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39章 无她也无它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爷好耳力。”白执忙不迭地赞了一句。

    可惜,仍然没有换来主子的回应。

    马蹄声更近了,踏在石径上,嘚嘚作响,再等片刻,一个锦衣缇骑就已策马近前。

    “属下参见大都督。”

    来人正是北镇抚使盛章。

    他看到赵胤,匆忙翻身下马,长身拜下,遂即又抱拳抬头,沉声道:“大都督,属下无能……没能找到元世子。”

    从玉堂庵后山腰滚落,按说只有那么大的范围,元疾行掉下去,活不见人,死也能见尸。可是一场山火烧了几个时辰,耽误了盛章寻人。

    “元世子失踪的那一片山林,因为有火药残留,是山火燃烧最旺之处,属下就怕……就怕世子爷已然是……尸骨无存了。”

    尸骨无存几个字,盛章说得极轻,可是落入赵胤的耳朵里,却仿若一声闷雷,让他当即变了脸。

    昨夜庞淞领着叛军四处纵火,不仅玉堂庵后山受到大火的肆虐,黄泉谷的方向也是一片火海。甚至有人说,黄泉谷的火,就是时雍带下去的……

    若是元驰尸骨无存,那时雍哪里还能存活下来?

    谢放看一眼赵胤苍白的面孔,突然有些不忍心,对盛章使了个眼色。

    “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盛镇抚,京畿援军赶到没有?”

    盛章道:“天亮时已到,眼下正在搜山。”

    谢放嗯一声,看赵胤仍然没有开口的意思,又道:“那盛镇抚去忙吧,我们带大都督去玉堂庵。”

    “好!方才属下从玉堂庵过来,看到厂督也在。”盛章说完,看赵胤没什么反应,同谢放对视一眼,抱拳道:“大都督,那属下办差去了。”

    赵胤眯起眼,掌心紧了紧肩舆的扶手,一张坚毅的脸庞异常冷漠。

    “盛镇抚听令!”

    盛章脚步一顿,回身抱拳。

    “属下在!”

    赵胤冷声,“不可放走一个乱党叛军,缴械归顺者,押入大牢候审,抗命不尊者,格杀勿论。凡是指挥不利,放走叛军的将领,一律连坐。”

    盛章心里一凛,“属下领命!”

    天际乌云滚滚,被山火肆虐后的霄南山一片烟雾弥漫。

    幸而,玉堂庵和庆寿寺因为与山林有些距离,又恰逢大雨,得以保存下来,千年古刹没有受到波及。

    赵胤的肩舆到达玉堂庵的时候,率先看到的便是坐在大榕树下的白马扶舟。

    寒风萧瑟,白马扶舟脸上清淡无波,看到赵胤只是一笑。

    “本督座下有个大夫,这会正在为净玉师太问诊,可要叫来为大都督瞧瞧伤?”

    赵胤声音低微,“不必。”

    他神色极是平静,目光凉凉幽幽,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没有在大榕树停留,直接让人抬她到了那个破损的庭院。

    白马扶舟看着他坐在肩舆上的冷峻身影,手指微微一捏,目送他走远,这才扭头问身侧的宋慕漓,“找到人没有?”

    宋慕漓抬起眼睛看着他,摇了摇头,“还没有消息。”

    白马扶舟眸子微眯,幽暗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像是一层一层的坚冰在凝结,冷意很快又消失,变成一抹淡淡的笑颜。

    “下雨来了,去庵里看看。”

    宋慕漓应了一声,伸手去拿雨伞,却被白马扶舟抬头阻止。

    他一怔,默默看着白马扶舟负起双手,朝赵胤过去的破损厢房,慢慢地踱了过去。

    细雨沥沥落下,淋在庭院里的几个人和一条狗身上。

    屋檐已经坍塌了,可是大黑不愿意离开,就趴在庭院的一块青石上,一动不动,乌婵蹲在旁边,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不停地劝它。

    “大黑,我们先进去避避雨好不好?阿时回来了,就会来找我们了。还有你的伤,也是要看看大夫的,你不能淋雨,知道吗?”

    她说着便抬起手,试图去抚摸大黑的头。

    “呜……”大黑突然转头,朝她凶猛地龇牙,“嗷!”

    乌婵连忙缩手,默默叹息一声。

    “大黑,我是乌婵。你不认识我了么?”

