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0章 相认
    !

    时雍垂眸不语,没有意外。宝音却是狠狠一震,冷冷看着他。

    宋长贵声音沙哑不堪,一番话说得极是艰难。

    “下官不敢欺瞒长公主殿下,当年,下官确实心存侥幸,没有将傻娘之事上报朝廷,也确实贪图她美貌,心生爱慕,私自将她带回内宅……但是下官不曾乘人之危,虽有同床共枕,但下官绝对不曾冒犯半分……”

    听到“同床共枕”,宝音脸上已是难堪之极,气得手抖。

    “一派胡言!你若没有,那孩子怎么来的?通宁又怎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你这混账,你怎敢,怎敢如此待本宫的囡囡,你怎敢呀,她是大晏的通宁公主!”

    宋长贵喉结微动,凄凄地举起手。

    “下官对天起誓,绝无半句虚言。当年,下官诚心娶傻娘为妻,我怜她惜她爱慕她,哪里舍得弱待她半分?带她回家时,尚不知她腹中已有麟儿,后来知晓,虽是痛心难受,却也尽心照料她母女,举头三尺有神灵,我宋长贵今日若有半句假话,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宋长贵咬牙切齿,字字如刀。

    宝音见状,情绪平复了些,开始认真思考他的话。

    稍顷,她微微眯起眼,看向时雍。

    “阿拾,你起来。”

    她舍不得时雍跪着,那是陈岚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看她跪在面前,怜她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罪,宝音如被针扎,看不过眼。

    时雍却不起来,仰脸望着她。

    “殿下,父亲对阿拾有养育之恩,此恩此情重于泰山,父亲尚且跪着,女儿怎能起身?”

    宝音生气地瞪她:“你——起来!谁让你跪?”

    时雍抿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这时,木门嘎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陈岚站在那里,看着屋中的人,在她的背后,是低垂着头的何姑姑。

    “阿拾?”陈岚愣了愣,不解地看着宝音,然后迈过门槛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时雍,扑嗵一声朝宝音跪了下去。

    “长公主殿下,求求你不要责怪我的阿拾,她犯了错,都是当娘的不好。”

    陈岚虽是疯的、傻的,不懂世事,却懂得维护自己的女儿。

    时雍心底一片酸楚,闭了闭眼,抱紧她,“娘!”

    “乖孩子,不要怕,姐姐是好人的,不要怕,娘护着你……”

    母女二人紧紧相抱,陈岚哭得声嘶力竭。

    看到这一幕,宝音心如刀绞,重重闭上眼睛,望向天顶,不让泪水淌下。

    陈岚拍娃娃似的拍了拍时雍,又慢慢松开手,掉过头朝宝音磕起头来。

    “殿下,姐姐,你饶了我的阿拾吧,我给你磕头,磕头。”

    宝音凄声叫喊:“囡囡!”

    陈岚抬头,眼泪汪汪,“姐姐,不要罚阿拾,不要……”

    宝音狠狠瞪了一眼何姑姑,示意她把门关上,然后偏开脸,抬抬手。

    “都起来!都起来说话!”

    ……

    皇室女儿,金枝玉叶,公主之尊,生来便娇生惯养,到了这把岁数,本该是夫妇恩爱,看儿孙们承欢膝下,安享福禄的时候。可是命运捉弄,竟会落到如此地步,宝音心疼陈岚,也因为如此,对于祸害陈岚之人,有着彻骨的仇恨。

    暖阁里安静了许久。

    在时雍的安抚下,陈岚乖乖地坐下来,紧紧地依偎着她,似乎生怕她一松手,女儿就会不见。

    &jsshcxx.nbsp;  宝音观察她一会儿,不忍揭开她的伤疤,又不能不问,于是把声音放轻到了极点,哄孩子似的哄着她问:“囡囡,你可认得此人?”她指了指宋长贵。

    此时的陈岚,有时雍在身边,神态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她看着宝音点了点头,目光弱弱地掠过宋长贵,又垂下了下来,定在和时雍紧握的手上。

    宝音问:“告诉姐姐,他是谁?”

    陈岚嘴皮动了动,朝宋长贵看过去,许久不说话。

    宋长贵坐在她的对面,也看着她,目露哀光。

    “傻娘?你可还……认得我?”

    他声音沙哑,一声“傻娘”,道不尽的沧桑无奈。

    陈岚一听,脖子便缩了回去,脑袋慢慢扭到时雍那边。

    “我的孩子,是我的。”

    宋长贵知道她什么状态,可是乍一听她这般讲话,却是愣了愣。

    当年的傻娘青丝如云,一脸娇艳,如今却头发花白,容色憔悴,痴傻之症也比当年更甚。

    这一幕入眼,宋长贵回忆二人相处那几年的美好日子,心底尽是酸楚,说话时已是泪眼朦胧。

    “当年你是去了哪里?我找了你好久。”

    “娘总算找到你了。”陈岚仿佛没有听到宋长贵的话,一脸温柔地朝时雍笑,“阿拾,娘找了你好久,娘一直在找你……一直在找,阿拾,你有没有怪娘啊?”

