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8章 娇娇美人被人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大晏女子说话大多含蓄,尤其是有些身份的人,断不会像市井妇人那般张口就骂,阮娇娇没想到时雍封了郡主还这般的泼辣,当着众人的面被说“臭不可闻”,一张小脸当即褪去血色,好生可怜。

    然而,赵焕什么反应都没有,被时雍骂了,俊脸上仍然带笑,目光也只是专注在时雍身上,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现身边的美娇娘已经凄凄恻恻。

    阮娇娇咬了咬下唇,语气软软地道:“郡主这般羞辱奴家,恐会有失身份。”

    时雍看一眼她苍白的小脸,实在不喜欢这副熟悉的面容长在这样一个人身上,当即瞥开眼,冷笑一声。

    “我说臭不可闻,阮娘子何必对号入座?难不成臭的就是你?”

    阮娇娇心下一窒。

    可恨!

    阮娇娇满心愤怒,看赵焕不答话,也不阻止时雍,内心一阵气血翻涌,故意苦笑一声,酸溜溜地道:“奴家已再三向郡主言明,我与大都督是清白的,郡主却两次三番地出言羞辱,想是极为介意此事了。可怜奴家一介卑贱身,不敢顶撞郡主,又解释不清,何处能说理……”

    听她再次提赵胤,时雍如同像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

    风光霁月的大都督岂是这种女子可以侮辱的?

    时雍心底生恨,唇角却勾出一抹莞尔,斜睨着阮娇娇,眼梢飞起。

    “阮娘子知晓自己卑贱,还自不量力,实在可笑!你想要不卑贱,找我闹也没有用,你得找你的楚王殿下,让她娶了你做王妃,你不就人上人了吗?你要有这本事,本郡主还高看你一眼,没有,就老实点当你的卑贱奴婢,少来招惹我。”

    言毕,不待阮娇娇说话,时雍越过她往外走。

    骂完人就走,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据说是最解气的,而对方自然也是最难受的。

    阮娇娇一张脸青白不匀,身子晃了晃,哭叫一声:“郡主欺人太甚。”

    说罢,她当即就要上前同时雍理论。

    乌婵斜刺里站过来,堵在她面前,“阿时会给你讲理,我可不讲,你要再上前一步,我直接掌你嘴巴信不信?”

    阮娇娇没想到会被又一个女子欺负,而赵焕双臂微抱,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为她出头的意思,这让阮娇娇觉得,若是她不能靠自己挣回脸面,赵焕会彻底瞧不上她,她也会失去他的宠爱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再不济也是楚王殿下的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来欺我么?”阮娇娇气得声音不住颤抖,娇娇美人便是连生气都是好看的,顿时惹来了更多人围观。

    被称为“阿猫阿狗”的乌婵,眉头微微一蹙,想了想冷冰冰地瞥她一眼。

    “本不想跟你这种贱婢计较,可你实在欠打!”

    打字未落,乌婵直接扬起巴掌,搧在阮娇娇的脸上,然后在众人的震惊里,冷哼一声道:

    “我叫徐婵,户部侍郎徐通的女儿,不服气去找我爹。哦对了,我还有一个未婚夫婿,定国公世子陈萧,你要是心里头不舒服,回头也可去定国公府找麻烦。”

    时雍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乌婵第一次在人前称自己为徐婵,不仅仗了定国公府的势,还给徐通和陈萧把仇恨拉满,简直是一箭三雕。

    “婵儿!”时雍看阮娇娇两只眼眶湿漉漉像被雨水洗过一般,楚楚可怜的模样,引来旁观者指指点点,故意轻咳一声道:“佛门重地,不必生戾。更何况,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走吧,别让楚王殿下难堪。”

    乌婵刚才那一巴掌,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上的,包括时雍和陈红玉的怨气一并打了,可没给阮娇娇客气,这会儿看她脸颊通红,巴掌印清晰可见,哭得凄厉又伤心,哼了一声,放下袖子收回手,叫一声“阿弥陀佛”,对赵焕行了一礼。

    “楚王殿下,得罪了。”

    走出庵堂,还没到后院的厢房,时雍和乌婵就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一身法衣配上这夸张的笑容,画面极不和谐,但时雍管不住自己了,抱住乌婵笑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猜阮娇娇会不会气得吃不下饭?”

