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64章 定下婚期
    !

    在长公主府上逗留到黄昏时分方才离开,还吃了一顿府上大厨掌勺的全素宴。豆腐、瓜果蔬菜等做出了不同的口味,甚至还有肉味,时雍吃完赞不绝口,不得不感慨人类伟大。

    这时她才知道,长公主已经吃素许久,厨子为了在她的饮食里变出花样,也是煞费苦心。时雍一时兴起,即兴说了几道常见的素菜做法,宝音一个开心,便给了她不少赏赐。

    用餐时陈岚没有出来,她今日大喜大悲,情绪极不稳定,喝了药就在丫头的服侍下睡了。时雍离开时,特地前去瞧了她一眼,内心百感交集,离府许久还没有从情绪中抽离出来。

    雪化后的天气,寒冷异常,大风从长街呼啸而过,吹得马车篷顶扑扑作响。

    车上没有生炉子,冷寂一片。

    赵胤全程在公主府相陪,没有问时雍究竟,这时瞧她闷不作声,赵胤也只是静静拉whhryl.过她的手,捂在掌心,又放在膝上,整个人端直而坐,沉默不语。

    时雍侧目望去,“大人。”

    “嗯?”赵胤缓缓张开手臂,将她揽入臂弯里,“冷?”

    时雍摇摇头,贴在他的肩窝上,脑子里千头万绪,想了许久,才用一种不确定的声音道:“通宁公主之事,你可知情?”

    赵胤低头看她片刻,掌心在她肩膀上捏了捏,“当年知道一些。”

    时雍道:“堂堂公主尚且如此,何况我娘?兴许这一生,我再也瞧不到她了。”

    她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疲惫,还有浓浓的伤感,赵胤听了,眉心紧锁,低头瞅了她片刻,轻声一叹,“你这女子。”

    时雍抬头,“我如何?”

    赵胤眼神带着几分无奈,懒懒道:“本想等些日子再告诉你的,奈何你这狐狸,狡猾之极。”

    “嗯?”时雍眉尖微蹙,假意不知,“民女哪里错了,还望大人明示,哪有骂人是狐狸的?”

    赵胤哼声:“本座怀疑通宁公主就是当年宋家胡同走失的傻娘。”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

    怀疑归怀疑,得到赵胤的肯定感觉又另当别论了。

    “那大人为何不说?为何不告诉长公主?”

    赵胤眯眼看她片刻,突然托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往上揽了揽,突然冷声问:“阿拾,本座问你,是你如今的安宁紧要,还是认亲紧要?”

    时雍微怔,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赵胤沉吟片刻,说道:“若确定此事,你父亲……也就是宋长贵宋大人将罪无可恕,宋家那一大家子恐怕也要受牵连。你如今的安宁日子,将会被全盘打破。阿拾,这当真是你所期望的吗?”

    时雍没有料到他会如此问。

    更没有想到赵胤会为了她,想得如此深远。

    在刚才之前,她其实都没有想过,若她宋阿拾当真是当今通宁公主的亲生女儿,将会带来怎样的巨浪滔天。

    “有一件事,你恐有不知。”赵胤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告诉她,“当年朝廷暗中追查通宁公主下落,顺天府衙门也曾接到协查令。”

    时雍瞳孔微缩,似是猜到了什么。

    “我爹他知道的?”时雍想了想,道:“我爹虽说在顺天府衙门任职多年,但朝廷密查通宁公主下落,与他捡到傻娘,已间隔数年之久。就算他曾在衙门看过公主画像,也未必还能在多年后,记得那一副长相啊……”

    赵胤叹息:“阿拾,你想得太简单。这么认为,长公主会这么认为?等有一日今上醒来,他又会不会把你父亲当成通宁公主受此劫难的罪魁祸首?你父亲办案捡回一个女子,怎么不交由衙门处置,而是私自带回家里,还趁女子意识不清,占为己有。单凭这一点,你父亲脱得罪吗?”

    时雍哑然,抿了抿嘴唇:“原来这才是大人不告诉我的苦衷?”

    赵胤双眼幽深,浅浅的呼吸仿佛带了一丝凉意,“为了维护公主的名声和皇室威仪。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zyxta.   时雍心下一窒。

    烟色的帘帷被大风刮出一阵刺耳的沙沙声。天渐渐烟了下来,马车缓缓行走在京师城里,夜幕下的京师安静一片,马蹄踩在青砖石上传来的嗒嗒声,仿佛一种泼天而来的压迫感,令她难以呼吸。

    原以为揭开这层迷雾,从此就能往好的方向航行。

    哪知,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便已窥见内里全是坚硬的冰山。

    赵胤说得对,若她的认亲换来的是宋长贵家破人亡,那让她如何忍心?想到王氏,想到宋香宋鸿,还有那个早上有鸡鸣狗吠有王氏骂声的安静小院,她何其忍心?

