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4章 他们都要弄死我(二合一)
    !

    冬日阴冷,房里却暖烘烘的,灯火透亮

    陈zyxta.岚坐在临窗的椅子上,时雍站在她的背后,轻轻为她梳头陈岚不喜欢照镜子,却喜欢坐在窗边看外面那两株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在微风中将枝丫影影绰绰地投落在窗上

    陈岚的房间里布置十分简单,大概是怕她伤到自己,几上、柜上、橱上,空空荡荡,家具的尖利边角上,还特地包上了棉布,棉布上绣着优雅清淡的小花

    宝音对陈岚当真极好,这些细微处用的心思,实属不易

    陈岚畏冷,时雍让她抱了个汤捂子,膝上盖着毯子,她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时雍说话今日陈岚话多,完全不比前些日子的沉寂,总问时雍一些答不上来的事情,大多与她从前在宋家胡同的生活有关,话语颠倒,想到什么说什么

    时雍应付得吃力,好在,就算她答不上来,陈岚也不生气,只是偶尔回头问她

    “阿拾,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时雍无法回答,微微一笑,摸摸她的发顶,让素玉拿了一面小铜镜过来,“娘,你要不要看看,我给你梳的头发,好不好看?”

    镜子在面前一晃,陈岚连忙捂紧眼睛,肩膀瑟缩起来,拼命摇头,“不看,我不要看不看,不看”

    时雍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愣了愣,将镜子交给素玉,轻轻搂住她

    “好好好,不想看就不看了我娘真的是美呀,梳了这个头,就更美了”

    陈岚虚弱地倚靠着她,点了点头,似在自言自语般说了几句什么,时雍听不清,低头道:“往后,你要是不想让别人梳头,就叫我来梳,好不好?”

    陈岚又点头

    往常丫头们要为她梳头很是费劲,她抗拒梳头,经常披头散发,弄得头发又乱又难打理,丫头们为难,又要挨长公主训,今儿有时雍在旁,她已是难得顺从了时雍想纠正她这个习惯,又说了许多她好看的话,可是陈岚听了半天,仍是眼眶湿湿地看她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时雍愣住

    昨日她觉得陈岚是一时受了刺激,这时才发现,她原来对这个事情如此在意若是回去,对她的病情会不会有好处?

    时雍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又很快否决她回去了,将王氏置于何处?她做不出这种事情

    “娘,长公主说今日把琴房打扫出来了,说你可会弹琴了,可是我都没有听过呢,你要不要弹给我听听?”

    陈岚愁苦地看着她,摇头

    “我不会”

    jxpxxs.

    “你会的,他们都说,你弹得可好了”时雍牵着她的手,笑盈盈地道:“走,我们去试试可好?说不定啊你看到琴,就会了”

     jsshcxx.;   陈岚缩了缩手,有些抗拒,可是看到时雍脸上的笑容,她似乎又不忍心拒绝,默默地垂下头

    “我听阿拾的话”

    好委屈的声音!

    时雍一愣,笑了起来

    “如果你实在不想去,我们就不去,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好不好?”

    陈岚认真地看着她,慢慢说道:“我想回家”

    “……”

    时雍看她这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轻言细语地哄着她出了门无论要不要去弹琴,她都不能成天关在屋子里了

    二人相携出了房间,去到外面的院子,大烟欢快地跑过来,嘴上叼着一根粗枝,欢天喜地地奔到面前,时雍怕她冲撞了陈岚,早早叫住他

    “慢点走!”

    大烟一听,停下奔跑的脚步,不撒欢了叼着棍子与她们并排而行,一步一步走得缓慢如同老妪,那滑稽的模样儿瞧得两个小丫头连声发笑,陈岚也睁大眼睛,好奇地看过来

    没人见过这样走路的狗

    时雍搔了搔大烟的头,“你成精了!”她又回头对陈岚道:“娘,这是我们的狗”

    “我们的狗?”

