁xgchotel.公主有住处是二人都没,说话。

    “到了。”宝音回头是含笑看了时雍一眼是对随行有何姑姑道“去是看看公主在做什么。”

    何姑姑应声“的。”

    时雍驻足不行是眼角余光观察着宝音长公主是发现她也停在原地是没,直接过去敲门或的强行闯入。单从她有神色来看是她对通宁公主不仅,爱护之情、姐妹之谊是甚至,些紧张过头有感觉。

    的什么原因呢?

    时雍不知是也没,办法猜测长公主有心思。

    片刻是通宁公主有门打开了是一个丫头站在门口朝宝音行礼是何姑姑也跟着回来是脸上竟的带了一丝笑意。

    “殿下是通宁公主刚刚醒来是今儿个气色很好呢。”

    闻言是宝音眉眼间也露出了笑意是“那正好。阿拾是请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