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08章 不甜不要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她突然发难,声音里仿佛带着怒气,瞪大的眼睛里仿佛要冲出刀子来,赵胤还是头一次见阿拾这般生气,这与她平常的假装对他着恼和撒娇时截然不同,满脸写着“哄不好的那种气愤”。

    赵胤不由微微一怔。

    他本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见状竟是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乱,飞快展臂将他搂入怀里,在她后背上轻拍两下。

    “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生气了?”

    时雍撇了撇嘴,冷冷看他,“是我问你的话,还是你问我的话。大人惯会欺负人,要去那个劳什子玉堂庵吃斋念佛做尼姑的人是我,吃苦受累的人是我。大人不仅不为我出气,反倒来教训我的不是。既然大人心里信老和尚那个诅咒,那又何必要娶我?我也不是非你不嫁,这桩婚事不如就这样也罢,咱俩说开来,不要成婚了,你爹和那个老和尚,也就不必再算计怎么拆散我们,各自安好,岂不自在?”

    她说得酸溜溜的,字字如刀尖般了剜向赵胤,语速也快,丝毫不给赵胤说话的机会。

    赵胤几次皱眉,最终还是忍住,由着她噼里啪啦数落一通,这才喟叹着感慨。

    “我又不曾说什么,哪里就是教训你……”

    “你怎么没有教训我?你就是教训了的。”时雍哼声推开他的胳膊,拉一张椅子坐到棋桌的另一头,学着赵胤方才的动作,学他说话的语气,慢条斯理地冷冷道:

    “你倒是有理了?阿拾,你现在不是宋仵作的女儿宋阿拾,你是大晏的明光郡主,做事要有分寸,若让人知晓,会说你挟私报复……”

    学完这句话,她眼一抬,又冷冷看着赵胤。

    “大人居高临下、傲然睥睨,分明就是在俯视我。”

    赵胤哑口无言。

    他并不曾刻意如此,可是有些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身为这个时代的佼佼者,赵胤本就是皇权贵族的圈子里长大的男子,天生高人一等,骨子里带来的阶级感并不能完全消除,偶尔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时雍不提,他并没有意识到,可是看着时雍学出来的姿态,迎着她质问的双眸,他眉头不由深深皱了起来。

    “我哪里有如此做作……”

    “你怎么没有?”时雍哼声,“我早已同大人讲过,我和别的女子不同。我本就不甘心做男子的附庸,大人若受得了才娶我,若受不了,我两个就把丑话说到前头,谁也不要束缚了谁……”

    赵胤脑袋隐隐作痛,“我本无此意……”

    “你有。”

    “我并无……”

    “你有。”

    “我……”赵胤皱着眉看她片刻,又绕过棋桌,将手递给她,“我虽无此意,但让你误解,仍旧是我的不是。”

    说罢见时雍不仅不把手递给她,反而把脸转向了旁边,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赵胤暗叹一声,防线全面瓦解,默默弯下腰来,盯住她的眼睛,摸摸她的小脸,真诚地道:

    “为夫知错了,娘子原谅则个……”

    时雍刚想说话来呛他,突然听到这句话,差一点闪了舌头。

    她怎么也想不到有生之年能在赵胤的嘴里听到这么肉麻温柔的道歉,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娇脸上却是黑沉沉的不肯露出半分情绪,仰脸看他片刻,方才冷冷地问。

    “当真知错?”

    赵胤搓搓她的脸,“不假。”

    时雍猛地挥开他的爪子,拽着他的袖子想要站起来,刚好赵胤低头想要哄她,两个人便恰好撞在一处。

    时雍的头撞到赵胤高挺的鼻子,差点没把他眼泪撞出来。

    “你这女子……”赵胤掩鼻望天,俊目微斜,落在她的脸上,满是痛楚的模样。

    时雍见状愣了愣神,慌忙去拉开他的手,“我看看,有没有事?”

    赵胤盯住她:“阿拾的头没事就好,为夫哪敢有事?”

