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92章 二十年前秘事
    !

    那是一个姓吕的锦衣卫百户。

    他带了两个随从,日夜兼程赶往高句,刚刚进入辽东都司境内,便追上了高句前使李昌锡一行。只可惜,此时的李昌锡已经病倒在床,奄奄一息,话都说不明白了。

    随从和家人说,李昌锡离开京师不久便突发疾症,吃了几帖药不见好,到了辽东遇上天气突变,再受风寒,人就不行了。

    吕百户见到了李昌锡最后一面。

    仿佛料到会有人追赶上来,李昌锡在弥留之际,得知大晏锦衣卫到来,坦然地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李昌锡交代,吉尔泰死于他手。

    关于他与吉尔泰的交道,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冬天。

    那一年腊月底,李昌锡从高句前往大晏任职,途经大宁时结识了吉尔泰。

    那时的吉尔泰做大晏人打扮,说他是准备去大晏做生意的兀良汗商人。吉尔泰许了李昌锡好处,赠金银,送美女,然后将十余车密封的货物交付给李昌锡,随同高句使臣和随从的行李一起进入了大晏京师。国与国交往,使臣行李不必受检,这批货物得以逃过关口检查。

    李昌锡贪财好色,平白得了这么多好处,尽心尽力地将货物带回了四夷馆。可是等了好几日,过了约定的期限还没有等到吉尔泰来接货,这才将密封的货箱打开,发现里面全是包裹严密的死人。

    几十个身份不明的死人,把李昌锡吓得魂飞魄散。

    他隐隐觉得事态严重,生怕惹祸上身,连夜让人在高句馆庭院里挖地埋尸,又将庭院回填复原,掩人耳目。

    其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吉尔泰,数月之后,李昌锡才从别的渠道听说大晏在找从兀良汗回来的医官一行数十人,又得知,同时失踪的还有大晏的通宁公主。

    李昌锡每日里胆战心惊。

    好在,这事闹腾了一阵,便渐渐过去,许久没有听到消息,李昌锡这才慢慢地放下心来,如往常般在高句与大晏间往来。只是每每午夜梦回,想到这桩事,仍是一块心病。

    就这样过去了二十多年。

    李昌锡都快把吉尔泰这个人忘记了,不成想,吉尔泰竟然找上门来。

    这时,李昌锡才知道吉尔泰是奉命入晏的兀良汗大学士,他来大晏的目的是为兀良汗王迎娶怀宁公主赵青菀。

    吉尔泰仍做大晏人打扮,这次行踪显然又是别有目的,他找到李昌锡,提及当年的事情,未说具体缘由,却要挟李昌锡为己所用。李昌锡心惊肉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假意迎合,偷偷在吉尔泰等人喝的酒里下了砒霜,毒死他们后就地掩埋在高句馆。

    这次李昌锡不敢再心存侥幸,杀人后,他怕事情败露,以年老体弱为由,匆匆携家眷返回高句。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天要收我啊。”

    李昌锡最后留下了这句话,便撒手人寰,死在了辽东。

    赵胤会见吕百户时,时雍刚从良医堂赶到锦衣卫衙门,听闻此事,时雍提出了疑惑。

    “那萨仁呢?李昌锡可有说起,萨仁的情况?”

    吕百户奉命前往高句追赶李昌锡时,尚未发现萨仁的踪迹,因此他不知道萨仁在倚红楼被寻回的事情,听到时雍询问,他看了赵胤一眼,拱手禀报道:

    “属下见到李昌锡,问了一句吉尔泰的女儿。李昌锡表示他从未见过,不知有此女。弥留之际,李昌锡身子极是虚弱,属下便没再追问……”

    停顿一下,吕百户又看了看赵胤冷肃的面容。

    “启禀大都督,属下带回了一名李昌锡的随从,可作盘问核实。在辽东时,属下也多番查实,李昌锡所言应无虚假。”

    赵胤点点头,朝他道:“吕百户此番北上劳苦功高,回去休息几日,陪陪家人。”

    吕百户闻言大喜,连忙拱手:“多谢大都督体恤。”

    赵胤道:“下去吧。”

    “是。”

    吕百户走了有一会儿了,房间里仍是寂静无声。

    桌上的茶水凉了,时雍端起来轻轻泯一口,眉头皱了皱,看向端坐的赵胤,眸底火光跳动。

    “大人心里可是已经有了计较?”

    赵胤扭头看来,“阿拾想说什么?”

    时雍目光浮动不安,语气却淡然,“二十多年前,吉尔泰在兀良汗出任什么官职,为何人办事?大人,这不难查到吧?”

