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7章 庵中不速客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姑娘落入怀里,赵胤又怎会毫无反应?

    他望着时雍微微发红的眼圈,轻抚她的后背,喉头仿佛被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声音喑哑不堪。

    “我又何尝舍得阿拾?只是,身负先帝嘱托,无乩不能只有儿女情长,还有家国重担。”

    时雍不常听他提及先帝,可是每每听到他的语气,时雍就能感觉得到赵胤对先帝的情感,亦师亦父。甚至可以说,赵胤对先帝的敬重远在他的父亲甲一之上。

    很多事情,他本可以不出手,像其他王公大臣那般静观其变就可以得到最大利益,可是因为一句“先帝重托”,他当真是义无反顾地坐稳了世人嘴里的“大反派”位置,心甘情愿受人唾弃,也要为大晏肃清乱党……

    这种人明明满身正骨,却成为旁人嘴里的“恶魔”,时雍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从某种意义上说,赵胤与她又何尝不是一样?只是因为他们的行事风格不符合世人的惯有逻辑和圆滑腐朽的三观,他们就成了异类,成了众矢之的。

    “大人做得对,自古邪不胜正,因果有循环,不论是谁,犯下的业,终归要偿。”时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不再对他撒娇卖惨,增加他的心理负担了。

    “你不要担心我。我横竖也想静静心,玉堂庵挺好的,养鸡养兔也自有乐趣。”

    赵胤双臂一紧,喟叹一声,将她紧紧搂入怀里。

    “阿拾,赵胤必不负你。”

    “真的?”时雍眨了眨眼,故意不信任地看着他。

    赵胤目光凝重,看她片刻,突然重重点头,无奈地捋她头发。

    “明知故问。你这女子是要人把心肝掏给你看才算数么?”

    时雍笑了起来,“我最擅长掏人的心肝了,大人可要一试?”

    唔!赵胤被她的笑容感染,脸上也浮起一丝笑意,内心的沉郁也因她这一笑霎时亮了开来。

    “有何不可?阿拾要,拿去便是。”

    “傻子!”时雍静静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心里像抹了蜜一般,一颗心却诡异地乱了章法。

    山林里,万籁俱静,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这一刻的情意绵绵,时雍的身子软得几乎快要化成水。

    …………

    青石板的山路掩藏在青翠的山林里,赵胤从玉堂庵中牵出乌骓,打马下山时,时雍仍站在庵门前的石阶上远远相望。

    山风拂过她的裙裾,仿佛一朵淡雅的山间小花在徐徐盛开。赵胤回头望了一眼,扬鞭而起,“驾”一声,带着朱九谢放等侍卫疾驰而去。

    拐过一道弯,再看不到时雍的身影了,赵胤马步放慢,突然停了下来。

    “驭!”

    一个骑马的男子站在前方的小径尽头,鸾袍玉带,身形挺拔,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温不火地道:“我才刚刚来,大都督怎的就要走了?”

    赵胤执起缰绳,慢慢打马走近,待彼此面容清楚了些,他才冷漠一笑。

    “厂督不是来了小半日了?怎会是刚来?”

    白马扶舟闻言一愣,低低笑了起来,“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大都督的眼睛,当真是厉害,扶舟佩服之极。”

    他眉目带笑,语气亲和,赵胤却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三生崖上,感谢厂督不杀之恩。”

    方才赵胤和时雍所坐那处石台,在庆寿寺的后山山顶,名唤“三生崖”,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总有人在此殉情,赵胤不认为三生崖是什么吉利之所,也就没有告诉时雍。但时雍有一点说得极对,不要随便坐在悬崖边上,当真有人欲行不轨,十条命都不够摔的。

    白马扶舟一笑,“那大都督要如何感谢我呢?”

    赵胤道:“厂督真是厚颜无耻。”

    声音一落,他扭头沉喝一声,“朱九——”

    朱九应声打马上头,将手上用绳子拴住的鸟儿拎了上来。那鸟儿翅膀上染了鲜血,但命还挺大,如今仍然活着。

    赵胤偏头,示意朱九将鸟儿交给白马扶舟。

    “这鸟就送给厂督了。”

    白马扶舟接过鸟儿,端详片刻,小声:“此山有鸟无兽,确实古怪。”说罢,他撩起一抹视线,看着赵胤,似笑非笑,“放心吧,我不会辜负大都督的鸟!等我消息。”

    什么叫不会辜负大都督的鸟?