    大烟长得实在太凶悍了,体形又高大,陈岚有些畏惧他,稍稍避开,躲到时雍的另一侧

    白马扶舟便在这时走了过来

    那修长的影子刚入院子,时雍便看了过去恰好,白马扶舟也看向了她四目撞上,白马扶舟唇角微勾,换了个方向朝她们走过来,恭敬地行礼问安

    陈岚有些惧他,不吭声,时雍安抚地搂了搂她,向白马扶舟回礼,转身便要走

    “姑姑留步”白马扶舟身子跟着她转过来,一双极深的眼眸微微眯起,如同狐狸般带了笑,却又瞧不见一丝暖意

    上次两人见面还是孙正业的葬礼

    兴许是以前有太多的误会,又向来不对付,时雍很难说出对这个男人是什么感觉有时候她也能从白马扶舟的眼睛里看到对她的恨,或是更为复杂的东西,却不知那是什么

    时雍问:“厂督有何吩咐?”

    白马扶舟唇角微抿,阴冷的目光掠过陈岚时换上笑颜,再看她时,又冷了下来

    “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时雍道:“抱歉!我要陪我娘,没有空”

    白马扶舟目光诡谲带笑,“陈香苋刚来过,跟你有关你现在有空了吗?”

    时雍目光微怔,与他对视片刻,“稍等”

    她让两个丫头扶了陈岚去琴房,答应她马上就去,陈岚才依依不舍地走了,不时回头

    时雍抬了抬下巴,望着白马扶舟

    “说吧,你又想打什么主意?”

    白马扶舟眉梢微微一抬,目光落入她的眼中,徐徐将陈香苋来时的事情说给她听

    “此女对你恨意深沉,你小心为上”

    时雍没有料到他会说这个,唇角微微弯起,“原来厂督是好心示警,看来是我小人之心了多谢!”

    说罢,她福了福身,转身便走

    白马扶舟猛地伸出手臂,拦在她的面前,微微侧目,盯住她的眼睛

    “我与你到底何仇何怨,让你这么不待见我,避如蛇蝎?”

    时雍微垂的眼慢慢抬起,淡淡的目光里带了几分嘲意,“厂督好生健忘?这么快就忘了,我差点拜你所赐死在玉山的事?”

    那天若不是赵胤来得赶巧,她可能已经被白马扶舟这个疯子活生生掐死了

    上辈子是在诏狱里被人掐死的,时雍对机械性窒息那种感觉有天然畏惧,确实每次面对白马扶舟都不愿过多交流

    不料,白马扶舟却笑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就记我的坏,不记我的好?”

    时雍哼声,“好也好,坏也罢,厂督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想让娘久等,告辞”

    她说罢绕开白马扶舟就要走,不料白马扶舟伸手勾住了她的衣带,时雍低头看一眼,不免有些恼恨,猛地掉头,“厂督如此轻浮?”

    白马扶舟看着她,眼眸深深,唇角带笑

    “姑姑但凡多看我一眼,也说不出这等话来轻浮?”他慢慢走近,一身蟒袍穿得是风流倜傥,略显苍白的面容阴凉俊美,一双微弯的丹凤眼在天光下仿若被晨雾晕染,眼瞳极深,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会吸人魂……

    时雍身子微微一僵,想动手推他,却发现手背发麻,被他指尖触过的肌肤突然就激起了一层火辣辣的战栗

    时雍汗毛倒竖,冷声质问:“你干什么?”

    白马扶舟立在她的面前,一瞬不瞬地望着她,淡淡地笑:“感觉如何?”

    时雍视线落在手背,心上微颤

    “你对我下毒?”

    “呵~”白马扶舟冷笑一声,“此言差矣!这不是下毒,这是教训!”

    他徐徐低头,靠近时雍的耳侧,用一种暧昧不明的声音,轻轻地说道:“我怜你惜你纵着你,才任你如此轻贱于我若有一天,我烦了腻了厌了你,你猜,我会如何?”

    时雍嘴唇紧抿,冷眼斜视着他,一言不发

    白马扶舟饶有兴趣地抚了抚她的衣襟,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对了,本督近来研究那些毒物小有所成,果然是好物说来,还得感谢姑姑成全呢”

    时雍道:“你给我下的是什么毒?”

    白马扶舟冷笑一笑,那只修长的手指再次拂过时雍发麻的手背,声音轻缓,“姑姑以为,我若是诚心要你,你逃得开么?所以我劝姑姑,别自作多情!以为我当真倾心于你,闹了笑话”

    “你……”

    白马扶舟在她手背一拍,收回手负在身后,“去吧,别让通宁公主久等下次见到我,姑姑还是乖一些好哼!”

