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38章 寸步不离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霄南山上狼烟四起,赵焕被锦衣卫活捉,余下的楚王府乱党和叛军在庞淞的带领下,惊慌失措地没入林间,四处逃散。

    锦衣卫和东厂正在指挥士兵们围追堵截。

    呐喊,惊叫,怒骂、此起彼伏,响彻了黎明前的黑暗山林。

    三生崖西北坡下的峡谷,灌木丛生,深不见底,是一个两山之间的大裂谷,隐蔽在下面的岩层裂缝,肉眼不可查,地势极是险要,要想下到崖下救人,根本就是玩命。白执带着一群人在崖上查探情况,拼接长绳,准备下去一探究竟。

    谢放在庆寿寺找了一张结实的椅子,做成一张简易的肩舆,几个侍卫小心翼翼地把赵胤抬到了三生崖上。

    “大都督!”

    “大都督!”

    四处都是问安声,赵胤没有回答,肩舆落在悬崖边,他在谢放的扶持下,慢慢走过去,坐在石栏上,看着深不见底的西北坡山崖。

    “她从这里跳的?”

    谢放低下头,“是。”

    “这么高。”赵胤眼睛眯了起来,眼神悲怆,“很痛吧?”

    后面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虚空里的那个人。

    他的声音明明没有半分起伏,却听得谢放心里一沉,仿佛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戳中了心尖。

    “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别怕,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不怪你。”赵胤重重喘了一声,眼底仿佛有雾气浮动,看着山谷,低低地道:“你聪慧,脑子活,你敢往下跳,肯定想好了法子的,是也不是?”

    谢放闻言一愣,看到赵胤的表情,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时雍有想什么法子?

    爷这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

    赵胤恍若未觉,又重复一叹,“可是这么高,很痛吧?”仿佛切身感受到疼痛一般,他掌心搁在膝盖上,突然转头看了一眼白执手上的绳子,眉头微微一蹙。

    “别怕,等绳子结好,我就下来救你。等我。”

    爷要亲自下去?

    谢放喉头一紧,惊住了。

    别说赵胤受了伤,就算没有受伤,他们也是不可能让他以身涉险的。

    这么一想,谢放大着胆子道:“爷,西北坡下的山谷,又名黄泉谷。觉远大师说,此谷鸟兽绝迹,人踪寂灭,从来进去的人,无一生还。”

    赵胤落在膝盖上的手,微微一紧,“黄泉在地狱,这是人间,何来黄泉?”

    谢放从来没有见过赵胤钻牛角尖,更没有见过他这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生怕他一个冲动出了大事,硬着心肠上前,低声道:“爷,没有人从这么高跌下去,还能活着,郡主……想来已是仙去,请爷节哀——”

    “胡言乱语!”赵胤凌厉的双眼突然转过来,冷冷地看着谢放,那森寒的感觉让谢放脊背一麻,整个人都僵住了。

    在他眼里,赵胤是何等精明睿智之人?谢放从来没有见过赵胤失去理智,更没有见过他这么枉顾事实的时候。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跳下去必死无疑,他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爷,郡主已经没了——请您节哀!”

    谢放硬着头皮,又重复了一次,并且加重了语气,试图叫回赵胤失去理智。

    岂料,这话却将赵胤激怒,他冰冷冷地盯住谢放,抬起的手在微微发颤。

    “你再胡说八道,爷便叫人缝了你的嘴!”

