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31章 营救她的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爷,是郡主的东西!”

    朱九身子一僵,又是担心时雍,又是担心娴衣,握住刀柄的手心早已汗湿一片。

    “爷,让我带人杀上去,灭了这群狗东西。”

    赵胤轻轻摩挲着手上那个护腕——他亲自为阿拾打造的护腕,眉头紧紧蹙起。

    许久,才听他淡淡地冷笑一声。

    “我跟你走!”

    赵胤解下绣春刀递给谢放,又从怀里掏出一个莹白的玉令,一并塞到谢放的手上,声音低沉地吩咐。

    “半个时辰后,我若不回,你即带人入寺,剿灭贼寇,不留活口。”

    谢放喉结微微一滑,抱拳拱手,声音喑哑地应道:

    “属下领命!”

    ——————

    灯火忽明忽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恍惚。

    时雍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而这张床并不是在任何一个她熟悉的房间里,而是在一个山洞模样的地方,潮湿昏暗,四周看不分明,隔着一道铁制的栅栏,可以看到几个带刀持剑的彪形大汉紧张地走来走动,戒备森严。

    “来人!”

    时雍坐起来,揉了揉痛得快要炸开的脑袋,看守卫转了头,面无表情地道:“放我出去,我要方便。”

    她的镇定出乎守卫的意料,可是,楚王走前再三吩咐,此女十分狡诈,不论她说什么都不要听,更不可以将她放出铁栅栏。虽然他们觉得楚王这样对付一个女子,有些小题大作了,可是又不得不听命行事。

    “等着!”

    一个大汉走出去,不过片刻,拎了一个恭桶进来,放入时雍的床前,又很快将铁栅栏锁上。

    时雍左右打量一下,冷冷笑道:“你们是嫌脑袋上吃饭的家伙太沉了么?竟让我当着你们这些贱人的面出恭?不怕楚王要你们的命?”

    她声色俱厉,模样有些唬人。

    这些人虽然不知道她就是时雍,可是,既然是楚王花了这么多心思搞来的女人,自然是他看重的人,这样确实不妥。

    几个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大汉指了指外面。

    “郡主,我们背身回避,你大可放心,我们不会偷看。”

    “哼,那我怎么知道。”时雍懒洋洋地道:“不开门让我方便,回头我就告诉殿下,说你们偷看我,对我意图不轨,你们猜猜,殿下听谁的呢?”

    几个大汉登时变了脸色。

    他们都是楚王府家臣,生来就是楚王赵焕的人。

    可是,赵焕行事常常随性而为,以前为了阮娇娇就能干出那么多荒唐事,那如今为了讨好这个明光郡主,谁知道会不会真的会拿他们开刀?

    几个人正在为难,犹豫中,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娇笑。

    “你们真是没有眼力劲儿,怎可如何亵渎明光郡主?”

    声音未落,阮娇娇脚步轻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挎着一个精致的竹篮子,进门将篮子放下,慢吞吞地望着侍从道:“郡主可是殿下的心头肉,几位大哥,你们是不想活了么?”

    这一声“心头肉”,阮娇娇说得轻缓带笑,听不出半分醋意,可是,却把几个侍从吓住了。

    “郡主恕罪,我们绝无亵渎之意,我们只是奉命看管……”

    阮娇娇转头看过去,打断了他的话,娇滴滴地道:“殿下只是让你们看管,可没让你们不允许明光郡主行女子之便吧?既是看管,只要郡主还在这禁闭室里,不是是看管妥当了么?难不成,几位大哥真想让明光郡主当着你们的面大行此事。你们若真是听了不该听的,还有活路么?”

    侍从一听,脊背都凉了,为难地看着阮娇娇。

    “阮娘子,我们左右都不是人,那当如何是好?”

