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0章 玉堂庵中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玉堂庵在古刹庆寿室的后山,有青石小径相连,极是清幽雅致。进入庵堂大门,庭院里有一棵遮天的老榕树,枝叶茂盛得如同一把巨大的绿伞,将庵堂大殿隐隐遮了一半。榕树的树干极为粗壮,要五人合抱,来往香客都说这玉堂庵最灵的不是菩萨,而是这株榕树。

    千年大树早成精,因此,榕树上缠满了痴男信女们悬挂的红绸,有求官求财的,也有求姻缘的,高高低低悬挂着随风飘荡,乍然看去,仿佛榕树上开出的花朵。

    香火鼎盛,那香烛的味道也极为浓郁。

    时雍带着乌婵、娴衣还有乌婵的丫头彩云,四个姑娘一同住在庵堂后院的厢房里,刚把带来的行李收归整齐,师太便带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尼姑拎来了斋饭。

    玉堂庵师太法号净玉,约莫五十来岁的年纪,长得慈眉善目,宝相端庄,对时雍也极为客气。

    “山野小庵,饭食粗陋,郡主不要嫌弃才是。”

    时雍手拿佛珠,看师太客气,也对她端正地礼了个礼,低眉顺目地道:“师太客气了。我来贵庵,本是为了洗净尘欲,为国祈福,又怎能贪图口腹之欲……”

    她看一眼已经被彩云和娴衣摆在了桌上的饭菜,竹笋、香菇,还有一种叫不出名的野菜和几个馒头,轻笑一声道:“笋,宽胸利膈、消渴益气。香菇,益气养胃、健体安神。这些都是好菜,我极是喜爱,有劳师太了。”

    净玉师太仿佛松了口气的样子,又说了几句客气话,嘱咐一些庙中日常,便告辞离去。

    “郡主慢用,有事尽管差人来告知贫尼便是。”

    时雍再次谢过,亲自将净玉师太送到门口,看着她远去,这才关好门返回来,坐在桌边托着腮看桌上的粗茶淡饭,咽了咽唾沫,眉心微微蹙起。

    “娴衣,半月是多久?”

    娴衣正在置放衣裳,闻言回头愣了愣,看她这副模样,微微笑了笑。

    “回郡主话,半月是十五日。”

    时雍懒洋洋的,“现在几天了?”

    娴衣知道她是百无聊赖,叹口气,“郡主可是吃不习惯?”

    “嗯。”时雍眼皮耷拉下来。

    她向来觉得自己身上毛病很多,贪财好色还馋嘴,真是三大缺点全被她占全了。

    上辈子她喜欢钱,建成了商业帝国,最后大厦倾倒,钱财全被抄没,还把命搭进去。喜欢长得好看的,所以看上了赵焕,结果也是换得个香消玉殒,一无所有。

    这辈子她决定洗心革面,对钱财少了些执意,虽也好色却专一,只好赵胤一人之色。

    唯独好吃馋嘴这一点,她怎么也改不掉了,尤其碰到王氏,愣是养刁了她的嘴巴。

    粗茶淡饭在王氏手里,能做出美味,可是在玉堂庵里,就真的只是粗茶淡饭了。

    “唉!我猜我可能熬不过十五日就废了。”时雍托着腮,看着灰扑扑的菜碟子,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眼神往下,又瞥了一眼趴在她脚边的大黑。

    “我自己吃斋也就罢了,大黑可怎么办?”

    乌婵见状坐下来,倒了口茶水,又拿起筷子挑了一根竹笋尝了尝,对时雍道:“很嫩。”

    “好吃吗?”

    时雍狐疑地看着她,自己也挑了一根。

    一入嘴,寡淡无味,除了能吃出笋的清香味道,别的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别说油气,连盐味都淡得无法察觉。

    “我怀疑庵中炒菜,全是干炒。”

    “什么叫干炒?”

    “烧热了锅,倒下去将菜炒熟就是。”

    “不会糊么?”

    “添水。”

    “你很有心得嘛。”

    乌婵和时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彩云已经分别为二人盛了米饭,端上摆好。时雍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乌婵,无力地一笑,对娴衣和彩云慢声道:

    “你们别张罗了。到了庵中,没有主仆,大家都是姐妹,坐下来一起吃吧。”

    彩云小脸胀红,直呼不敢。

    娴衣则是在门口张望一下,突然转身从包袱里取出一个铁皮箱来放在桌上,再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中慢慢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大瓷盅。

    “爷早为郡主想到了?”

    时雍诧异地轻啊一声,“这是什么?”

