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55章 求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帝静静看着赵云圳和赵胤,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像是适应不了刺眼的光线一般,许久没有说话。这些人这些事,明明离他那么近,又感觉那么遥远。

    “三月?”

    光启帝再次重复喃喃,抬起手来按了按头部,低头看自己的身子,没有了满身的鲜血,也不觉得伤口疼痛。

    若是只有几日,他伤势怎会痊愈?

    皇帝狐疑地看了赵胤片刻,接受了自己已昏迷数月的事实。他看了看赵云圳,又看看赵胤,似乎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这些日子,朝中可有大事?”

    赵云圳有些害怕赵炔,微微低下头,不敢言语,照常把问题丢给赵胤。

    赵胤没有动作,迟疑片刻,这才看着赵炔道:“事多且烦杂,陛下初愈,得容我慢慢道来。”

    赵炔若有所悟一般,点点头,仿佛又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眯了眯眼,“病中时日,我偶有知感。你那个姓宋的小娘子,似是一直在照顾我?迷迷糊糊间,我记得,她说了许多话,说得我头痛得紧……”

    闻言,赵胤眸色微凉,眼皮耷拉下去。

    “为陛下效劳,是臣等应尽的本分。”

    赵炔欣慰地笑,“回头朕要重重赏她。”

    “陛下,她已是臣妻。”

    虽说还未过门,但礼数齐备,在赵胤看来已是既成事实。当然,他这么说,也是不给皇帝机会来反对。

    说完,看赵炔怔愣,赵胤接着便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末了,看光启帝许久不言语,他后退两步,在龙榻前深深一拜。

    “陛下,是臣无能。请陛下责罚。”

    光启帝恍惚回神,摆了摆手,讷讷地道:“竟是发生这么多事情,怪不得父皇和母后要骂我……不是你无能,是朕无能啊。”

    赵胤仰头看他。

    皇帝面色无恙,可是说的话,却实在难懂。

    “唉!”光启帝突然重重一叹,看了看赵云圳,又对赵胤道:“你做得很好,把云圳也照看得很好,朕要好好地封赏你,为你加恩进爵。”

    赵胤面不改色,拱手道:“谢陛下。”

    光启帝似是有些累了,又对赵云圳叮嘱了几句,便摆手示意二人下去。赵胤原本还想请示皇帝朝中诸事的处理,岂料,赵炔就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突然叹了一口气。

    “神游仙境,得遇父母,朕仿若大悟。人间道,总归一场空,帝王将相,百姓民丁,终究为有一死。罢了罢了。这江山,早晚要交由太子之手。”

    声音未落,皇帝突然敛了表情。

    “赵胤听旨。”

    赵胤一怔,连忙下跪候旨。

    光启帝沉思片刻,一字一顿严肃地道:“朕大病初愈,圣体欠安。朝中诸事,一如往常,由赵爱卿依律查办。”

    稍顿他又道:“太子赵云圳听旨。”

    赵云圳赶紧起身,恭敬应道:“儿臣在。”

    光启帝目光落在儿子身上,正色道:“朕休养期间,着太子监国,以安国本……”

    上次太子监国,赵胤辅佐,还引来朝野不安,众臣私下颇有微词,如今皇帝一醒,直接下了旨意,那就是师出有名了,谁人还敢置喙?

    赵云圳有点懵,“父皇,儿臣还小……”

    光启帝微笑,“不小了。该为父皇分忧了。”

    赵云圳弄不明白了。

    皇帝还在,由他来主事,这不是大逆不道么?怎么就变成为父皇分忧了?他发现父皇一病起身,好像变了很多。这分明就是把江山社稷当成了重担,恨不得一股脑甩给他啊?从来只听过争权夺位的,少见把皇权当鸡肋的。

    赵云圳为难地蹙起眉头,“父皇,儿臣也想……”

    也想玩,也想耍,也想轻松地当米虫太子啊。

    “你什么都别想。有你阿胤叔在旁辅佐,大可放心。”光启帝打断了赵云圳的话,突然捂住胸口重重地咳嗽了几声,一副气都快喘不上来的样子。

    “你这孽子,是不想让父皇安心养病不成?”

