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77章 旧人相见,分外眼红
    !

    赵胤深深望她,被她搅动得混乱的心思难以平静。

    “此事你不必操心,只管滴骨认亲便好。”

    “哦~”时雍声音软绵绵的,眼皮微微耷拉下去,低声道:

    “每次大人都是这般,你都说让我爹助你破案了,却不允许我做这个,不允许我做那个,我还是不是你媳妇了?”

    这声媳妇说得满带委屈,哪怕男人再硬的心肠也只能败下阵来。

    赵胤无奈一叹,拉过她的手在唇边贴了贴。

    “不是我媳妇,还能是谁人媳妇?”赵胤哼声,不知是想到什么,语气竟也生出些不满,“本座倒没看出你,有几分对待夫君的诚意。”

    .jsshcxx.  时雍愣了愣,轻轻一笑,“如何才有诚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踮起脚,在赵胤脸上啄了下,“这样?”

    赵胤低头看来,目光深幽难辨,时雍的脸微微发热,盯着他滚动的喉结,在他灼热的呼吸里,突然觉得有一丝暧昧气氛在彼此间流淌,戏谑的心思便收敛起来,轻咳一声,眼神轻轻瞄他。

    “还没娶人家过门,就想要诚意,哼!世上哪有这般好事?我可不是随便的女子……”

    赵胤嘴角微抽,低下头盯住她的眼睛,“你以为本座要的诚意是什么?”

    这声音悦耳如在拔弄心弦,时雍攥紧他的衣袖,突然不敢看他的眼睛,心里那头养了三生三世的小鹿都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跳得格外欢畅。

    “大人……不是想要那个么……”

    赵胤眼睛微眯,“哪个?”

    时雍终于从她的话里听出几分促狭之意。

    可是,赵胤分明就不是这样的人啊!?

    时雍意外地抬头,猛地撞上一双意味深长的眼睛。

    四目相对,时雍看赵胤唇角上扬,微微有些着恼,娇嗔一声,举起拳头朝他肩膀上砸了过去。

    “你这混蛋,你何时学坏了,竟然懂得调戏姑娘了?”

    这姑娘性子野,绝非花拳绣腿,说打就动真格的,赵胤怜她胳膊有伤,怕她生起气来伤到自己,往后退了两步,控制住她的双手,拉入怀里,双臂往下圈住她的腰,看她绷起小脸,挣扎着使小性子,喟叹一声,抬手刮刮她的鼻尖。

    “你啊,就仗着本座喜欢你,为所欲为。”

    ——————

    赵胤动作很快,当天便责成盛章调出了二十年前的档案,查找到那些失踪医官及随从的家眷,再统一将人带到了殓房大院。

    几十骨骸骨从四夷馆取出来后,便已全部安置在了这里。案子由顺天府衙移交到锦衣卫,马府尹事不关己,作壁上观,只是客套地吩咐宋长贵协助大都督办案,就不再多话了。

    滴骨认亲的仪式,是在推官宋长贵的主持下进行的。

    世人都相信这个法子能找到亲人,而宋长贵又是顺天府老仵作,他的话极有威信,只用大半日的时间,便有些人顺利地找到了亲属遗骸,哭哭啼啼地带走了。

    宋长贵又让他们去认领从坑中挖出来的随身物件。这些东西,大多是普通的物品,经了二十个年头的掩埋,要么腐败不堪,要么褪了颜色,基本就难以辨认,

    这么多人里,只有一个妇人认出了二十多年前自己亲手为夫君绣的荷包。

    荷包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可是里面藏了她的头发,头发上扎着的红绳已经坏了,头发却完好如实,是她亲手打好的结。还有荷包上的花样和脚尖,依稀可见当初模样,一样一样核实,妇人确认了丈夫之死,哭得痛不欲生。

    这妇人是二十年前出使兀良汗的医官虞兴的妻子杜氏,也是因了杜氏的肯定,时雍才觉得“滴骨认亲”没有白认。

    如此,这些人的身份确认无误了。

    二十多年的下落不明,对亲属也算有了交代。

    一时间,哭声震天。

    家眷们情绪都有些激动,时雍正在殓房大院和家眷说话,从他们的嘴里了解当年的情况,盛章便匆匆走了进来。

    自从魏州出事,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一职,便由千户盛章暂代,只等任命的旨意下来,这位便是新一任的镇抚使了。

    相比于魏州的热情和长袖善舞,盛章为人沉稳许多,时雍见过他好几次,听他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

    “宋姑娘,宋大人。”

    盛章匆匆走进来,朝时雍和宋长贵拱了拱手,神色间有一丝难以窥探的忧虑。

    “大都督让我通知你们,长公主往这边来了。”

    赵胤今日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来殓房,只派了个姓薛的千户前来处理。这冷不丁让盛章带来这个消息,让时雍心里不免吃惊。

    锦衣卫的探子速度快,能第一时间知道宝音长公主的动向无可厚非,但长公主尊驾会来这种不吉利的地方,而赵胤又如此慎重相告,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时雍心弦微绷,心下有了计较,宋长贵比她更紧张,去院子里打了水来洗干净双手,又整理好官服,一脸狐疑地询问时雍。

    “长公主是为何而来?”