    阮娇娇展颜一笑,“你们去门外面守着,离得远一些便是了。我在这里替你们看着郡主,殿下便怪罪不到你们头上。”

    几个侍从一听,这确实是个办法。

    看押时雍的禁闭室,原本就是庆寿寺里用来关押寺中悖逆弟子的禁闭所用,在庆寿山禅院的背后,三生崖的下面,此处就一条道,直通庆寿寺,他们在外面守着,就算走得远一些,听不到声音,也能看到门口的动静,人不至于跑掉。

    “那……有劳阮娘子了。”

    几个侍从抱了抱拳,鱼贯而出。

    时雍一直安静地看着阮娇娇在面前表演,等人都走没了,这时看着阮娇娇轻盈转身的模样,冷冷一笑。

    “听说阮娘子跳了三生崖殉情,还准备让人备礼前来吊唁呢,看这样子,阮娘子是会飞呀?活得好好的,毫发无损。”

    阮娇娇眸色暗淡,苦笑一声。

    “大难不死,娇娇这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时雍没工夫和她叙旧,更不关心她的安危和算计,闻言缓缓掀唇,“你我二人,就不必再兜弯子了。阮娘子此番前来,不会是专程为了来替我解围的吧?老实说吧,意欲何为?”

    阮娇娇莞尔,“郡主多心了。娇娇此行,确实为了救你。”

    时雍挑了挑眉梢,“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与阮娘子有这般交情,竟能让你背着楚王来救我?”

    唉!

    阮娇娇的叹息一如她的名字,满是娇态,让人听了不免生出怜香惜玉之感。

    “郡主就当是娇娇的私心也罢。殿下痴迷郡主容色,念念不忘,几乎把娇娇抛之脑后,可是娇娇……”她咬了咬下唇,红着眼睛看着时雍,“娇娇对楚王殿下却是情之所钟,至死不渝,又怎能让另外一个女子来分享我的宠爱?”

    时雍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脸上情绪不明。

    阮娇娇缓缓朝她走近,捻着手绢,捂住心窝,楚楚可怜地看着她。

    “我恨过郡主,怨过郡主。恨你夺去殿下的心,更怨你得了殿下的心却不知珍惜。可娇娇生来低贱,又身为女儿身,除了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别无他法……”

    时雍觉得这个女人的话极是好笑,没有心思再听她说心路历程。

    “那你现在有法子了?准备杀了我,独得宠爱?”

    阮娇娇走过去,将铁栅栏上挂着的灯芯拔得更亮了一些。

    “得不到的,就是最珍贵的,就比如那个时雍……”阮娇娇眼波闪了一下,目光盯在时雍的脸上,“她死了这么久,殿下不还念着她么?我们家爷是个痴情男子,我若是杀了你,殿下不仅会记恨我一辈子,说不得也要记你一生了,我怎会干这种蠢事?”

    时雍懒洋洋地一笑:“那你是要把我放走?”

    不料,阮娇娇竟然点了点头。

    往门口看一眼,从袖口掏出一串钥匙,隔着铁栅栏递给时雍,又看了看她放在地上的篮子。

    “我拎来的酒水里有蒙汗药,一会等他们晕过去,你可以自行开锁离去。从这里出去只有一条道,通往庆寿寺的后院。不过,我听说明光郡主武艺高强,或是可以试试攀爬上山?”

    说着,她掀开竹篮上的盖布,从里面取出一个带绳的三爪锚。

    “藏好。不要让他们看到。”

    时雍低头看着手上的工具和钥匙,眉梢微微一扬。

    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身陷囫囵,来救她的人,居然会是阮娇娇?

    “阮娘子,就不怕楚王找你麻烦?”

    阮娇娇惨淡一笑,眼皮盖了下来,幽光闪动,“那又如何?即使被他发现,我的日子也不会比眼下的更坏了。更何况,有没有你,他都舍不得杀我的。毕竟在这世间只有我,只有我这张脸,能纾解他的思念和欲望……”

    时雍抿了抿嘴,似笑非笑,“是吗?”

    阮娇娇抬起眼皮,突然寒下脸来,“郡主看不出来吗?即使他喜欢上了你,我仍然是他的女人,我仍然能在他的地方,畅通无阻!我是他心里无法替代的人。你,也不行!”

    时雍勾唇,“那恭喜你啊。行吧,就按你说的办。”

    阮娇娇灿然一笑,脸上又恢复了那一副娇艳明媚的笑容,深深看了时雍一眼,走到门口,在等候那几个侍从过来的间隙里,凉凉地一笑。

    “若是郡主攀爬时摔死,做了鬼,不要来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