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4章 一唱一和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看着厢房的门,犹豫了一下,“出去走走吧。”

    时雍愣了愣神,回头便看到他俊脸上奇怪的神色,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忽而一笑,调侃他道:“大人怕进小尼姑的厢房,引来误会?”

    赵胤没有开口,看他一眼,又转头望向围墙外的参天古木,说道:“带大黑走走路。”

    “大黑不能走。”时雍看到那只已经掉过头充满希冀的狗子,故意说道:“它犯了错,在受罚。”

    大黑听见了,脑袋又耷拉下去,拿眼瞄赵胤,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

    赵胤好笑地瞥它一眼,“罚它做什么?既然犯了错,干脆宰杀了再养一只乖巧的罢了。”

    前半句听着大黑还动了动耳朵,后半句直接将脑袋耷拉下去,趴在鸡笼前一动也不动。

    哼!时雍与他一唱一和,“大人喜欢吃什么狗肉?清蒸还是红烧?”

    可领!

    赵胤答道:“这个天气,乍暖还寒,不如煨一锅狗肉汤来,暖胃健脾……”

    “也可。”时雍边说边走到赵胤的身边,娴衣拿了一件斗篷跟出来,正要为时雍披上,便听到赵胤吩咐,“我来。”

    他从娴衣手上接过斗篷,温柔地披在时雍的肩膀,又轻轻为她系好带子,这才淡淡瞥一眼夹着尾巴躺得端正的大黑。

    “黑子,走!出去猎野兔。”

    大黑脑袋动了动,想转过来,眼角余光瞄到时雍的脸,又缩了回去,直到时雍哭笑不得地道:“大人叫你,就起来吧。这次看在大人面上就饶了你,再有下次,清蒸、红烧还是煨汤,你自个儿选。”

    “呜……呜……”大黑讨好地夹着尾巴上来,围着二人舔了舔,又拼命地摇动尾巴。

    时雍摸了摸它的脑袋,哼笑一声,同赵胤并肩而行,渐渐出了庵门。

    玉堂庵里的香客远不如前山庆寿寺来得多,但今儿天气晴朗,来往都有人。二人一路出来,男的修长英挺,女的小鸟依人,吸引了众多的目光。赵胤来时打过招呼,见他带时雍出门,净玉师太也不多言,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山上凉风习习,骄阳落在树冠上,泛出点点光圈。

    二人寻着无人的小径,走向玉堂庵的后山,大黑紧紧跟在脚边,很是自觉地配合他们的步伐和节奏。娴衣和朱九跟在后面不远处,慢步而行,而向来与赵胤形影不离的谢放,离得更远去警戒,根本就看不到人影。

    到了山中,周围的一切,一目了然。

    只见山林叠嶂翠绿,可是走了许久都没有碰到一只小动物,哪里来的野兔和野鸡?

    这么一想,那日大黑肯定是饿极了,找不到吃的,这才不管不顾,叼走了聋哑婆婆养的兔子和鸡仔吧。

    时雍低头瞥了一眼大黑,突然有点心酸。

    它本就是吃肉的狗子,怎能陪她吃素?

    时雍突然蹲身摸了摸大黑的头,搞得大黑一头雾水,吓得望着她许久,不敢动弹了。

    时雍抿嘴一笑,“前面走着。”

    大黑看她笑了,吐着舌头开始满地转圈,欢天喜地。

    这种地方,时雍也不怕隔墙有耳,看着大黑蹦蹦跳跳的身影,转头问赵胤。

    “锦衣卫缉拿来桑,是怎么回来?”

    果然,对于她身在玉堂庵,竟然知晓京中事,赵胤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瞥来一眼,唇角弯起,“与你听到的,一般无二。”

    时雍看着他的表情,轻忽一笑,“大人怎知我听到的是什么?”

    赵胤手负身后,革靴踩在青石板上,走几步,没见时雍跟上,又回头伸手来牵她。

    “杨斐的性情,我比你了解。也正是因为了解他的性情,才会派他去兀良汗。”

    时雍将手搭在赵胤的掌心,挑了挑眉梢,“那你猜猜,他说了什么?”

    赵胤道:“他不信来桑与狼头刺青和军需案有关,定然也会因我没有事先告知而对我有所误解,进而否定他自己……”

    时雍微微惊讶。

    就算赵胤在她身边派有探子,也不可能听到杨斐同她的对话。

    而赵胤说出来的情况,与杨斐来时一般无二。

    除了对一个人十足的了解,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时雍勾了勾唇,“那大人猜猜,我又是怎么回答他的?”

