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47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阿胤叔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眉梢一挑。

    元驰这个人自然是没有什么清白可言的。

    不过,酋长女儿能认为他有清白,也是一条出路。

    “好。”赵胤看了看元驰,“我要单独劝他。”

    玉姬歪了歪头,对他似乎不是很信任,可是想了想仍然同意了。

    “你们不要耍什么花招,我给他喂食了龟灵草,若是不从,活不过三日。”

    说罢,她又恶狠狠地瞪了元驰一眼。

    “你老实些!别等我哪天瞧你不顺眼了,找了别的选配郎,你即便跪在我脚下求我娶你,宠幸你,也是没有机会的。哼!”

    玉姬走出去,顺便把谢放几个人连同大黑都一并带到门外,让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过来把他们反缚住手腕,看牢了。

    “你们听好了。若是我那爱郎肯好好依了我,你们便是男家来喝喜酒的亲戚,不然全是我的敌人,都是要拉出去沉潭的。”

    大黑闻声,吐着舌头朝她摇了摇尾巴。

    玉姬看这狗子懂事,眉梢一挑,重重哼声,指着它。

    “还有你,也一并沉潭!”

    …………

    赵胤看一眼合上的门,听着那女子的话,眉梢跳了跳,看一眼被捆在架子上的元驰,走上去从他嘴里取出一个圆木的塞子。

    “说说,怎么回事?”

    元驰腮帮子都酸了,看赵胤只取嘴里的塞子,没有打算放他下来,哀声低嚷。

    “阿胤叔,快救我出去。再不走,我早晚死在这个疯婆子的手上……”

    赵胤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你不是在玉堂庵后山落下去的吗?”

    “可不是么?”元驰唉声叹气地道:“我摔昏过去,醒来便在这里了。这个疯婆子说,是她救了我,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鬼地方,本是有机会逃跑出去的,谁敢相信,我他娘的跑出去居然在林子里迷路了!迷路后又转回来,落到她的手上……”

    赵胤对元驰的哀怨没有什么反应,却抓住了话中的重点。

    元驰在玉堂庵后山失踪,却被玉姬救到了黄泉谷底。

    也就是说,黄泉谷并非一个没有出入的绝境,而是有路可通外界的。

    只是,这条路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一念至此,赵胤目光里生出了几分亮色。

    “你在这里,可曾见到阿拾?”

    “阿拾?”元驰愣了愣神,才从自己的悲情人生中回过神来,“你是说,阿拾也在这里?”

    这么说,那就是没有见过她了。

    赵胤神色一凛,看着元驰,与他交换了一下彼此所知的情况。当元驰听说自己原来在三生崖下的“黄泉谷”,而前前后后下来救他们的人,已经死伤无数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会这样?”

    呆呆地看着赵胤的面孔,片刻,元驰又活络过来。

    “阿胤叔,你先想法子救我出去,我同你一起找阿拾,快,那疯婆子回头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我呢……”

    “不行。”赵胤上下打量他,慢条斯理地将他身上的绳子又紧了紧,捆绑得再牢实一些,嘴里不冷不热地道:“我看那玉姬,颜色虽不如柳玉楼,却也不至于辱没了你。”

    元驰瞪大眼睛,“阿胤叔,你在说什么?”

    赵胤面无表情地理了理他的衣领,“你嫁了吧。”

    “……”

    在黄泉谷底,这个狄人部落酋长的女儿就是最有权力的人。

    为了寻找阿拾,为了救出那些侍卫平安出去,他们用得着这个酋长的女儿玉姬。

    面对元驰的错愕,赵胤眉目无波地告诉他。

    “疾行,这是代价最小的法子。”

    元驰的脸整个儿皱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合着我就是那个很小的代价呗?阿胤叔,你变了,你为了一个女子,变得不择手段,竟然连亲侄子的身子都要利用……”

    赵胤冷冷看他一眼,走过去拉开门,对着外面的玉姬道:

    “我侄子说,对姑娘甚是仰慕。不肯嫁,只因自惭形秽,觉得配不上。不过,我已经说服他了。他感动得——”

    说到此,赵胤回头看了一眼,淡淡勾唇。

    “感动得快哭了。”

    ————————

    石洞的木门被人一脚从外面踢开,发出一道剧烈的碰撞声。

    时雍又听到了那个黑衣男子的声音,他似乎有些焦急,“褚老,再不走来不及了。你还在等什么?”

