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86章 倚红里事
    !

    今夜降了温,倚红楼外寒风肆虐,吹得窗帷扑扑作响whhryl.,落雪阁里,两个男子推杯换盏,喝得正是酣畅之时。

    听到帘子风动,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皱了皱眉头,不悦地剜向服侍在侧的女子。

    “这窗户是关不严了么?别搅了爷儿的雅兴。去!看看怎么回事。”

    姑娘低头应是,赶紧起身过去看窗户。

    陈萧坐在那年轻男子的对面,闻言嗤了一声,“元疾行,你小子,啥时候学会耍威风了?跟人家姑娘来什么劲?”

    被叫着元疾行的是一个与陈萧岁数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子。他不是别人,也是这京师城里的富贵公子哥,诚国公府的世子元驰,字疾行。

    什么人跟什么人凑堆,元疾行、陈萧和现任皇帝侍卫宫的晏靳新,这三人打小要好,但是晏靳新从小善文习武,很是励志,而他两个爱骑射而不爱读书,在京城是出了名的诨不吝,后来这二人便一块被他们的父亲丢到了军中去历练。

    再后来,三人都渐渐大了,晏靳新去了帝王身边做侍卫长,而陈萧随父亲陈宗昶去了边地,只有元疾行继续留在京中的金卫军中,目前任了个参将,没有什么改变。

    元驰对陈萧过往的情史是一清二楚,听说他要“屈从”家中婚配,娶徐侍郎的女儿为妻,很是为他不平,叫了他几次出来玩耍,终是把陈萧叫了出来。

    元驰在倚红楼有个相好,便是刚才被她叫去看窗帷的姑娘,叫柳玉楼。

    元驰来倚红楼很少找别人,一般都是柳玉楼侍候,这姑娘还是青倌时便跟着他,也因元疾行银子给得足,老鸨子便不再让柳玉楼陪别的客人,顶多唱个小曲弹个琵琶作罢。

    楼中姑娘都很是艳羡柳玉楼,觉得世子爷总有一日会为她赎身,抬她入府,哪怕做个姨娘也是天大的福分。只可惜,这元疾行只是来倚红楼找她,从不提赎身之事。

    今儿元驰带了陈萧来,同是叫了柳玉楼,还叫柳玉楼找了个“会来事”的姑娘给陈萧。

    楼里的姑娘都是清楚底细的,这么好的生意肯定先便宜自家姐妹。

    因此,侍候陈萧这个姑娘是柳玉楼的好姐妹骆相思。

    骆相思听了姐妹的私房话,对这位定国公府的世子爷自然是殷勤备至,恨不能使出浑身解数来招待他。

    陈萧那日去良医堂找孙正业诊过脉后,便许久不曾碰酒了。

    可是,孙正业只给他开了一副方子便突然故去,他总是觉得自己身有隐疾,又不便再对人言,除了控制饮酒,也再没有找别人医治。

    元驰看他几杯酒下肚,脸便酡红一片,嘴角都笑歪了,“惟杨你怎的这般不中用了?我记得你那量,是千杯不醉啊?”

    陈萧摆摆手,.xgchotel.没有同他多说,“不行了。”

    元驰嗤笑,“大老爷们怎能说不行?我看你呀就是喝得少了。瞧瞧你现在……回京这么久都不召见兄弟们,自个儿躲在家里,转头又要娶妻,这人生还有什么乐子?”

    陈萧半眯起眼,笑而不答。

    元驰看他又去拿酒,突然伸手拦住,笑道:“改日我们约靳新出来,咱们仨再喝它个够,今儿个就到此为止。”

    陈萧没有想到他会阻止,微微一怔,冷哼一声。

    “你小子啥时候学会做人了?”

    元驰扬唇轻笑,瞄一眼他身边的骆相思,“瞧你这点出息,男人出来玩,除了喝酒就没旁的事了?爷是怕你喝多了,可惜了这么俏的姐儿。”

    陈萧看他一眼,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撸了撸脸,笑着摇头,不说话,只是伸手去拿酒。

    元驰又拍过去,却没能阻止得了,眼看陈萧又将一杯烈酒仰头入腹,显然是心有闷郁,不肯明言。

    元驰心疼自个儿兄弟,又给自己斟满一杯,与陈萧碰了碰,若有似无地笑道:

    “兄弟,外间对你的谣言可不少。”

    他的视线从陈萧挺拔健壮的身姿慢慢往下瞄,抿了抿嘴,略带担忧地道:“那些人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当真伤了?”

    陈萧听出他话里的暗示,冷眼瞪他。

    “滚!”

    元驰噗地一声笑乐。

    “那不就结了?大老爷们磨叽什么?边地苦寒,找不到咱们相思这么水灵的女子吧?”

    陈萧看他说得轻浮,哼声笑笑,摇头道:“你以为我像你?”

    元驰啧一声,“得!陈爷跟兄弟不同,不像兄弟这么浑天过日,出息呀!兄弟只问你一句,多少年都没碰女人了?”