    其实,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是不是真的明白眼前的女儿是.xgchotel.当年的女儿,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当真记得阿拾这个人。但是,她神色里的母性和泪光,实在令人看了揪心难受。

    时雍喉头哽咽,微笑着看她,“娘,以后我们都不会分开了。我会一直在。”

    一听这话,陈岚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眼神恍惚地道:“阿拾,娘保护你……没有人可以卖我的阿拾……娘保护你……”

    说着,她又戒备地看着宝音。

    那眼神看得宝音又是酸楚,又是难受。

    “囡囡,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哪里舍得卖她……”

    “有坏人。”陈岚突然又看向宋长贵,目光有些紧张,一句话说得不清不楚,抱着时雍的双手又是紧了几分,“贵子哥,有坏人…………娘要保护阿拾。要保护阿拾。”

    陈岚的话颠三倒四,可一声突如其来的“贵子哥”,却震惊了众人。

    原来她不是因为疯傻乱认女儿。

    或许在听到第一声“阿拾”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她的女儿了。

    大家都当她是疯子,傻子,可她的心里是清清楚楚的呀。

    时雍泪目,“娘~以后,女儿保护你。”

    陈岚瑟缩一下,突然握紧她的肩膀,“阿拾……娘保护你,娘能保护你……”

    “娘!”时雍紧紧搂住她,轻抚她的后背,“好了,好了,我们不难受了啊。”

    见她母女时隔十几年后再次相拥,宋长贵突然双手掩面,一个大男人哭得泪如雨下。

    “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傻娘,是我让你受苦了……”

    方才,她已经从时雍嘴里得知了宝音找到陈岚时的模样,他完全不敢想象他视若珍宝的傻娘在离开他的那两年里发生了什么,怎会落得那么凄惨下场。

    宋长贵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长公主,你责罚我吧。我甘心领罚。”

    “阿拾,不怕啊,不怕。”陈岚浑不知事,语声轻柔地说完,又转头看一眼宋长贵,皱了皱眉头,“阿拾,爹爹……怎么啦?爹爹惹姐姐生气了?”

    时雍暗叹。

    刚想说她没那么疯傻,现在看,又确实是傻。

    陈岚的脑子,其实是混乱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 公众号 看热门神作 抽888现金红包!

    她可能分不清现实、过去,或许偶尔明白,偶尔又糊涂……

    不过,看她并不讨厌宋长贵,时雍稍稍松了口气。

    &nwhhryl.bsp; “爹把你藏了起来,长公主殿下找不着你,生气了。”

    “藏起来?”陈岚想了想,突然脸色一变,紧张起来,四下里看了看,拖着时雍就起身,“阿拾,快藏起来……藏起来……娘保护你……藏起来,快藏起来……”

    时雍怔了怔,赶紧柔声宽慰她。

    “娘,没事了。阿拾长大了,不用藏起来了。没事了啊,我们不怕。”

    陈岚看着她,仿佛确认一般上下打量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长大了?怎么长大了?”

    她的恐慌、害怕、犹豫,她一切的情绪都清晰地传递给了时雍。也许是母女连心,哪怕隔了十几年的光阴,哪怕傻娘根本就说不清楚她的感情,但时雍在她面前竟然感觉不到半分距离。

    陈岚对她的依赖,让时雍的心柔软一片。

    时雍拉了陈岚的手坐下,握住她冰冷而柔软的手,看向沉默而坐的宝音。

    “长公主殿下,等这桩案子查明,当年的事情便会大白于天下。若是我爹当真有罪,到那时再治他的罪也不迟,现在请殿下看在我和我娘的份上,让他戴罪立功,早日让真相水落石出吧?”

    宝音垂眸,唇角微微抿起,思忖片刻,点点头。

    “查!!一定要给本宫把事情彻查清楚。”

    时雍心弦微松,“殿下英明!”

    宝音见她又嘴甜又乖巧,心里的气儿稍稍顺下一些,目光在她和陈岚身上打量片刻,突然皱起眉头,踌躇地问:

    “那你呢?有何打算?”

    打算?

    时雍抿了抿嘴唇,“民女会协助我爹查案,然后……”她望向陈岚,目光轻柔,“想法子将我娘的病治好。”

    宝音叹息,“傻孩子,我是问你,可有想过要恢复身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