    赵胤嗯声,低头揭开茶盖,却没有低头喝水,而是在思考片刻又放了回去。

    “吉尔泰生母为大晏女,熟知大晏文化。二十多年前,吉尔泰是兀良汗皇子巴图身边的先生,专为巴图讲解大晏国史和风土文化,深得巴图信任。”

    时雍一愣。

    既然能随口道来,证明赵胤早就已经调查过吉尔泰的生平了。而巴图对吉尔泰的信任,其实也可以从来桑对吉尔泰的崇敬看出来。

    若不是全然相信的人,巴图又怎会指给自己的儿子做授业恩师?

    巴图!

    青山口兀良汗大营里与巴图初见的画面浮上时雍的脑海。他狂妄暴戾,但对时雍尚算不错,甚至说,他极喜欢时雍为她针灸……

    还有巴图的儿子乌日苏,那个刚入大晏便截jxpxxs.住时雍询问她是否有一个傻娘的兀良汗大皇子……

    一点点线索,慢慢拼凑在一起,让时雍突然脊背生寒。

    “巴图为人刚愎自用,能留在他的身边,数十年得他信任的人,绝对是忠诚之人……”

    既是忠诚之人,又怎会瞒着主子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那么,吉尔泰做的事,怎会与巴图无关?

    时雍的话没有说完,潜台词却在嘴边。

    她自以为这种怀疑会让人心惊肉跳,但赵胤听完,脸上却无半丝意外,在看她的时候,那目光甚至颇有几分深意。

    “吉尔泰一生只得一妻,育有一子一女。其人不好色。”

    其人不好色?

    也就是说他不会因为贪图陈岚美色而犯下这等滔天大罪么?

    实际上,在兀良汗由东方青玄执政期间,胆敢暗中诛杀大晏数十人,劫走通宁公主,并非普通一个“好.xgchotel.色”可以解释,也绝非常人可为。

    敢想的人,不敢做。

    敢做的人,没有能力做。

    敢想、敢做、还有能jsshcxx.力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还能逃过东方青玄的法眼,在兀良汗屈指可数。

    时雍与赵胤目光对视,许久未发一言。

    可是,乌日苏那个传说中的“神秘母亲”,那个让陈岚生下宋阿拾的男人,以及二十多年前这桩旧案的始作俑者,答案已是呼之欲出。

    “阿拾。”

    赵胤握着杯盏的手指紧了紧,落下眼帘,平静地说道:“人来此一世,天地君亲爹娘,从不由自己选择。”

    时雍微微眯起眼,迎上他的目光,“大人是想说……”

    赵胤接上话,“生时之事不可选,即使不幸,也不必介怀。而眼下这些,可由你来选。”

    时雍愣了一下,“可由我选?”

    赵胤淡淡嗯声,“是,你考虑清楚再告诉本座。”

    时雍哑然。

    他是说,人在出生的时候,没有办法选择在哪里出生,也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是现在的她却可以选。也就是说,只要她不肯和兀良汗扯上关系,赵胤就不会让她的身世公之于众,更不会让巴图知晓的意思?

    时雍怔愣片刻,突然道:“我有一个疑惑未解,不知大人可否告知?”

    赵胤道:“你说。”

    时雍沉默一下,望着他:“乌日苏都能猜到一丝半点,还找到了我,那巴图难道不知情吗?”

    赵胤勾了勾唇角,淡淡道:“巴图远在兀良汗,凡事皆由耳目禀报。这有何奇怪之处?”

    时雍一怔,“大人?”

    她轻呼出声,冷不丁地抽了口气。

    “可是大人想法子混淆了他的耳目?”

    不见赵胤回答,时雍又慢慢仰脸,望定他的眼睛,语气低了下来,“这么说,此事大人早已知情?”

    “不早。”赵胤沉默片刻,叹口气,将时雍揽过来纳入身前,轻拍她的后背,目光满是怜惜,“在替你寻母之后,方才得知。”

    时雍皱眉,“那是何人堵住了巴图的耳目?”

    赵胤突然低哼一声,“这便是一报还一报吧。”

    时雍道:“一报还一报?何解?”

    赵胤平静地道:“当年巴图如何堵住东方青玄的耳目,让东方青玄查不到此事。他的儿子乌日苏,便如何还给他而已。”

    乌日苏?

    时雍心里又是一惊。

    那个温文尔雅,看上去有些胆小怯懦不得父汗宠信的大皇子,那个口口声声被二皇子来桑欺凌得无法立足的大皇子,竟有这般心计?

    也是,

    若非心智超常,冷静持重,被困卢龙塞时,他又怎能轻易借赵胤脱身?更何况,乌日苏身边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太师阿伯里!

    “厉害!”

    时雍由衷地叹了一声。

    只不知,这个乌日苏在整件事里,到底充当着怎样的角色?

    而她自己,背着宋阿拾这个离奇的身世,又将如何是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