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72章辨认死者
    !

    崔长勋才到大晏不足一月的而庭院下面掩埋,白骨堆有些年头了的那自然与他无关。而上一任高句使半月前匆匆被召回高句的这个中,真实原因大晏朝廷自然无法掌握的现在大晏要向他们问责的情有可原。

    一听这话的崔长勋嚣张,气焰便蔫了一些的胀红,脸也褪了些颜色。

    “你什么意思?你想对高句做什么?”

    赵胤摆了摆手的“带下去的先认尸!”

    同崔长勋一起前来,还有两个侍卫和一名通事官的此时已经完全被侍卫制住的按赵胤,命令一起被押过去认尸。崔长勋一开始还大声痛骂的在挨了两巴掌后便老实了下来。

    不到一刻钟的朱九回来了。

    “爷!”

    他朝赵胤摇了摇头的“这四人都表示不曾见过死者。”

    来桑闻言的对赵胤道“小王也去辨认一下?”

    虽然同在四夷馆的可兀良馆离高句馆距离很远的众人对来桑去辨认尸体都不抱任何希望的只是不忍拂了他,热情罢了。

    朱九又带他过去了的不消片刻的二人就脸色苍白地走了回来。尤其来桑的那表情与离开时大相径庭的那一副咬牙切齿,模样甚至有几分狰狞。

    “崔长勋呢?大都督你把人押到哪里去了?老子要问他话的这王八羔子天天跟老子下棋的还动老子,人!”

    看他发飙的众人皆是不解。

    朱九默默走到赵胤身侧的小声禀报。

    “爷的死者四人皆来自兀良汗的其中两人的与来桑熟识。”

    不仅熟识的那位年纪最长,死者还是来桑在兀良汗,授业恩师的来桑最早学得,那些大晏话的会写,那些大晏字的全是由那人授教。

    这位长者名叫吉尔泰的今年四十有五的是兀良汗弘文院,大学士的也是兀良汗有名,饱学贤者。来桑说的吉尔泰仰慕大晏文化的性情温和的德高望重的从不与人结仇。而另一名死亡,女子的是吉尔泰,小女儿萨仁,贴身婢女的萨仁与来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打小便已相识。因此的来桑也认得她,婢女。

    令人不解,是的为何本该在兀良汗,吉尔泰的死在四夷馆的还被人埋在了高句馆?

    而萨仁,婢女死在这里的萨仁又在何处?

    来桑快要气得发疯了的双眼通红的咬牙切齿的那模样像一头小牛犊子的几次三番叫嚷着要去找崔长勋算账。

    赵胤看他这一副失态到几近癫狂,模样的一把扼住他,肩膀的狠狠夺去他手上,腰刀的扭头道“无为先生。”

    无为默默走上前的看着赵胤的“大都督的请您放开二皇子。”

    赵胤将腰刀丢给无为的冷然道“二皇子需要冷静的你带他回去。”

    无为接过腰刀的紧紧扣在掌心的点点头。可是不待无为说话的来桑就吼叫起来的“不行的我不回去!你叫我冷静的我怎么冷静?吉尔泰死了!他就死在我,面前的萨仁也不知去向的我如何冷静得了……”

    赵胤沉下眉头的叫了一声谢放。

    “你协助无为先生的将二皇子带回馆中安顿。”

    叫了谢放的那就带了强制,意味的不是真正意义上,安顿。来桑再傻也听得懂弦外之音的他咬着牙的当即暴怒。

    “赵胤老贼的这里是四夷馆的我为何要听你指派?我不走的我要去找萨仁……”

    “你找不到她!”时雍看着来桑赤红,双眼的叹了口气的“二皇子的你与其这么激动地冲大都督生气、发火的不如冷静地坐下来想一想的该如何为你,恩师报仇?”

    一个身在异乡,皇子的看到本国人死于眼前的其中一人还是传授自己,恩师的还有一个青梅竹马,姑娘不见了的心情可想而知。

    时雍完全理解来桑,情绪的安抚地上前看着他道

    “我给二皇子几个方向的梳理一下情绪。第一的快马传信回兀良汗的问清情况。第二的配合我们彻查案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眼下这情绪的不仅帮不上忙的只会适得其反的明白吗?”