    时雍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宋长贵不是真的猜测不到,他只是想从时雍嘴里得到否定的回答罢了。

    “爹,不要怕。”时雍道:“事情过去二十年了,我们又不是凶手,就算长公主要亲自过问此案,也只是为了案情而已,又不会为难我们。”

    宋长贵叹息一声。

    “我这眼皮突然跳得厉害。”

    时雍心里一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天空阴沉沉的,二月的京郊,风寒水冷。

    父女二人站在殓房大院的门外,看着那条碎石的小道上徐徐驶来一辆马车,左右还有随从四人骑马而行。

    对长公主而言,已是轻装简从,可是,长公主殿下尊驾到来,让整个大院严阵以待,不论是顺天府的捕快还是锦衣卫缇骑,以及那些前来认亲的百姓,都齐齐整整地垂手而立。

    马车帘子拉开,宝音身影出现,众人已是齐声问安。

    “长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宝音威仪为大晏女子之最,而这位长公主又素有铁腕之称,看见她板着的脸,在场众人已是绷紧了身子。

    可是,待她转头朝马车伸出手时,脸上却变出了温柔神色。

    “囡囡,下来吧。”

    陈岚往外张望一眼,大半个身子隐在车帘后面,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有些害怕,有些紧张,却又在看到人群里的时雍时,突然展开笑颜。

    “阿拾!你果然在这里。”

    殓房门口是青石板铺就,两侧栽种的绿植光秃秃地褪去叶子,只剩枝丫在寒风中瑟缩。

    时雍方才低头迎驾,听到陈岚的声音时才惊愕地抬起头来。

    陈岚一张脸布满了天光洒下的清辉,苍白、憔悴,但是在与时雍对视间,她的笑容却又纯粹、干净,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悯。今儿陈岚是认真打扮过的,花白的头发被裘皮的斗篷掩住,瘦削的身子因为穿得厚实,不像往天那么突兀,脸庞因为笑容竟然有了几分好颜色。

    四周寂静一片。

    认识陈岚的人不多,

    许多人都在猜测她的身份。

    而原本在时雍身边端正站立的宋长贵,在看到陈岚那一瞬,竟如遭雷击一般,变了脸色,呆呆看着她,许久转不开眼。

    唉!

    时雍眼风扫向宋长贵,闭了闭眼。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

    该来的,早晚会来。怎么避都避不过。

    “阿拾。”

    陈岚没有等到时雍的回应,喊声有微微的颤抖,似紧张,又似害怕,怀疑地看着她又问了一句。

    “阿拾,你不要娘了么?”

    一听这话,宋长贵僵立当场,看着陈岚,再看看时雍,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阿拾,你怎的?”

    时雍朝他看了一眼,没有解释,缓步走向马车,从长公主的手上接过陈岚,扶着她的手臂,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宝音眼神微暗,不知是察觉到了什么,锐利的目光扫过时雍的脸,好半晌才慢慢笑开。

    “两天没有见到你,她就闹起来。今日原是不带她出门的,她摔东西,哭得厉害,收拾不住了。”

    陈岚听她这么说,似乎是不好意思,将脑袋低垂到时雍的肩膀,偷偷瞄了宝音长公主一眼。

    “我想阿拾了,我要来找阿拾。”

    时雍宽慰地抚拍陈岚的后背,看着宝音迟疑一笑,“这地方太晦气。殿下.zyxta.,我陪您和公主回去吧,我们回府再说话。”

    宝音看了一眼殓房的青砖院墙,“本宫百无禁忌,不怕这个。”

    一阵风拂来,吹动她的斗篷,衣料翻飞,她的声音也陡然凉了几分。

    “我今儿来这里,也是想看看二十年前这桩案子,你们审得如何了。”

    时雍心下一沉。

    一种无形的威压感扑面而来。

    她目光复杂地看向宝音,低声道:“刚有些眉目,等有了结果出来,定是要来禀报殿下的。只眼下这个局面,我怕通宁公主会受到刺激。”

    宝音闻声皱了皱眉头,看着她无奈地一笑,“这么多年了,本宫一直盼着她能好起来,若是受些刺激,能帮忙她恢复记忆,并无不可。”

    时雍没有想到宝音的思想竟这么开化,能想到通过刺激来帮助陈岚恢复意识的想法。

    死马当成活马医,是个法子。

    只是时雍很怀疑,陈岚当真愿意想起来吗?

    时雍看了看默默靠在她身边的女子,那张无害又不谙世事的脸,轻抚着她的腰,清了清嗓子,朝宋长贵深深一瞥。

    “爹,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向长公主禀报案情。”

    在殓房里这些家眷,大都知道当年与他们家人一起失踪的还有一个通宁公主,只是后来通宁公主又发生什么,他们就不是很清楚了。

    因此,宝音长公主关心这桩案子,没有人觉得奇怪。

    反倒是宋长贵,那一副见鬼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与方才大相径庭,但凡有眼看的人,也能察觉他的异样。

    时雍生怕他失态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一起出声提醒,宋长贵仍是有些怔忡,好像游魂般,哦了声,却久久无语。

    宝音以为他看到自己紧张,微笑着抬了抬袖子,朗声道:“宋大人,照实道来即可,本宫今日不是为了追责而来。”

    “是。是。”宋长贵这才开口,又朝宝音深深行礼,想将案子的情况说给宝音,奈何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因此语序凌乱,说许久也没说清楚,听得宝音不住地皱眉。

    “听闻宋xgchotel.大人是顺天府第一仵作,有八斗之才,这是连日办案太过劳累了吗?”

    宋长贵吭哧吭哧地道歉,紧张得额头浮上虚汗,连忙抬袖子拭了拭。

    “殿下恕罪,下官,下官愚钝,是缺了睡眠,有些恍惚……”

    “我认得你!”陈岚喑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宋长贵的话,也惊破了这一片寂静。

    寒鸦掠空而去。

    宋长贵忘了说话。

    时雍蓦然转头,只见陈岚一瞬不瞬地盯住站在门外那株高大合欢树下的宋长贵,眉头狠狠皱了起来。迟疑片刻,她竟然推开时雍,朝宋长贵走了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