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37章 三生崖有三生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不可能!

    时雍不相信赵胤会死。

    像他那样的老狐狸,怎么会轻易让人算计?

    可是如果他没有死,为什么锦衣卫会失控呢?

    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假的,真的,假的。

    时雍脑子里一阵混乱,耳朵里嗡嗡声四起,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

    殉情这种事,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

    如果今日之前,有人问她会不会为男人殉情,她的答案是不会,还会骂对方一句傻叉。可是眼前,看着这崖上的火器和一群人质,还有下面撕心裂肺一般吼叫着“为大都督报仇”的声音。

    时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态崩了。

    她身子被赵焕拖住,视线受限,看不到下面的情形,只能看到乌婵和娴衣在人群中为她拼命的样子,耳朵里还有不时传来的“为大都督报仇”,让她大脑乱糟糟的,突然一阵空白。

    孤勇和热血再次冲入脑门,几乎无法思考,身子突然用力旋转,嘴里大喊一声“婵儿娴衣退后”,一只腿已经快速抬起,直接踢向了燃烧的火盆。

    那是寺里用于照明的一种特制火盆,里头盛的不是木炭,而是灯油,时雍算计好了距离,一脚过去,火盆架子应声倾倒,桐油烧到赵焕系在她身上的披风上,连同法衣的衣角一起,迅速燃烧起来。

    “啊!!她着火了!”有人惊叫了一声。

    时雍看着身上窜起的火苗,脸上怪异地流露出一抹微笑,直勾勾看着赵焕。

    “要同归于尽是不是?赵焕,你不敢,我敢!”

    乌婵大喊:“阿时!”

    娴衣睁大了瞳孔:“郡主!”

    “你疯了!”赵焕看到时雍沾了火的披风,表情僵硬。

    时雍却是一眨不眨地笑着看他,“你不是喜欢我吗?那我们就一起死啊!”

    “疯子,疯子!”赵焕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着了火的时雍,指着她大声喊叫:“灭火,快,来人,灭火!”

    桐油一旦沾上衣料,燃烧速度极快,时雍的反应也异常敏捷,她身子一得自由,二话不说就朝三生崖上堆放的火器冲了过去。

    “赵胤,你等着!我来陪你了。”

    “啊!”惊叫声此起彼伏。

    人群纷纷后退,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阻止时雍。

    可是,她并没有扑向那堆火器,而是与火器擦身而过。带火的身姿一个跃起,朝三生崖的西北坡滚落下去。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时雍想了许多,也做了许多假设。

    这些火器的威力到底怎样她并不清楚。可是,她不敢用别人的性命去赌。

    赵焕又一次说对了,她怕当真将所有火器引爆,乌婵和娴衣等人都会活不成。

    与其如此,不如她一个人离开。

    只要她不在赵焕的手上,他们就不会投鼠忌器,在锦衣卫和东厂和群攻下,赵焕没有机会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三生崖的西北坡,而不是正对大雄宝殿的南坡,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凄凉而狼狈的死状落入众人的眼前。西北坡全是荒芜地,较南面树木更多,悬崖更深,能不能找到尸体都两说,这样,她留给世间的最后一眼,至少是美的,不会像在诏狱那次,被所有人围观,如同一只死狗。

    砰!

    时雍的身子撞在岩石边沿,滚落下去。

    “阿时!”

    “郡主!”

    “雍儿,你回来——”

    背后传来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喊声,渐渐远去,渐渐模糊,再往后,黑暗铺天盖地地袭来,仿佛将她整个人席卷起来抛向了天际,无边无际的孤寂里,四周安静一片,时雍失去意识前,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这三生崖若有三生,下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赵胤……”

    ——————

    锦衣卫和东厂番役终于涌上了三生崖,将楚王府的叛军和赵焕团团围住。

    最终,谁也没有勇气去点燃那一堆能让人他们同归于尽的火器。

    赵焕宛若失了魂儿一般,直勾勾地瞧着三生崖的西北坡,“这次不是我……你不是因为我……”

    他面色苍白,眼里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懊丧,望着黑洞洞的悬崖,又望向灰蒙蒙的天空,嘴里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那一年,你问我舍不舍得为你去死……我说舍得……你说你舍不得……如今……你舍得为别人去死……而我……竟然舍不得为你去死……为什么我舍不得……为什么……”

    “阿时!”乌婵尖叫着,不顾陈萧的阻挡,冲到时雍坠崖的地方,大声喊叫着时雍的名字,整个身子几乎快要扑下悬崖去。

    “你冷静点!”陈萧急得大叫,死死拖住乌婵的胳膊,腰刀在岩石上摩擦出一串灼眼的火花。

    可是,乌婵力气极大,指甲被生生抠断,发出一阵“嚓嚓”的声音。

    “你放手,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救阿时,我要下去救她。”

    陈萧刚才同她一起闯进来时,左胳膊被砍了一刀,乌婵这么用力挣扎,痛得他额头上虚汗都渗了出来。

    “你救不了她!”陈萧拼着力气将她拽了起来,气急败坏地紧紧勒入怀里,双手捏着她的肩膀,使劲摇晃。

    “乌婵,你冷静点!冷静点!她掉下去了,你救不了!谁也救不了。”

    “不——她没有!”乌婵倔强地梗着脖子,哭得稀哩哗啦,就是不愿意正视时雍坠岩将无法生还这件事,她被陈萧抓住动弹不得,整个身子都激动得颤抖起来。

    “你松开我,你是谁啊?要你管我!”