    被叫着褚老的正是那个孜孜不倦灌喂时雍怪药的黑袍人。

    他此刻正就着一盏昏暗的油灯,用勺子在土陶碗里捣鼓、搅拌,那一碗漆黑粘稠的药,散发着难闻的腥味。

    听了黑衣男子的话,褚老头也没回。

    “还有一天。”

    “为什么?为什么非得再等一天?那锦衣卫……”

    “嘘!”褚老目光冷厉地剜过去,指了指外面,凉凉地道:“不到三日,抬她出去也是死人。要来何用?”

    黑衣男子看了他的手势,哼声,瞪了被包成“粽子”的时雍一眼,率先走出这个石洞。

    褚老随后走出来,站在一个阴凉的角落,“发生什么事了?”

    黑衣男子望一眼木门,压着嗓子道:“她以为赵胤死了,其实没死。不仅没死,他还带人到了狄人部落……”

    褚老眼睛微眯,“当真?”

    黑衣男子点点头,“千真万确。我今日去送药,亲眼看到的。”

    赵胤猜得不错,黄泉谷确实有一条通往外界的路,但不在平地,而在山间的石洞中。

    这条道极为隐秘,是前朝皇室战败亡国后的退守之地,一代一代传下来,除了少数几个狄人首领外,无人知晓。为防止狄人偷跑出谷,狄人首领防范甚严,他们把山外的世界描述得极为邪恶,每每有与外界有物资往来,都以“天降”、“神授”等话术搪塞过去。

    而褚老是一个例外。

    这条通往黄泉谷的路是他无意发现的,起因与时雍差不多——摔下了悬崖。

    因为褚老医术超群,在狄人的眼里,他就成了一个类似于“巫医”的神人。这些年来,他陆陆续续治好了很多狄人的病,就连现任酋长的女儿玉姬,都是他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

    为此,他在部落里很受敬重,这条路对他而言更不是秘密。

    他每次去狄人部落就穿着这一身黑袍,扮成巫师的模样,回到玉堂庵,则是一个无依无靠喜欢养小动物的聋哑婆婆。

    时雍躺在里头的石床上,听不清外面的两个人在说什么,但在褚老进来时,她却看清了他脸上的凝重之色。

    “怎么了?锦衣卫追上来了?”

    听到她询问,褚老扭过头来,深深看她一眼。

    “是又如何?你未必还想活着回去?”

    时雍动不了,只能发出一声轻笑,表示她的嘲弄。

    “不,我不回去。就算他们找上来,我也不回去了。”

    褚老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狐疑地盯住她,“为什么?”

    时雍道:“赵胤没了,再没有人护着我了。我若回去,那些人就会把他的死算到我的头上,毕竟那天在三生崖上,我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你想想,一个女子落到这步田地,回去还有什么活路?”

    褚老默不作声。

    时雍也望着他,一脸真诚。

    二人相视了片刻,褚老突然问:“你心甘情愿跟我走?”

    “心甘情愿。”时雍眨了眨眼晴:“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教会我医术,你都是我的师父。虽然我失忆,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是并不妨碍我尊敬你。更何况,你这次又救了我一命,大恩大德,我怎能不报?”

    褚老的脸被黑巾揭住,看不到面容,但是时雍能感觉到他的怀疑。

    这个人并不信任他,再出口的声音比方才更凉。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教你医术吗?”

    时雍摇摇头,“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褚老看着她黑幽幽的一双眼,冷哼一声,“为了让你接近赵胤。”

    果然如此!?

    时雍内心的疑惑一点点被解开,又生出更多的疑惑。

    “师父厉害。”时雍扯了扯嘴角,痛得抽搐一下,又抿住唇角,迟疑道:“赵胤那个人防备心很重的。不知师父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信任我的?”

    这话存了打探心,褚老又怎会听不出来?

    瞧她一口一个师父,叫得亲热,褚老冷哼一声,“那年我教你针灸,嫌你蠢笨。如今看来,是我走了眼。”他说着,端着那个腥臭的土陶碗走近,凉凉地审视片刻,突然冷冷地低下头,盯住她。

    “三生崖上,你说你不是宋阿拾,你是时雍。”

    时雍心里一怔。

    完了。

    谁能想到,这件事情也让他知道了?

    “骗他们的,师父也会信?时雍早死了,就死在诏狱,我亲自殓的尸,瞧得真真儿……”

    褚老无声无息地站立着,

    没有动,也没有回答,更不知道他信了还是没有信。

    好半晌,褚老拿起勺子,盛了那腥臭的黑药,塞入时雍的嘴巴,一言不发地将整整一碗药灌入她的嘴里,又扯了张绢子为她擦拭干净,然后才转过身,挑了挑灯芯,将阴暗的石室照亮。

    “从今往后,无论是时雍,还是宋阿拾,都死了。”

    时雍心里一沉。

    此话何意?

    褚老转头,目光深沉难测。

    “踏出这一步,就别想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