    娴衣卖了个关子,将瓷盅的盖子揭开,从中取出一块卤好的牛肉来,又拿出一把轻薄锋利的刀子。

    “彩云,你来将牛肉在盘里切了,我去门口守着,万万不要被人发现了才好。”

    整个庵中不食荤腥,她们带着卤牛肉私下里吃,若是让人发现,影响就不太好了。

    乌婵震惊:“大都督太神奇了,这也能想到!?”

    时雍揭开铁皮盒看了一眼,里面还有一个瓷盅,也是放了些卤肉,她闻了闻,居然是“王氏饭馆”里的卤肉味道。

    “娘也,我馋虫都勾出来了。”

    时雍不等彩云切完,迫不及待地叼一个吃起来。

    “果然是我娘卤出来的,就是这个味道。”

    乌婵看她那模样,忍不住笑话,“真是让人眼热,大都督对你实在看重,连这等吃喝小事也想得如此周全。”

    时雍叹一声,“只可惜,太少了,就够吃两顿。”

    两个瓷盅放不了多少东西,也保存不了太久,确实也无法放得更多。

    乌婵闻声失笑,“只是叫你解馋,又不是为了让你吃饱。”

    “不能大快朵颐,人生还有何乐事?”

    时雍懒懒地叹了一声,正准备将彩云切下来的卤牛肉挑一块给桌下的大黑,一低头,发现狗没了。

    “噫,大黑呢?”

    彩云和乌婵齐齐低头去寻。

    “刚不是趴在这里的吗?怎么不见了?”

    时雍掉头问门口的娴衣,道:“娴衣,看到大黑了吗?”

    娴衣走进来,放下帘子,往外指了一下,“方才看到它跑出去,边走边嗅,我猜他是要找地方方便,就没有拦他,怎么了?”

    时雍摇头,“没什么,他会自己回来。你们都坐下来吃吧。娴衣,你也来,把门合上就好,不会有人来的。”

    因为明光郡主要来庵中祈福,后院厢房就没有再接待别的香客,极是清净,屏住呼吸就能听到山风里的鸟儿展翅。

    山中气候偏冷,时雍吃过东西,仍不见大黑回来,让娴衣找出那件赵胤送的狐皮织锦斗篷披上,走出去寻找。

    玉堂庵是在半山上,周围树木溪流,雾气缭绕,空气阴冷而潮湿,路边的石头上布满了绿油油的青苔,四人沿着石径走出来,只见野菜、菌类和中药材到处都有。

    是个养生的好地方。

    只可惜,太安静,太无聊了。

    抽红包!

    “大黑!”时雍压着嗓子唤了一声,又重重吹了个唿哨。

    师太准她带狗入住,已是体谅,她还真怕大黑惹出事来。

    其实方才她已经想到,大黑不是出来方便,而是出来打猎了。

    这狗子与她一样,贪嘴好吃,而且,她可以忍耐吃素,大黑却是不行。

    “郡主,快看!”

    听到娴衣的声音,时雍转头朝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能一个小黑点朝她奔过来,渐渐的,就变成了一个大黑点。

    等走得更近,她们才看清,大黑嘴上叼了一只死去的兔子。

    时雍四处看了看,不见有人,这才叹道:“兔子这么可爱,你叼回来做什么?自己吃了便是。”

    大黑摇起尾巴,一个俯冲朝她奔来,到了她的面前,放下兔子,抬头看她,一副等着表扬的模样。

    时雍揉了揉它的脑袋,“崽崽快叼去吃了吧。要偷偷的吃,知道没有?不要被人发现。”

    大黑歪了歪头,两只眼睛圆碌碌的盯住她,仿佛在问“这是我孝敬娘的,娘不吃吗?”

    时雍哼笑,摸肚子,“我吃牛肉,已经吃饱。不要了。”

    大黑闻声兴奋地叼起兔子,猛地转身,又跑远了。

    时雍冲它的背影喊,“早些回来,别皮。”

    她这模样,活像一个叮嘱幼童的母亲。

    乌婵几个笑不可止,“大黑很是聪慧,不会皮的,走吧,外面冷,我们回屋去。”

    庵中日子太闲,几个人无事可做,娴衣和彩云带来了布料、剪刀和针线,做些绣活打发时间,时雍来时带了几本医书和孙正业留下的一些医案,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细心研读。

    乌婵就比较难了。

    她同时雍一样,对刺绣毫无兴趣,更可怕的是,她也不喜欢读书。于是,实在无聊了,她要么就在院中练剑,要么就带着大黑去巡山,或者去找庙里的大尼姑和小尼姑说话。

    来玉堂庵的第一天,就这么清净的过去了。

    次日阴雨绵绵,时雍原想睡个懒觉,晌午再起来吃饭,不曾想,天刚见亮,净玉师太就带人找上门来,告大黑的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