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70章白骨堆里谁是谁?
    !

    院子里的石块、泥土、瓦砾等乱糟糟地堆在一起,还有一些连根挖起的植物被人丢弃一旁。雪化后变得泥泞的地上,已经没有了道路,只有一串因为行人来去而踩踏出来的脚印。

    时雍和宋长贵等人顺着那一排脚印走进去,看到中间有一个巨型大坑,约摸有一丈深浅,一堆尸骨横七竖八地丢弃在坑中,还有一些骷髅掩埋在泥土下面,半露不露,残骨断骸,看一眼便令人骨头生冷。

    这下面是埋了多少人?

    几具尚未腐败的新鲜尸体已经被人抬了上去,坑底那一堆尸骨还没能彻底清理完毕。

    四周有一些匠人正在往外面刨土。

    这些匠人都不专业,挖出的土堆之中,混合着各类衣料和随身之物,还有一柄生锈的长剑和几片破碎的酒瓶残片,都被他们随手丢弃在一旁,并未引来注意。

    而这些东西,对于断案和验证死者身份是极有帮助的。

    时雍见状,看了宋长贵一眼。

    宋长贵一看这情形也是深锁浓眉,大声叫道:

    “不可乱丢,不可乱丢啊。沈头,劳驾你,差人收捡一下。”

    沈灏方才前来,看到是这番情形也是面生不悦,回头看一眼工部和太常寺的官吏们,他唤来周明生和郭大力,吩咐道:

    “你两个负责把这些物件都收集起来,整理在一处,不可有半点遗失。可懂得?”

    周明生当了这么久的差,自然明白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他朝沈灏点点头,扶刀上前,看着那几个匠人就大声吆喝。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兄弟们,别乱丢啊。小心他们半夜爬起来找你们要东西。”

    几个刨土的匠人被他说得心里发瘆,都小心翼翼起来。

    宋长贵走到一边,叫来一个工部负责重建高句馆的吏目。

    “劳烦说说当时情形。”

    那吏目眼窝深邃,想是紧张得很了,说话前,一连咽了好几下唾沫,这才指着坑中。

    “最先发现的是女尸,大抵是在这个位置。”

    他看了看时雍,转头对宋长贵道:“女尸埋得较浅,翻开砖石便看到了。”

    时雍打断他:“房屋走水毁坏,为何连同庭院都要翻新?”

    吏目尴尬地笑了一下,“朝廷批了银子下来,总得办好差事才是。”

    时雍唔了一声,点点头,“你继续。”

    吏目挪开目光,仍然看向宋长贵,说道:“其后又发现两男一女两具尸体,都离地面不深。更深处的白骨堆是匠人们将尸体抬出后,准备回填泥土时无意发现的……”

    这时,旁边一个围观的匠人道:“我们在泥土里发现了一截手骨,吓了一跳,吴大人说再往下挖挖看。这一挖可不得了,哪是一具尸体?这分明是一堆啊。”

    那人做了个颤抖的动作。

    jsshcxx.“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古时候这里有仗打?死的人都埋在这里了。可宋大人来了之后,说是死亡时间并没有那么久,大概在二十年内,我们就想不通了。”

    “怪瘆人的。”

    “难不成是高句国人在我大晏滥杀无辜,然后将尸体掩埋在自家院中?”

    几个匠人开始七嘴八舌。

    吏目喝止一下,他们才又噤声。

    时雍看着白骨堆没有说话,而宋长贵不停地向他们解释,暂且不好下这种断语,在高句馆发现尸骨,不能说犯事的就是高句人。

    在准备修葺高句馆时,高句馆内原本的通译和高句人都暂时搬迁到兀良馆居住了。

    因为来桑好客,在四夷馆本就寂寞,在赵胤那里学了手谈之术回来,整日便邀人来斗,恰又与那些人说得上话,吴松安便索性成全了他们。

    时雍四下看看,没有看到来桑,又对宋长贵道:“那几具尸体停放何处?”