    谢放:……

    在赵胤身边当差多年,他做事谨慎仔细,很少犯错,从来没有受过罚,而赵胤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什么重话,像今天这种话,更是听都没有听过。

    这不是赵胤。

    谢放有些惊乱,很怕他会当真下崖去寻人,踌躇一下,正要再次劝说,就听到背后传来呼天抢地的大吼声。

    “起火了!山火燃起来……”

    这几日都是大晴天,山上树木干燥,这山火来得又快又急,很显然是叛军为了逃命,蓄意在林间纵火。山火一旦蹿起,火势蔓延,是很难扑灭的,谢放见状大吃一惊,来不及多说什么,连忙安排人护卫,随时准备撤离。

    山火肆虐,映得夜空如同白昼。

    天际渐渐浮现出一抹亮色。

    灰白色的天空将大地映得深沉而低矮,滚滚的浓烟飘出了老远,仿佛弥漫到了天际。

    三生崖是一块巨丨大的岩石,周围是光秃秃的,火燃不到这里就已经熄灭,但是远近的岩石、树木,早已烧成了一片模糊的焦黑色。

    这片天地仿佛遭遇劫难的荒土。只有侥幸存活的野草带着颤抖的露珠和鸟儿撕心裂肺的鸣叫,仿佛又焕发出了一抹生机。

    新的一天到来了。

    天亮的时候,下起了小雨,燃烧了两个时辰的山火,还没有彻底熄灭。

    赵胤一袭飞鱼服,披风飘荡,静静坐在悬崖边上,看着深不见底的山涧,一个人出神。

    谢放立在他背后,撑着一把油纸伞,寸步不离。

    从昨夜上山,赵胤就坐在这里,一直没有挪动地方。

    天亮时分,谢放安排寻找的人已经想法子下到山涧寻人去了,还没有消息传回。

    谢放内心悲怆,同所有人的想法一样,根本就对时雍生还不抱希望。

    轰——

    轰隆隆的雷声再一次炸响,大地震动。

    谢放看看乌沉沉的天空,低声道:“爷,又要下雨了。我们下去等吧。”

    这句话,谢放已经说了不止一次。

    赵胤没有回答,只有岩上的风吹过时发出的沙沙声。

    谢放暗叹一口气,转头看一眼白执,小声道:“大黑腿受伤了,乌小姐准备带她去寻个大夫,可是大黑愣是不肯走,就守在郡主离开的小院门口……”

    话到此处,谢放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说的是大黑,描述出来却仿佛是自家主子的样子?

    听到大黑的消息,赵胤脸上微有动容,侧过头来,“大黑在哪里?”

    谢放心弦稍稍一松,“还在玉堂庵。昨夜的火没有波及到那里,可是,之前炸毁的厢房已经毁了。白执方才去看了一眼,带了些吃的过去,原是想把大黑带过来的。可是大黑不肯走,也不肯吃东西,谁的话都不听,谁接近它就咬谁,这可如何是好?”

    赵胤脸色一变,眉头蹙了起来。

    大黑是一条有灵性的狗,阿拾不在,它是一定会去找她的。可是大黑没有找她,而是守在原地,不吃不喝也不走,就像当初……躲在雍人园的旧宅里,饿得皮包骨头也不肯离开。

    赵胤迟疑片刻,望着漫出山涧的绿树丛林,闭了闭眼睛,慢慢转过身。

    “我去找它。”

    谢放看到他终于要挪步了,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连忙上前两步扶住他的胳膊,叫了一声白执。

    朱九带娴衣去瞧伤了,眼前伺候的人是白执。

    他站得比谢放更远,头垂得更低。

    因为他是赵胤派到时雍身边保护她的人,现在,他要看护的人不在了,他却好好的活着,这便是严重的渎职。实际上,从昨夜到今日,白执已经将当时的事情在脑子里反复想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悔恨、自责。

    他走近,与谢放一左一右将赵胤扶上肩舆,等侍从将赵胤抬起来,这才慢慢地跟在赵胤的身边,开口认错。

    “爷,郡主失踪,全是属下的过失。”

    没有听到赵胤的声音,白执默默地走了片刻,又咬了咬牙,低低地道:“都怪属下太过自信。对郡主也太过放心,属下总认为郡主聪慧,不若旁人……”

    赵胤眯起眼睛,突然出声,“停!”

    肩舆停下,赵胤一言不发地看着前方,目光凉凉。

    白执和谢放不明所以,对视一眼,在原地站立等待了片刻,就听到一阵马蹄声,从玉堂庵的方向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