    有时雍在的时候,大黑是不会咬她的,而且对她表现友好,可自从昨晚听到他们说时雍跳下了三生崖,大黑突然就性情大变,跑到这里来坐着,不让人摸,不要人碰,更不让人接近。

    不说别人,连乌婵它都不理了。

    乌婵眼眶通红,急得哑了声音,“我知道你心里着急,担心阿时……我们是一样的,我也担心她,但我们也要先顾着自己好吗?不然阿时回来,该心疼了。”

    大黑四肢趴在地上,两只耳朵耷拉着,眼神哀怨,不知道在看哪里,有力无气的样子。

    乌婵缓行两步,慢慢靠近大黑,报着被大黑咬一口的决心,横下心来伸手去抱它。

    “嗷——”大黑果然被激怒,转头一口叼住了乌婵的手臂,没有下死口,但是目光凶狠,嘴里发出警告地低吼声,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

    乌婵痛得倒吸一口气,“大黑!你连我都要咬了吗?阿时看你这样,会伤心的!”

    大黑松开嘴巴,身子低俯,做出防备的姿态,双眼直勾勾盯住她,一张狗脸凶巴巴的。

    看他这样,乌婵心都碎了。

    “大黑,我一定要抱你去看大夫,就算你咬死我,我也要这么做!你明白,我是不能放任你不管的。你若是狠心,你就咬死我好了!”

    乌婵委屈地说着,眼泪汪汪地再次朝大黑伸出手。

    大黑眼神一变,低吼一声龇出利齿,再次对乌婵下嘴。

    这时,背后传来赵胤冷冽的低喝。

    “大黑!”

    大黑迟疑一下,转头看着他,慢慢地松开了乌婵,舔了舔嘴巴,身子往后挪了挪,眼神里的凶恶稍稍退去,但是警告之意未减,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拒绝姿势,小心翼翼地盯住他们。

    赵胤的肩舆停在大黑面前,挥手示意谢放和白执松开他,慢慢下地,对乌婵道:“我来。”

    乌婵看大黑对他的态度,松了口气,站起来退后了两步。

    赵胤一言不发,没有要谢放和白执搀扶自己,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朝大黑走过去,大黑心生警觉,目光里再次浮出戾气,朝赵胤龇了龇牙,喉头发出警告声,不让他靠近。

    “呜……呜……”

    这狗子凶猛无比,这已是它最后的通牒了。

    乌婵和谢放几个很有些担心。

    “小心。大都督,他会下重口咬人的。”

    “爷……”谢放紧张地握拳,随时准备扑上去。

    他们都明白大黑的战斗力,丝毫不亚于一个武艺高强的壮年男子,虽然它此刻也受了伤,可是大都督也受了伤,狗子骄横又敏捷,一旦犯了狠心,怕大都督要吃亏。

    赵胤冷冷抿着嘴,一言不发,也不顾大黑的警告,走近大黑的身边,慢慢地蹲下,朝它伸手。

    “呜——嗷!”

    果然不出意料,大黑身子矫健地扑了上来,朝他张开嘴。

    赵胤手臂一横,肘在大黑的嘴上,猛地伸手卡住大黑的脖子,整个人压下去将大黑死死地制住,眼睛冷冷盯住它。

    他不说话,狗叫不出声。

    他不动静,大黑的腿蹬了两下,动弹不了。

    谢放松了口气。

    一人一狗就以这般对峙的姿态对视着。

    四周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

    赵胤一直没有松手,大黑也一直没有动弹。

    就这样过了许久,仿佛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时光,众人看到大黑的眼睛里居然涌出了泪水。

    它看着赵胤,流下了眼泪,身子软了下来,喉头发出呜呜的悲鸣,好像人在哭泣……

    “爷,好了好了,它服了,它服软了……”

    赵胤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慢慢地松开大黑,跌坐在地上。

    只见狗子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再一次扑到他身上,这次却是摇着尾巴的,两只前蹄搭着赵胤的肩膀,伸出舌头,舔向赵胤的脸,也舔向那人眼角落下的眼泪……

    赵胤张开双臂,将大黑紧紧搂住,声音哽咽。

    “我去看大夫,你也去。然后,我们一起去找她。”

    大黑喉头发出呜呜的声音,热情地用口水回应了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