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5章 小狐狸和老狐狸
    !

    倚红楼不算京城最大的青楼,但因为出了阮娇娇这样的艳妓,极赋谈资,名噪一时,是王公大臣或名门公子们最常去的地方。

    入夜,马车徐徐驶出无乩馆,朝倚红楼驶去。

    时雍换了一身男装,同谢放、朱九等人一样做侍卫打扮,但她这个侍卫不同,直接坐在主子的马车上,与他贴得紧紧的,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极有兴致。

    “爷,你以前逛过窑子吗?”

    赵胤斜眸着她,面无表情。

    时雍瘪嘴,“看样子就是有了。听说你们这些王侯公卿呀,最喜欢的风雅事便是逛窑子,喝花酒,同名妓吟诗做对,调词唱……”

    赵胤哼声,“你哪里听的?”

    时雍道:“呵,君不见古今多少才子做诗青楼,吟尽了风流?香帏风动花入楼,高调鸣筝缓夜愁……不过,我就不懂了,去得青楼本是开心的事,为什么诗人留下的诗词总是与愁绪有关?你说是嫌花了银子不开心呢?还是玩得不够尽兴?惹起新愁旧恨无数?”

    赵胤:“……”

    时雍轻轻肘他胳膊。

    “说话啊,爷!”

    他做了侍卫小厮,便学着朱九他们叫“爷”,眉眼轻瞄,风情楚楚。

    赵胤见她如此,唇角微弯,平淡如水的面孔终是有了几分无奈。

    “你这女子,何处学来这些东西?又哪里听来那些风韵诗词?”zyxta.

    时雍挑了挑眉梢,“看书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不是么?有时候我真是羡慕你们这些男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青楼是风雅事,喝花酒是寄托情怀,若是能写几句华章便成了绝唱。看看女子有是惨?多看男子几眼是不检点,若是有缘多说几句话,那更是不守妇道,指不定被编排成什么样子……”

    古今多少女子为此香消玉殒。

    便是连她的母亲通宁公主,也惧于流言,

    时雍的愤愤不平全写在脸上,赵胤听完,看她许久,眼波不动,“阿拾曾说,不识得几个字?如今却是看书得来这么多道理?”

    呃!

    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哪能桩桩都记得?

    时雍看着他幽深眼眸里浮动的情绪,觉得自己这些日子飘了,在赵胤面前常常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竟忘了他可是封建礼教的代表人物,怎会因她这些为女子不平的话而动容?说不定,只会揪她的毛病而已。

    “这话说得奇怪。我不会学的吗?”时雍瞄了赵胤一眼,说得坦然自若,“有大人这样的饱学之士在身边,我若是不上进,岂不是辜负了你的教导?有你看着我,自然要下苦心来学的。”

    “哦?”

    赵胤淡淡看她,唇角微扬,不知信是没信,慢慢将她的手放在掌心,翻开观察半晌。

    “你这女子,嘴里从无一句真话。”

    时雍笑得露出牙来,“谁叫大人喜欢听呢?趁着能哄的时候,多哄哄,往后哄不了大人了,我也就不哄了。”

    赵胤哼声,曲起手指敲她脑门,“小狐狸!”

    “老狐狸!”时雍朝着他笑,二人对视,默契十足。

    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德性,什么样的人,无非是你情我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爷!”车帘外传来谢放的声音。

    他似乎有些犹豫,语气略略迟疑,“属下看到乌婵姑娘了。”

    乌婵?

    赵胤没什么反应,时雍却迅速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意思,猛地撩起帘子看去,“乌婵在哪里?她怎么了?”

    若是寻常的情况,谢放不至于这么出声提醒,既然这么说,肯定就是不同寻常了。

    谢放望向街面,皱眉对时雍道:“我见她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河道那边去了。”

    这条街临着河道,离倚红楼也很近了,因此街道两侧到夜晚尤其热闹,谢放能在人来人往中发现乌婵着实不容易,因为很不巧,乌婵也同时雍一样,穿着一身男装。

    乌婵在乌家班里常与男子打交道,个子又高挑清秀,穿男装向来飒然好看,可是今夜的她,神态颓丧,看着表情有些狼狈。

    时雍是下车跟上去,在河道边找到乌婵的。

    她蹲在石栏上看着暗夜里静静流淌的河水,任由冷风吹拂她的衣袍,一动也不动,时雍走近身边,她都没有察觉。

    “婵儿?”