    赵云圳小眉头蹙了起来,分明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不敢说出那等胡话来。

    “儿臣不敢。”

    他瘪了瘪嘴巴,望了赵胤一眼,低眉顺眼地应了。

    “儿臣谨遵父皇旨意。”

    赵胤看他一眼,望向龙榻上的皇帝,肃然施礼。

    “臣领旨谢恩。”

    ……

    离开乾清宫的时候,赵胤碰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宝音长公主,互相问了好,宝音赶着进殿看皇帝,没有多问霄南山的事情,赵胤也没有多说,告别了太子,径直出宫。

    若是时雍还在,后天便是他们的大婚之日。

    婚礼是早就已经准备起来的,无乩馆里该置办的东西也早就置办齐整了,新房在三月上旬就已经收拾了起来,府里上下都等着明光郡主祈福回来,入主都督府,做府上的主母,怎会料到有这番变化?

    赵胤没有回无乩馆,他有些不敢看那刺目的红,只有忙碌、更忙碌,才能让他稍稍好受一些。一旦停下脚步,那种噬咬般的疼痛便会席卷而来,让他头痛欲裂,恨不能骑马出京,追逐阿拾而去……

    锦衣卫衙门里,元驰已然等他许久。

    他胳膊上绑着纱布,同肩膀一起吊了起来,风流世子此刻的模样看着有点滑稽,神色也不太爽利,一看便有些愁眉不展。

    “阿胤叔。”

    赵胤刚刚迈入门槛,元驰便从椅子上起身,迎了上去,亲自斟茶倒水,换上一张笑脸。

    “听说陛下醒了?”

    “嗯。”赵胤没有抬头,安静地品茶。

    “你进宫见驾了?”元驰又问,眼里的希冀仿佛长出了小翅膀来,跃跃欲飞。

    赵胤放下茶盏,抬头望住他。

    “有话直言。”

    唉!就知道瞒不过赵胤的眼睛。元驰不装了,收起笑脸,在他的下首坐下来,认真地问:

    “狄人部族的事情,陛下可有旨意?”

    赵胤眼皮微动,“陛下龙体欠安,此等旁枝末节的小事,岂能让他忧心?”

    元驰眼一暗,“那阿胤叔准备如何处理?”

    看赵胤不说话,他搓了搓鼻子,厚着脸皮望着他笑,“你看,能不能算了?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何谓没有发生过?”

    “前朝早亡,宿怨已消。我看他们如今在黄泉谷底,与世无争,也不打扰旁人,不与朝廷为敌,那就是我大晏的好子民,便由着他们去呗……”

    赵胤看着他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了片刻。

    “疾行,你贵为世子,怎会如此糊涂?”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纵观历史,没有任何一个王朝帝国可以容许另一个独丨立的小朝廷存在,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立为王,凭着天险,守着秘密,囤积富可敌国的钱粮。

    “如今与世无争,是争不过。谁敢保证往后不会壮大,不会与朝廷为敌?”

    前朝覆亡才不过八十余载。

    旧恨未远,记忆犹新。

    谁又能保证他们没有卷土重来的野心?

    元驰心知赵胤说得在理,哑口无言。

    “昨日的景况,你也看见了。”赵胤冷冷扫他一眼,又拿起茶盏,语气平和地道:“我本无意杀人,是他们对朝廷怀有敌意。”

    元驰喉头发涩,说不出话来。

    私设刑室,关押朝廷官兵,强抢世子,逼迫成婚,囤积钱粮,意图不轨,抗拒官兵搜救,诛杀官兵数人……狄人所犯的罪行,《大晏律》随便翻开,就能定下好几条死罪了。

    “我知道我不该求情。”

    元驰抠了抠手心,神情极是不安。

    “可是,阿胤叔你也知道,玉姬与我成婚了……”

    赵胤有些意外,猛地抬头,手上的茶盏差点没握稳。

    那一场荒唐的婚礼,元驰竟然愿意承认?元驰那日的痛恨不似做假,他以为在狄人部族发生的事情,元驰是不甘不愿的,怎会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赵胤道:“疾行,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元驰低垂的头,忽地抬头,直视赵胤。

    “大丈夫行事,当顶天立地。那玉姬与我,有夫妻之名,有夫妻之实,我怎可弃她不顾?”

    他说罢起身,躬身而拜。

    “求阿胤叔成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