    赵胤低头望她一眼,目光带了些温和的笑意,“阿拾必然会拒绝他的请求。”

    时雍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还有呢?”

    赵胤眯起眼看她,沉默片刻道:“阿拾与我心意相通,我之所想,你定能猜度,也一定能帮我说服杨斐。让他行该行之事。”

    “……”

    时雍静默着望他片刻,突然不服地哼了一声。

    “如此说来,我便又帮了大人一次,或者说,又被大人利用了一次,还是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赵胤失笑,“你我夫妻本为一体,谈何利用?”

    呸!

    坏男人!

    嘴上说得好听,肚子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时雍从他掌心抽回手,拉下脸,左右看了看,往路边一块被风雨和阳光打磨得光洁无比的石头上一坐,就那么仰脸看着赵胤。

    “大人当真是个老狐狸。我就说你怎会如此爽快地同意我来玉堂庵祈福修行,原来是顺水推舟呀。”

    赵胤眼睛微沉,“此话怎讲?”

    时雍抿了抿嘴角,轻声道:“免得我在京中,阻止你对付来桑,对不对?”

    赵胤眉头微微一蹙,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走近,站在她面前,将阳光挡住,目光便显得幽冷了许多。

    “听阿拾此言,你和来桑已然亲近到你会为他阻止我行事的地步?”

    他语气十分平淡,却抹不开那一股子浓郁的酸味,时雍听得眉梢微扬,唇角也勾了起来,“大人好生厉害,这不是反将一军么?行,我不跟你说这个了。我就问你一句,来桑当真与狼头刺青有关?”

    赵胤面孔微敛,神色凌厉了不少。

    “阿拾信我,还是信他?”

    时雍内心微微一窒。

    难不成她猜错了?来桑并不如外表那样单纯无害?天真直率的大男孩,实则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大屠夫?时雍想到这里时,脑子里不由想起了来桑向她表白时的模样,还有他自请到大晏为质的坚决……

    随即,时雍否定地摇了摇头。

    “我看错过人。但我不认为我会看错来桑。”

    赵胤叹气,“那阿拾就是不信我了。”

    听到他语气里略微的失望,时雍再次摇头,“我并没有不信任大人。我知道大人是一个刚正无私之人,不会无缘无故怀疑来桑,而且此事涉及两国邦交,大人更不会轻易缉拿他下狱。可是,大人所得的证据,难免不会有错呀?”

    赵胤微眯眼盯她片刻,哼声一笑。

    “他没有下狱。”

    时雍问:“大人放了他?”

    赵胤摇头,“只是暂时软禁。你说得对,涉及两国邦交,他是兀良汗二皇子,怎会轻易押入诏狱?阿拾大可放心。”

    这句“大可放心”,说得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是时雍却从中听出了怪异的不满。

    她微微牵唇,“我方才那些话,不是为了来桑,而是为大人着想。若是因为大人查办此案引来兀良汗不满,进而引发两国争端,大人必将腹背受敌,一则引来兀良汗仇视,二则引来朝中佞臣不满,你说多为难呀?”

    见她说得认真,赵胤眼皮微垂,一副淡然而笃定的表情,“爷自有分寸。”

    说罢,她见时雍一脸不解地看来,分明就是嘴上说相信,心里还有诸多疑问,于是轻轻一哼,顿了顿又徐徐说道:

    “第一次出现狼头刺青,是在大帽胡同。死者身上的刺青虽有涂抹,可依稀能够辩认,来桑是如何说的?”

    时雍想了想道:“他说有点类似兀良汗的一种刑罚,但不确定是不是兀良汗人。”

    赵胤眯起眼,重重冷哼一声,“没错。他是这么说的,可实际上,死者不仅是兀良汗人,还是来桑在兀良汗时的侍从。”

    什么?

    时雍还记得他们叫来桑辨尸时的情形。

    从当时来桑的反应看,是根本就不识得死者的呀。

    时雍吃惊地问:“如何确定?他自己承认了吗?”

    赵胤对她表露的疑惑,似乎早有准备,从袖口掏出一封有火漆封缄的信函,上面的文字时雍不识得,但是曾经在四夷馆看到过,正是兀良汗使用的文字。

    “信上写什么我看不懂,大人告诉我便是。”

    赵胤淡淡道:“来桑秘密通知吉尔泰的信件,信上,来桑告诉吉尔泰,不要打草惊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