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29章 庆寿寺风云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大黑是被陈萧从一片狼藉的砖石木梁里抱出来的,陈萧刚刚将它抱到乌婵的身边,背后的厢房便彻底垮塌下来。

    因为大黑看着赵焕就要撕咬,时雍没有办法和赵焕正常说话,这才让它先回房去。大黑很听话,默默地趴在地上等待主子。后来,当它听到时雍的唿哨和喊声,想要冲出去找她的时候,房子却突然塌了。

    乌婵心疼地看着大黑受伤的后腿,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怎么办?大黑,你痛不痛呀,你伤成这样,阿时看到该心痛死了。”

    大黑已经没有再叫了,舔了舔流血的伤口,看到乌婵来摸它,又安抚一般舔了舔乌婵的手背,仿佛在告诉她自己没事。

    看到这样懂事的狗子,陈萧默默蹲下身来,慢慢抬起它的伤腿。

    乌婵心急如焚,见状目赤欲裂,“你在做什么?”

    陈萧头也没有抬,“控制住它,别乱动。”

    看他在大黑的腿上抚摸,乌婵猜到了他的意图,咽下喉头的话,依言抱住大黑,轻轻顺着它的毛,“乖,大黑别动啊,这位大叔是想要给你验伤。你别动,也别咬他……”

    这位大叔?

    怎不叫大爷!

    陈萧腹诽,却没有吭声,黑着脸垂下眼皮,等把大黑的伤处检查一遍,他才道:“幸亏它机灵,跑得快,骨头没有断,但是伤得不轻,肯定要些日子将养,才能好起来了。”

    狗子的自愈能力其实很强,大部分的狗都是靠自己挺过伤病的,但是大黑不同,乌婵怎会让它自生自灭?她弯下腰,试图抱起大黑。

    “我带你去找阿时,让她给你治伤,你忍着点痛啊黑子。”

    碰到伤腿,大黑嗷了一声。

    它是一条体形庞大的狗,身子极重,乌婵想要抱它很是吃力,陈萧眉头蹙起,沉声道:“让开,我来。”

    说着他从乌婵怀里接过狗子,往外面走去。

    玉堂庵里到底被人放了多少炸药,目前尚不知情,在房里停留很不安全,此时,庵中的大小尼姑全部围在入门的大榕树底下。榕树被一圈石台合围着,她们或坐或蹲,神情惶恐和不安。

    乌婵将所有人挨着看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时雍。

    不对啊,时雍不是那么莽撞的人,怎会轻易离开?

    “乌婵!”娴衣脸色苍白的走过来,“有没有看到我们郡主?”

    乌婵摇了摇头,“我正在找。白执大哥呢?”

    娴衣看着一片嘈杂的人群,“我跟他分头行走,我看他往庆寿寺方向去了。”

    说到此,娴衣沉下嗓子,用极小的声音道:“郡主可能被楚王带走了,他们有备而来,早有劫人的准备……先派贼人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再突然引爆,趁乱带走郡主!”

    “劫人?”

    劫人为什么安放炸药?

    这到底是杀人,还是劫人?

    乌婵与娴衣对视一眼,突然道:“我们去前山的庆寿寺,楚王就住在那边。”

    说罢她心急如焚地转头,看着陈萧,摸了摸大黑,“少将军,大黑先交给你了。请你帮我看好它,等我找到阿拾再来找你!”

    话音未落,她身影已急掠出去,转瞬消失在暗夜里。

    ——————

    月光朦胧地笼罩着庆寿寺。

    寺庙的禅房和院落,早已被人里里外外地搜罗了一遍,被翻找得一片狼藉,一群和尚打扮的壮汉将寺庙团团围住,房顶上还潜伏着不少手持弓剑的暗哨,虎视眈眈地观察着周边的状况。

    整个人寺庙安静一片。

    唯有大雄宝殿,灯火大炽。

    一群原有的庆寿寺僧侣背靠背,手缚手,被人缴械捆绑,集中在宝殿的菩萨佛像跟前。

    最当中的一名白发须眉的老和尚,正是僧录司左禅教,庆寿寺的住持觉远禅师。

    看着一群凶神恶煞的看守,觉远老和尚尚算镇定,虽被反剪双手捆着,但是宝相端正,轻阖双眼,嘴里喃喃诵经,十分淡定。

    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楚王府的长史庞淞。

    他阴冷的眼,看着觉远,突然慢吞吞地靠近,低下头,一把揪住觉远身上的僧衣袈裟。

    “老和尚,还是不肯说实话吗?”

