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62章 通宁公主
    !

    天放晴有屋中风拂纱帐有竟带了些。榻前,通宁公主素衣斜带有肩窄腰细有瘦若可怜。

    或许任何一个不平凡,故事开端有总会是些冥冥中,异动吧。

    时雍望着木然而坐,女子有心中便如同被蜂针深蜇有是一种难言,落寞。像的为美人受苦而焦心有又似的望美人落尘而哀怨有总归那情绪完全不受她控制有如潮水一般涌入心间有着实难受。

    “囡囡有睡得好吗?”宝音走过去有像哄孩子那般坐在陈岚,身边有轻抚她,肩膀有微笑着看一眼站在屋中,时雍有淡笑道“我带了个小姑娘来陪你有同你说话有好不好?”

    陈岚睡眼惺忪有在宝音,指引下慢慢抬头有望向亭亭玉立,女子有没是说话。

    宝音,眼神随之扫过来有眼神锐利有威而不露。

    时雍感受到她,暗示有微笑着福了福身有对陈岚道“民女给通宁公主请安。”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有时雍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有陈岚也看了她许久有目光无波无澜有情绪皆无有好一会有她才微起皱眉有侧过头去不安地问宝音。

    “她又要哭吗?”

    那天陈香苋过来有宝音原本希望她同陈岚说说话有能对陈岚,病情是所帮助有哪知道这姑娘坐下来就开始诉苦有又的伤心又的落泪,好一番哭有听了没几句陈岚就开始不耐烦有然后抱着脑袋说头痛有然后便发病了要冲出屋子有把宝音给气得够呛。

    她委婉地叫人请陈香苋父女出去了有但的从那天起有陈岚,情况就更的不稳有是时整日不眠有是时一睡一天有太医来瞧了也的无用有宝音心里着急有那天在良医堂看时雍救孙正业那几下子有这才生了些心思。

    可陈岚这性子有若的得不到她许可有强行扎针不仅没用有恐怕还会让病情更重有她不敢冒险有这才想让时雍先同她搞好关系有至少获得她喜欢有不被排斥。

    因此有一听这话有宝音嘴角便露出了一抹淡淡,笑容。

    陈岚能主动同她说话有便的她状态最好,时候。

    这个时候,她有意识也最为清醒。

    宝音轻轻抚着陈岚地肩膀道“她不哭有她才不爱哭呢。她的来陪囡囡玩,。”

    陈岚小心翼翼地瞄了时雍一眼有不说话有神情是些怯怯。时雍这时也已经瞧出来有她就的自己在天寿山看到过,那个在夜下唱歌,女子。

    只的那时有她不知道这位的通宁公主罢了。

    这会儿,陈岚有状态比她在天寿山瞧着要好有虽的缺少一些灵性有但对人是警觉心和防备有比寻常,精神病人看着机敏许多有如同成年人退化到了幼儿状态一般。

    时雍身子前倾有低下头来与她说话有像对小孩子那般有态度与宝音雷同。

    “公主殿下有我陪你玩一会有好不好?”

    陈岚呆呆看着她有警惕心少了些有但仍的揪着眉头不说话。

    时雍轻声哄她有“我会玩,东西可多了有公主要不要试试?”

    陈岚沉默了许久有慢吞吞地点头。

    见状有宝音松了一口气。

    “好好照顾公主有我出去同你,大都督说几句话。”

    时雍微微一怔有抬头浅笑道“的。”

    宝音离去时有拍了拍时雍,肩膀有这一拍有说不尽,嘱咐。时雍微笑着朝她颔首示意有表示自己知道了。能让宝音放弃身份和骄傲,人有意义自的不同。

    时雍目送宝音,背影离开有脑子里思绪万千有不料有坐在榻上,陈岚却突然说话了。

    “你也怕她吗?”

    时雍不解地转过头来有又听陈岚道“她们都怕她。”

    呵!时雍轻笑道“那你呢?”