    “这回至少要流三斤眼泪,不然止不住了。”

    “吃不下是小事,若是气得短了命,那才作孽。”

    两人笑了片刻,进屋喝了水,冷静下来,乌婵道:“你说那赵焕也是奇怪,不是说宠溺入骨么?怎会由着我们嘲笑奚落阮娇娇,他都一言不发。”

    时雍冷笑,“他有什么可说的?找个这样的女子,堂而皇之地带到庵堂上来侮辱佛祖,若是一心维护,不是惹人笑话么?再说了,不是阮娇娇自找的,口口声声提及另一个男人,赵焕心里能好受?”

    乌婵眉尖儿一蹙,摇摇头。

    “不对,不是这个样子,我倒觉得这赵焕对阮娇娇的情分,远不如外间传言那般好。一个青楼艳妓,再好看也有看腻的一天,除了那张脸长得像……”她瞥一眼不远处正和彩云一起整理绣棚的娴衣,生生把到嘴的“你”字压下去,换言道:“除了长得像时雍,一无是处。”

    时雍懒洋洋地耷拉眼皮,“与我们无关,管他死活。”

    乌婵瞥她一眼,又坐近她的身侧,眯起眼睛,低低地道:“我感觉他……似乎知道你的身份。”

    时雍闻言一怔,却没有反驳。

    “知道谈不上,怀疑是有的。他上次在城外堵我,就唤过我以前的名字。后来被大黑恶狠狠地咬了几口,就老实了许久,没再来招惹我。”

    乌婵倒抽一口凉气,“这都能看出来,他是如何想到的?”

    时雍冷笑,杏眼微斜,盯着乌婵道:“我的眼神很与众不同吗?他还说,我眼睛熟悉,还说。除了我,从没人会有这样的眼神。”

    乌婵听罢,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又亲自上手把她的脑袋左右摆动,反复端详片刻,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与众不同谈不上,就是一双寻常眼睛。”

    时雍:“……”

    乌婵又道:“长得稍稍比寻常眼睛好看点罢了。”

    时雍:“……”

    乌婵看她这副表情,噗嗤一笑,又敛住面容,“不与你开玩笑了。说真的,单看眼睛是不会发现什么的,可你的眼神确实与旁人不同,尤其板着脸不说话的时候,十分锐利冷漠,就会隐隐有一种熟悉感。”

    她深深看着时雍,轻声道:“实不相瞒,我第一次见到你,与你对视,也是通过这双眼察觉出来的。当然,我认为最紧要的是大黑。黑煞认主,熟悉你的人都知道,赵焕不会相信大黑转认了旁的主人,而我也是一样……”

    看时雍不语,乌婵又朝她微微点头。

    “你得小心为上,不知这家伙打什么主意呢。”

    时雍静默不语。

    ——————

    晚上小尼姑来送斋饭时,时雍打听到,在她们离开后,那位阮娘子又伤伤心心地哭了很久,差点哭晕在佛像前,楚王殿下柔声安慰许久,又为了她给庙中捐了功德,她才破涕为笑。

    小尼姑还说,楚王和随从在庵堂待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走了。

    乌婵松了一口气。

    “这清贵王爷不耐山中苦寒,肯定带着他的阮娇娘回京去了。阿拾,你可以放心了。”

    楚王的到来,让她们担忧了好一阵子,如今听到赵焕离开,乌婵很是开心,觉得事情过去了。

    可是,时雍却没有她那么乐观。

    赵焕这个人看似荒诞不经,可是,他内心里非常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既然大老远地过来了,就必然有他的目的,什么都没做,还被打了脸就走,可能么?

    果然,饭后时雍带着大黑出去遛跶,就在山后小径上碰到了这尊瘟神。

    这一次,赵焕只带了两个侍从,身边没有那千媚百娇的美娇娘,整个人看上去就严肃了许多。

    同时雍一起出来的是乌婵,见状,她立马攥紧拳头,低头对时雍道:“来者不善。阿时,一会赵焕这狗东西要是上前冒犯,你先走,我来殿后。”

    “他不会。”时雍淡淡说着,叫了一声大黑,“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