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66章后院来了人
    !

    亲老娘哭诉闹儿子,食客们纷纷起身走开腾出场地来看热闹不闲事大,门里门外围满了人,指指点点,说着宋家那点事

    王氏那个气恨啊,牙都快磨碎了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偏生不敢露出半点对婆婆的不恭敬,只得低声下气地服软,小声哀求

    “娘,要是您自个儿来吃点喝点,媳妇断断是不敢收银子的可您这带好几个大老爷们敞开了肚子吃,这……媳妇开门营生,哪一样不花银子?求您体谅体谅,就别让媳妇为难了”

    “老娘才吃你多少?你就为难了?让宋老三出来说话!让他来说,他还是不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儿了没有老娘,他有没有今天?有没有官做?有没有本事找一个做大官的老丈人”

    王氏看她越说越不像话,越吼还越大声,恨不得把街坊邻居都叫过来,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伸手就去拉她

    “娘,是我不好,行,既然是娘您的客人,我不收银子了,我不收银子还不成吗?您先去里头坐,我同你好好说话”

    王氏以为退让一步,又这么低声下气地赔不是,宋老太占了便宜就算了

    哪曾想,宋老太一把拨开她的手,指着她鼻子就一顿大骂

    “你这臭婆娘别碰我!拿我儿子辛苦赚来的银子,养你娘家一大家子人,却不晓得孝敬婆婆半个铜板,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可怜我的儿,被这臭婆娘教坏了,对着他老娘又吼又骂,不尽孝道……”

    对着围观的人,宋老太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把宋长贵夫妻俩说得那叫一个薄情寡义,把她自己说得那叫一个可怜

    时雍冷眼旁观,见四处频频有人点头,心下就明白了

    宋老太今儿是有备而来,而王氏是儿媳,是晚辈,在以孝为天的时代,王氏再大的苦楚都没法说出来,已然被道德绑架,只能红着一双眼,想哭又哭不出来

    了不起!

    宋老太长本事了,懂得利用人心

    看来是有高人支招啊

    为了开这个店,王氏熬了无数个日夜,想来是不愿开张之日出现这种难堪的

    时雍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娘,不就是祖母带几个人来吃白食吗?伤心什么?你以为她今儿来闹了,明儿就不来了吗?别急着伤心啊,往后还有得你难过的呢!”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王氏抬起泪眼看着她,忍不住悲从中来隐忍这么久的委屈,也冷不丁就化成了泪水

    “谁不知道我嫁到他们老宋家没多久,她就把我们分了出来,两间破屋子,半点米粮都无,睡觉的床都是我让我哥连夜帮着赶做的若不是我娘家接济,我们娘几个早就饿死冻死了,我开铺子,请娘家人怎么了,我付银子,娘家人做事,又不是吃白饭,怎么我就不孝顺了”

    她转头看着宋老太,“娘,你摸摸良心,宋老三孝敬您的银子,不比老大老二多吗?这么多年,我家吃什么好的不多添一碗给你端过去,一碗肉也给你分半碗,你这么败我名声,坏我生意,到底是何居心啦?”

    时雍一席话,便引出王氏无限的酸楚

    宋老太听了,不仅没有半分尴尬不自在,反倒眼睛一横,理直气壮地质问

    “能者多劳,他宋老三赚的银子多,不该孝敬他老娘吗?没有他老娘,有他吗?有你的男人,有你的儿子,有你的好日子过?臭婆娘,给你脸不要脸,你不要老娘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王氏几乎崩溃

    “娘,你到底要什么,要媳妇给您跪下赔罪吗?”

    一看王氏当真要跪,时雍赶紧托住她

    “祖母”时雍走到宋老太面前,“我们去后院,好好说说您的赡养问题,你看可好?”

    宋老太有些惧怕她,目光有几分闪烁,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你想干什么?”

    时雍从她眼里看出明显的紧张,可即使这么害怕她,宋老太仍然来了,还选了这么一个可能会让两家结成死仇的日子

    “哼,祖母怕什么?不是您吵着要让我爹我娘尽孝吗?这我们当真要尽孝,你倒又不敢了?”

    她顿了顿,望了望满堂的人

    “难道祖母今天来,是诚心找事的?是我上次给您买断亲情的五千两银子都花光了,还是觉得五千两银子太少了,您拿到手又不甘心了?”

    五千两?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

    五千两换到谁家都是一笔巨款!

    谁也想不到,宋老太拿了人家五千两,居然还说不孝顺一时间,舆论的刺刀转了向,纷纷谴责宋老太不知足

    而宋老太本人一听这话,当即变了脸色,懵然瞪着时雍

    “你胡说八道,你啥时候给过我五千两?”

    时雍一脸无辜地看着她:“祖母,你这叫什么话?我条子都有,你想赖账?”

