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1章 傻娘要回家
    !

    恢复身份?

    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人能凌驾于天家之上,若能恢复身份自然是荣耀一生,富贵荣华不在话下。

    可是,在宝音凝视的目光中,时雍摇了摇头。

    “我不愿。”

    恢复身份,就意味着陈岚的“丑事”会暴露出人前,尽管如今的陈岚什么都不懂,但难保有一日她不会好起来,受此诟病她如何能受得了?

    她自己成为皇家之耻不说,甚至连同她那英雄一世的父母也会因此蒙羞。

    这个时代女性太不友好,吕雪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明明是受害者,却因为“不贞不洁”被人指指点点,不得不畏于流言避走他乡,痛失所爱。

    普通人尚且如此,何况堂堂通宁公主?

    多少野史艳籍会把她编排成香艳故事的主角,百年、千年地供人议论?

    人言可畏。

    时雍自己不怕事,但她不愿意陈岚再受到二次伤害。更何况,这一切本是属于宋阿拾的,她一个异世寄居的灵魂,何苦牵扯太深?

    念及此,时雍迎着宝音询问的目光,淡淡地道:“我唯一的身份便是母亲的女儿,再然后或许会做赵胤的妻子。别的身份,有与没有无关紧要。”

    她的淡泊与从容,就在脸上。

    宝音看她片刻,露出一丝赞许的笑。

    “好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不愧是阿岚的女儿,广武侯的外孙女。”

    很明显,宝音的想法与时雍是一致的。她也不愿意陈岚未婚生育的事情声张出去,让别人都来笑话她的囡囡。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案件不明,陈岚的身体也没有康复。

    横生枝节对她们都没有益处。

    只是,宝音也不愿意委屈了阿拾。

    她思忖片刻道:“那便以通宁公主的名义,收你为义女吧。”

    举朝都知道通宁公主身子不好,没有婚配自然也不会有子嗣,收养一个义女来防老,也是情理之中。

    时雍本身不很愿意与皇家扯上关系,但宝音对此很执着,想为阿拾和陈岚之间建立一层“必然而特殊的关系”,将她们牢牢地拴在一起,才能名正言顺地给阿拾更多的尊荣。

    义女、养女形同亲生,从此便是一家人了。

    母女团圆,皆大欢喜。

    宋长贵看着眼前这一幕,再看看自己亲手养大的闺女,来时的惶恐稍稍落下,但内心又平添了一些古怪的不安。

    命运的改变有时就在刹那之间,自这一刻起,很多事情都与过往不再相同了。

    人始终斗不过天!

    今后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也无力左右。

    于是,在宝音的授意下,公主府上开始筹备起了收养一事。宝音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她十分看重此事,宗族名册、族谱编纂,一件都不能落下。

    就这般宝音还是觉得不够隆重,琢磨着要给阿拾一个郡主封号,让何姑姑搬出大词典,挑灯翻找了三个日夜,仍然定不下来,非得找出一个配得上阿拾的封号不可……

    这是后话,暂时不提,只说这日时雍要离开公主府的小院时,发生了一件小麻烦。

    时雍向宝音表明了态度,不愿意在与赵胤的大婚前有太大的改变。因此,她还是要回到过往的生活。

    往常她要离开,陈岚总是不肯放她走,要费好一番功夫,哄她好久才能脱得开身。

    今儿不同,陈岚攥着她的袖子,不留她,而是要跟他们父女俩一起走。

    宝音阻止,她甚至说出“在姐姐家里好久,我应当同贵子哥回家去了”这样奇怪的话来。

    &n.jsshcxx.bsp;今日宋长贵出现,仿佛刺激到了她的神经,陈岚的状态恍恍惚惚,也不知该说是好了些,还是该说她比往常更加不好了,在宝音看来,她哪里都不对劲头。

    “囡囡,这里才是你的家,你要去哪里?”

    陈岚低垂着眸子,摇头。

    “这是姐姐的家,姐姐待我好,却不是傻娘的家。”

    傻娘?

