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2章 封郡主
    !

    宋长贵走后,陈岚又闹了许久,闹着要回家,哭得撕心裂肺,不讲道理,怎么都哄不好。时雍和宝音都有些无奈,怜惜她受了刺激脑子转不过弯来,只能哄着她,将就着她,却无法告诉她,那个家她已经回不去了。

    陈岚脑子似乎有些乱,一直在胡言乱语。一会说天气凉了,想给阿拾做一件袄子。一会说山上风大,贵子哥出门要换上厚衣裳穿那双缝了棉花的靴子,一会还会模仿风声呜呜地吹……

    这样的陈岚,让时雍和宝音难受得仿佛被火烤一般。

    她们其实想知道,除了在宋家胡同的那段记忆,陈岚还能不能回忆起什么,与那些伤害她的人有关的事情。

    然而遗憾地是,无论她们如何引导都没有用。陈岚能想起很多与宋长贵生活的细节,对别的事情却忘得一干二净,甚至她都不记得她曾经是个尊贵的公主,她的记忆除了现下,只剩下宋家。有时哭,有时笑,神情恍恍惚惚。

    宝音有些相信宋长贵的话了。

    在他捡到陈岚的时候,她已经疯了。她真正遗忘的是和宋长贵在一起之前的那些往事,那个真正造成她伤害的人,也被她彻底忘记。

    天渐渐烟下去,陈岚闹够了,慢慢平静下来,任由时雍扶她到床上躺下,为她针灸宁神。

    陈岚昏昏欲睡,偶尔身子抽.jsshcxx.搐一下,转头看着时雍。

    “阿拾,我们不回家吗?”

    宝音听得痛彻心扉。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很想让宋长贵休妻来娶她算了,只要是囡囡要的,只要是能让囡囡开心的,只要囡囡不再哭泣,不论是什么,宝音都愿意给她。

    好在冲动只是一瞬,她很快找回理智,克制住了这种疯狂的想法。

    因为囡囡没有真正的意识。

    要如何决定未来,她要等陈岚好起来,由她自己来选择。

    “阿拾,你娘还能好起来吗?”宝音看时雍慢条斯理地为陈岚针灸,语气有些焦灼不安。

    陈岚顺从地躺在那里,仿佛要睡过去了,闻言她突然抬了抬眼,皱眉对宝音道:“姐姐,我好的。阿拾,我好的。”

    时雍笑道:“可不么?你比谁都好呢。你是最好的娘。”

    陈岚点点头,脑袋垂到枕头。

    时雍侧目朝宝音眨了眨眼,一直等到陈岚睡过去,她才收了银针,为陈岚整理好衣服,盖上被子,神色严肃地望向宝音。

    “她如今的状况很不稳定,能不能恢复到从前,很难说。实际上,她眼下只是身子有些虚弱,并无别的疾病,至于神识记忆,全得靠她自己的意志。”

    唉!

    宝音垂下眼帘,凄叹一声。

    “若是囡囡不能好起来,以后我去到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我爹娘?又有何面目面对囡囡的父母?”

    这天晚上,时雍在宝音长公主嘴里听了许多与先辈有关的故事。

    那些如雷贯耳的人从宝音嘴里说出来,熟悉而又陌生。宝音对广武侯陈景很是敬仰,对时雍说了许多陈景的事迹。

    那些年的快马扬鞭,戎马飒飒,从烈阳沙海到漫天大雪,从南疆丛林到漠北草原,直到陈景战死通宁远。他跟随先帝南征北战,率千军万马横扫漠北,驰骋沙场,可是苦熬半生,却未能马革裹尸,永远地埋尸在通宁远一个未知的地方。

    宝音说,在茶马古道上有一座将军庙,便是为了纪念陈景而修建,据说香火鼎盛,若有一日,陈岚能够好起来,便要同她一道,前去祭奠。

    不知不觉,夜已深沉,时雍听得眼眶发热,那个手起刀落策马扬鞭的身影映在了脑海,那个英雄的模样仍然年轻。

    宝音说:“那是你的外祖父,你要记住他,替你娘记住他。”

    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宝音说完陈景,又说了许多时雍以前根本就无法涉及到的皇家密事。

    在说到道常为赵胤推命这件事时,宝音仿佛想到什么似的jxpxxs.,突然笑起来,看着时雍道:

    “你与阿胤合卜那事,后来是如何了?”

