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22章 紧急行针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阳光从树顶洒下来,刺得乌婵几乎睁不开眼。

    她看着光晕里紧紧握刀的陈萧,犹豫一下,听从时雍的话走了上去,轻轻扶住他的手臂。

    春夏之交,陈萧穿得不厚,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乌婵发现掌心里的肌肤滚烫得如同火烧,男子手臂比女子健壮许多,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用力,他微微地颤抖着,乌婵几乎快要扶不住。

    “别碰我——”陈萧低吼一声,带着咬牙切齿的戾气,让乌婵条件反射地绷紧了身子,想要抽回手。

    这个烂人,管他做什么?

    她心下暗骂,却听到陈萧又猛地偏头,厉喝道:

    “你走!你们都走开!”

    乌婵见他双眼灼热,仿佛燃烧起了两簇火一样的光芒,要将她整个融化一般,浑身上下肌肉贲张,暴戾而起,目光如同野兽盯住猎物一般刺骨,让她本能地想要逃避。

    “我不想伤害你们。快走!”陈萧喘着粗气厉声一喝,手上的钢刀随着他的喊声一起发出嗡鸣般地颤抖,好像随时都会被他折断一般。

    “你冷静点。”乌婵冷声吼了回去,“病人就要有个病人的模样。我们若是走了,这荒山野岭,叫鬼来管你么?”

    “我不要人管!你们走——快走!”

    陈萧突然恶狠狠地朝她瞪来,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乌婵从没见过这么可怖的双眼,咽了咽唾沫,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你以为我想管你啊!”

    她掌心刚离开那滚烫的热源,就听到时雍淡定的声音。

    “抓紧!别让他动弹。”

    这个时候楚王赵焕和他的随从正在收拾后续,白执放了响箭召唤同伴,但锦衣卫的增援尚未赶来。白执得将赵焕的人看牢了,以免他们杀人灭口。

    那么,能够帮助时雍制止陈萧的人就只有乌婵了。

    “嗯。”乌婵忍着不耐烦,垂下眼皮不去看他,双臂再次用力想要抓紧男人粗壮的胳膊,可是,陈萧整个人仿佛突然膨胀起来一般,力量巨大,手臂一张就将她挥开。

    “你们快走,再不走,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困兽一般大喊,吓得一群在天空盘旋的鸟儿鸣叫着惊走。

    时雍手指夹住银针,沉声说道:“少将军!我们是想帮你。乌婵!”

    “是!”乌婵听到时雍的吩咐,再看这个浑男人,气得张开手臂就抱了上去,死死摁住他,将全身的力气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几乎同一时刻,大黑猛烈地呜嗷一声,扑上去,死死咬住陈萧的胳膊,两只前蹄抱住他的手臂,两只后蹄也夹住他的腰。

    陈萧身子一怔。

    在女性温软的身体贴上来的那一瞬,呼吸近乎被人抽去,心跳得仿佛要从胸膛里嘣出来。可是,当狗子如法炮制地跳上来,也那么夹住他,还伸出舌头舔他的脖子时,却如同一道冰棱落在火上,让他灼热的心瞬间冷却了下去。

    “安静!”

    时雍看着大黑很努力帮着她“救人”的样子,再看看被一人一狗死死缠住的陈萧,指尖夹针,拍拍大黑的头,示意它不要乱动,然后直接从陈萧头上“百会穴”入针。

    “少将军,我此番行针是为你驱逐病邪,不会伤害到你,你且放松一些,百会穴居于颠顶,是百脉之会,可贯达全身……”

    一般人是不会将自己的头部轻易置于别人之手的,尤其陈萧这样的男人。时雍生怕陈萧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行针之法产生误会,突然生出杀气来,因此,每扎一个穴位,都同陈萧解释一下。

    不曾想,陈萧在乌婵和大黑的“拥抱”中,除了赤红的目光和起伏的胸膛,整个人安静得仿佛死物一般,一动也不动。大抵是看他“乖了”,大黑用嘴筒子蹭蹭他,又在他的耳后舔了一下,像大人安抚不听话的孩子。

    陈萧:……

    仿佛被狗舔,陈萧高大的身子以看得见的速度僵硬,乌婵也感觉到了。

    这时冷静下来,她发现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么亲近地抱着一个浑身滚烫的男子,着实有些不好,眼皮跳动一下,便尴尬地垂了下去。

    “你还好吧?还好,我就松开你了。”

    “还好。”陈萧声音嘶哑低沉,吃力地回应,仿佛缺水的鱼一般满是挣扎。

    乌婵松开手,看着他烧得发红的脸颊,狐疑地皱起眉头,不满地问:“你又喝酒了?”

