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00章 有惊无险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祭祖之时,一般女子不得同往,别说时雍这个新封的明光郡主,便是怀宁公主这等身份,也只能待在皇城里等着。

    唯有长公主宝音是个例外。

    一是宝音原就住在天寿山井庐,为爹娘守陵,二是先帝在世时,宝音公主便是整个大晏皇朝最为尊贵的女子,许多祖制与规矩,早被宝音打破,先帝疼爱这个女儿,他都睁只眼闭只眼,难不成太子还能去为难自己的亲姑姑?

    天寿山离京有些路程,这一来一去,再加祭礼,要三日方回。宝音不便带着陈岚,尤其近来陈岚很黏时雍,一日不见便心神不定,于是,宝音临行前,把陈岚托付给了时雍,又派了素玉和素心陪同照顾。

    陈岚对时雍寸步不离,与大黑相处也融洽,时雍今儿要在良医堂待大半天,便准备把她带过去。

    岂料,马车刚行到半路,便碰上了宋家一行。

    今儿清明休沐,宋长贵没有去衙门,便被王氏抓了出来,购置阿拾的婚嫁用度。除了他们夫妇,同行的还有宋香和宋鸿,春秀和子柔,几个人有说有笑,看到时雍的马车,宋鸿最早跑过来,大喊。

    “是大姐姐,是大姐姐!”

    春秀和子柔也拼命地招手。

    “予安哥哥,停车。我们在这儿。”

    孩子们的欢乐简单而纯粹,可是这冷不丁的碰面,时雍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尤其车上有陈岚在,她有些紧张。

    “娘,你等我片刻,我……”

    时雍刚准备自己溜下去,让素玉和素心看着公主,陈岚已然在孩子的叫声里,好奇地撩开了车帘子,看到了宋长贵。

    “贵子哥?”

    陈岚眼睛一亮,猛地一把抓住了时雍的胳膊,兴奋地告诉她。

    “阿拾,是爹爹……爹爹在那里……”

    时雍心里大为不安,拍拍她的手,“娘,你好好坐着啊,爹今儿在当差,不便同我们说话……”

    陈岚微怔,狐疑地看着她,“今日是清明,爹爹不用当差呀。”

    时雍的头嗡地一声。

    把别人当傻子,那傻子就会成自己。

    要阻止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在陈岚看到宋长贵,喊出贵子哥的时候王氏也已经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通宁公主。

    宋长贵目光复杂地看着陈岚,上前行了个礼。

    “下官参见公主殿下。”

    陈岚讷讷看着他得体的模样,小声问:“贵子哥,我是傻娘啊?你不识得我了?你为何这样叫我?”

    宋长贵的头垂得更低了。

    “下官不敢。”

    陈岚呆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许久,目光才转向了宋长贵身边的王氏,还有几个小孩子。

    “贵子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

    王氏看他二人这番姿态,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说不出是气还是怨。

    经过时雍每日的调整和陪伴,陈岚恢复得很好,虽然记不起往常的事情,但是脾性改了很多,不再随时对人暴突,很少发脾气,也不随便摔东西哭泣。可是,只要接触,仍是能一眼看出她有些傻的。

    王氏觉得自己一个正常人犯不着跟一个傻子计较,当然,她也计较不起。

    看陈岚痴痴的模样,王氏突然叹了一声。

    “公主殿下,宋大人今日是出来为明光郡守办嫁妆的,等他忙完了,便会来看你。”

    陈岚歪了歪头,看着王氏。

    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的情感发酵,她盯王氏的时间有点长,长得时雍暗自担心,生怕她再发病。

    “你……是谁?”

    陈岚突然弱弱地问了一句,复又望向宋长贵。

    “贵子哥,她是谁?”

    宋长贵嘴巴微动,仿佛有些说不出口,“她是下官的……”

    “仆役。管家。”王氏忽而一笑,打断了宋长贵的话,朗声道:“民妇是宋大人家的仆役,为宋大人打理家事,帮着郡主准备嫁妆的。”

    宋香和宋鸿闻声,齐齐叫了一声。

    “娘……”

    王氏猛地回头瞪他们,“闭嘴!”