    陈萧不冷不热地横他一眼,脸颊比方才更红了几分,那深瞳里流露的目光让元驰极快的捕捉到了某种熟悉的光芒。

    是男人,哪有不好这口的?

    元驰笑盈盈地敲敲桌子,“相思啊,还不快扶陈公子去隔壁房里,还在等什么?是想陈公子抱你上榻么?”

    骆相思羞涩地低下头,嗯一声赶紧伸手来扶,“陈公子,奴家扶你。”

    陈萧甩手,“我自己会走。”

    元驰:“……”

    他嘴角抽了抽,看着抿唇不语的柳玉楼,轻笑一声:“我这哥哥害臊,你让相思悠着点儿。”

    柳玉楼抿着小嘴一乐,俏生生地掐他,小声道:“你就放心吧,相思省得,保管把你兄弟侍候舒服了。”

    元驰扭头看她一眼,揽过柳玉楼的肩膀,风流一笑,“她侍候我兄弟,你侍候谁?嗯?也侍候我兄弟?”

    “坏死了!”

    两人相好这么久,自是轻车熟路,对彼此都熟得很了。

    柳玉楼让了丫头来收拾桌子,便将元驰带入了里面的房间。

    元驰搂住她亲了一口,柳玉楼娇嗔地拍一下他的肩膀,两人便搂到一块往榻上滚。外面的丫头收拾好东西,叫了一声姑娘,柳玉楼又拼命拍打往身上拱的元驰,娇羞地说了一声。

    “你们下去吧。”

    外间传来关门声,元驰邪气地挽唇带笑,正要去褪柳玉楼的衣裳,隔壁房里便传来重重的砰声。

    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倚红楼是木式的结构,房间的木板并不很厚,隔音效果也差,那震天动地的木板乱摇和骆相思由细到粗的尖叫声就那么传了过来。

    如若地震一般,震天动地。

    柳玉楼在倚红楼多年,从未见过这般激烈的动静,任是青楼女子,也是愕然片刻,登时羞得红了面颊。

    “这位陈公子,倒是性情中人。”

    元驰掐了掐他的小脸,似笑非笑,“爷要是许多年不碰女子,怕是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柳玉楼轻推他,“讨厌!”

    元驰嗯一声,沉下脸,“此话当真?”

    柳玉楼连忙抱住她,“骗你的,奴家就喜欢你这么讨厌……”

    话未说完,隔壁再次被撞得咚咚作响。骆相思那喊声在男人克制的粗丨喘里仿若会钻人的心尖尖似的痒,柳玉楼太了解骆相思,这声音她从未有过,享受到撕心裂肺的叫嚷对于青楼女子可是不易。

    可想而知,那位陈爷有多了得。

    “转过头来!”元驰捏住她下巴,似笑非笑,“你喜欢?”

    柳玉楼一怔,赶紧收敛心神。

    “爷说的什么话,奴家……”

    元驰嗤笑一声,低头看着她,“你要喜欢,爷一会便把你赏给我这哥哥。”

    柳玉楼一听,脸上顿时褪去血色。

    她以为她是这个男人心里的不可取代的存在,却不曾想,在他眼里,她与骆相思一样根本就是个物件儿,是他们兄弟间可以随意使用的物件儿……

    拥zyxta.风阁离落雪阁并不远,却是二楼最大的一个雅阁。落雪阁那边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若有似无的传入拥风阁,仿佛带了一层朦胧的尴尬,更是让人听得脸红心跳。

    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时雍捏了捏乌婵的手,“不该带你来。”

    乌婵抿嘴,“那有什么。”

    在市井摸爬滚打长大的姑娘,有什么事是不知道的?

    二人对视眼神,没有再说什么,再看赵胤也是面无表情。

    “朱九,去催催!”

    拥风阁没有叫别的陪侍,一直在等那个“从外邦新来的姑娘”,可是等了这片刻,老鸨再进来时,脸上却露出一丝无奈。

    “几位爷,实在对不住……那位姑娘今夜被人包了。”

    朱九皱眉,掏出银子砰一声砸在桌子上。

    “够么?”

    老鸨吓一跳。

    不是被银子吓的,是被他们几个脸上的冷色给吓的,她在这种地方生存,惯会察言观色,闻言,赶紧腻笑着将银子推了回去,歉意地道:

    “不是我不爱银子,而是实在没有办法呀。实不相瞒,包那位姑娘的是……是咱倚红楼惹不起的大老爷。我知道几位爷也是有来头的人。可是,这京城里呀,人上还有人,咱们能退一步便退了罢,何苦惹那些是非?我再给几位爷挑几个俏姐儿,保管你们满意。”

    “不行!”

    朱九这次不拿银子了,直接将腰刀抽出来,砰地一声,平放在桌子上,“我们就要这个。还不快去请来?”

    老鸨看那出鞘的钢刀寒芒闪动,顿时变了脸色,笑容有了几分惧意,但话仍是说得利索。

    “几位爷,广武侯府,不是谁都惹得起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