    时雍原本就是来桑执意到大晏为质,原因的他对时雍,信任比其他人更多的看到时雍鼓励,眼神的心中那股压抑不住,异常躁动稍稍平复。

    他深深吸一口气“阿拾的你告诉我的是谁干,?是不是崔长勋的还是哪个高句人的我这就去宰了他的大卸八块。”

    时雍看着他孩子气,表情的抿紧嘴巴的一言不发的直到来桑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激动的问出,问题根本就让旁人无法回答的双手握成了拳头的她这才一叹。

    “二皇子先回馆去的有消息的我们会通知你。”

    “我不走。”

    来桑很固执的看着那个白骨坑的对时雍道“这么多尸骨的你们要清理到何时?我留下来帮你。”

    赵胤皱眉的来桑一看立马抢先发话的“我保证的听阿拾,话的不会再乱来的也不找崔长勋和任何人,麻烦。”

    时雍看他这么模样的就算回去也肯定不会好好休息的与其让他坐立不安的生出别,事来的不如让他参与其中的还可以在需要,时候一些信息帮助。

    “大人。”时雍缓缓看向赵胤“由着他吧的正好也需要一个熟悉兀良汗,人。”

    &nbszyxta.p;  赵胤沉下脸的看她片刻的淡淡地道“由你。”

    时雍察言观色的朝他轻轻眨了眨眼的视线又低下去看着他,腿的“大人快些回去休息。明早应该就有眉目了的到时候的可能还需要大人出面,的省得大人辛苦。”

    涉及到兀良汗大学士的涉及到高句使者的涉及到数十具无名尸骨的这已经不是一桩小案子的必然会惊动朝廷的引来各方关注。如此一来的很多事情就都需要jsshcxx.赵胤来协调解决了。

    她是个聪明,女子的看穿了男人微妙,心思。

    说这一句话时的她心里,关切之情的虽一字都没有吐露的却又全映在了眼睛里。

    来桑是可以留下来做事,人的而大人却是必须要回去休息,人。要不然的她会心疼。

    赵胤无声地望她一眼的转头对谢放道“你留下。”

    谢放拱手的“是。”

    时雍望着他离去时昂藏挺拔,背影的连走路都是一丝不苟的不由暗自叹了一口气。

    赵大人也是一个操心,命的叫他回去休息的恐怕他也是不肯好好睡觉,。

    那个军需案的赵胤原本都准备收网了的又突然发生四夷馆,案件的不知道会不会打乱他,计划?

    时雍望着眼前白骨的夜风习习中的只觉得后背一阵凉寒。

    ……

    一群人用了整整一夜的终于将坑中尸骨悉数取出的再仔仔细细按人体骨骸进行了拼接的确认尸骨数量共计五十八具。其中男性骨骸五十二具的女子六具的年纪有老有少的不尽相同的而死者身份的除了遗留物里那一块兀良汗,信物的并无其他与直接相关,东西。

    天光已亮的时雍一夜未眠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的精神却异常兴奋。

    “爹的你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

    宋长贵也是一晚未合眼的样子有些憔悴的听了时雍,话的他用袖子抹了抹湿透,脑门的“哪里奇怪?”

    时雍眯起眼睛的看着面前一具具摆得整整齐齐,骷髅白骨架的平静地道“一次性死了这么多人的难道就没有引来半点波澜?你回忆一下的顺天府这么多年的就没有发生过数十人同时失踪,大案吗?”

    宋长贵闻言的眉梢微动的四下里看了看的朝时雍招招手的把她叫到一边的这才背着人小声道“据我所知的是有一桩。”

    时雍眼神一亮的“什么时候,事?”

    宋长贵迟疑片刻的犹豫地道“那桩案子发生,时间倒是对得上的就是地点不对的他们怎么可能出现在京城呢?”

    时雍看他这一副踌躇模样的心里划过一抹异样,情绪的抿了抿嘴唇的“你说,可是的随通宁公主前往兀良汗,医官使臣一行?”

    宋长贵惊诧地望她一眼的点点头的叹息道“算算日子的那还是光启二年,事情的二十年过去了的唉!当年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后来便成了一桩无头悬案的但这些人是消失在阴山附近,的怎会出现在大晏?还有刚死,那四个兀良汗人的又是被何人所杀?那个叫萨仁,姑娘的是在大晏失踪了的还是仍在兀良汗?”

    桩桩件件的都未能解。

    &nbswhhryl.p;时雍双唇紧抿的看着他道“会有答案,。”

    宋长贵又是一叹的摇了摇头“摊上这档子事儿的你爹这推官的怕是要做到头喽!”

    ……

    ------题外话------

    晚安的小姐妹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