    说罢,她掉过头去,望一眼子柔,“去把我房里的收条拿出来,给祖母和各位婶娘叔伯过目”

    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时雍默默看了乌婵一眼,收回目光

    乌婵站在内堂门口,看了这么久,自是知她的意思,带着春秀和子柔退了出去

    约摸一刻钟,子柔回来了,递上来一个小匣子,里面躺着一张收条

    大概意思是王老太收下时雍的五千两银子,从此便与宋长贵断绝母子关系,彼此恩义全无,再无瓜葛

    上面盖着宋老太的指印,墨汁陈旧,不像是刚刚写出来的,十分逼真

    时雍将纸条展开在众人面前

    “各位乡亲父老,老少爷们,叔叔婶婶,大家也帮忙看一眼,真金白银收了五千两,还是填不饱她的肚腹,这般贪婪的小人,毁了宋月一个孙女还不够,还想来祸害我们家,到底是她无耻,还是我们不孝?”

    她说得一本正经,那收条也半分不像做假,宋老太的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当即变了脸色,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这银子肯定是对方一家子得了好处,就瞒着自己一家,当即出声质问起宋老太了

    宋老太里外不是人,撒泼打滚地哭嚎说自己没有收过时雍的钱,是这个死丫头栽赃陷害她可是她的申辩无济于事,众人听了时雍的话,又有那么两个知道宋月那件事情的人,这一传播开来,纷纷指责宋老太的不是

    眼看这老太婆指望不上了,随同她前来的几个男子不耐烦了,直接拍桌子

    “这么多人欺凌一个老人家,当真是看不过眼了”

    他们本就存心找事而来,有了这个借口,直接就抬板凳摔桌子,在店里打砸起来

    时雍一看不好,叫了声予安和乌婵,抄起一张凳子就冲上去

    “吃白饭还砸店,是嫌顺天府衙门的大牢太冷清了吗?”

    这边打起来不管不顾,一时间混乱不已

    乌婵、陈红玉都是会武之人,可这般状态下,看着混乱中的宋老太那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耍泼的耍泼,哭闹的哭闹,混杂一团,她们是外人,不好当真把人给打坏了,毕竟都是宋长贵的家人

    她们横挡竖挡不方便,生生挨了好几下

    “杀千刀的宋阿拾,诬赖我收你银子不成,还想打杀我这个老太婆么?好哇,你把我这条老命拿去吧,拿去吧……老娘和你拼了!”

    宋老太趁乱跑过来,拿凳子就朝时雍抽过去

    时雍伸手抢过宋老太手上的条凳,也不好当众打这老太婆,毕竟这是宋阿拾的祖母,当真打下去她就说不清楚了岂料,就在宋老太缠着她拉扯间,旁边那个粗壮的汉子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动刀朝她刺了过来

    “咝!”时雍只觉眼睛一个晃动,条件反射地亲身,恰恰避开了要害,可是手臂上一阵刺痛,还是被锋利的刀子划了一下

    时雍伸手一摸胳膊,掌心全是血

    “啊!”

    看到时雍受伤,那人又动了刀,围观人群大声惊叫起来,大堂上更加混乱

    那人似乎没有料到时雍能这么快地躲开刀子,怔了怔,抢步过来正要刺第二刀,胳膊就被人抓住了

    “都住手!”

    来人正是少将军陈萧,但见他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只手抓扯住那个壮汉,虎目瞪视众人

    “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你们是不要命了吗?”

    “你是谁?我管教我儿媳我孙女,与你何干?”宋老太方才拿凳子被时雍松手,摔了一跤,见状爬起来,倚老卖老地瞪着眼睛,对着陈萧就一阵大骂,猛喷唾沫

    这陈萧回京不久,在京中行走也不算张扬,民间认识他的人不多,除了时雍他们几个,也没人知道他是定国公府的世子爷

    可是,这不耽误他发脾气揍人

    本是军中血性男儿,哪受得了这个?他剜了宋老太一眼,转身两个巴掌扇下去,像揍孙子似的将面前两人男人打爬在地上随后,瞪着那些人,怒吼一声

    “还不给老子滚?逼我动手,就没那么舒坦了!”

    那人被他夺了匕首,胳膊也抽不回来,知道他身手了得,早已是吓白了脸另外几个同伙想来帮忙,被陈萧飞身踹倒两个,一群人便赶紧溜了

    “你,你……”

    宋老太脸色灰白地指着陈萧,想说什么,陈萧转头大吼一声“滚”,宋老太当即噤声,灰头土脸地钻出了人群,一家子做鸟兽散去

    时雍捂了捂手臂,见伤得不重,就只是破了点皮,扯出绢子摁了摁,上前对陈萧道:“多谢少将军仗义相助”

    陈萧眉头微皱,看一眼她身边的乌婵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他扯过那个耍泼的家伙,冷声问:

    “此人怎么处理?可要我代为送官?”

    时雍摇头,淡淡地笑道:“不必了,要不是穷谁会出来吃白饭呢放他走吧”

    陈萧没想到她这么宽宏大量,微微有些诧异,但既然主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便再多嘴,吼着那家伙滚了

    时雍发现他嗓门大,这一点像陈宗昶,喜欢大嗓门吼人,不过这人好像并不坏,只是直率了些,不懂得迂回曲折

    几乎下意识地,时雍转头看了乌婵一眼

    乌婵却转过了身,眼风都没带陈萧,径直叫了春秀进去拿药箱了

    陈红玉见这混局,不便再留下来为他们添麻烦,向时雍告别就随同兄长离去了

    吕雪凝看到人群外面来了官差,也是匆匆告别,隐入人群离去

    唉!