    觉远微微睁眼,目光凌厉地看着他,“无量佛祖!庆寿寺没有事关先帝和大晏皇朝的秘密,更没有什么与江山社稷有关的东西,老衲无话可说。”

    “还在给我装蒜?”庞淞冷哼,虎口捏住觉远的嘴巴,迫使觉远不得不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你若老实告诉我,我或可饶你一命。你若是执迷不悟,别怪我不念旧情,心狠手辣了。”

    旧情?

    觉远浑浊的双眼看着他。

    “长史与老衲,有何旧情?”

    庞淞冷笑一声,不答却反问:“当年先帝来庆寿寺与道常密谈三天三夜,只有你一人在旁伺候茶水,他们谈的是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你怎么可能不知情,嗯?”

    觉远心里微微一惊。

    当年之事,极为隐秘。

    为何此人会知道?

    “一派胡言。”觉远眼皮微垂,平静地道:“老衲从未听过此事,长史从何处得知?”

    庞淞轻笑,“觉远!死到临头了,你还不思悔改吗?道常逆天改命,不尊天道,触怒神佛,你却要为一个狂徒妖僧背过?你再不肯开口,纵是我不肯杀你,楚王殿下也饶不了你。”

    觉远眯起眼,平静地看着他,“老衲是个出家人,诚心向佛,一意修行,看淡红尘,生死于我,早已置之度外。只是楚王殿下,背祖忘宗,在佛门重地大开杀戒,屠戮众僧,就不怕因果报应,遁入十八层地狱吗?”

    “前世修来今世受,紫袍玉带佛前求!狗屁!”庞淞突然呸了一声,看着菩萨相狂言大笑,“佛祖要是有灵,现在就显灵来给我看看。来啊!来个雷劈了我啊,哈哈哈哈!一群欺世盗名之徒。”

    听他狂妄大叫,觉远阖下眼皮,平静地道:“我只求心,不求佛。我佛慈悲,了知三界空无物,是心是佛,是心作佛……”

    “闭嘴!你给我闭嘴!”不知道是哪句话触怒了庞淞,他突然拎起被紧捆着双手的觉远,死死掐住他的脖子,目光露出一片猩红,咬牙切齿地道:

    “告诉我,道常的法身在哪里?”

    觉远低低地念喃,“我今发心。不为自求。人天福报。声闻缘觉。乃至权乘。诸位菩萨。唯依最上乘。发菩提心,愿与法界众生。”

    “说!”庞淞几近狂躁起来,掐住觉远的脖子,直到他再也发不出声来,这才用猩红的眼恶狠狠地盯住他,“道常死在哪里?”

    觉远双目圆瞪着看他,“先师……圆寂在……菩提……”

    “放屁!你在放什么狗屁!”庞淞愤而怒骂,那模样歇斯底里,“觉远,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你再不告诉我道常法身何处,我便让你灰飞烟灭,让你,连带这座庆寿寺,一起灰飞烟灭!”

    道常圆寂的前两年,一直在庆寿寺的山中闭关,可是,除了他的弟子觉远,庆寿寺的和尚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多年过去了,道常的闭关处在哪里,他圆寂后的法身又在哪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有人说,道常法身已化舍利,为庆寿寺镇寺之宝。

    也有人说,道常已然得道成仙,飞升天庭。

    对此,觉远从未正面回应,只是做了一场超度法事宣告先师圆寂。

    道常临终留下什么话,法身又在何处,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

    “说!觉远,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庞淞如同发了疯一般,掐着觉远的脖子,看着他奄奄一息,这才喘着粗气,微微松开手。

    “混账东西,你是要掐死他吗?”

    听到赵焕的声音,庞淞猩红的眼睛有短暂的戾气,随即慢慢收敛,转过头来,朝赵焕低头拱手。

    “回殿下,这老东西什么都不肯说,问不出来究竟。”

    “哼!”赵焕冷冷看着他,脚步慢慢地走近,目光变得尖锐起来,“玉堂庵是你派人炸的?”