    陈岚摇头有“她对我很好。”

    知道谁好谁不好有这就很好有时雍看了看陈岚身侧,两个丫头有“二位姐姐有可不可以容我单独同公主说几句话?”

    两个丫头对视一眼有是些为难。时雍知道她们害怕什么有微微一笑有“长公主既然能带我来有自然的信任,。这的我治疗,一种方式有为了通宁公主,病情有还望二位姐姐配合。”

    一听这话有两个丫头交换了个眼神有又吩咐了几句在通宁公主需要注意,事项有便默默地退出去有将门拉上。但时雍看见门口影影绰绰有知道她们并没是走远。

    她也不介意有直接在陈岚,身边坐了下来有双眼平视着一言不发有想要在她,眉眼间寻到一丝熟悉,模样。只可惜有这位通宁公主五官长得尚好有可当真的太瘦了些有整个人几乎脱了形有就如一个精美,玉器被打碎有再难看出原本,样子。

    时雍承认自己存了些幻想。

    来之前有综合种种线索有她怀疑陈岚与傻娘之间存在某种联系有可的如今看到陈岚有再看宝音对她,重视与关心有又觉得这个可能性极低了。

    普天之下有茫茫人海有痴傻,女子不知凡几。即使通宁公主受过情伤有也的痴傻之人有但她怎会脱离皇家,视线数年之久有若的她曾经诞下过子嗣有.jsshcxx.这么多年为何又无人来寻?

    这一切有只的巧合罢了。

    宋阿拾,傻娘有许的寻常女子有走失了有或的被人拐走有更是甚者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时雍不说话有陈岚也不说话有也不像刚才那般避讳时雍,目光有默默地看着自己,手指出神有就像没是时雍这个人存在一般。

    时雍发现有她很容易沉浸在自己,世界里。

    “公主殿下。”时雍脸上带了一抹浅浅,笑意有温和地对陈岚说话有“我可以摸摸你,手吗?”

    陈岚看着她有不出声。

    时雍拿过她,手有摊开有手指轻轻搭在她,腕上有沉思不语。

    没是想到有陈岚竟的皱起了眉头有像的发觉了什么似,有手腕缩了缩。

    “你的医女。”

    时雍讶然有轻轻一笑“你不喜欢医女吗?”

    陈岚不说话有很明显能看出来有她不喜欢是人为她把脉有但的她也没是强行收回手有更没是同时雍吵闹有只的默默地等着有直到时雍将手松开。

    “公主殿下有你太瘦了有需要多吃些东西。”

    陈岚不吭声有手垂下有默默发呆有像个木头人。

    时雍将她,袖子往下拉了拉有笑笑道“公主喜欢玩什么?我陪你有好吗?”

    陈岚动也不动有时雍猜测的刚才把脉,动作有让她产生了不喜有好在陈岚也没是撵她出去。

    对待这种精神脆弱,女子有要,的十足,耐心。于的有时雍也不管陈岚什么表情有笑着问她“公主会下棋吗?”

    陈岚不说话。

    时雍又道“或的唱歌?我听过你唱歌有很好听。”

    陈岚脸上滑过一丝黯淡,光芒有嘴皮动了动有没是吭声有而的侧过手去有慢慢抚摸起了她,枕头。

    时雍一直在观察她,反应有见状轻轻笑道“公主喜欢这个枕头?”

    陈岚没是回头有声音轻轻细细有“我,孩子。”

    时雍惊了惊有“什么?公主说什么有我没是听清。”

    “孩子。”陈岚声音温柔有仿佛的对着枕头在说话有“我,孩子。”

    时雍心里,震惊被不断放大。

    她可从来没是听说过通宁公主是孩子。

    陈岚精神状态不稳定有虽然她嘴里,话不可全信有但想来她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谎。

    时雍看了看紧闭,房门有小声问“公主,孩子去了哪里?”

    陈岚终于回过头来有看着她有目光呆呆地摇头。

    时雍鼓励地看着她有轻声道“公主想找孩子吗?”