    陈萧摇头,“不曾。”

    时雍淡淡地接过话,说道:“我洒的那个药粉的问题……”

    乌婵看向被摔倒在地上呻丨吟的几个黑衣人,不解地道:“为何那些人与他不同?”

    时雍沉下眼皮,“因为他身上本就有毒。”

    在这之前,时雍不曾告诉陈萧“寻欢”之毒的事情,乌婵自然也不曾说过。因此,陈萧是第一次听说自己中毒,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时雍。

    “郡主此言当真?”

    时雍低头与他对视,看他状态已然好了许多,紧张感退去,行针速度快了些。

    “我以为少将军已然知情。否则,怎会出现在此?”

    陈萧脸上的红润褪去不少,闻言羞惭地低下头,声音喑哑不堪。

    “不瞒郡主,我此次上山是特地来寻你的。”

    时雍看了乌婵一眼,淡淡哦了一声,静待下文,手上不停。

    陈萧稍停片刻,无奈地说道:“想必郡主也知道,孙老走前,我曾找他问诊。可惜,我身体尚未痊愈,孙老就仙去了。近日,我常觉得腹中如有火烧,心绪不宁,躁动不安……便想上山来求郡主要一剂良药……方才我听郡主说,我身上有毒,这是何故?”

    “没错。”

    时雍目光凌厉了几分,从陈萧的脸上掠过。

    “此毒名唤‘寻欢’。”时雍把白马扶舟关于寻欢之毒的说法告诉了陈萧,又仔细地询问他,身子是从何时开始感到不适的。

    可惜,这位少将军丝毫不知道自己中毒,更不知道这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此毒应是在少将军体丨内潜藏许久了。最初需要酒液来催动,如今少将军既然感到腹中火烧,那必然是毒性未能清除,甚至比往常更重了几分。若不然,也不会遇上我随意抛洒的痒痒粉,便突然发作了……”

    那些痒痒粉并没有直接洒在陈萧的身上,他只是在与黑衣人搏斗时无意间沾染或是吸入了一些而已。可见,他身上的寻欢之毒,不仅没有被自身的排毒系统给清除出去,反而更为严重了。

    时雍思忖片刻,询问道:“少将军在边地可曾饮酒?”

    陈萧点头,“边地苦寒,回京前又正是寒冷时季,营中兄弟偶有打了酒来御寒也是有的。”

    时雍皱了皱眉头,“我在定国公府初见少将军那一次,是少将军第一次失控发作?”

    陈萧垂下眼皮,没有看她和乌婵的眼睛,含糊地道:“在边地有过一次。临行前,营中兄弟为我饯行。”

    “也是喝了酒的么?”

    陈萧嗯一声。

    乌婵轻哼,满是不屑地讽刺。

    时雍淡淡看了乌婵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也侵犯了姑娘?”

    陈萧喉头微梗,脸颊再次浮上红晕,似乎很难启齿一般,欲言又止,可是,等了片刻,见时雍看着自己不说话,想到她是一个医者,不可对她隐瞒病情,终是无奈又艰涩地开口。

    “不曾侵犯姑娘。只是事后听说,对营中兄弟乱来……”

    “啊?”时雍微窒,而乌婵的脸已经膝黑一片,这时才又听到陈萧慌乱地辩解,“不曾侵犯,兄弟也不曾侵犯,就是我刚有这个乱来的由头,就被他们几个抬到雪地里……埋了起来。他们都以为我是喝多了发疯……”

    噗!

    抬到雪地里埋起来?

    “这倒是个醒酒的好办法,少将军有一群好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