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1章 神秘的婆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昨儿以前大黑叼的是野兔,是它自己“打猎”来的,万万没有想到,大黑是去叼了玉堂庵里一个聋哑婆婆自家养的牲畜。

    这婆婆不仅养了兔子,还养了鸡,就散放在灶房旁边的竹圈里,大黑昨日偷了人家的兔子,但是没有人发现,今儿一大早又去叼走一只鸡,恰好被起夜的小尼姑看到。

    净玉师太手捻佛珠,双手合十,直呼阿弥陀佛。

    “诸功德中,不杀为第一。郡主到庵堂消除宿业,应以修福行善为上,若有杀生,不仅对祈福无所助益,反会惹来罪孽。”

    狗做的孽,得主子担着。时雍没有辩解,连番向净玉师太道歉,又掏了银子出来给庵里捐功德,净玉师太看她不护短,态度亲和,脸色稍稍好看了些。

    “杀一生少十桩功德,行一善得五大福报。郡主,好自为之吧。贫尼告退。”

    时雍连忙起身送到门口,“师太慢走。”

    净玉师太没有回头,径直离去。

    看她这般姿态,乌婵极为不满,相比娴衣和彩云,乌婵脾气最大,等时雍一回屋,她便数落上了。

    “我看这些出家人,全是嘴上功夫厉害。净玉师太和觉远和尚又有何差别?什么行善积德的话说得顺溜,拿你银子的时候可不曾手软。人人都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也有说拿人手短的。这位师太是拿得理所当然,既不手短,也没准备为你消灾。还什么好自为之,我看你别等这些人度你了,还是找大黑度你容易些……”

    时雍瞪她一眼,“隔墙有耳。”

    乌婵撇了撇嘴巴,看她把书卷成纸筒的样子,就知道是要去教训大黑。

    在净玉师太进来前,大黑睡在时雍的榻前,也不知狗子是不是听懂了,方才缩到了床底下,刚探出一颗脑袋,就看到时雍卷纸筒。他低下头,夹起了尾巴,身子蜷成一团,两只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但是没有再躲。

    “阿时。”乌婵看到大黑这模样就心疼得不行,她舍不得大黑挨罚,赶紧上前拉住时雍的手腕,笑着道:“我看黑子也不是诚心的。算了,咱们银子也赔了,这事就过去了吧。”

    时雍道:“不管是不是诚心,做错了事就要挨罚。”

    乌婵一边劝解,一边朝大黑使眼神,“这么乖的狗子,你舍得打嘛?它那么馋,叼了兔子也没有说自己吃掉,还不是先拿来孝敬你了?再说了,它若是诚心作恶,那老婆婆的兔子和鸡就不会只少一只了,全填了大黑的肚腹都不够……”

    时雍拨开她的手,“你别护着它。大黑,过来!”

    大黑夹着尾巴,浑身趴在地上,一点一点朝她挪过来,速度极慢,两只耳朵往下耷拉着,小眼神不停地瞄她,眼皮不停眨动,一副心虚委屈的模样。

    “阿时……”

    “你别管。”

    乌婵一看劝不住,只得收了手。

    “黑子,你自求多福吧。”

    时雍纸筒往凳子上一拍,“过来。”

    大黑匍匐着往前扫了一步。

    时雍道:“再过来一点。”

    大黑仍然匍匐在地上,身子缓慢往前,终于趴到了时雍的脚下,慢慢伸出舌头去温柔地舔她的脚,眼神却始终看着她,仿佛在向她求饶。

    时雍哭笑不得,虎着脸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不许势强凌弱,无故咬人,二不许伤害别人家养的牲畜?我们从京师出来不是吃饱的吗?你就那么饿吗?”

    大黑仰头看她,眼神委屈,嘴里呜了两声。

    时雍道:“你看现在好了吧?你娘我修二十桩功德,都抵不过你杀的一只兔子和鸡……不听话的狗东西,下次再这样,我就揍你!”

    她扬起纸筒,作势要打下去,大黑就地翻身,把肚皮晾出来给她,四脚朝天,脑袋仍然望着她,仿佛在说“娘你想打就打吧”。

    时雍看他这委屈的模样,下不去手了。

    乌婵趁机拉住她,“好了好了,你看大黑都知道错了,不至于,不就是伤了一只鸡一只兔的事吗?回头我们再去找那主人道个歉,不就完了吗?”

