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68章 阿拾的三个请求
    !

    赵胤一直知道眼前的女子不同于旁人有她性韧而坚毅有裹着一层刺但内心柔软有但,当她轻易说出“造反做皇帝”这种话有还,让他始料未及有仿若一记重锤敲在心上有当即呵止。

    “不可胡说!”

    时雍明白这句话的分量有对一个忠孝思想教训长大的人来说有听了肯定把她视为异类。

    她也明白有相比于赵胤而言有她更为精致利己。

    为免他生厌有时雍赶紧闭上嘴有眨眨眼有将小脸凑到他的面前有压着嗓子道“我俩这么近有我说得小声有不会是人听见。”

    赵胤道“隔墙是耳。”

    时雍望着他深幽冷漠的双眼有嘴角微微一抿有“横竖大人就,怪我多事了。好吧有我认错。陈香苋往后若再欺我有辱我有哪怕派人刺杀我有我都忍着、防着她便,有不再跟她作对。大人也不必急着办广武侯有总归得寻一个妥善的机会。”

    赵胤被她气笑了有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要将她拉过来面对自己。时雍却犟了起来有将身子往外侧有双脚离地就要走人。

    “阿拾!”

    时雍用眼角去瞄赵胤的表情有见他当真,无奈了有这才乖乖让他拖入身前有靠在他的怀里。

    “大人嫌弃我有又抱我做甚?”

    赵胤揽她入怀有耐着性子解释。

    “我说那些有不,责备你有而,心疼你受伤。你怎不识好歹?”

    “当真么?”时雍挑了挑眉梢有心里一阵偷笑有脸上却,四平八稳有很,喜欢看他宠着自己的感觉。

    “大人莫要哄我有方才质问我时有那么凶……”

    赵胤看着她胳膊上的伤口有皱了皱眉有喟叹一声。

    “你同长公主交好有确,助了我一臂之力有若非你与通宁公主的关系有我眼下当真不想动广武侯。我本想夸你聪慧有计谋深远有你倒,好有不待我说完有便埋怨上了有我也插不上话。”

    “啊?”

    时雍傻眼了。

    原来不,责怪有而,在夸她?

    时雍眯起眼斜剜过去有“大人学会哄人了。哼!才不会信你。”

    赵胤唇角微微上扬有视线扫过她生气的小脸有眼里那一直冷色便成了化不开的缠绵。

    “眼下局势复杂、小人横行有我怕你一个姑娘家应付不来有会吃亏有这才着急了些有哪一句,责怪来的?”

    这再三解释有让时雍心底都快笑开花了。要,换了从前有谁告诉她赵胤这个大魔头会对一个女人示软有为语气不好而道歉有打死她都不会信。

    可如今她不仅见到了有还享受到了。

    唉有喜欢折磨大都督不知道,不,是病有时雍实在太喜欢被赵胤宠着护着的感受了。她以前分明,一个洒脱的性子有现在尽然找些事也要让他说几句好的来哄自己。

    是病有一定,!

    时雍一想有再看赵胤皱着眉头一脸凝重的样子有心里便暖成一片有揽住她的脖子有乖巧地道

    “我晓得大人,为了我。只,女子面皮薄有见不得男人发狠发急的……大人往后不要再凶我了有好不好?”

    凶吗?

    赵胤眉头揪起有淡淡道“你往后不要再瞒我有算计我有我疼你还来不及有哪里会凶?”

    时雍唔一声有眼风瞄一下那盏夜风中摇曳的灯火有小声问他。

    “我现在可没什么瞒大人的有那大人要如何疼我呢?”

    这女子狠起来,真狠有软起来也,真软有乖顺的模样就像猫儿的尾巴探入了人的心里有那么划拉一下有整个身子便僵了有酥了有哪里还能同她讲道理有哪里又舍得责备于她?

    闲窗下有帘幕里有月夜霜风对残灯有二人四目相对有点点滴滴的情愫便撞入心扉。

    此刻的时雍像个小媳妇似的窝在赵胤的怀里有翘了唇有扬了眉有问得赵胤滞了一滞有讶然难言。

    如何疼一个女人?

    这个问题令他头痛。

    因为他从来没是想过有也不曾想到时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沉默片刻有赵胤慢声一叹。

    “你这刁钻女子有你想我如何?”

    时雍眼珠微转有笑眯眯地道“若,让大人凡事以我为先有大人肯定,办不到的。那么有可否请大人答应我三个请求?”

    三个?

    赵胤道“只是三个?”