    “那依大人之言,我眼下应当如何?”

    沉默中,赵胤望来深深一眼,“一、证实你我猜测,是否属实,再深挖此事内情。这个你不必操心,自有我办。二、通宁公主心疾不愈,此事便难办。只有通宁公主好起来,才有转圜余地。阿拾,可懂了?”

    时雍皱眉讶然看他片刻,嘴角微动,“醍醐灌顶。”

    赵胤看着她突然变得松快的表情,神色也放松下来,将她轻轻纳入怀里,下巴搁在她额上摩挲片刻,淡淡道:“还有第三。”

    时雍将放在他膝上的手挪到他的腰上,紧紧抱住,还偷偷掐了掐那紧实的肌肉,这才仰头俏声问:“什么?”

    赵胤道:“准备做爷的新娘。”

    时雍惊讶一瞬,突然笑开,映在他眸子里的脸,仿佛一抹突然蹿起的火焰,燃烧了他眼里的半边天空。

    在长公主府和觉远和尚闹翻之后,赵胤便不再提合卜之事了,直接让魏国公夏夫人找人看一个婚期。

    夏夫人是个循规蹈矩的深宅妇人,觉得这事不妥,赶紧告诉了自家相公。

    碰上赵胤的事情,夏常也做不了主,连夜入宫去找了正在教太子习武的甲一。

    甲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请他在东宫饮了一回酒,二人畅饮通宵,从不沾酒的甲一喝得酩酊大醉。夏常再次回到魏国公府,便只剩下唉声叹气了。

    “管不了,管不了,谁也管不了。”

    “那他爹怎么说?”

    夏常摆摆手,醉醺醺地倒在床上,喃喃道:“天命,天道,天不饶人呐!”

    夏夫人默念一遍,“这是他爹说的话?那这桩婚事他是管,还是不管呢?他都管不了,我们可如何是好?”

    床上的人已然睡过去。

    魏国公夫人左右都不是,索性睁只眼闭只眼,赶紧去找人翻皇历,挑出个三月底的好日子,就这么定下了。

    这一头,宋家人刚举家搬迁到金台坊,房子就在鼓楼大街的东边,这里地处繁华,离魏州和谢再衡家都不是太远。只是,这刘大娘的房子带铺面,价格是贵了些,却是个开店做营生的好地段。

     .jxpxxs.; 时雍放眼一看,不得不佩服王氏的眼光。

    搬进来前,王氏又发动了娘家的哥哥和侄子们,把房子里里外外捯饬了一遍,修修补补再刷刷灰,住进来后她又亲自洗刷了三天,换了窗纸,挂上灯笼,这房子便出了颜色,焕然一新。

    乔迁那日,宋家门口的鞭炮响彻了鼓楼街,亲朋都来恭贺,很是热闹了一番。

    四邻八居都出来观望,私下窃窃,这宋家祖坟冒了青烟,当真是要发家了,也不知宋长贵哪来的福分养了这么个姑娘,命里带福,不仅得大都督垂爱,还得了良医堂孙老衣钵亲传和长公主殿下赏识,万般好事都由她一日占尽。

    也有人说,福祸相依,别看现在风光,说不准哪一日便倒大霉了。旧时王谢堂前燕,如今客居在哪家?

    地方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搬家是个新鲜事,少不得会被人议论几句,时雍私下里叮嘱王氏,好好筹备她的饭馆便是,不必与人论长短,便把这些流言抛到了脑后。

    孙正业故去,她实在太忙碌了,本身的主业都顾不得,仿佛已成一个职业医者,每日里在良医堂和长公主府两头跑,累得跟个猴儿似的,连家里成天讨论的婚期筹备都顾不上。

    光启帝这边一直没有起色,这让时雍很是不解,就如孙正业身前所言,他自身不仅不是绝脉,反而日渐趋和,脉象稳定,外伤也早已愈合。按说这种情况,早该醒转,可他偏偏就是个活死人,愣是不肯睁眼。

    而陈岚这边却是不同,自从那日,通宁公主找到了“女儿”,整个人便精神了许多,不用人逼着也肯好好吃饭喝药了,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她时时刻刻都要找女儿,见到时雍她就乖顺,见不到时雍她就焦虑不安。严重时,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甚至发脾气。

    时雍对她而言,越发重要,这让宝音始料未及,也让原本想借助姑姑的势力打压时雍和赵胤的陈香苋和陈淮父子直呼不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