    庞淞一惊,连连摆头,“不是我。不得殿下命令,我怎敢擅自行动?”

    赵焕冷冷逼近,目光仿佛要吃了他一般,“不是你是谁?”

    庞淞思忖着,小意地道:“是那些狼头刺所为吧?赵胤私囚二皇子来桑,兀良汗大妃一心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趁乱作掉他的女人,也未可知?”

    顿了顿,庞淞轻轻抬眼,看着赵焕皱眉。

    “方才听到后山传来几道炸响,仿佛是玉堂庵的方向,难道让他们……得手了?”

    赵焕星眸微凉,上下打量他片刻,放下了戒备心,嘴角勾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

    “哼,他们想暗地里算计本王,分明就没有合作的诚意。仔细一些。”

    说话间,赵焕突然又转脸,冷冷地盯住庞淞:“不过,本王有一事不明……”

    庞淞见状,哦了一声,“殿下所言何事?”

    赵焕斜斜睨着他,“那些炸药为何在玉堂庵的后山就炸了?而玉堂庵里却只有少量炸药?”

    什么?在玉堂庵后山就炸了?

    庞淞眼睛微沉,“莫不是疯了?”

    “是疯了,我看是你疯了。”赵焕看着眼前这一片狼藉,狠狠皱眉,“本王只想要人,你却搞出这么多事,让我如何收场?”

    庞淞低下头,声音冷冷地道:“恕属下直言,殿下想要那个女人,便早已没有了后路,与朝廷翻脸,同赵胤掀桌,只是早晚的事情,属下原本想撬开这老和尚的嘴,找到道常法身,查出当年那妖僧和先帝的秘密,以便让殿下占据先机……”

    赵焕冷笑,“无非说些国运天道而已,还能有何先机?我只是父皇看不上的那个儿子。”

    “殿下此言差矣。”庞淞看一眼高燃的烛火和眼前的菩萨像,冷冷道:“殿下与赵胤同年同月同日生,道常批了他的命数,为何却不言殿下您的命数?后来没过两年,先帝就突然禅位给赵炔,然后有道常逆天改命的传言,殿下不觉得此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猫腻吗?”

    赵焕眉心微微拢起,“你是说……先帝隐瞒了什么?”

    庞淞阴恻恻一笑,“说不定,道常推算出来的天机,便与殿下有关。这江山社稷的真龙,也是殿下您,而不是光启帝赵炔。先帝为稳定朝堂,不可能废皇太子而另立殿下您为太子吧?那他能怎么办?只能逆天改命了。而且,道常圆寂多年,法身却不知所在,就连圆寂之处,这老和尚也绝口不提。属下相信,那个地方便埋藏着这个秘密,只要找到它,找到殿下您才这天下之主的证据,何愁不能万众归心?”

    看赵焕不言语,庞淞加重了语气。

    “殿下犹豫不得了。光启如今昏迷不醒,赵云圳岁数尚小,正是殿下你的大好时机。更何况,你若要那个宋阿拾,就必然与赵胤势不两立,就算殿下您肯退让,赵胤肯吗?如今他是远在京师,尚不知庵中变故。可如今玉堂庵一炸,用得了多久,他就会赶来?殿下!机不可失啊。”

    赵焕慢慢侧目,望向奄奄一息的觉远,眉头紧锁。

    “觉远法师,庞淞之言,可是实情?”

    觉远徐徐睁开眼睛,一字一顿缓慢地道:“楚王殿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你无心,天命不归,纵是机关算尽,仍是空空如也。老衲劝你,勿迷此心,回头是岸吧。南无阿弥陀佛——”

    赵焕哈哈一笑,“你还想教训我?老和尚,你可知你如今的命,掌握在谁的手上?”

    觉远看他剑眉星目,本是俊秀之人,却满脸戾气,不由重重一叹,再次阖上双眼。

    “我佛慈悲,却无力去渡不自渡之人。楚王殿下,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赵焕微微眯起眼,冷冰冰回他,“佛不渡我,我便成魔,又有何妨?”

    嘭!

    话落,外面传来一道尖利的喊叫。

    “殿下不好了,赵胤带大批锦衣卫上了霄南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