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42章 是敌是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刚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缩紧了心脏,一时间,还以为到了阎王殿。

    这是一个古怪的山洞,阴冷潮湿,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盏微弱的油灯在幽幽的闪烁。借着油灯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几具不完整的尸体,死状极是残忍,有的尸身砸在尖石上,直接被石尖刺穿身体,有的身上铁箭还没有拔下,深深嵌入内腑,流淌的鲜血在地上蜿蜒如同小溪……

    空气里散发着难闻的怪味!

    诡异的是,每一具尸体的额头上都盖着一张黄符纸,仿佛在镇压恶鬼。

    这是幽冥桥,还是黄泉路?

    时雍的下意识地想到那些鬼故事,脑子在短暂的茫然后,隐隐作痛。

    “有人吗?有人在吗?”她张开嘴,用了很大的力气。

    可是,她以为的大吼声,微弱得像刚出壳的小鸡仔,几不可闻。

    她的嗓子完全哑了,身子也从最初的麻木变得疼痛起来。

    时雍想坐起来,可是手脚根本就动弹不得,低头一看,她整个人被白布紧束着,仿佛一个活着的木乃伊,样子十分可笑。

    难不成是她过往作孽太多,去阎王殿报到还有缚手缚脚这道手续?

    “岂有此理!”

    时雍大口呼吸着骂了一句,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暗光处动了动,冷冰冰的声音没有半分起伏,听上去沙哑不堪,分不出男女,如地狱厉鬼前来索命。

    “醒了?”

    时雍心里一惊,拼命扭转过头,想看清声音来源。

    可惜,身上的白布将她绑得严严实实,动不得也就算了,就连转头都是一种奢望,她根本看不到那个人,只能被迫以这样屈辱的方式与那个声音说话。

    “你是谁?这是哪里?”

    对方没有回答,站在暗处看了她片刻,慢声道:“你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忍一忍吧。”

    受重伤?

    那就是没死?

    一念至此,时雍觉得身上的疼痛更甚了几分。

    又难受,又不能动,那种钻心的疼痛感直入肌骨,她咬着牙想,宁愿死了算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时雍额头冒着冷汗,强忍那种几近昏厥的痛苦,试图弄清目前的局面。

    可是那个“黑影”好像没有兴趣理会她,无声地站在暗光处看了她片刻,走了。

    “歇着吧。”

    时雍气恨得咬牙。

    “回来!你回来!”

    她拼命大吼,可是那人就像听不见一般,越走越远,脚步轻得像在地上飘动一般。

    时雍看不到那人,也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之所以能判断她的离开,是从地上的影子移动来分辨的。

    有影子,就不是鬼吧?

    油灯光线太微弱,时雍除了凭感觉知道这是一个石洞以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回来,你给我回来!”

    她狂乱地摇着头,想要得到那个人的回应,想要挣扎开这个“木乃伊”一样的捆绑。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人都没有再回来,她就像一个被“装在套子里的人”,无法说话无法动弹,只能在这种近乎绝望的寂静中,恐慌地等待,一点点被冰冷和安静的蚕食。

    安静,无人,疼痛,无助,一个人默默等待未知的到来。

    时雍第一次发现这样的等待才是世间最残忍的惩罚。

    在从一数到一千,第无数次失败后,她的情绪几近崩溃。

    然后,再次默默地数数,“一,二,三……”

    时雍发现,数字真是神奇又伟大的存在。

    在这种疼痛又无助的如同僵尸一般的煎熬里,她就靠着重复数数,熬过了无数个时辰。

    说无数,是因为她实在不知过去了多久。

    没有人来给她吃东西,也没有人给她吃药,整个人痛得瑟瑟发抖,可是裹在白布里的身子却颤不起来。

    “还活着吗?”