    宋长贵道:“尚在馆中。”

    高句馆烧了一半,另一半便闲置下来,此刻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搬运到殓房去。

    时雍闻言,从庭中尸骨坑走了回来,对赵胤说了一下情况,便去验尸。

    宋辞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他手上拿着勘验文书,见宋长贵进来,便将文书递了上去。

    “师父,我已按你吩咐记录在册,您请过目。”

    宋长贵点点头接过,随手交给了时雍。

    “阿拾看看。”

    勘验文书上所具内容,多半是宋长贵和宋辞之前所验,包含尸体的性别、年龄、死亡时间、死亡原因等详细情况。

    死者共有四人,年纪二十至四十不等,其中一男一女的锁骨处有狼头刺青。关于这四人的死亡原因,由宋长贵亲自核实:“眼睛纵出,遍体青烟,死于砒霜之毒”。

    而死亡时间,宋长贵认为约摸在十日前,因京师天寒地冻,数日见雪,死者尸体埋入地下,腐败程度不深。

    正因为此,当时雍翻开他们身上的袍子时,那锁骨上的狼头刺青还栩栩如生。

    一看像狼头,再看像姑娘,这个图形极好辨认。

    时雍翻查了几具尸体,发现完全符合毒死症状,又有宋长贵这个老仵作把关,她没有对死因有异议。

    “爹!”

    时雍翻看着勘验文书,小声问:“你以为,这四具尸体和深埋在院中的那些白骨堆,有没有必然联系?”

    宋长贵皱了皱眉道:“眼下难以定论。当务之急,是核实死者身份。”

    “没错,核实了身份,才能打开突破口。”

     zyxta.;  时雍点点头,提了提腕上的手套口,跟着宋长贵又回到了挖掘现场,那些被丢弃在坑里的器物已经被周明生等人全部放置在了一张裹尸用的白布上,东西上沾满了泥土,要一件件地辨认很需要一些时间,还有坑底的白骨堆,要把他们全部整理出来,更不知今晚要忙到何时了。

    时雍回头看一眼坐在檐下,由太常寺卿和几个官吏相陪的赵胤,和宋长贵小声说了一句,便朝他走了过去。

    “大人!”

    当着外人的面,她很给赵胤面子,端端正正行了礼,这才恭声道:“我这边暂时走不成的了,时辰不早,要不大人先行回府休息?”

    赵胤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无妨。我等你。”

    方才吴松安对大都督来此地目前还在惴惴不安,听了这话,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不成大都督当真不关心案子,是为一个女子来的?

    不可能!

    定有猫腻。

    吴松安实在不愿意他老人家坐在这儿了,闻言顺着时雍的话好言相劝,“大都督。更深露重,您还是听宋姑娘的话,回府去歇了吧,等这边有了眉目,下官便快马加鞭差人来报。”

    赵胤朝他摆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然后又关切地问时雍:“胳膊可好?”

    时雍忙起来早已忘了自己胳膊受伤的事情,对上他的目光还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心里一甜,唇角忍不住就浮上了笑意。

    “回大人话,已经不碍事了。我要去忙了,陪不了大人,您就回去吧。”

    赵胤的目光越过她的身子,望一眼火把照亮的地方那一群忙碌的人和乱石泥堆,沉声道:“有何发现?”

    时雍看了看周围的人,将方才的发现和宋长贵的验尸结论告诉了赵胤,又回头望一眼夜色里的白骨堆。

    “现场遗留下许多器物,相信很快便能查明死者身份……”

    她话音刚落,周明生便殷勤地跑了过来,朝时雍递了个眼色,又拱手朝赵胤行礼。

    “大都督,有新的发现了。”

    时雍知道他想在赵胤面前表现,便默默站在旁边不吭声,又听周明生兴奋地汇报道:“土堆里刨出一个兀良汗使者令牌。宋大人请示,要不要派人请二皇子过来,再行辨认?”

    周明生话音刚落,未等到赵胤出声,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

    “不必相请。小王来了。”

    时雍侧目望去,火光辉映处,一行数人速度极快地走了过来,为首之人正是兀良汗二皇子来桑,无为扶刀走.whhryl.在他的身后,半张面具泛着一抹冰冷的寒光。

    在他们的旁边,还有几个异族打扮的男子,面色铁青,为首那人还没有走近,便大声道:“是谁在污言秽语,污蔑我高句国杀人埋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