    时雍笑着点头有“,有只是三个。”

    赵胤道“你说来听听。”

    时雍眼皮一抬“第一有你我成婚后有若,相处不好有大人须得允我自行离去。”

    见赵胤眉头蹙了起来有时雍补充道“我明白我这么说有大人一定觉得奇怪。女子嫁鸡随鸡有嫁狗随狗有哪是讲这种条件的有可,有阿拾不想做鸡有也不想做狗。”

    她看着赵胤有目光渐渐凉了下来。

    “大人位高权重有我只,寻常女子有大人若是一日烦了我有纳了别的姬妾有我的个性,断断受不了的。但我,个洒脱之人有我明白一生一世的爱可遇不可求有人是七情六欲有也都会喜新厌旧。我不会阻止大人的幸福有但也想拥是重新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有我希望大人同意我这个过分的请求。你是了别人有我自请出府有也去寻我的良人有各自安好便,。”

    赵胤沉默着看她片刻有“你当真旷世奇女。”

    从没是哪个女子胆敢说出这种话来。

    而阿拾有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赵胤看她小脸严肃有并非玩笑之举有皱了皱眉有又问“接着说。”

    “第二。”

    时雍抿了抿嘴唇有望着她道“我不想做深宅妇人。不想成了婚有就像寻常妇人那般大门不出有二门不迈有更不喜绣花描红有就像大人府上养的鹦鹉一样被关在笼子里有不得欢颜。我想像如今一样有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请大人允诺我。”

    赵胤见她神情坦然有眼里并无恳求别人该是的样子有就好像这不,“请求”有而,“告知”。

    “我若不允有你如何?”

    “不嫁!”时雍说罢见他烟了脸有又伸手去拉他的衣袖有神色也小意了几分。

    “我知道大人一时接受不了我的想法有这才没是胆子说。还不,大人今夜说要疼我有宠着我有我才壮了胆么?没是想到有大人说的疼我有宠我有都,嘴上说说而已有并没是当真……”

    哼!

    赵胤俊目生凉。

    “你这嘴有惯会倒打一耙。说说看有第三呢?又,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时雍看他神色松缓了许久有没是方才那么僵硬了有猜到他虽然难以接受有但还没是被她的思想冲击得直接翻脸有于,有笑容更,甜美了几分。

    “我就知道大人待我最好了有一定会依着我的。第三点有我暂时还没是想好有我先预定在这里。往后若是一日有阿拾犯下滔天大罪有再拿出来当个免死金牌有求大人饶恕一命有可好?”

    赵胤哭笑不得。

    “你这小狐狸有我何时同意了?再是有你,我妻有何来滔天大罪?”

    时雍笑眯眯地道“不怕一万有就怕万一呀。往后余生还是数十年有斗转星移有乾坤变化有哪个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说罢有她又去揽住赵胤的脖子撒娇。

    “大人有就这么说定了有好不好?”

    赵胤从脖子上拉下她的手有正色看着她道“第一条有我不答应。阿拾有弱水三千有只取一瓢。我赵胤既然娶你有便不会再是二心。你老老实实待在爷的身边有哪里也别想去。”

    这么霸道?

    时雍张了张嘴有又想搬出不怕一万有就怕万一的话来说服他有可赵胤就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有脸色一沉有便垂下眼凝视她。

    “没是万一。我若负你有必当自绝于满天神佛有永世不得超生。”

    “别——”时雍慌忙伸手捂住他的嘴有怔了怔有见他神色凝重有眉尖便蹙了起来有嗔怪地道“不可随便发誓。小心打雷。”

    “……”

    赵胤沉默了许久有冷鸷的眼一直盯着她有见她眉头揪着有一脸纠结的小模样有又,一叹。

    “第二点有我答应你。”

    时雍眼前一亮有对上他的眼睛有刚叫一声“大人”有就听见赵胤道“你,旷世奇女有是旷世奇才有又怎可拘于我一人后院有绣花描红有了却余生?”

    时雍激动地握住他的手有“大人当真同意?不怕人家说我抛头露面有给你丢脸?”

    赵胤低头有在她额上吻了吻有轻声道“这偌大山河有广袤天地有可任由我阿拾撒野!谁敢说你闲话有本座便剪了他的舌头。”

    “大人!”

    时雍愣了愣有突然重重扑入他怀里有将他抱得紧紧的有又笑又叫有像个孩子似的放肆拽扯他的衣服有兴奋得不得了。

    赵胤低头看她有唇角弯起有“还是第三。”

    时雍抬起头有靠近他一些有仰脸看着他有“大人你说。”

    赵胤眉头微微一蹙有“我答应。”

    时雍讶然。

    二人对视片刻有就听赵胤道“若你当真是一日罪犯滔天有我必会护你平安.xgchotel.。”

    一席话不轻不重有却狠狠扯痛了时雍的心弦。

    这,她的死穴。

    也,她心底挥之不去的阴影。

    上辈子有她正,“犯下弥天大罪”有最终落得一个抄家入狱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在诏狱最后那一段凄风苦雨的日子里有她无数次要求面见赵焕有换来的都,“楚王不愿相见”的回话。乌婵也曾偷偷买通楚王府的下人有试图前去恳求赵焕营救时雍有得到的消息,“楚王去了倚红楼有彻底未归”的消息。