    .zyxta.   时雍目送他们离开,往外深深望了一眼,让王氏去应付官差,转头让人收拾大堂,又说了几句感谢乡亲邻里的话,便进了后院的住处

    乌婵迎上来,“手没事吧?”

    时雍揭开带血的绢子看一眼,摇头,“皮外伤,不碍事”

    乌婵心痛地道:“这老太婆也太缺德了,专挑人家开张的时候来闹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懂不懂的……”

    时雍哼了声,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看着她笑道:“方才做得不错,那收条绝了”

    乌婵抬眼,看向蹲在药箱边拨弄的子柔,摸了摸她的脑袋,“多亏了子柔,这小姑娘好本事,生生把它做旧了,一点看不出来新鲜痕迹”

    “那是,我们家子柔最了不起,又能干又聪慧”

    春秀嚷嚷,“小姐,我呢,我呢?”

    时雍拖长嗓子:“你啊,当然也是……最笨了”

    春秀啊一声,委屈地嘟嘴

    时雍笑着,把她和子柔都狠狠地表扬了一番,把两个小姑娘说得心花怒放时雍由着乌婵帮她上了伤药,刚坐下端起茶水,白执便进来了

    “姑娘”

    方才同那伙人打架的时候,白执便赶到了,只是还没等他出手,陈萧便出了手然后,他便收到了时雍“按兵不动”的眼神,混在人群里,等那几个人一走,默默地尾随而去

    这时回来,想是有了线索吧

    时雍对上他的眼神,又望了望身边的乌婵,微微一笑,“她不是外人,你只管说”

    白执皱了皱眉,目光从乌婵脸上掠过,迟疑一下,仍是道:“事关重大,不便多说不过,此事还得赶紧禀报大人才好”

    时雍想了想,突然发出一道笑声

    “我明白了与广武侯府有关,对不对?”

    白执抬头看着她的眼睛,一时无言

    时雍猜得没错,这宋老太正是收了陈家的银子,带着一家子和几个小混混上门来找事的

    只是,这件事广武侯未必知情

    “我跟随那几人出去,见他们找人拿了银子就各自散去,便又紧跟上那个出银子的人亲眼看着他进了广武侯府,这才返回禀报,没再跟进”

    白执说到这里,见时雍不避乌婵,也就没再顾及,接着说开

    “这般愚蠢的举动,堂堂一个侯爷想必做不出我私以为……这是陈小姐的主张”

    话虽这么说没错,可是愚蠢的人,怎么就不能是个侯爷呢?

    不管是陈香苋还是陈淮,反正这梁子早已结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时雍不怕他们动手,就怕他们不动手

    反正赵胤正在找陈淮的把柄和罪证,不会坐视不管

    倒是宋老太那边的事情,让她有些被动

    若当真拿钱就能了结,也不是不可以,只宋老太这种人,怕是会养刁了胃口而且,宋老太搭上了陈家,又心甘情愿被陈家利用,想必这个势利眼,已经看不上她的小钱了,人家的心大着呢

    只是,她若要对宋老太动真格,一个老太婆,又是宋长贵的亲娘,分寸当如何掌握?

    ……

    宋长贵是晌午时分回来的,王氏没有同他说话,带着人把前面铺子上的事情都理顺了,这才回到后院,把门一关,半天不出来,宋长贵在门口叹了半天气,王氏也没有给他开门,他径直出去了

    时雍胳膊受了伤,王氏不让她做事,她今儿也没去良医堂和长公主府,趁这个时间,躲入自家房里休息

    春秀和子柔心疼她的伤,一会儿进来续个水,一会问个安,不时拿眼神瞅她的脸色,好像她是伤重病人似的,让时雍哭笑不得

    这么到了天烟,连晚饭都是春秀端入房里来吃的,时雍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对,狐疑地问:“谁做的?”

    春秀惊讶,“小姐的嘴巴真是厉害,这都吃出来了?这是阿香姐姐做的呀”

    “哦怪不得这么难吃”

    时雍嫌弃宋香的手艺,匆匆扒了几口便放了筷子春秀收了碗筷出去,不肖片刻又进来了,苍白着脸,一脸惊恐地道:“小姐,姑爷来了”

    时雍直起身看她,“姑爷来了,你怕什么?”

    .xgchotel.

    春秀指了指外面漆烟的天,咽了咽唾沫,结结巴巴地道:“姑爷是翻,翻后院的围墙进来的,我以为是贼,吓坏了”

    时雍:……

    翻院墙?

    时雍赶紧披上氅衣出去,便见后院的墙角立着一人,正whhryl.在拍打身上的积雪,身姿修长,神态从容,半点没有“做贼”的自觉性

    时雍讶异地看他片刻,忽而笑了

    “大人,怎的从这里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