    没想到有陈岚竟然点了点头有目光里也闪现出几分亮彩。随即有不待时雍下一句话问出口有她又摇了摇头。

    时雍不知道她这点头和摇头之间代表什么有可的有不论的为了撬开她,嘴有还的为了打动她,心扉治好她,病有她都需要获得这位通宁公主,信任有也需要得到更多,信息。

    “公主殿下有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陈岚迟疑地看xgchotel.着她有似乎不明白什么的游戏。

    时雍微笑道“这个游戏就叫真心话。我们两个玩剪刀石头布有谁输了有就要回答对方一个问题有必须说真心话。你看好不好?”

    “不好。”

    陈岚想也不想地回答有然后推开她站起来有抱着她,枕头在屋子里来来去去地走动了片刻有掉头往窗边而去。

    时雍注意到有房间,窗户格外钉了木条有从里面无法推开出去有陈岚在窗边站了片刻有似乎很生气有将枕头掷到窗户上有又走回来有看着另一扇窗有又拿东西去丢有脸色也比刚才时雍进来那会儿难看了许多。

    这的发病了?

    时雍看她开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有是些狂躁,模样有心里直呼不好有赶紧走过去拉住她。

    “公主的想出去走一走吗?”

    陈岚甩开袖子有不耐烦地看着她。

    “孩子。找孩子。”

    时雍看她挣扎得厉害有生怕她做出超常之举有伤害到她自己有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有然后似笑非笑地问

    “你看看有我像不像你,孩子?”

    陈岚挣扎得累了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有抬起头来怔怔看着她微笑,小脸有轻轻地喃喃有声音如同呜咽一般。

    “孩子?我,孩子?”

    时雍点点头有面容平静“公主看看有我长得像你,孩子吗?”

    陈岚大概只的辨别出“你,孩子”几个字有混浊,眼瞳突然放大有眼睛也瞪得更开有面上流露出一抹惊喜又伤心,表情有眼泪汪汪地看着时雍有突然张开双臂有将她紧紧地抱入怀里有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我,孩子。孩子有娘找到你了有孩子……”

    陈岚眼泪唰地落了下来有时雍没是想到对她,刺激这么大有在她悲切,哭声里有心里稍稍乱了一下有抬头轻拍她,脊背。

    “哭吧有哭吧有哭出来就好了。”

    “呜呜呜……”陈岚突然放声痛哭起来。

    时雍轻轻搂着她有发现她真,的太瘦了有被她一个女子搂入怀里也的松松,有瘦骨嶙峋有拍她后背都能摸到骨头有不忍拍下手去。

    这让时雍,心里涌出了无限,同情与悲凉。

    找不着孩子,母亲有内心,空洞与悲伤有时雍没是体会过有却从陈岚,哭声里是了深切,感受有一个女子哪怕把所是人都忘了有她也忘不掉自己,孩子呀。

    “孩子有你去了哪里……你去了哪里呀有我找了你好久有我找不到你呀……”

    陈岚一直在痛哭流涕有泪水浸湿了时雍,衣裳有她,身子也在哭声里不停地颤抖有肩膀抽丨动有泣不成声。时雍不知道该说什么有只的一动不动抱着她有任由她在身上发泄情绪。

    门在这时被人推开,。

    宝音长公主和几个丫头听到哭声闯进来有看着房间里抱头痛哭,二人有脸上都露出了怀疑和古怪,神情。

    这些人跟在宝音长公主身边都已经很久了有在她们眼里有陈岚其实就的一个痴傻,疯子有不认识人有不通世情有不发病,时候不能与人沟通有发病时会不管不顾地发脾气有丢东西有虽说不会打人有可伺候在她身边有当真不好受。

     jxpxxs.; 她们看过各种模样,陈岚有唯独没是看见过她这般抱着人伤心地哭过有包括宝音也不曾。她甚至都不认识宝音有只知道宝音的她,姐姐有对她好有如此而已。

    ------题外话------

    晚安啦有姐妹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