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496章 大人的心意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转眼就从白马兄,变成了厂督大人。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白马扶舟看她生气,抬眉一笑,“小阿拾莫要着恼。不能根除,但可抑制。”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孙老让陈萧戒酒,静心,想必也是想到了此处。只是,他没有更好的压制手段,只能开些调理宁神之物。”

    时雍看过孙正业的医案,这么一想,确实有些道理,再看白马扶舟,不由也和颜悦色了几分。

    “依白马兄之言,如何压制?”

    变!

    又变!

    白马扶舟讶异于这个女人的善变,更讶然于自己因她善变而带来的情绪变化。迟疑片刻,他扬眉浅笑。

    “戒酒,静心。”

    “你——”时雍呼吸一促,确定这个人手上是根本就没有解药了,毕竟他都说了是无法根除的毒药,而她的师父孙正业开出“戒酒,静心”的医嘱,肯定是深思熟虑过的。

    “厂督,我很忙的,不想浪费时间与你在这里胡侃……”

    白马扶舟脸上的笑更为灿烂了几分,他似乎很是喜欢看时雍一会生气一会笑的样子,一个人带笑看她片刻,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轻轻放置在案上。

    “一日一丸,连服半月。停半月,再服半月。”

    时雍拿过瓷瓶,看看上面的标签,拨开塞子闻了闻,转眸看他,语气诧异,“邪君留下来的?这分明就是毒药啊!”

    白马扶舟没有否认,扬眉看她,“以毒攻毒,小阿拾还用我教你吗?”

    时雍皱了皱眉,将瓷瓶塞入袖子里,“我会把此事禀报给姨母知晓。你若是骗我,祸及陈萧,自有你来背锅……”

    说罢,她扬长而去。

    白马扶舟看她这性子使得行云流水,唇角又勾起一丝笑意,对着她的背影,轻轻补充一句。

    “记得叮嘱他,戒酒,静心。”

    靠!

    不知道为什么,戒酒,静心四个字多听几遍,竟有些魔性。只是,时雍想到白马扶舟那张可恶的脸,哼了声,没有回头。

    ——————

    时雍不仅将白马扶舟的话告诉了宝音,还告诉了赵胤。

    对此,赵胤居然半点也不生疑。

    “此药可以一试。”

    嗯?

    小瓷瓶就放在二人面前的案几上,时雍闻言看了看那个青绿色的瓶身,又仰脸看向一本正经的赵大人。

    “你就不怕他使坏?”

    赵胤道:“这种大事,他不敢使坏。”

    唔!时雍点了点头,这么一想,又道:“若陈萧是中毒,那么他的行为也就没有那么恶劣了。这个解药,我不如就给乌婵当嫁妆好了。”

    陈萧要没有那么坏,那乌婵嫁给他未来的生活也就不会很坏。当然,前提是要抑制这“寻欢”之毒。

    时雍今儿听了白马扶舟那席话,心里对乌婵实则真有几分内疚,感觉自己没有花太多的心思在她的婚姻大事上。因此,一边说,她还一边琢磨。

    赵胤看她这样子,淡淡道:“白马楫所言不差,我那夜详细询问了元疾行,心下便有怀疑。只是,陈萧中毒应是在回京之前,边地离京万里,来去要些时日,尚未有结果。”

    时雍一听,目光亮了亮,看着他时充满了崇拜,“大人真是厉害,什么都知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马屁来得猝不及防。

    赵胤一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此事不是白马楫告诉你的吗?本座并没有帮上你。”

    “那不一样。”时雍察觉到男人心里微妙的变化,赶紧贴上去,笑眯眯地道:“白马兄本是内行,他要知道结果不费力气,大人又不擅于此,却能敏感地察觉出方向,再派人去查。要知道,心思比结果紧要许多。”

    这小女子!

    赵胤喟叹一声,轻轻将她揽过来,低头看着怀里的姑娘,眼神深幽,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阿拾这般贴心,让爷怎么疼爱才好?”

    呃?

    时雍看着他那表情,眨了眨眼,“那爷娶了我可好?”

    赵胤低头,吻她脑门,鼻尖又贴上她的,声音轻缓低沉了许多。

    “下个月就娶你过门。”

    时雍听到他的心跳,脸颊突然热了起来,一颗心也跟着跳动,嘴里轻嗯一声,娇笑道:“概不退货哦?”

    话音未落,便又听得头顶传来男人的叹息声。

    “爷已是迫不及待,怎会退货?”