    说罢,她又望向怔愕不已的陈岚,笑着道:“民妇在鼓楼开了家饭馆,公主殿下若是不嫌弃,就同郡主一道来吃饭,民妇会做很多糖饼果子,公主可以来尝尝。”

    时雍不知道王氏是出于何种心情说出这番话来的,但是她有看到陈岚脸上明显的松快下来,对王氏也没有了戒心,甚至在她善良的目光里,诉起苦来。

    “阿拾从不带我去。”

    说着,她又幽怨地看向宋长贵。

    “贵子哥也不来接我回家。”

    宋长贵羞惭之至,讷讷说不出话,王氏却是轻飘飘看他一眼,对陈岚笑道:

    “殿下有所不知,宋大人近来办了好多案子,抽不开身的,便是为郡主办嫁奁这般大事,也是等到今日才得了空呢……”

    陈岚不解地皱着眉头,仿佛不理解宋大人办案和她这事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想回家,我不闹他的。你同贵子哥说说,让他接我回家,好不好?”

    王氏抿了抿嘴巴,看了宋长贵一眼,沉默片刻,“你若是要来。他不接你,我接你。”

    陈岚眼睛一亮,笑了起来,“你真是个好人。”说完又抓住时雍的手臂,轻轻地摇啊摇,“阿拾,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回家去……”

    这事闹得。

    时雍同宋长贵交换了一个眼神,盈盈笑开。

    “好,一会去良医堂为你抓了药,我们就回去。”

    陈岚笑得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不可以骗人。”

    时雍点头,“不骗。”

    这天从良医堂出来,时雍当真把陈岚带回了鼓楼大街的家里,而王氏言出必行,在家里做了许多糖饼零食,还做好了饭菜,煨了汤,等着她们回来享用。

    她一如既往尽心尽力照顾这个家,让宋长贵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春娘,你大可不必如此委屈自己……”

    王氏头也不抬,端着托盘便往客堂走,“你赶紧去陪公主吧,这里用不着你。”

    “春娘……”

    宋长贵还想说什么,被王氏一个眼神打断。

    “走开!别碍老娘的眼。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是为了阿拾。再怎么说,那公主也是阿拾的亲娘,她早日好起来,阿拾负担也小些,你是没看到最近把孩子累成什么样子了?怕她娘伤心,又怕我难过,每天陪了亲娘入睡,半夜又溜回来吃后娘做的饭,难为她了……”

    宋长贵眼眶一热,“春娘,你是个好女人。”

    “嗤!”王氏冷眼瞪他,“少在老娘面前唱红脸,谁还不知道你怎么的?再是个好人,也比不得一张好脸。我心里有数,你不必感恩戴德,这小意的样子看得我膈应!”

    端着托盘进入客堂,王氏又换了张笑脸,就像招待饭馆里的贵客似的,很是热络。

    陈岚开始有些拘束,但是王氏这种性子,很容易让人热近,再有宋长贵坐在身边,陈岚很依赖他,见到宋长贵鼓励的眼神,她连连说“好吃”,再不像在公主府那般吃饭要人催促了,自己主动吃了一小碗米饭,吃了好多菜,还喝下一碗汤。

    看到客堂里其乐融融的景象,时雍内心满是感慨,到底是有惊无险。

    ……

    天寿山。

    太子赵云圳携王公大臣们刚刚到达,还没有安顿好,他便悄悄带了小丙出来,潜入赵胤的住处。刚开始他还装腔作势负着手,见到赵胤的那一刻,整个人便欢畅起来,如同投林的小鸟,猛地朝赵胤扑了过去。

    “阿胤叔!”

    被孩子抱个满怀,赵胤无奈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将赵云圳稍稍拉开一些,上下瞧了瞧。

    “嗯,有太子模样了。”

    “那是,我做太子做得可好了,他们都怕我。”赵云圳轻咳两声,突然斜睨着他放在旁边的东西,顺手拿起来。

    “这是什么……”

    “别动!”赵胤拉下脸,从赵云圳手上夺下来,“我的。”

    赵云圳不高兴地嘁了一声,“不就是两块布么,稀罕什么?”

    朱九闻声一笑,“启禀太子殿下,那可不是寻常的布?那是明光郡主为我们家爷准备的护膝。”

    “护膝?”赵云圳又深深看了一眼。

    天寿山气温低,时雍不放心赵胤那条腿,特地让家里的绣娘做了一对护膝让他带上。实际上,时雍只是动了动嘴皮,但是赵胤却很宝贝它,路上骑马风大,还舍不得用,这时才拿出来。

    抽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