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94章 吃了蜜的嘴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心里微微一凉。

    她和赵胤会产生的联想,宝音同样也会,很显然,宝音已经有了怀疑,不过,宝音的情绪比时雍料想中要平静许多,并没有因此而暴怒。

    “此事,我一定会弄个明白。你那边若有什么消息,不必要瞒着我。在你娘的事情上,我同你的心思是一样的。”

    时雍哦了一声,很乖。

    宝音有点吃软不吃硬,可能觉得自己对她太过严肃了,喝了口茶,又稍稍放软了语气。

    “广武侯入狱,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雍眼睛看她,故意显出一丝犹豫。

    宝音见状,看她一眼,起身道:“我们去瞧瞧你娘换好衣服没有,一会儿路上再边走边说。”

    时雍又哦了一声,慢慢跟在她的后面。

    宝音半晌没听到她的声音,突然回眸一瞪,表情有些无奈的样子,“你这姑娘,心思全被那男人给占据了。我只是问你一下,你就开始为他担心。”

    时雍道:“我没有。”

    宝音哼声,“还狡辩!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我见得多了。唉,你且放心,你姨母人是气得糊涂了,但心没糊涂。若是他当真罪无可恕,我是不会偏袒的。”

    时雍连忙拍马屁,“姨母英明。”

    宝音笑了起来,“你这猴精!”

    去良医堂的路上,时雍把广武侯陈淮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宝音。

    这些都不用说谎,因为都是她亲眼看到的,这番话一说,听得宝音那叫一个气极。

    “堂堂侯爷,竟然去勾栏买醉,还淫亵外邦使官之女。这陈淮,当真是该死。”

    骂完陈淮,她转头又沉着脸责备时雍,“你也是,一个小姑娘,怎能去那种地方?那赵无乩这般清楚一个人,也不说阻止你,还任由你胡闹!”

    时雍突然发现,自从认了陈岚做母亲,宝音对她的态度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是客气,但也疏远,有戒备心,如今倒是完全把她当家人,当孩子那般不客气地训。

    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大着胆子去挽住宝音的胳膊,仰脸看她,小声道:“我这不是为了帮姨母掌握第一手资料么?姨母放心,往后,我便是姨母的探子,那赵无乩胆敢有半分对姨母不敬,我便第一个饶不了他。”

    宝音看她乖顺又跟自己亲近,小模样长得也好俊俏,越瞧越喜欢,又舒心地笑了起来,脸上全是长辈看喜欢的晚辈那种纵容和宠爱,眼角都笑出了几丝皱纹来。

    “你这嘴啊是吃了蜜的。怪不得赵无乩那冷漠性子也能纵着你,由你折腾。”

    时雍脸凑上去,厚着脸皮讨她的喜。

    “嘿嘿,那是。我定会帮姨母看牢他。再往后,这赵无乩是我的人,便是姨母你的人,让他往东不往西,叫他打狗绝不逮鸡。”

    “哈哈哈哈哈,小丫头,好志向。”这话把宝音听得乐得放声大笑,趴在车上“放哨”的大黑耳朵一动,脑袋便立了起来,两只眼睛黑葡萄似的盯着时雍看。

    仿佛在问“打狗,打什么狗?”

    陈岚小心翼翼摸摸它的狗脖子,“不打大黑,没有人打大黑。”

    她居然听懂了?

    时雍看一眼认真的陈岚,再看看宝音脸上欣慰的笑,内心莫名涌出一丝感动。

    她不知道这情感来自宋阿拾的身体本能还是来自于自己,就是莫名的,对这两个人有了亲近感,不刻意,不虚假,来自内心的一种情感。

    一路说说笑笑,到了良医堂。

    马车刚一停下,时雍就看见白马扶舟靠坐在门外的藤椅上,慵懒得像一只没有睡醒的猫,看到她同两位公主一起下车,白马扶舟唇角掀了掀,这才慢吞吞站起来,上前躬身行礼。

    宝音笑看着他,一脸慈爱。

    “你今日没有事要忙吗?来得这样早?”