    宝音震惊得久久无言。

    这么多年了,她从未听陈岚自称过“傻娘”,从未。她埋怨地瞪了宋长贵一眼,又是害怕,又是紧张,希望陈岚想起些什么,又怕她想起什么受到伤害。

    宋长贵也是头皮发麻。

    且不说他已另娶妻室,就算他没有,以她通宁公主之尊,又怎能屈居他的后宅?

    屋子里静寂一片。

    气氛莫名的诡异不安。

    陈岚对他们的为难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好像认为自己跟着宋长贵和阿拾回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脸哀求地看着宝音,看着阿拾,那只手攥得紧紧的,生怕时雍会抛弃她似的。

    在发现他们都不说话时,她好像意识到什么,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受伤。

    “阿拾,你不要娘了?”

    她又看向宋长贵,目光软软的,像个被人遗弃的小动物。

    “贵子哥,我要回家。”

    宋长贵掌心微微攥起,心尖扯得生生作痛,头却重重垂了下头。

    “公主殿下……”

    陈岚瞪大眼睛,看看他,再看看时雍,眼泪慢慢地盈满了眼眶,“阿拾,娘不能回家吗?”

    “囡囡!”

    宝音喉.xgchotel.头微哽,示意何姑姑上前拉她。

    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跟姐姐去后院,我们去种花好不好?”

    “不好。”陈岚倔强地侧过身子,靠在时雍身上,“我要回家了。”

    一时间,房内寂静无声。

    宋长贵不敢去看陈岚是什么表情,只是按压下心里的疼痛,低低对时雍说道:

    “阿拾,你留下来陪你娘吧。”

    时雍看陈岚这副模样,点了点头。今日这么大的冲击,得给她时间适应,留下来陪陪她也好。

    “娘,我不走了。我陪着你,好吗?”

    宝音闻言松了口气,掉头吩咐何姑姑。

    “还不快去给郡主准备房间。”

    何姑姑满脸带笑,“是。”

    宋长贵朝宝音拱拱手,低垂着头,“殿下,下官告辞。”

    宝音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宋长贵又抬头看了时雍和陈岚一眼,默默地后退着走了几步,然后掉头离开。

    陈岚看着他的背影,怔了片刻,突然睁大眼睛,一把抓紧时雍的手。

    “阿拾,爹走了。”

    时雍心里一紧,又听她哑着嗓子喊。

    “贵子哥!”

    宋长贵脊背一僵,没有回头。

    时雍抱紧陈岚,不停地唤着娘,哄着她。可是陈岚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拼命地摇头要挣脱她,眼睛急巴巴地望着宋长贵的方向,泪如雨下。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阿拾,我要回家。贵子哥,我要回家!”

    陈岚痛哭流涕,像个被抛弃的孩子,表情说不出的悲伤,时雍听得喉头哽咽,轻轻地whhryl.拍着她的后背,默默地目送宋长贵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呜……”

    “回家……”

    予安将马车驶出院门,看宋长贵双眼通红,神态凄怆,不由愣了愣神。

    “宋大人,姑娘呢?姑娘不走吗?”

    宋长贵嗯一声,飞快地撩帘上车。

    予安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又扭头问了一句,“宋大人,是回家吗?”

    回家……回家……

    宋长贵突然头痛欲裂,耳边全是傻娘的哭诉声。

    “贵子哥,我要回家……”

    宋长贵想起离开时傻娘看她的眼神,一如多年之前,他救下她,为她治伤,她那时便要跟他回家。

    二人在一起四年多,一千多个日夜,朝朝暮暮。他照顾她起居,守着她生下阿拾,亲自将襁褓里哇哇哭叫的小婴孩塞到她的怀里,教她叫阿拾的名字,又一句句教阿拾叫娘,叫爹。

    他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以为无论他何时下值回家,傻娘都会等在家里,微笑着迎接她,抱住他。

    说来也怪,傻娘惧怕任何人,对他却全无戒心,也许是他救下她的原因,傻娘对他信任而依赖,一如多年后的今天,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朝他走过来,说要跟他回家。

    可是,他再没办法带她回家了。

    予安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宋长贵的吩咐,正想出声询问,便听到马车里传来一阵呜咽声,男人的哭声低沉而克制,却撕心裂肺,催人心肝。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