    噗!时雍差点被他一本正经的假把势给笑掉大牙。可是,既然赵大人这般严肃,她也不想辜负这“大好时光”,微微抿了抿嘴,便慢吞吞地坐了回去。

    “大人可知道,娘子生气,夫君是要拿东西来哄的?”

    东西?什么东西?

    赵胤下意识皱眉,眼皮微跳,“阿拾想要什么?”

    赵胤以为这狡诈女子,定然又要给他出难题。岂料,这不是难题,而是为难。

    时雍幽幽怨怨地望着他,说道:“明日我就要去玉堂庵过那种食无味居不暖的日子了,我想吃大人的肉……”

    赵胤眼皮一跳,便听她又补充:“不是大人身上的肉,是大人煮的肉。我记得我为大人煮过一碗煎蛋刀削面,那今日大人就亲自为我煮一碗牛肉刀削面好了。”

    煮面?这两个字对赵胤来说比千斤更重。所谓“君子远庖厨”,堂堂大都督何尝需要亲自下厨做饭,这根本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赵胤道:“阿拾不如换个别的?”

    时雍看着他,“夜已经深了,旁人也不会知情。就只有你我而已,大人是怕丢人吗?”

    赵胤道:“……”

    时雍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委屈地撇了撇嘴,“大人绣春刀耍得这么好,拿菜刀自然也不在话下。我帮你烧火,我教你,很快就学会了。”

    “阿拾……”

    看赵胤的模样,尚欲挣扎,时雍乘势而上,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委屈地仰起脸,“大人……我明日便要走了。半个月,可长可短,若有大人亲手煮的一碗面,阿拾便是日日面对青灯苦佛,吃糠咽菜,心里也是暖的。”

    这委屈的小模样和哀怨的语气,简直就是她屡试不爽的杀手锏。

    赵胤慢慢地叹一口气,“你这女子,怎地这般无赖!”

    无赖嘛是无赖了一点,可谁让他就吃这一套呢?

    时雍斜睨着他软化的表情,一不做二不休,拉着他就往外走。

    其实时雍心里明白,像赵胤这种男人,身上肯定有许多大男子主义的毛病,即使赵胤比这个时代的其他男人要好一些,可基因里传承下来的东西,一时半会是改不了的。想要未来的婚姻生活过得舒心如意,慢慢地改变他就十分有必要,否则,将来吃亏受苦的还是她自己。

    ……

    小厨房里早已灭了灯,但是大锅里备着热水,灶膛里埋的火还没有熄灭。

    时雍把赵胤拉过去,怎么都避不开的人,是值夜的谢放、白执、朱九、娴衣还有一个厨娘。

    为了不引人注目,赵胤让谢放先行一步清场,然后“封锁厨房重地”,不让闲杂人等进来,便是谢放和朱九等人,也只能等在外面。

    谢放是万万想不到赵胤要做什么的,领命办差之时,看主子的目光稍稍深沉。

    赵胤看他一双怀疑的眼神,眉头微沉:“等一下。”

    谢放驻足,转身拱手,“爷,还有什么吩咐?”

    赵胤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去前面,然后他慢慢负手跟上,直到确认时雍听不见了,他才小声对谢放道:“阿拾要为爷煮面,不想让人瞧见。”

    谢放微微惊讶。

    他本来就是这样想的,难道还有别的可能么?

    主子为何要专程告诉他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谢放一肚子疑惑,低头道:“属下明白。明光郡主真是贤惠。”

    赵胤嗯声,“去吧。”

    时雍眼看谢放走远,这才慢慢走到赵胤的身边问他,“大人,何事这么神秘?”

    赵胤面无表情,平静地道:“爷见夜防松懈,提点他两句。”

    “哦。”时雍瞥他一眼,笑眯眯地拉住他,小声道:“快走吧,爷。不知道厨间有没有牛肉和发好的面……”

    赵胤思忖下,觉得可能鸡蛋要便利一些,于是低头问她:“阿拾不如吃两个蛋?”

    时雍愕然:“什么蛋?”

    赵胤:“水煮如何?”

    时雍断然拒绝,“牛肉刀削面,我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