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19章 不念半分旧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大黑正撒开蹄子在山间追逐,赵焕来时,它也看到了。曾经咬过的人,狗子记得特别清楚,不待时雍叫它,嘴里已然发出了低低的警告声,“呜呜”作响。

    “大黑!”

    听到主子唤回,大黑这才舔了舔嘴,撤回往前冲的阵势,朝时雍奔跑过来,但是仍在一步三回头,虎视眈眈地盯住赵焕。

    “呵~”赵焕笑了起来,“你这狗,是忘了我喂你吃肉的时候了?”

    大黑已然跑到时雍的身边,呜的一声,回头朝他龇牙。

    “汪汪!”

    时雍摸摸它的头,“乖狗狗。别出声!”

    大黑仰头摇了摇尾巴,靠坐在时雍的左侧,目光炯炯地盯着前方,仿佛随时准备听令扑上去。

    赵焕没有走近,站在离时雍大约两丈远的地方,似笑非笑地道:“可否屏蔽左右,你我二人单独说几句话。”

    时雍冷着脸,淡淡道:“本郡主是有夫之妇,在这荒山野岭,不便与男子纠缠,还望楚王殿下自重。”

    一听这话,赵焕的脸色微微一变,转眼又恢复了纨绔王爷的风流模样。

    “看来你是当真不念半分旧情了。”

    乌婵微微一惊,看着时雍毫无变化的脸,抢在前面嗤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跟你有旧情?”

    赵焕抬手制止侍从跟随,缓缓朝她们走过来,那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诡异,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乌婵会不会听见他接下去的话,盯住时雍,情意深深地凉笑。

    “雍儿,你以为我会眼睁睁看着你嫁与他人吗?”

    时雍一听这话,嘲弄地笑了。

    “楚王殿下是不是得了什么癔症?我这儿有个师父留下的方子,要不要拿去吃两副看看,能不能治治这病?”

    一般人听了这种讽刺也是受不得的,更何况贵为皇子的楚王殿下?

    时雍暗中戒备,等着赵焕发作。

    不料,赵焕听完,不怒反笑。

    “你说得对极。”赵焕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悲伤,“我可能是得了癔症,这病来势汹汹,药石无用,因为这是心病。”

    不等时雍说话,赵焕又接了下一句,掌心甚至虔诚地捂住了胸口。

    “听闻你要嫁给赵胤,我心痛了许久。你是神医之徒,你和我说说,这是种什么癔症呢?”

    林中光线氤氲,赵焕的脸明明灭灭。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你就是她。无妨。我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想她。很想她,在失去她的这几个月,我度日如年,没有一日可得快活。”

    没一日快话?

    与别的女子颠鸾倒凤的时候,也不快活吗?

    时雍嘲弄地掀起唇角,淡淡地道:“楚王殿下当真好笑之极,对着一个与你毫无瓜葛的女子诉尽衷肠,是要做什么?还是说,楚王殿下向来都是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勾搭姑娘的?”

    “我很后悔,雍儿。”赵焕停下脚步,盯住她的眼睛,眸底的情绪如同一锅沸水渐渐凉却,又在她鄙夷的目光注视下渐渐沸腾,“我宁愿你恨我,只要你肯理我就好。”

    时雍哼声:“病得不轻。”

    赵焕突然低头,沉吟般看着足下的革靴,好片刻才抬起头来,眼底仿佛有泪雾在流动,湿润又情深,“你不会回头,我也不敢奢求。我只是……一想来将来长长久久的岁月里都没有你,将来长长久久的岁月里,当我想念你时,你却在别人的身边,我就心痛。”

    时雍看着这个男人,一如往常的英俊面容,一如往常的熟悉语调,一如往常的情深意重,就觉得很讽刺。

    因为这个男人,让时雍差一点丧失了对人性的基本信任。

    时雍冷冷淡淡地看着赵焕,轻轻击掌三下,“楚王殿下若登台唱戏,定能胜过京师名伶,好一番温言软语,你不羞,我都替你羞。”

    赵焕轻笑,“不论你说我什么,我都不恼,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欣喜若狂——”

    “很可惜,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想吐。”时雍道:“我虽然不是你嘴里那位故人,但是,楚王殿下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唾弃,哪怕我是个局外人,也得说一句,大晏有楚王,国之不幸。想那先帝先后一世英明,都被你这个老幺儿给毁了。长公主英姿飒爽,雍容大气,陛下敬天爱民、励精图治,而你楚王殿下有什么呢?荒淫无度、纨绔风流?午夜梦回时,殿下从来不觉得害臊吗?”