    这话说得时雍心里一跳,抬头睨着他紧皱的眉,伸手去抚了抚,小声哼唧,有点撒娇的味道,“我看大人成日里这么忙,还以为你把婚事都忘了呢。”

    两人这些天少有时间相处,更少像这样腻歪说话,赵胤看缠绵绵地偎在身上,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竟是不知怎样疼她才好。

    明明是一句玩笑话,他也认真地解释起来。

    “傻丫头,正因下月大婚,爷才想将诸事办妥,安安稳稳入洞房。你可明白?”

    若是不把朝中大事和这桩案子理清,无异于头顶上悬了一把利箭,随时可能会引发又一番腥风血雨,这让他如何能安心迎娶娇妻?

    要扳倒一个广武侯其实不易,陈淮经营着京师无数商行,任的是闲职,却因赚得金钵满盘,用钱财开路,与京师要员多有交好。尤其这人虽然坏事没少做,但除去谢炀贪墨军需一案,别的几乎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赵胤第一个拿他开刀,借机夺了兵部调兵之权,这肯定会惹急张普,可这张普是张皇后的父亲,与赵胤素有旧怨,同样是一个在朝中党羽众多的人物,而谢炀又供出一个户部尚书杨荣。赵胤没有去动杨荣,是因为谢炀一个人的供词不足以采信,但这么一桩大案,肯定牵连无数,可以想象会引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这种情况下,赵胤如何安心成婚?

    时雍明白他的心思,方才也只是假意责怪罢了,看他这般严肃,心知赵胤与别的男人不同,他循规蹈矩,一板一眼,不苟言笑,说不定就会当真的,于是飞快地凑上去,笑盈盈揽住他的脖子,凑上红唇在他脸上“吧唧”一下。

    “我知大人心意,心中很是欢喜呢。故意逗你,你还认真了?”

    赵胤轻哼一声,掐她脸颊。

    “小蹄子顽皮!”

    噗!怎么捡到了王氏对她的称呼?

    时雍哈哈大笑着,滚入他的怀里,“爷,你再唤一句?”

    “嗯?”

    “叫啊!”

    “什么?”

    时雍突然有点明白白马扶舟对称呼的执意了。这是一种对喜欢的人才有的感觉啊!只可惜,眼前这个棺材脸的男人似乎根本就不明白她要的是什么。

    时雍叹口气,便听赵胤用好听的声音,无奈地唤她。

    “小蹄子,怎会喜欢这个称呼?”

    时雍又是开怀大笑,“因为一听这话我就饿了。想我娘做的红烧猪蹄,梅酱火腿,板栗焖鸭……”

    “……”

    王氏没有为时雍做红烧猪蹄,梅酱火腿,板栗焖鸭,也没有做她喜欢吃的小零食。

    这日,时雍脚步迈入门槛,便感觉一阵杀气,冷飕飕地充斥着宋家的每一个角落。

    难道二老谈崩了?

    时雍悄咪咪走到王氏和宋长贵的门外,听了片刻,没有半分动静,又回去问春秀和子柔。

    “家里怎么回事?干仗了?”

    春秀抢着说:“王大娘要离家出走。”

    啊!?

    离家出走?

    时雍心惊肉跳,正想着怎么让宋长贵和王氏和好,就听到子柔补充,“被宋大人劝下了。”

    喔?时雍剜了春秀一眼,“说话能不能说全乎?怪吓人的。”

    春秀哦了一声,“但是王大娘说,老娘不想再为你们老宋家做牛做马了,宋老三你找你的公主找你的傻娘去吧。”

    后面半句,是春秀模仿王氏的话,听得时雍一阵皱眉。

    这么说,宋长贵是把事情都交代了啊。这事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呢,要是王氏管不住嘴说出去,是要出大事的。

    时雍连忙吩咐春秀和子柔,“你们听到的话,不许往外说,明白没有?”

    春秀和子柔齐齐点头,像两只可爱的小鹌鹑。时雍奖赏地在她们脑袋上揉了揉,细思一下,又问:“再没有旁人听见吧?”

    春秀和子柔对视一眼。

    “宋香姐姐和阿鸿,可能也听见了……”

    “我去嘱咐他们。”

    时雍说着就抽身出来,其实一开始她和宋长贵都没有告诉王氏这事,就是怕引起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可宋长贵和王氏是夫妇,瞒是不可能瞒一辈子的,时雍只是没有想到,会引来王氏这么大的反弹。

    也不知宋长贵是怎么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