    朱九和谢放几个听得脊背发麻,赵胤却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朝白马扶舟拱了拱手。

    “告辞!”

    马蹄嘚嘚,绝尘而去。

    慕漓默默上前,从白马扶舟手上接过那只奄奄一息的鸟,狐疑地看了片刻,“督主,接下来如何行事?”

    白马扶舟没有说话,抬起眼皮望向那一条通往玉堂庵的青石小径,鼻翼里轻轻一哼。

    “回!”

    ——————

    时雍吃斋念佛,并不知道赵胤与白马扶舟发生了什么,山中岁月清冷,从刚来时的不适渐渐习惯,她发现这确实是一个可以将前尘往事都细细想明白的好所在。

    一时兴起,时雍找净玉师太要了法衣换上,头发盘在脑后,戴上尼姑法帽,手捻佛珠,盘腿而坐,听着净玉师太讲课,竟是慢慢入禅,颇有一种心净如水的感觉。

    佛法无边!

    时雍礼佛的态度前所未有的端正,带得娴衣、乌婵两个也都虔诚起来,便是乌婵这野性子的人,也安安静静地坐在佛堂,听起了师太讲经。

    若不是初二法会这天,赵焕带着阮娇娇上得山来,时雍认为自己已经被佛祖度到了河的对岸,看破红尘,无怨无求,心如止水了。

    赵焕和阮娇娇是直接冲她来的,脚走很慢,眼睛却直盯着她。

    时雍刚准备回厢房,看到这晦气的两人,眉头微蹙,别开脸,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郡主留步。”

    一阵香风扑面而来,阮娇娇的娇声软语便传入耳朵。

    时雍面不改色,冷着一张脸,并不打算理会,赵焕却好死不死地横在了她的面前。

    “郡主,借一步说话。”

    一个叫留步,一个还要借一步。

    这两人是一个比一个遭人烦。

    时雍好不容易才被佛祖度化的怨憎,看到这两张脸,霎时又起了涟漪。

    她不理阮娇娇,只是看着面前的赵焕,冷冷问:“好狗不挡路,殿下没有听人说过吗?”

    被封郡主,她对赵焕连往常的假意客气与谦卑都没有了,一张脸冷气森森,不给他留半分脸面。

    不料,赵焕却笑了起来,“听过。”

    说着他眉梢轻扬,意有所指地看着时雍道:“听你说过。阿时!”

    阿时与阿拾听上去并无不同,可是,时雍能明显的感觉到赵焕唤出来的是前者,赵焕眼里的目光,也比往常更为灼热。

    时雍勾唇冷笑,“那敢问殿下,挡道意欲何为?”

    这不是骂他是狗么?

    赵焕挑了挑眉,不以为意,阮娇娇那张俏脸却微微一暗,随即又娇艳一笑,对时雍道:“郡主不要误会,今日我与殿下上山,是来烧香祈福的,没有别的目的……”

    时雍淡淡看她,“干我何事?”

    阮娇娇一怔,对这女子说话时如此不近人情,似乎极为不适,她咬了咬下唇,偷瞄赵焕一眼,突然便红了眼眶,垂下头道:

    “我知郡主对我有怨,可天寿山的事,非奴家所愿,奴家也不知道为何,为何会衣衫不整地躺在大都督的床上……若是郡主为此误会了奴家,那奴家愿在佛前起誓,自证清白……”

    这是庵堂,今儿又是初二法会,四处来往都有人,阮娇娇嘴上说着不知,实则是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她曾经躺在赵胤的床上过。

    都躺床上了,还有什么清白?

    她深谙越描越黑的道理,可是时雍并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会争风吃醋的女子。

    闻言,时雍脸上表情都没有变。

    “庵堂重地,阮娘子还是谨言慎行得好。再说了,一张床罢了,反正我家大人也没有睡过,你喜欢睡就睡,睡死在上面也与我们无关。只是可怜了楚王殿下————”

    她拖长嗓音,奚落与嘲笑尽在那一声笑里。

    “明明臭不可闻,还吃得这么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