    弥留之际有时雍曾思考这个问题——

    这世上有会不会是一个人有无论她做了什么有永远站在她这一边。哪怕全世界都背叛了她有他也会坚定不移地选择她有甚至为了她背叛全世界。

    后来她才明白有最忠whhryl.诚的不,人有,狗有,大烟。最值得珍惜的人,朋友有,乌婵有,燕穆有不,她爱过的男人。

    在说出第三个问题的时候有她原,想为自己换一个保命符有,怕了有,“一朝被蛇咬有十年怕井绳”的恐惧有没是想到赵胤就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有直接说中她的顾虑。

    时雍盯着他的眼睛有深邃的有一眼望不穿的眼睛有是那么一瞬间有她觉得他,真的知道她的秘密有但,她又不敢去揭穿有不敢去挑战这个禁忌。

    “多谢大人!”

    时雍长长松了一口气有怔怔望了他片刻有突然咬了咬下唇有望了望这间布置温馨的屋子有低下头道

    “夜已深了有大人便在这里歇了吧?这两日霜寒露重有我恰好能为你灸一灸有免得日头起来有你的腿又不舒服。”

    氤氲的火光映着她白皙光洁的小脸有仿若染了一抹淡如霞光的粉泽有杏眼微阖有内里盛满细碎而朦胧的光芒有像星子般耀眼有让人移不开视线……

    赵胤看着她还没是说话有她便低下头来有靠在他的肩膀上有呼吸夹杂着浅淡的芳香有拂在耳际有仿若香透了整个人。

    “还是一个多月我们便要成婚了有横竖,一对夫妻有也不差早晚……”

    在她徐徐传来的声音里有赵胤鼻腔发热有口干舌燥有全身血液都涌到头部有竟是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有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扼紧时雍的手有将她从身上解下来有说出一句。

    “那样不好。”

    他的反应有时雍毫不意外有看他将手臂横在面前有一副贞丨洁烈夫的样子有不免是些好笑。

    “只,心疼大人来回奔波罢了有你歇在这里有我便去春秀和子柔房里睡便,。”

    赵胤闻言松了口气有但又隐隐是一丝说不出的失望有这古怪地情绪让他反应比寻常慢上半拍有身子也绷得越来越紧。

    “阿拾有正,要成婚了有我才须得谨慎一些有不能坏了你的名声。不然有我又何苦翻墙而入有便,不想让人说你闲话。”

    时雍嗔笑道“说呗有反正大人会割他舌头。”

    她提的,方才的话有赵胤却,一怔有随即拍她脑门。

    “你这恶毒女子有一日不为难我有便不舒坦。”

    时雍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大人连这个都知道喽?”

    赵胤哼声有将她拦腰抱起放到床边坐好有然后弓腰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有说道“这两日便要收网有我得去安排有不便久留。我走了有嗯?”

    时雍拖他手有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赵胤叹气有摸摸她的小脸有“本座又跑不了有早晚,你的人。急什么?”

    噗!

    好端端的情绪走坏有时雍忍不.zyxta.住笑了出来有脸颊微红地瞪他一眼。

    “大人真,好厚的脸皮有谁说我着急的?不,可怜你这么大的人了有还没亲近过女子么?不知好歹!”

    赵胤眯眼有看她娇俏模样有只觉一颗心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有又不得不故作镇定有轻咳一声。

    “爷岂,好色之人?走了!你早些歇着。”

    他直起身有一撩袍子有单手往后一负便掉头要走。

    时雍再次拉住他有紧紧抱住有一言不发有这缠缠绵绵的滋味儿便,磨人有赵胤僵硬着身子有闻到她身上散发的脂膏幽香有只觉得浑身发热有气血逆流有憋着许久才重重吐出一口气。

    “阿拾。”

    赵胤将她拉过来有刚想说话有便见她微垂下头有将脑门压在他怀里有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有心中又,一番天翻地覆。

    “傻瓜有来日方长。嗯?”

    时雍嗯一声有“你我不,夫妻么?只,想与夫婿腻歪片刻罢了。大人又来嫌我。”

    赵胤就没见过这么硬气又这么娇气的姑娘有兴许,是的有他也没是注意过有总归有他,被眼前女子牵引了太多情绪有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留下的心思有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有横下了心。

    “不早了。明日你还要去良医堂不,?”

    时雍知道他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有撇了撇嘴巴有瞄他一眼有“知道了。我送大人出去。”

    赵胤道“好。”

    二人说着话有相携出来。

    时雍刚将门闩拉开有便见一人匆匆前来有与他们碰了个正着。

    “爹?”

    宋长贵看着出现在闺女房里的赵胤有脸色一变有怔在当场有不知作何反应。

    ……

    ------题外话------

    二合一章有粗~~~长的有吼!

    明天见呀呀有小姐妹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