    “我是你男人!”陈萧生气了,见她还在挣扎,用尽力气扑向岩边,一副要为时雍殉情的样子。

    想到这三生崖的邪门,陈萧索性弯下腰,一把将乌婵抱了起来,拖离了悬崖。

    “来人。给我把她捆起来。”

    乌婵看到崖上火光点点,剧烈地挣扎,大声喊叫。

    “陈萧,你混蛋,你混蛋。”

    ——————

    楚王赵焕被反剪双手带到大雄宝殿的时候,头发披散,目光涣散,像一个失了神志的疯子。而躺在佛像前面的赵胤,刚刚睁开眼睛,衣服上全是血水,头发也是披散在身上,只是神色比赵焕平静不少。

    看了看赵焕和一行随从,赵胤皱了皱眉,撑着一只手要坐起来。

    “阿拾呢?阿拾怎么没有下来?”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气氛诡异异常。

    赵胤身子微微僵硬,看着低着头的谢放,目光突然一冷。

    “明光郡主呢?”

    “爷……”谢放正要说话,就听到赵焕狂肆的笑声。

    “哈哈哈哈!”

    他抢在谢放之前,歇斯底里地质问赵胤:“她死了!她死了,为什么你没有死?你中了那么多箭,流了那么多血,你为什么没有死?”

    赵胤冷冷地盯着他,手指微微卷曲,一字一顿。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赵焕眯起眼,死死盯住赵胤苍白的面容,声音缓慢而冰冷,“我说时雍死了。不对,你的女人应该叫宋阿拾才对。她死了,跳下了三生崖,你满意了吗?她是为你死的。三生崖上死,三世有缘人。她已经为你去投胎了,你为什么还不跟着去,去陪她呀,去死啊!”

    他几乎用吼的又叫了一句。

    “她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不去死?哈哈哈哈,她上辈子被我骗了,这辈子终究又被你骗了。赵胤,你是不是穿了软猬甲,我母后一生只做得一件,只给了父皇的软猬甲!”

    方才乱箭丛中,赵胤浑身染血,若非穿了那个传说中刀枪不入的“软猬甲”,赵焕想不通还有什么理由赵胤还活着,而且明显没有被伤及要害的样子。

    软猬甲这个名字是先皇后所取,来源无人得知,只是传说这件战甲选材极是艰难。

    因为先皇帝多次征战,先皇后怕他出事,这才穷尽一生的心血和智慧为他做出了这样一件与众不同的战甲。它不像别的战甲那么厚重,极为轻巧贴身,也不是真的刀枪不入,但是可以抵御大部分的伤害。

    这确实也是赵胤得以保命的原因。

    不过,当年得了软猬甲后,先帝已经不常出征了,从来没有用过它,谁也不知道软猬甲是不是真如传说般神奇。

    在今日之前,赵胤对它的功效也是半信半疑,纪念的意义多于实际的用途。

    先皇舍不得穿的战甲,过世前给了他。

    他也舍不得穿,如若至宝一般收藏起来。

    今儿是第一次贴身穿它。不曾想,软猬甲果然救了他一命。

    “哈哈哈哈哈……”

    赵焕没有看到他否认,在两个锦衣卫的挟制里,笑出了眼泪,一张俊脸扭曲得变了形状。

    “很好,很好。父皇果然把软猬甲给了你。如此珍稀之物,他没有给大哥,没有给我,却给了你,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哈哈哈哈,此事着实可笑,可笑之极。”

    赵胤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慢慢地将头转向谢放。

    “扶我起来。”

    软猬甲穿在身上只能护住要害,但是他的手臂和腿部是确确实实地受了箭伤,这么平躺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能站起来。可是,谢放竟然看到他的胳膊动了,一点一点地撑起来,目光定定地望着那道门,黑瞳里仿佛要生出光来,模样极是阴冷可怕。

    “爷!”谢放扶住他,呼吸吃紧,“你的伤,不宜动弹。”

    赵胤扭头看他,又深深呼吸一次,语气竟是异常平静。

    “扶我去三生崖找阿拾。”

    “爷!”

    赵胤突然重重咳嗽起来,直直地看着他,一句话说得声色俱厉。

    “我说,扶我去三生崖!找阿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