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26章 僧人抬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天边乌云密布,山风在夜色的挟裹下发出尖利的啸声,鬼哭狼嚎一般掠过树顶。

    暗夜的深山里,石径狭窄,树林山涧一片阴森,行走其间的人仿若置身无间炼狱,没有几分胆量真不敢走这样的夜路。

    “驭!”

    元驰突然出声,勒住马缰绳,紧锁住眉头,望向无边无际的黑暗。

    “宗远,我们走了多久了?”

    被他唤着宗远的人,是一个长脸侍卫,也是元驰的长随,闻言,他快行两步,将马儿停在元驰的左侧,张望一下,恭敬地道:“两刻钟左右,世子爷。”

    元驰看他:“是不是走错了道儿,怎的走了这么久,仍未出山?”

    宗远一听这话,有点慌。

    玉堂庵是个尼姑庵,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谁也没有来过,今儿上山有白执的人带路,马儿跟着就上来了,也没有太留意沿途的山势走向,如今元驰一问,他便有些不确定了。

    然而,这荒郊野岭的深山老林里,半夜三更也没个问路的人,可怎生是好?

    宗远不敢埋怨世子爷大半夜要下山,只能小心翼翼地询问另外一个侍卫伍昆。

    “咱们今儿个上山,好像只得这一条路?”

    伍昆也不确定,望向元驰。

    元驰当即黑了脸,“狗东西!你们来问我,我问谁去?路都识不得,要你们何用?”

    宗远踌躇一下,说道:“这玉堂庵所在的后山,属下着实不熟,但前山的庆寿寺倒是去过几回,找路下山没有问题。”

    元驰横过脸去,宗远赶紧低下头,腆着脸笑,“世子爷,要不咱们绕回去,从庆寿寺的方向下山?”

    “狗东西!”元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都走这么远了,绕回去,你在说什么蠢话!?”

    宗远闭嘴不言,无驰哼声瞪他一眼,又打马往前走了一段,仍然觉得方向不对,凭直觉这条路不是在下山,而是在半山腰上绕着转。他啐骂一声,正要掉转马头,突然看到黑漆漆的暗夜里,闪过几朵火光,在远处的山林里明明灭灭地闪烁,时隐时现。

    “宗远!”

    元驰沉下脸来,“熄灯。”

    宗远听他声音严肃,怔了下,连忙熄灭了从玉堂庵小师太那里借来的灯笼。

    四周漆黑一片,顿时沉寂下来。

    按说这样能够将远处的火光看得更清楚,可是,等他们灭了灯笼,远处的火光却不见了。山林冷寂得好像刚才出现的火光,只是幻觉。

    元驰原本的想法是确认一下,火光处是什么地方。

    一看火灭了,心里便奇怪起来。

    “宗远,看到了吗?”

    宗远问:“什么?”

    元驰又想骂人,瞪他一眼,“有人掌灯走夜路。”

    宗远看着他,狐疑地道:“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大晚上的上山下山?不会有这么蠢的人吧?”

    元驰深吸一口气,总算没有发作,“走,过去看看。”

    伍昆不太明白,轻声问道:“世子爷,咱们过去看什么啊?”

    元驰马鞭猛地一抖,恶狠狠地指着他们,“我怎么养了一群你们这样的蠢货?有人,不就可以问路了么?”

    宗远一听,玩笑着说道:“人家看到我们就灭了火,不是做贼就是有奸。还是不要过去了吧?”

    元驰咬点把牙咬碎,“真想把你们两个蠢货掐死就地埋。你我食朝廷俸禄,当真有人作奸犯科,岂能坐视不管?”

    宗远和伍昆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他们很难理解,世子爷居然会大半夜的在一个迷路的深山里突然要忠君报国?

    正在这时,山林里熄灭的火光突然又亮了起来,在山林间穿梭,速度极快。

    元驰打马走在前面,“走。看看去。”

    冷风萧瑟,树木在风中尖利的呼啸,迎着火光的方向走过山坳,没一会就看到了与他们一样行走在黑暗深山的人,高矮不一,胖瘦不同,全是僧侣打扮,约摸有二十来人,抬着五六口黑漆的棺材,脚步轻盈,走得很快。

    大半夜的僧人抬棺?

    宗远咽了咽唾沫,看着元驰。

    “世子爷,咱们别上去了吧,晦气。”

    哼!元驰冷笑看他,“怕什么?活人小爷都不怕,还怕死人?”

