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36章 疯了疯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密集的锣鼓声,顺着山风传过来,打断了赵焕的话。

    咚咚咚咚!鼓声伴着一阵气势汹汹的喊杀声,震天动地,几乎顷刻淹没了大雄宝殿和练武场,紧接着,又是砰地一声,一支响箭直飞上天,在天空中炸开,发出一串绚烂的火光。

    喊杀声里,是一道接一道惨烈的叫声。

    “大都督!”

    “爷——”

    “爷,我来了!”

    谢放和朱九率先杀入人群,一个殿后,一个往前,不过眨眼间,就见二人骑马如疾风一般闯入了练武场。

    “爷!”谢放一跃下马将赵胤扶了起来。

    四面八方都是锦衣卫的喊杀声,锐不可当。

    赵焕布好的箭阵顷刻瓦解。

    谢放低头看一眼赵胤,“大都督,你没事吧?”

    赵胤微微睁开眼,看他一眼,又默默合上,仿佛没有力气一般,浑身的鲜血刺得谢放瞳仁微微一缩。

    谢放憋回喉头那一口腥甜之气,看了看四周的形势,让人将赵胤托起来,带到大雄宝殿的副阶上,一群锦衣缇骑连忙上前,将他们围在中间。

    谢放低头,语气极快地说道:“爷,白执说,悬崖上有大量的烈性火器,郡主和觉远法师全在楚王的手上。最紧要的是,庆寿寺除了楚王府的护军和家臣,可能还有兀良汗那些——狼头刺。寺中情形很是复杂……”

    没有听到赵胤的回应,谢放眼睛一红,又如往常那般,沉着声音道:“白马扶舟已然到达后山,就在三生崖后方,他会同我们合围三生崖。只是,崖上有火器和炸药,要格外留神…………”

    谢放一个人在说,赵胤眼皮微动,没有发出声音。

    “爷,你听见了吗?属下在向你禀报……”

    四周的锦衣卫,看到浑身浴血的大都督,一个个早已杀红了眼,大声嚷嚷着要替赵胤报仇。

    就在这时,三生崖上突然传来一声怒骂。

    “赵焕,老娘要与你同归于尽,你去死吧!”

    好像是乌婵?!

    谢放微微一惊,抬头望去。

    这个位置看山崖视线受限,下面的人看不清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突然的嘈杂声和喊杀声,比方才还要热闹几分。

    谢放神色一凛,同朱九对视一眼,当即下令。

    “老九,你护着爷,我带人冲上去!”

    朱九从崖上的喊杀声里,依稀听到娴衣的声音,整个人当即激动起来,眼眶都红了。

    “放哥,我在这里等你,你记得帮我把娴衣救出来……要安然无恙,她少一根汗毛我唯你是问。”

    谢放回头看他一眼,默不作声,一马当先地闯上石阶,振臂高呼。

    “跟我上!”

    此刻的山崖上,正打得不可开交。

    乌婵和娴衣两个女子,一手长剑,一只火把,腰上捆着从玉堂庵下的棺材里启出来的残余火器,结结实实地露在人前。她们是从玉堂庵的方向闯进来的,摆开了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势,在十几个壮汉的围殴下,一步步逼**台的中间。

    “赵焕!赶紧把阿时放了。”乌婵高举火把,咬牙切齿地吼道:“我知道你最是怕死,可是老娘不怕,老娘知道你这里的火器厉害,你若是不肯放人,老娘就跟你同归于尽。”

    赵焕将时雍压在铁链上的身子扯回来,挡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缓缓浮出一丝笑。

    “好啊,大家一起死。有本事你就点火——”

    乌婵瞪大眼睛。

    她万万想不到口口声声说爱极时雍的赵焕,会在关键时候拿时雍来做挡箭牌。随着四面八方的侍从朝她逼近,乌婵一口牙都咬紧了。

    “你这个无耻之徒!说这种话,你就不怕下地狱吗?”

    “地狱可不敢收我这种人。”赵焕沉着脸,唇角却微微扬起来,仿佛带着笑,“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你和雍儿都有一个同样的毛病,你们都舍不得对方死。”

    与敌相搏,往往谁的心肠软谁就输了,谁狠得下心谁就是赢家,赵焕显然吃透了乌婵和时雍的感情。乌婵越是为了时雍奋不顾身,他就越是肯定乌婵不敢乱来。

    “来人啦!”赵焕冷声一笑,“把这两个女人给我捆起来,点火,丢下去!”

    她们腰上捆着火器,点火丢下去,就会在半空被炸死。

    时雍听得倒吸一口气,牙齿咬得咕咕作响。

    “婵儿,你们快走。这个王八蛋已经疯了……”

    “哈哈哈哈。”赵焕冷冷道:“若不痴狂,你又怎知我对你的情意有多么深厚?动手!”

