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06章 时雍的报复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马车在街口停下,时雍步行过去。今日天高气爽,薄薄的晨雾里透出几丝火红的日光。

    又是一个大晴天。

    茶肆一如既往的热闹,地理位置的优越,让它几乎是京师城的一个流言八卦集中地,很得时雍喜爱,这也是她当初叫燕穆盘下这个铺子的原因。

    走进茶肆,时雍就从一阵鼎沸的人声中捕捉到了人们的议论。说是今儿大清早,一辆四马并辔的马车便在大批皇城禁军的护送下从良医堂离开,往皇城而去,据说里面是养病的光启帝。

    光启帝的病情,民间市井里,其实大多知之不详。他们只知皇帝眼下养伤休养,不问国事,很有可能是想效仿先帝爷,培养小太子监国,以便自己早早卸下担子。

    毕竟当今陛下赵炔十六岁亲政,那时候,先帝正当壮年,也是很早就培养儿子,慢慢将国朝权利移交。皇帝从登基到可以独立决策国事,其实是需要一个长期培养的。那时,这举措曾有许多人夸赞先帝爷睿智,因此,对赵炔会效仿其父这一点,民间深信不疑,即便有传言说光启帝昏迷不醒,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有人相信。

    时雍踏着木梯上了二楼。

    有一个包厢是云度和南倾专门留给她们的。

    门口站着小二,时雍推门进去,发现乌婵和燕穆、云度、南倾几个人都在。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乌婵还带了两个大包裹,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样子。

    时雍吓一跳,“你干嘛?”

    她以为乌婵要逃婚,不嫁定国公府了,岂料,乌婵将长剑往行囊上一放,人便坐到她的身边。

    “跟你去玉堂庵祈福。”

    什么?时雍诧异地看着她。

    “你以为祈福是闹着玩呢?说走就走。”

    乌婵眼帘微垂,“我哪有闹着玩?你要在婚前为大晏祈福,那我便为我的婚姻大事祈福好了。你带着我,就当我是你的贴身丫头,我还能保护你。”

    时雍看她言之凿凿,行李都准备好了,分明已经是早已想好,目光扫过燕穆寡淡的面孔,皱了皱眉头。

    “你走了,乌家班怎么办?”

    乌婵道:“乌家班的事情,我已然托付给了慕苍生。他跟我多年,不会出岔子。更何况,还有燕穆看着,能有什么事?”

    她说到这里,眼皮抬了抬,直视时雍的脸,突然弯唇一笑。

    “你以为下个月嫁入定国公府,我还能做乌家班的班主么?”

    定国公府怎会要一个戏班姑娘?又怎会让自家儿媳走街串户,抛头露脸去做这个营生?

    乌婵看到时雍表情一变,自己倒是笑了开来,“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从小在戏班长大,我已经累了,疲了,换个新鲜的地方才开心呢。”

    在燕穆的面前,乌婵始终是表现得轻松愉快,仿似对下个月的婚礼多有期待似的。燕穆不搭话,目光平淡,南倾和云度似乎明白乌婵为何会如此,眼里多有怜惜,视线也几次三番在她和燕穆之间流转。

    只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时雍心里暗叹,嘴上说得也是无奈。

    “你既然心意已决,我就不劝你了。只是,这次玉堂庵之行,未必平顺。”她视线严肃不少,默默掠过燕穆几个人的脸,缓缓道:

    “这也是我今日来找你们的原因之一。等我去了玉堂庵,恐怕还要借助各位,寻个护佑,防范于未然。”

    乌婵微怔,“大都督不肯护着你吗?”

    时雍勾起唇角,“他护着是他护着,我自己护着自己,是为自己打算。百密尚有一疏,大都督也是人,不是神,我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打赌。”

    乌婵点头,认同地道:“那自是要谨慎些才好。”

    燕穆看她一眼,忽然开口,“其二呢?”

    方才时雍说“原因之一”,那必然就是有其二的。

    时雍侧脸看向燕穆,眸底露出一抹狡黠的光芒,“让我去吃斋念佛可以,但是这个觉远老和尚,总是给我找不自在,我也不能让他太自在。哼,我今儿个倒要看看,他算什么什么天命国运的,能不能算到,他自己今天就要倒霉了?”