    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时雍下意识睁开眼睛。

    油灯举在她的头顶,那个人在观察她的面孔,光线刺入她的眼中,她想看清那个人,却只看到一个清瘦干瘪的黑影,那人的面孔被罩在连帽的黑袍里,只露出一双幽幽凉凉的眼睛。

    时雍冷不丁撞入这个视线,惊得差点叫出声。

    “你是谁?是人……还是鬼?”

    那个黑影平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顿了片刻,突然又抬起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慢慢从她的身上轻轻地抚过去,仿佛是在抚丨摸她,又仿佛是在隔空施法一般,动作看上去很是诡异。这让时雍再次产生了一种误入幽冥界的恐惧感,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你在做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的手停了下来,就悬在半空,悬在时雍的脸庞上方,再慢慢地弯曲,变成爪子的形状,仿佛是在比划从哪里下手掐死她比较合适。

    时雍不怕死,却怕这种反反复复的蹂躏,更怕这种被包成木乃伊一般,无望地等待死亡。

    她盯着那只手,仰高头,将脖子露给对方,一字一字从喉头挤出,沙哑无比。

    “给我个痛快!”

    那人盯她半晌,身子突然动了,拎起地上的几具尸体,像丢什么垃圾一般丢了出去。明明这么枯瘦的一个人,力气却十分的大,一具尸体飞出去,脑袋咔的一声砸在石头上,侧了过来,两眼暴突地转向时雍,刚好对光,十分瘆人。

    “啊!”时雍用力吼叫,却没有发出声音,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个人,“你在做什么?”

    “没灯油了。”那人说得平淡,看着那几具尸体,“恰好可以熬一些。”

    人油?

    尸油?

    怪不得这间石屋里的气息如此难闻,原来油灯里燃烧的,不是普通的灯油,而是人油?

    时雍呼吸微微一窒,无力地骂:“你变态啊。”

    那人猛地转过脸,眼睛冷冰冰盯住她。

    “这就是痛快。你要吗?”

    眼前这一幕十分恐怖,而时雍觉得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

    “要!怎么死……都不打紧……生不如死才是难熬。”

    一听她说难熬,那人突然笑了,声音阴凉凉的,要不是声音在笑,只看那双眼睛,分明就是一个野兽要将猎物吞噬前的警告。

    “难熬?还是要熬。熬着吧,熬下去,你就是个人了。”

    这叫什么话?

    难道她现在就不是人吗?

    时雍半死不活地看着那个人影,自暴自弃地闭上了双眼。

    比死更难受的,是痛,是无助,是没有希望。

    时间一点一点地逝去,慢得如同蜗牛在攀爬,看不到终点,也没有彼岸。渐渐的,时雍摸清了规律,这个黑袍怪人会隔一段时间来看她一次,仿佛是在观察她,每隔两次会给她喂下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说那是食物吧,没有半点食物的香甜可口。说它不是食物吧,吃下去就有了饱腹感,不觉得饥饿。

    身体不听使唤,时雍只能被动地由着这个人折腾。

    就这样痛苦地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不知天日,也不知躺了多久,终于又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也是个黑衣人。

    这次能看出性别,好像是个年轻的男子。

    他进入石洞,看到时雍后,对黑袍人似乎有些埋怨。

    “为了一个叛徒,你这么费心做什么?走吧,马上带着她走。”

    黑袍人沉默了许久,慢悠悠地说话。

    “再给三天。”

    “三天?不行。再不回去复命,你我都得完蛋。”

    “她死了,你一样要完蛋。三天,一天都不能少。”

    “就算她死了,也怪不得我们的头上,她伤得这么重,你又不是神仙,能保下她一命,已是尽了全力。”

    黑袍人仿佛听不见那男人的话,仍然重复自己的意思。

    “三天。少一天,她都活不了。”

    黑衣男子执拗不过,最后终于走了,时雍听到他气咻咻的脚步声,心里的那根弦慢慢地绷紧,望着那个枯瘦的黑衣影子,软了一点声音。

    “原来你在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