    乌婵把赵焕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可是看着扑上来的一个个壮汉,还是不敢轻易点火跟他们玉石俱焚。

    她不怕死,却不愿意娴衣和时雍同她一起死。

    “来啊!看谁敢上来,老娘今天给你们拼了。”

    乌婵二人身绑火器,侍从们也有顾虑,双方你来我往,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时,一个声音焦急地吼了起来。

    “乌婵!”

    一声厉喝!

    乌婵回头一看,来人竟是陈萧。

    他带了两个侍从,横刀劈开挡在身前的侍卫,杀到她的面前,沉声大喊,“谁让你们这么干的?不知道火器有多危险吗?退后!”

    “我不退,我要救阿时。你快走!”

    “你这……”

    陈萧说了她一句什么,乌婵没有听清,大抵不是什么好话,可能还是脏话。

    但是乌婵来不及反驳,陈萧已然带人杀了上来,将她和娴衣推到身后。

    乌婵看到他高大的背影和袍袖,在拼杀中,胳膊上的肌肉一阵阵鼓起,整个人好似一堵高大的城墙挡在身前,她顿时觉得那砰砰的刀剑碰撞声,也不再像先前那么恐怖了。

    乌婵想到他中毒未愈,心里不由一紧。

    “少将军,你们都退后。实在不行,老娘就和他们玉石俱焚罢了。”

    “说的什么胡话?”陈萧一刀从她侧面探出,将一个靠近乌婵的轻甲侍从一刀砍死,声音铿然有力,“男人还没有死绝,何时轮到女子上阵拼命?退!”

    时雍看着乱阵般的三生崖,看到这一群前来营救她的人,眼中雾气升腾。

    “赵焕!你还不喊停,今夜这里便是你我的葬身之地。”

    “好主意!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时雍咬了咬牙,眼睛望向了悬崖上吡吡震动的铁链。

    下面的情况她看不到,赵胤已全无声息,而锦衣卫已经顺着台阶杀了上来,赵焕的弓箭手布置在两侧,正在渐渐后退。

    很明显,尽管楚王叛军居高临下,但锦衣卫早晚能冲出重围。

    时雍手臂左右摆动一下,试图挣脱,可是,赵焕将她束得极紧,她根本动弹不得,气得她恶狠狠踩了他一脚,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殿下——殿下——”

    一个声音从三生崖后方传了过来。

    “东厂番子从后面杀过来了,殿下,我们被包围了!”

    前有锦衣卫,后有东厂,局势很明显有了转向。

    赵焕从“尽在掌握”变成了“四面楚歌”。

    庞淞大喊:“殿下,快做决定吧!”

    在庞淞看来,逻辑还是没有变,谁狠不下心,谁就输了。若是赵焕在意时雍的生死,那么输的人就是他,反之,赵焕就胜券在握,根本就不怕赵胤和白马扶舟。

    只要有这个女人在手上,这两个男人就会投鼠忌器。

    庞淞怕的就是赵焕阴晴不定。

    若是赵焕舍不得时雍,那形势就会反过来……

    赵焕暗自咬牙,“来得这么快,他们都想抢着来霄南山陪葬吗?”说罢,他提了提时雍后背的粗绳,偏头看她一眼,冷声一笑。

    “去,问问赵胤和白马扶舟,舍不舍得明光郡主在三生崖上为本王殉情!?若是不想她血溅当场,就让他们退出庆寿寺三里地,再派人来与本王谈判。”

    赵焕话音未落,一个满脸是血的侍从跑了上来。

    “报!”

    赵焕怒喝:“慌什么?说!”

    那个侍从看了庞淞一眼,面露迟疑:“启禀殿下,谢放带着一群锦衣卫疯了一般杀上来。根本就不顾我们的威胁,也分明不在意明光郡主的死活……”

    不在乎?

    赵焕一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赵胤呢?”

    那个侍从低下头道:“殿下!赵胤死了,已经死了。属下上来时,看到锦衣卫把他的尸体抬去了大雄宝殿。”

    中了那么多箭,任何一个血肉之躯都不可能扛得住。赵焕微微错愕,却也不太意外,冷笑着点点头,看一眼时雍惊惶变色的小脸,猛地将她勒紧,沉声一笑。

    “那就把这句话带给白马扶舟好了。”

    “是!”

    庞淞看赵焕冷静下来,稍稍放心,转头大喊,“楚王殿下有令,不想人质血溅当场,就劳烦锦衣卫和东厂的兄弟们退后三里,再来详谈。谁敢再往前一步,明光郡主就将殉情三生崖。”

    殉情三生崖。

    殉情三生崖。

    时雍之前听到这话只觉得作呕,可是在听到赵胤的死讯后,心里那一个角落却突然安静下来,凉意涔涔,一层层卷入心肺。

    赵胤死了?

    他真的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