    话音未落,他突然一夹马腹,冲上前去,啪地甩了一下长鞭,在风中闹出了动静,这才笑喝一声。

    “各位法师留步!”

    那群僧人方才已经留意到从后面追来的他们了,对元驰的喊声没有意外,为首的僧人转过头来,朝元驰做了个佛手。

    “阿弥陀佛,施主有何见教?”

    元驰停下马步,勒缰看着这群僧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不敢不敢!我们是从玉堂庵下来的,准备去山下霄南镇投宿,无奈不熟悉道路,在深山迷路,有劳法师指点。”

    僧人对视一眼,脸上随即露出笑来。

    “施主往这边走,实在是大错特错了。这不是下山的路,而是往庆寿寺去的。”

    一听这话,宗远的面露喜色,望了元驰一眼,笑道:“那敢情好,咱们不如跟着各位法师去庆寿寺借宿一晚也是好的。”

    那和尚沉吟一下,“我们脚程慢,要是施主不嫌弃,不妨同行。”

    元驰道:“那就有劳了。”

    这群人是步行,元驰几个却是骑马,便随在了后面。

    元驰看了好几次他们抬着的棺材,没有多问,而是笑着问那个僧人。

    “敢问法师怎么称呼?”

    和尚客气地回道:“贫僧法号道庆。”

    道庆?

    元驰眸底微微一凉,随即笑开,“法师在庆寿寺参禅?”

    和尚道:“正是。”

    元驰嘴角抿起,“庆寿寺好啊,仙山宝刹,好度有缘人。”

    和尚笑了笑,没有再回应,显然不愿意与元驰多说什么。

    一行人安安静静地走了片刻,元驰突然低叫一声“不好”,在身上四处摸了摸,停下马步,回头对宗远道:“爷的香囊落在玉堂庵了,宗远,你跑一趟,帮爷取来。”

    香囊?

    他家世子爷何时用过香囊啊?

    宗远有点蒙。

    元驰挥起鞭子就是一下,恶狠狠地指着他。

    “还不快去,那是倚红楼的翠香姑娘赠与我的定情物,不给爷找回来,要你狗命。”

    宗远身子一凛。

    倚红楼里,他家的世子爷只有一个相好,叫柳玉楼。

    又哪里来的翠香姑娘?

    宗远看着元驰恶狠狠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什么,故作害怕地抬手掩了脸,苦巴巴地道:“都这么夜了,小的……一个人怕。”

    元驰再次扬鞭,作势要打。

    宗远连忙勒住马步,“别打别打!爷,小的这就去,这就去。那等我拿了香囊,是庆寿寺找爷,还是去霄南镇汇合?”

    元驰道:“今儿晚上走乏了,就在庆寿寺借宿好了,你拿了香囊,可从玉堂庵后的小路,直接去庆寿寺找我。说不定,你到了,我还没有到……”

    宗远连声点头,“是。小的明白。”

    他掉转马头走得很快。

    看到和尚扫过来的目光,元驰笑了一下,又换上一张随和脸。

    “这些不中用的东西,就得教训,不教训他几句,翅膀硬了就想上天!”

    和尚冷冷看着他,“施主,这山上有野兽出没,一个人回去很是危险。不如到了庆寿寺住下,明日再去玉堂庵取?”

    他声音一板一眼,却与刚才语气不同。

    野兽?

    元驰想到今日在玉堂庵无意听时雍说起,大黑在山中无法觅食的事情,笑了一下。

    “无妨,小子府上什么都不多,跑腿的人多,吃了便吃了!”

    “哼!各位施主还是去庆寿寺好些。”和尚冷森森的话突然出口,戾气仿佛随着毛孔钻出来,带着浓烈的杀气,说罢,不等元驰说话,已然冷声喝道:

    “留人!”

    宗远的马儿已经跑出去老远了,元驰看一眼,冷声轻笑,猛地拔出长剑,勒住马绳就转头,这时,却听得一道长长的马嘶声,只听宗远咒骂一声,突然从马背上滚落下来,而他胯下的马匹,惨叫一声,被绊得前蹄跪地,一个收势不住,便翻入了道边的山林里,发出咚咚的撞击和凄厉嘶叫。

    而后面的道路上,突然亮起十来簇火把,照着宗远苍白的脸。

    一群同样打扮的僧人静静伫立在安静的小径尽头,冷冷看着元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