    这京城,果然没有几件事能逃过长公主的耳朵,哪怕她终日深居简出。

    时雍垂下眸子,不好意思地道:“大人说由他来办,叫我不用操心。如今婚期已定,下个月底我便要出嫁了。”

    出嫁?

    宝音眼前恍惚一下。

    转眼间,孩子都要出嫁了。

    宝音笑叹一声,眼角弯了起来,浮出几丝若有若无的皱纹。

    “你和阿胤这脾气倒是相合,天生一对。不过,道常和觉远都是得道高僧,他们推算的命数,你们也不可置若罔闻。”

    时雍一怔,抬头看着她。

    宝音道:“道常法师不仅推演国运,一丝不差,也为家母家父测算过命数,包括我……”

    她目光幽幽凉凉,语带叹息,“一切皆是命啊!谁也逃不过。”

    时雍眉头蹙起,“殿下是说?道常推算的事情,结果都应验了?”

    宝音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目光幽深地看着她道:“天意示下,你们就不能当成没有发生过。但是,也不必太过害怕。我们可以请觉远大师另指一条出路嘛。”

    “出路?什么出路?”

    “我母亲说,万事皆有解法。出题的是老天,应对的是我们。”

    时雍不解地望向宝音,只见她眼底浮起一层深深的无奈,又夹杂了些许的温暖。

    “你们这些孩子啊,就是不懂得迂回。此事,交给我来办。”

    时雍唇角微抿,“多谢长公主殿下成全。”

    宝音疼爱地执起她的手,再瞧她眉眼,怎么看怎么舒服,语气便更为随和了几分。

    “阿拾,以后要改口了。”

    时雍眉心一跳,“殿下?”

    宝音笑容慈爱温和,在她手背轻轻拍下。

    “你啊,往后要管我叫姨母,这样才显得亲近呢。正好我也没有女儿,囡囡的女儿便是我的女儿了。”

    时雍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她占据了宋阿拾的身子,也占据了她该得到的一切,可怜她都不曾见过生母啊。

    时雍低下头,不去看宝音的眼睛,低低地道:“民女不敢。”

    “还民女?”宝音轻笑一声,“等我为你拟好了封号,便着礼部去办册封仪式。傻孩子,你是咱们大晏王朝的郡主了,不是民女。”

    时雍硬着头皮,轻声道谢。

    宝音看她这模样儿,以为她在害羞,笑着对她道:“来,乖孩子,叫一声姨母来听听?”

    时雍有些别扭,话在舌头缠绕半转,终是轻唤出声,“姨母。”

    ……

    宝音长公主为独身的通宁公主择了一个养女,还郑重其事地要大行封赏,此女还是赫赫有名的顺天府推官之女、锦衣卫大都督的未婚妻室宋阿拾。

    这个消息洞心骇耳,很快传遍京城。

    宋家的三亲四戚及顺天府同僚们纷纷恭贺宋长贵,私底下也不免艳羡。

    坊间对此说法众多,这家人的好运是别人学不来,也得不到的。因此,当宋家人越爬越高,高到让他们攀不上的时候,人们的目光便友善起来。

    昨日宋长贵回到家里,王氏就发现他不对劲,可是他什么都不跟她讲,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里,倒头便睡,晚饭也没有吃。次日一早王氏去了前头的铺面,等她回来时,宋长贵已经去了衙门。

    王氏心下微恻。

    饭馆里的生意比往常更好了。

    人人进门,都要恭喜她。

    王氏察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她的见识又不足以让她将事情想得通透,只能强颜欢笑地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恭贺,压下心里隐隐浮动的不安。

    不同于王氏从别人嘴里得知喜讯,广武侯府是最早知道收养之事的人。

    因为陈淮袭了陈景的爵位,如今陈岚收养女儿,自然要第一个告之陈氏宗亲。

    得到消息的陈淮如遭雷击,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长公主会突然做出这么荒唐的举动。

    .xgchotel.   而陈香苋不同,她腆着个大肚子,气得当场发脾气、砸东西,把谢再衡骂得像狗一样不堪,最后气出完了,自己趴在被子上呜呜痛哭了半个时辰,披上氅子提着裙摆,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就出了门。

    “我要去找姑母,我要去问个明白。姑母收个义女,就要封郡主,还要给她入族谱。我是广武侯的女儿,祖父的孙女,我是姓陈的,难道还不如一个外姓人么?我为什么得不到郡主封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