    时雍唤了她的昵称,低低走过去圈住她,乌婵来不及反应就被时雍从石栏上拽了下来,怔了怔,看到她严肃的面孔,苦笑。

    “你干嘛,以为我要自杀么?”

    时雍平静地道:“不至于自杀,就怕你失足。”

    相知相惜的朋友,不必说得太多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乌婵听出时雍话里的关心,也不隐瞒时雍自己内心的困境。

    “阿时……”

    她又慢慢地蹲下身去,看着自己的鞋尖。

    “我心里还是惦记着燕穆,怎么办?我忘不掉他。可是他不喜欢我,一点都不喜欢我。”

    时雍皱皱眉,拉起她,“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你不是已经决定了要嫁到定国公府?既然决定了,就放下过去吧,不然,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乌婵突然抬头,目光有些说不出的伤感,“燕穆喜欢的人是你。阿时,是你。”

    时雍微怔。

    乌婵看她不说话,双唇紧抿,轻轻拉住她的手,叹了口气。

    “阿时,我没有为此生你的气,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就是发现他喜欢的人是你,我心里怪别扭的。好像比他喜欢别人还让我难受。”

    顿了顿,乌婵突然环着她。

    “因为他喜欢的阿时已经不在了。喜欢别人,他还有机会,喜欢阿时,他上哪里去寻?你说,他是不是比我还要傻?”

    时雍拍拍她的后背,“你是个坚强的女子,婵儿,我相信你能走出来。”

    乌婵问:“你不问我为什么知道吗?”

    时雍看着她的眼睛,摇头。

    乌婵轻轻一笑,“我看到他收藏了你的东西,很多很多,满屋子都是与你有关的东西,还有你的画像……阿时,燕穆对你入了魔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对你吐露过一句,对不对?”

    从来没有。.xgchotel.

    一句也没有。

    在时雍的心里,燕穆就像个默默的老大哥,内敛稳重,做事稳妥,彼此是兄弟,也是伙伴,再无其他。

    听了乌婵的话,她心里稍稍有些恻然,扶住乌婵的肩膀道:“近来我事情太多,没有来陪你。今天晚上,也还有事情要做,不能陪你很久,我让人送你回家好不好?明日再来找你,我们好好说话。”

    乌婵抬头看她这一身男装。

    “你去哪里?倚红楼?”

    时雍没有想到被她一下子就猜到,怔了怔,微微勾唇,“可不么?我家大人带我逛窑子,不能错过机会。”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引来了乌婵的兴趣,她叹口气,握住时雍的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男装。

    “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夜心情不好,很想逛窑子,找姑娘。阿时,带我去吧,我不添乱,只用眼睛不用嘴,没有命令不动手。如何?”

    ……

    倚红楼里一如往昔,莺歌燕舞。大堂里,新来的歌姬在台上表演新排的曲目,台下的“风雅之士”在大腿上打着拍子,在姑娘们的服侍下,喝着小酒,很是投入。

    赵胤一身锦袍华带,低调地带着随从入得楼里,马上有妈妈上前接待。谢放拦在面前,默默在妈妈手里塞了一锭银子。

    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听说有新来的外邦姑娘?给我们家爷带到拥风阁来。”

    那妈妈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纪,看了看谢放眼帘下的黯淡的阴影,再看看他身侧那个满身贵气却冷漠难近的男人,眸底浮上一丝骇然。

    “请问贵客是……”

    谢放眼眸一凉,打断她的话,“去办。倚红楼若是还想做生意,就别惹得我家爷不高兴。”

    那老鸨肩膀微颤,连连点头,“明白。明白,几位爷,请跟我来,这边走。”

    看着老鸨转身,时雍看了赵胤一眼,低低地道:“爷真是个懂行的人,这种事都能知道?看来没少下工夫。”

    赵胤淡淡看她一眼,小声对谢放道:“吩咐下去,若有异动,行动要快!”

    谢放沉眉,应一声是,掉头而去。

    夜幕笼罩下的倚红楼,沉浸在一阵凤箫丝竹声中,艳衣俏人,笑声百媚,没有人注意到,在阴凉不见光的暗夜里,一百余锦衣缇骑,已然踏破夜色,静静地潜伏在暗光处,将倚红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nbswhhryl.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