    甲一是赵胤的爹,时雍下不了手,但给老和尚一点颜色,她还是敢做的。

    可是,此言一出,不论是乌婵还是燕穆几个,都有须臾的怔忡,看她的目光也添了几分复杂,是在看她,又仿佛在透过她的影子,看别人。

    时雍并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燕穆等人面前有多么反常。

    自从时雍死去,她变成了如今的宋阿拾,整个人的性子其实都有许久改变,与当初那个疾恶如仇、睚眦必报的时雍还是极为不同的。

    说好听点,如今的她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难听一点就是得过且过,少了许多攻击性,更别提主动招惹了。

    乌婵听到她这个想法,内心居然有点激动,一把抓住了时雍的双手。

    “阿时,太好了……就这么干。”

    她其实想说,太好了,你又回来了,真正的回来了。可是,当着燕穆等人的面,她只能把话咽下去,但是目光却骗不了人,那殷切与激烈,全部落入了燕穆等人的眼里。

    燕穆眉头微蹙,一头白发束起来被圆檐的大帽遮住,一张脸显得清俊不少。

    “主子,你准备怎么做?”

    这称呼来得十分突然。

    时雍当年自称“雍人园主”,许多人叫她园主,而燕穆一直十分恭敬地唤她“主子”,在她成为宋阿拾第一次去乌家班的时候,燕穆曾表示要遵照时雍的意思,认她为主子,但口头上没有这么叫过。

    二人目光对视一眼,时雍没有纠正他的叫法,而是淡淡挑了挑眉头,朝他几人勾手指。

    “来,听我说。”

    ……

    僧录司是太祖洪泰帝所设的一个统管天下僧侣的官署名,到先帝永禄爷时,此项管理的制度便渐渐松懈,应由各地僧侣自行发展,朝廷只是掌控僧尼名册、处理一些僧侣事务。但是,自上而下仍然设有僧官。这位觉远法师便是僧录司左阐教。

    僧官不设官署,僧司都在寺院之中,时雍打听过了,昨儿受邀为大晏推算国运后,觉远带着两个徒弟住在京师城的白塔寺中。

    晌午刚过,一对着商贾打扮的夫妇便到白塔寺求神问佛。妻子大腹便便,男子颀长清瘦。二人到了寺中,烧香点蜡捐功德、还求了签,说是在这一胎之前已经夭折三个孩儿,妻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他们很是担心,来求菩萨,盼麟儿平安。

    说话中,得知觉远法师正在寺中讲经,这夫妇二人给了和尚不少银子,说是想请觉远法师为二人算一算,看他二人是不是八字不合,所以养不出孩子,最好还能为未出生的孩儿批个命,赐个名。

    觉远法师岂会轻易给人批命赐名?

    大和尚看着银子,原本内心是拒绝的,可备不住这夫妇二人心善意诚(给钱多),便答应向方丈和觉远法师转告,并代为求情。

    不曾想,这事竟然成了。

    觉远法师自是慈爱菩世的得道高僧,听说夫妇二人得子不易,便允了他们的请求。

    夫妇二人见了觉远大师,一副谦卑的模样,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然后报上生辰八字,说了许多孩儿夭折的苦楚。

    觉远大师为他二人算了命,给了这夫妇一个“和睦朝朝,白头偕老”的说法,还为他们未出生的孩儿赐了字,名曰:“顺意”。

    今儿白塔寺有法会,人数众多,寺里很热闹。

    许多香客都羡慕这对夫妇得了觉远的指点与祝福,岂料,这夫妇二人拿到八字批示,当场翻了脸,说觉远法师“欺世盗名,骗人钱财,什么得道高僧,全是假相”。

    这妻子腹中没有孩儿,有的只是一个软枕,而且,二人同为男子,如何“和睦朝朝,白头偕老”?

    看着妻子当场扯出软椅,恢复男儿面貌,众人一时哗然。

    一个人一旦成为权威,往往再没有人敢质疑,可是只要有人质疑,并且找出了漏洞,这权威便不复存在了。

    一时间,白塔寺里笑的,闹的,乱成一锅粥,觉远法师“知古今,断平生”的仙名,让人很是笑话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