    白马扶舟眼睛微弯,对长公主面前极是恭顺,“最近京师不太平,得知您要来,自是要早起过来打点好。”

    说到“不太平”的时候,他眼风微微掠过时雍的脸,唇角勾了勾,笑得有几分邪性。不过,娘看儿子是怎么看怎么好,宝音仿佛没有注意到白马扶舟看时雍时的复杂眼神,一边与他寒暄,一边领了陈岚进入医堂。

    孙国栋带着家里老小迎上来叩拜,极是虔诚恭敬。

    最近宝音常来,但他们也没有失了礼数。宝音温和地同他们说了会话,又让何姑姑例行奉上一些礼物,算是他们照顾赵炔的回礼。

    相谈片刻,宝音和陈岚在孙国栋的带领下进去看赵炔。侍卫官晏靳新带人守在内堂,几个人见面,又是一番询问病情,宝音这才叫他退下,轻抚着陈岚坐下。

    “囡囡,看看炔儿,他睡着了,快叫他起身了……”

    这几日找回了阿拾,陈岚的状态也好了许多,宝音不再将她藏起来,整日里便筹谋着带着陈岚去接触往常的人和事,想唤回她的记忆。

    可是,陈岚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赵炔,愣了片刻,又一知半解地看向宝音,什么也不说。

    宝音心底叹息,脸上却仍是笑着,“囡囡,你还记得阿娘教的医术吗?炔儿偷懒不肯醒来,你有办法让他醒过来吗?”

    陈岚眉头蹙了起来,咬紧下唇,朝她摇头,表情有些困惑又有些委屈。宝音看得内心一阵痛绞。

    可领!

    既心痛想不起来的陈岚,又心痛无法得到陈岚医治的赵炔。

    一时间,宝音鼻子发酸,觉得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几分。

    弟弟和妹妹如此,老三赵焕又不争气地迷恋青楼艳妓,她身为长姐,面前是一团乱麻,肩膀上担负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责任,还有这大晏江山,父皇和母后的心血。

    今日她同时雍说的那些话,自然不是无缘无故提起的,京城的风起云涌,宝音比谁都关注,赵胤的所作所为,确实令她有些忌惮,不得不加以防备,然而,桩桩件件又挑不出错处,让她无所适从。进一步,退一步,皆是为难。

    如此再看昏睡的赵炔,她不由悲中从来。

    “炔儿,为何还不肯醒来?看看你留下的这个烂摊子,让姐姐一个女流之辈,怎生是好呀?”

    这江山,这皇图,这天下,这个昏睡不醒的皇帝。

    宝音想到这些脑子便一阵发胀,紧紧握住赵炔的手,唉声叹气。

    “你昏睡这么久,是去了何处?可是见到了爹娘,不舍得回来了么?炔儿,人人都以为做皇帝好,只有姐姐知道你有多辛苦。你累了,想休息,姐姐都明白,你不想回来,姐姐也明白,可是你不能就这么干脆地丢下我们走了啊,云圳还小,这副担子对他来说,还是太重了……”

    时雍在门外站了片刻,看晏靳新守在门口,朝他笑了笑,没有多话,拿了医案又抱了医书去隔壁房间琢磨方子。

    晨光薄薄地从花窗透入,照在时雍白皙的小脸上,她严肃而专注,慢慢翻阅,时不时拿笔勾画一下,或是抄誊几句在纸上,眉头微微锁起,将她的疲惫也刻在其间。

    小小的年纪仿佛承载了大大的不安。

    白马扶舟斜倚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石砚笔墨,书页泛黄,晨风飞拂,掠起少女几根发丝,她认真起来的模样竟是美得这样惹眼,令人心弦拨动……

    白马扶舟唇角扬起,目光愈发深邃。

    二人保持着这个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时雍从医案中收回神思,突然发现有人注目,猛地抬头,便就撞入白马扶舟投来的视线。

    时雍眼睛眯起,“厂督有事找我?”

    白马扶舟眼梢抬起,不由自主带了一丝笑意,“春寒料峭天犹冻,姑娘为何不加衣?”

    这叫什么话?

    时雍愣了愣神,看看自己不算厚实,但也并不单薄的衣裳,沉下眉梢。

    “厂督若是很闲,煎药房还缺个烧火的。”

    白马扶舟看着她眼底的疏离和若有似无的敌意,双臂微张,裣衽走到案前,指节轻敲案几,弯腰盯视着她,一脸笑意。

    “你就没事求我么?”

    时雍冷声,“求你做什么,给我下毒?”

    好记仇的女子。

    白马扶舟哼声,淡淡莞尔:“姑姑,我不仅会下毒,还会解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