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93章 是个好女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京师风云变幻,小老百姓的日子并没有什么改变。王氏如往常那般天不亮便起床张罗新开的小饭馆,为一大家人准备早膳。

    热腾腾的饭菜刚出锅,王氏刚准备去叫人吃饭,便看到时雍打着呵欠出来,不由愣了愣。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么早起身?”

    时雍衣着整齐,似乎没有睡醒,人看着不太精神,闻声扭过头朝王氏狡黠一笑。

    “好香呀,你做的什么包子?可惜我今儿等不到太阳出来了。我有急事,走了。”

    王氏看了看手上的托盘,嗔怪地瞪她,“忙起来就不知晨昏,饭也不晓得吃。走什么走?赶紧给老娘过来,吃完再走,天大的事也不差这一会儿。”

    这声老娘敲在时雍心上。

    她笑嘻嘻地掉头回来,揭开蒸笼的盖子,拿个包子就塞入嘴里。

    “嘿嘿,香。真香。”

    王氏就喜欢看她吃东西那个爽快劲,感觉自己做的是天大的美味一般。不过,她还是笑着拍打一下时雍的手。

    “大姑娘家家的,没点规矩,好好坐下吃!”

    时雍笑盈盈坐下,“我爹呢,还没起?”

    王氏的脸以看得见的速度拉了下来,不轻不重地嗯了声,将托盘放在桌上,一件件捡出里面的清粥小菜和包子,声音也低了几分。

    “阿拾,你爹是不是遇上事儿了?”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咬着包子看她。

    “啥事?”

    王氏瞥她一眼,“他整夜整夜的睡不安枕,问他又不肯说。还有那日……稀里糊涂说些不着边的话,如是交代遗言一般,听得人心里犯糊涂。”

    时雍眼珠转,人不动。这反应被王氏瞧在眼里,登时来了精神,低头盯住时雍的眼睛问:“你们是不是有事瞒我?”

    “……”

    时雍慢慢咬着包子,不敢看王氏的眼睛,也没有说话。

    原本傻娘这事,王氏不问,她也不想主动提起,一是因为涉及太多人,二是傻娘毕竟不会再回来,不让王氏知道,也省得她犯心病。可是如今王氏问了,时雍又说不出骗她的谎话。

    一时间,她十分纠结。

    “娘,不如你问我爹去?”

    王氏看她这样,心里更是笃定了几分。

    “是有什么事对不对?这个宋老三………”咬牙切齿地说到此处,王氏突然敛住表情,呆呆地看着时雍,那眼神看得时雍都有些发瘆了,才听得她惊声吸气。

    “你爹是不是在外头养了小的了?”

    时雍喉头一痒,闻言差点被包子卡住,好一阵咳嗽,才笑了起来。

    “你想的什么呢?我爹银子都在你手里,哪来的钱养小的?”

    王氏哼声,“那可说不准,你爹现在有本事,做官了,那外面不要脸的骚蹄子可多了……”

    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宋长贵的咳嗽。

    “在孩子面前胡说些什么话?”

    王氏撇了撇嘴,没给宋长贵好脸色,扫他一眼,转身去端碗。

    “你要是不心虚呢,你慌什么?阿拾是大姑娘了,有什么说不得的,我早早提醒她,也好教她晓得,今后嫁了人,要防着外面的狐狸精……”

    宋长贵眉头微微蹙起,不知道是不是王氏无心的话,让他有些不舒服,或者说,这声“狐狸精”,他怕时雍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连忙制止了王氏。

    “春娘,你快别去忙了。坐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王氏回头,“有话说就不吃饭了么?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吃饭紧要。”

    关注公众 号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唉!

    宋长贵看着她转身,无奈地摇了摇头,在时雍对面的主位上坐下,看了她一眼。

    “阿拾,你娘如何了?”

    时雍愣了愣,“你问的是哪个娘?”

    宋长贵一时哑口,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王氏走了出来,他随即端正了身子,将话憋了回去。

    时雍见状,慢吞吞放下筷子,小声道:“这是个好女人,你千万别辜负了她。你同她谈吧,有什么事情,最好说清楚。我先走了。”

    这夫妻二人要说的话,时雍不便参与,叮嘱了宋长贵一句便起身溜了。王氏看看她桌子上的碗,说了声“这小蹄子”,又数落起来。

    时雍听着她的声音,心里暗叹一口气。

    这个娘是个好人,那个娘自然也是。可宋长贵只有一个,谁都不能对不起,他夹在中间不好做人,而时雍自己,又何尝不是?