    话音未落,他已大步离去,衣袍带出的冷风让时雍燥热的脸有刹那的凉意,那一种莫名恐惧的感觉从汗毛钻入了心底

    白马扶舟!

    果然用毒高手

    时雍注视他的背影,揉了揉手背,神情渐渐冷肃

    疯子!

    ——————

    赵胤刚从神机营回来便看到时雍等在锦衣卫衙门里,一个人独坐,绷着一张俏丽的小脸,视线随着他转,却是不说话,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你们下去吧”赵胤摆了摆手,随从的谢放、朱九等人便应了声,默默退了下去

    房里只剩他二人,突然安静下来

    时雍没有像往常那般见到他就热情地笑开,问东问西,甚至都没有给他一个正面的回应,眼睛明明看着他,又像是看着别处,不知在想什么

    这女子又生心思了

    赵胤走近,轻摸一下她的头

    “阿拾怎的变成了呆子?”

    “你才是呆子!哼”时雍不满地拍开他的手,想了想,又苦着脸拉过来握在自个儿的掌心里,顺势吊在他胳膊上,仰脸看他,“大人,我要死了”

    冷不丁来这么一句,把赵胤吓得眉头一跳

    “说什么胡话?”

    时雍撇着嘴巴,不吭声

    赵胤低下头,认真端详时雍发白的小脸儿,语气低柔下来,哄孩子一般哄问:“爷昨夜没来看你,生爷的气了,嗯?”

    “你也知道呀”时雍摸了摸已经洗过无数次的手背,可能是心理因素,总觉得上面沾了不干净的东西,莫名其妙的痒,再看面前这个烟甲革带的俊美男人,莫名就有些委屈

    “我被白马扶舟那个王八蛋下毒了,你却不来帮我……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你不是有很多探子的吗?大人你知不知道呀,他想弄死我!”

    这个质问很没有道理,就算赵胤有探子,也不能十二时辰一刻都不松懈

    更何况,东厂对于锦衣卫来说,原本就是一个盲区

    赵胤看她撒娇,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心里莫名听得一阵发紧,无奈地喟叹着,双臂轻轻揽住她,“他不敢的说说看,怎么回事?”

    “你怎知他不敢?”时雍挑了挑眉梢,“这王八蛋什么都敢大人,我觉得他嫉妒你”

    赵胤挑眉,“嫉妒我?”

    时雍郑重地点头,“嫉妒你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

    赵胤嘴唇微微抽搐,看时雍说得一本正经的模样,想了想,好像这句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缓缓牵开唇角,“说得倒是,这天底下,谁不嫉妒我娶到阿拾呢?”

    这话让时雍紧张的心情稍稍缓了些,看他严肃的板着脸,突然哼声一笑,双手环在赵胤的腰上,将今日发生在长公主府上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我感觉他们也嫉妒我,嫉妒我嫁了大人这么好的男人……一个个的,不安好心,恨不得弄死我”

    赵胤眼角微沉,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傻瓜有爷在,谁敢弄死你?”

    时雍仰脸,撅着嘴道:“他们都敢,现在不就是想弄死我了么?大人你要什么时候才要收网呀?这陈氏父女当真可恶,说不定回去又要想什么阴损的毒招来对付我了”

    赵胤蹙了下眉头,“我不会让人伤害你”他安抚地摸了摸时雍的脸蛋儿,发现她虽然一直在撒娇,其实眼波不动,根本不是真正的害怕,于是心里便知道了,这女子分明就是故意作他

    他也不拆穿,搂了搂时雍,便松开手坐下来

    “今夜,收网”

    “今夜?”时雍登时来了精神,眼神有些兴奋,“去哪里收网?我同大人一道去可好?”

    赵胤沉下眉,“不可”

    时雍不高兴了,“为什么?我又不会拖大人的后腿”

    赵胤嘴角又是一抽,目光深深看着她

    “倚红楼阿拾如何去?”

    ------题外话------

    二合一章节~~

    么么哒,感谢姐妹们一路看过来,比心!

    喜欢的话,别忘了给锦衣玉令打a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