    “你别被它骗了,它装的。这也不是一只鸡和一只兔的事情,我是不愿意被人找事。”

    个中利害关系,时雍不便说得太清楚,暗叹一口气,放下纸筒看着仍然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动弹的大黑。

    “起来吧,下不为例。”

    大黑飞快地翻身,站起来,朝她摇尾。

    时雍哼一声,“你在哪里叼的?带我去。”

    大黑又摇下尾巴,往门口走。时雍跟上去,又问:“鸡被你偷哪去了?都吃完了吗?”

    大黑摇着尾巴把她带到尼姑庵外,时雍看到野草里的一堆鸡毛。

    确认是大黑作恶无疑,她把大黑训了一顿,带着乌婵去找那个聋哑婆婆。

    听掌管灶房的师太介绍,这个聋哑婆婆不是出家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不会说也不会听,前任掌门师太看她可怜,便将灶房边的柴房腾出来,让她住。

    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聋哑婆婆没有家人,也没有没人来探望过她,前些年她会天不亮帮庵里担水背柴火,近些年担不动水了,师太便不让她再做事,可是婆婆闲不住,昨年去山脚的小镇买了兔子和鸡,在灶房外的空地上用竹子编了个圈,养了起来。

    山中庵堂极为清冷,有几只小动物养着,人也会活络一些,兔子长得讨喜,鸡可以打鸣,庵中人都很喜欢。

    时雍找到聋哑婆婆的时候,她正佝偻着背,用弯刀在木板上切稻草,然后同黄泥一同搅拌,用来夯实被大黑咬坏的篱笆。

    看她头发花白,驼背佝腰,一把岁数了,时雍十分不忍心,又瞪大黑一眼,这才上前。

    “婆婆,我来帮你吧。”

    老婆婆不为所动,时雍知道她是聋哑人,也不指望她能听见回应自己,直接撸了袖管,蹲身下来,拿起泥铲搅拌。

    “婆婆,我教训它了,以后它都不敢了。”

    她自说自话,老婆婆的头却是抬了起来,望向她的脸,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一边吐着舌头的大黑狗,摇了摇头。

    时雍不明白她摇头是什么意思。

    失望,不喜,还是说拒绝?

    看着老婆婆满是沟壑皱纹的脸,时雍内疚之极,从怀里掏出钱袋,也不数有多少银子,全塞到老婆婆的手里。

    “这个是赔给您的,你看能不能托人再买些小动物养起来……”

    老婆婆怔了下,看着手上的钱袋,再看看时雍,然后将钱袋塞回到时雍的手上,夺过那把泥铲,继续她刚才的动作,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时雍一样。

    “真是个怪人。”

    乌婵和时雍回到厢房,想到刚才的事情,觉得不可思议。

    “银子都不要的人,最是难搞。不过,阿拾你也不要多想了,老婆婆看着不像坏人,她不要银子应当是不愿意跟大黑计较了。”

    时雍坐在凳子上出神。

    大黑趴在她的脚边,一动不动,规矩得很。

    “这事儿是我们理亏。”时雍想了想,严肃地说道:“不论婆婆要不要,咱们也得帮人处置妥当,反正你闲着无事,回头你下山,镇上买些兔子和鸡仔回来,还给那婆婆吧?”

    需要祈福的人是明光郡主,乌婵本就是陪她来的,离开庵堂并不算违背规矩。

    乌婵正是闲得发慌,想了想没有拒绝。

    “行,此事包在我身上。”

    乌婵走后,时雍去了庵堂的大殿,与净玉师太等人一起礼佛修禅做早课。原本也没有人强制她来,但时雍心里过意不去,专程去跪拜了一个时辰,待到腰酸背痛才回到厢房。

    晌午饭与昨日没有不同,仍然是素得寡淡的食物,没有一点油水。时雍爱美食,口味也较重,这么吃上几顿,嘴里都快淡出鸟来。

    她突然理解大黑了。

    馋啊!

    牛肉没有了,时雍就开始琢磨大都督什么时候会来看她,会不会给她带些吃的。

    不料,没有等来赵胤,却等来了无为。

    无为是半夜上山的,偷偷潜入后院的厢房,叩了三下窗户,听到时雍有了响动,又叩三下。

    时雍警觉地从床上坐起,摸出匕首握在手上,“谁?”

    无为道:“明光郡主,在下有要事求见。”

    时雍对这个声线很熟悉,闻言很是吃惊。

    三更半夜趁人睡熟来单独找她,分明就是避开人的。

    时雍披上外套,打着呵欠推开窗户,“发生何事?”

    无为从窗口跳将进来,朝她就地一拜,拱手叩道:“求郡主救救二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