    ……

    天刚见亮,时雍便带着大黑准时出现在了长公主的府上,陈岚昨晚睡下后她才走的,今儿赶在陈岚起身时过来,便是不想让她瞧不到自己,再次发病。

    而每天晚上都回去的原因,是怕王氏瞧不见她,心里也上火。

    时雍也恨不得把自己搬成两瓣。

    不,三瓣。

    再分一瓣给赵大人。

    昨儿下午,赵胤想留她在无乩馆,结果因为她要照顾娘,只得作罢。时雍觉得这男人有时候也是得花时间陪的,若是太过冷落他,万一哪天又碰上个长得好看的小妖精,被人家勾走了魂,那就得不偿失了。

    如此一想,她当真觉得自己累极,事情繁多。

    好在今儿个陈岚精神很好,看到时雍便欢天喜地,也不闹着要回家了,由着时雍和丫头帮她梳了头,主动提出要去院子里陪宝音种花。

    时雍看她状态好转,很是欣慰,可是她等会儿还得去良医堂,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说服陈岚。

    陈岚似懂非懂,“我不可以同阿拾一起去吗?”

    时雍为难地看了宝音一眼,“恐怕不是太方便。”

    赵炔在那里,守卫严禁,而陈岚现在情况不稳定,一旦冲撞了什么,到时候便很是麻烦了。

    岂料,她话音刚落,宝音便扬起一抹笑容。

    “没有什么不方便。去!我同你们一起去。”

    陈岚当即欢天喜地,只要能同女儿在一起,做什么她都愿意。可时雍看着宝音的微笑,心里却隐隐泛起一丝瘆意。

    吉尔泰之事,她不知长公主有没有得到消息。

    毕竟在长公主的身边,有一个连锦衣卫都触及不到的机构——东厂。

    那也是个特务机构,白马扶舟有自己的探子,赵胤能探到的东西,有多少能瞒住白马扶舟的耳目?

    时雍神思不定地陪了陈岚片刻,等她吃完早餐,宝音突然笑道:

    “今儿天凉,囡囡回房去换身厚衣服才可以出门。阿拾,你同我过来,帮我看看我这腰啊,怎么回事。”

    一听是要阿拾帮姐姐治腰,陈岚没有闹腾,乖乖被丫头带回房换衣服去了,而时雍心里一沉,应了一声,默默同宝音一起去到内室。

    门一关,宝音脸上的笑容便敛了去,一张雍容芳雅的芙蓉脸,换了颜色。

    看得出来,长公主很不高兴。

    “兀良汗使臣一案,可有眉目了?”

    时雍一听,心便沉了几分。

    很显然,宝音是得了什么消息。不过,她虽然是在质问,但是既然选择了私下问她,证明宝音仍是把时雍当成自家人的,这才会生着气,没有对她隐藏情绪。

    时雍头皮麻了麻,试探地道:“殿下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吗?”

    宝音又是冷哼,“我不是殿下。我是你姨母。阿拾,你这还没出嫁呢,便胳膊肘儿往外拐,什么事都帮着那赵胤来瞒我?你说,你心里有没有你娘,有没有我这个姨母了?”

    时雍低头,状若老实的样子,“阿拾知错了。姨母……但是阿拾不明白,姨母指的是什么事?”

    “你还装?”

    宝音的神色突然冷厉,接下去的话,甚至有一丝咬牙切齿的感觉。

    “是吉尔泰祸害了大晏医官一行,可有这回事?”

    长公主好快的消息!

    时雍皱了皱眉,抬头直视宝音,细声细气地道:“大都督并不会把公务全部告诉阿拾,此事,也尚未证实,阿拾一知半解,还没敢告诉姨母!”

    宝音瞪她一眼,“你这点小心思,别在我面前使。没心肝的东西,有了男人便忘了娘。”

    训完,嗔完,宝音看她委屈地低下头,又皱了皱眉,语气冷了下来。

    “你不说自有你的道理,可是事关你母亲,我却不能不管。”

    时雍抬头,“姨母准备做什么?”

    宝音看她这模样,哼了一声,“紧张什么?我又不会为难你的赵无乩。”说着她便指了指时雍的脑袋,“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若此事是真,你那亲爹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