    赵焕说不会因为她的言词而怪罪,可是这番话听下来,他脸上却寸寸变色,声音也厉了几分。

    “荒淫无度、纨绔风流,这便是你给我的评价?”

    时雍道:“我对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善意的。不然,楚王殿下会听到更难听的话。好了,言尽于此,楚王殿下若还要脸面,就不要再来纠缠,丢人现眼!”

    说罢,她侧身低头,“我们走。”

    “时雍!”赵焕喉头一热,冲上前来,“就算你不肯再原谅我,难道你也不想听听我的解释吗?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来诏狱看你,我又为什么没有做到对你的承诺……你难道不想知道,眼睁睁看着你离去,我的心有多么痛吗?若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难道还不足道吗?”

    足够吗?

    同人命比起来,确实不足够。

    时雍轻哼,没有回头,只冷冷丢下一句。

    “殿下太把自己当回事,而不是把别人当人!自重吧。”

    赵焕似乎还想再追,可是,小径另一头突然传来喊声。

    “殿下!大事不好。”

    来人正是赵焕的长史庞淞,他气喘吁吁地冲上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恰好碰上赵焕气上心头,闻言愤而怒斥。

    “住嘴!天大的事都给本王憋回去!”

    庞淞脚步一顿,脸色变了变,快到喉头的话,生生憋了回去,一言不发。

    赵焕看着时雍越走越快的背影,大声道:“这天下就是个大炭炉,你在火中,我也在火中,你痛,我也痛。你想撇开我同赵胤双宿双飞,不可能!我不会放手的,死也不放!你给我等着好了。”

    时雍没有理会他,只听乌婵斥了一声。

    “脑子坏了。”

    赵焕胸口起伏,缓了一口气,这才敛住表情,望向前来报信的庞淞。

    “何事如此慌张?”

    庞淞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掠过时雍的背影,闪过一抹冷光。

    “殿下,阮娘子跳了三生崖。”

    他声音不小,随风传入时雍和乌婵的耳朵。

    乌婵愣了一下,差点笑出声来,“不会真跳吧?那贱人怎么舍得死?”

    时雍眉头微微一蹙,“不关我们的事,走快些。”

    乌婵感慨,“喔,若当真死了,也算是报应。”

    ——————

    可惜,乌婵的嘴没有开光,阮娇娇跳了三生崖没错,却是刚滑下去就被一根粗木枝挡住,没有落下山崖,愣是捡回了一条命。

    三生崖这个地方风景秀丽,可俯瞰整个庆寿寺庙宇亭阁,来庆寿寺礼佛拜神的人们,常常会爬上山去看一看,走一走,也有一些风流文士为三生崖赋诗作对,为它增添了不少神话传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三生崖上死,三世有缘人”的说法流传下来。

    赵焕带着阮娇娇离开玉堂庵后,并没有下山回京,而是在庆寿寺的禅房住了下来,安顿好阮娇娇,他就带人顺着庆寿寺后山,从三生崖步行到玉堂庵,哪会知道,阮娇娇竟然偷偷跟了他出来,得知他是为了堵时雍,阮娇娇一个想不开,就去跳崖了。

    名山古刹就这点事,有人跳崖,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乌婵听到阮娇娇没死,再镒感慨。

    “祸害千年在。”

    时雍却半晌无话,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冷哼一声。

    “真要想死,活不成。”

    乌婵道:“我就说了,这贱人肯定是装的——”

    时雍眯起眼看她,“阮娇娇一个弱女子,哪来的本事把自己精准地挂在山崖的粗树干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