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策神尊〕〔李川〕〔我一修炼就满级〕〔东北保家仙〕〔抗战之铁血东北军〕〔有四十八件帝具的〕〔精灵之黄金时代〕〔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我的景区爆火了〕〔开局爆出熟练度面〕〔天启预报〕〔全民网游:开局堆〕〔洪荒之大巫师〕〔空降热搜!国民女〕〔农家福宝有空间〕〔种植我也能成神〕〔修仙签到百倍奖励〕〔我是正经大明星〕〔跪求小祖宗不作妖〕〔带着系统穿年代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56章 放归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担当二字,元驰原以为和自己无缘。岂料,说出嘴竟是十分自然,毫不心虚脸红。

    赵胤定定看他片刻,哼声,“起来。”

    元驰仰脸,“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赵胤冷眼而视,目光厉厉如剑。元驰有点怕他,可是仗着脸皮厚,他硬着头皮与赵胤对视,一副怯人不怯场的无赖模样。

    良久,又听赵胤哼一声。

    “不肯起,就便跪着。”

    他拂袖而去,元驰就着跪地的姿势转身,看着他冷漠的背影,一颗心登时沉了下去。赵胤不同意,玉姬那女人小命怕就完了。

    “叔!”

    元驰歇斯底里般大吼一声,竖起两根手指,指天发誓。

    “我向你保证,你帮我这一次,我这辈子都听你的话,做牛做马都成。”

    赵胤没有回头,就像没有听见一般,越走越快。元驰恨得牙根痒痒,在心里痛骂赵胤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一点人情都不讲。

    末了,又痛恨自己不思进取,没混出个名堂,想救的人都救不了。

    说起来,元驰虽叫赵胤一声“叔”,其实比赵胤小不了几岁。可是,赵胤尚文习武时,他在招猫逗狗,赵胤随先帝出征时,他在沾花惹草,赵胤接任锦衣卫北镇抚使时,他在偷香窃玉,赵胤晋升锦衣卫指挥使兼五军都督,他在寻花问柳……

    一事无成,一事无成。

    贵为诚国公世子,他本当有大好前途,全被自己毁了。以前他对此不以为然,觉得人生在世不过尔尔,吃喝玩乐金粉繁华才是富家子弟应享的福分。事到临头,他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

    元驰有气无力地拖着脚步离开锦衣卫。

    不曾想,当天下午就听到一个好消息。

    赵胤下令,将狄人谷抓回来的人都放归黄泉谷,并与几个狄人首领取得了共识,狄人可继续住在黄泉谷,保有他们原有的生活习性,但必须接受朝廷监管,部族首领由朝廷任命,每年向朝廷诉职,不得厉兵秣马,不得违抗朝廷的令谕……

    凡此种种,皆有令下,很是妥帖仔细。

    元驰松了一口气,当即动身去找玉姬。

    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玉姬已经随族人离开,元驰从盛章嘴里得知,与赵胤达成协议的是几个首领,玉姬尚未接任酋长,未参与此事,且从头到尾精神恍惚,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一样,不与人交谈,也不理任何人。

    元驰心里一酸。

    “她什么也没有说吗?”

    盛章看了世子爷一眼,“没有。”

    元驰眯眼,“也不曾问我?”

    盛章再次摇头,“不曾。”

    “……”

    想到黄泉谷底紫藤花下那一夜,元驰突然有些不舒服。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心甘情愿娶那玉姬的,那一场大婚其实是不得已。可眼睁睁看着玉姬遭受那样的劫难,又多少与自己有关,他便想着要弥补一些,甚至希望玉姬能向他提一些条件。

    毕竟他们有夫妻之实了,也行了婚礼。

    可她就这样走了,元驰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空。

    再次如行尸走肉般回府,尚未进门,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清雅的喊声。

    “世子爷。”

    元驰微微一惊,转头看到停在角门外的小轿,还有站在轿边那个轻盈婉约的女子。

    “你怎么来了?”

    柳玉楼看着他木然的脸,抿嘴而笑,慢慢走近,朝他福了福身,“奴家等了许久没见世子爷来,有些不放心,再又听说世子爷遇劫,更是寝食不安,赶紧过来看看。奴家进不得府门,只能在此候着,如今看世子爷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总算是放下心来。”

    元驰没什么好心情,可他不是那种会对女子发脾气的男人,按捺住性子摆了摆手。

    “我没什么事,你走吧。”

    柳玉楼看了看他背后的大石狮子、兽头大门,还有大门上由太祖洪泰爷亲手书写的“诚国公府”几个大字,心里像被什么东西蜇了一样难受。

    她陪他这么久,竟是连府门都靠近不得,又如何能企盼他能抬她回府做姨娘?

    男人明显地心不在焉,让柳玉楼心里不免浮躁,极不踏实,她笑了笑,又小意温柔地试探一下。

    “奴家在这里等了许久,日头大,头都晒晕了。世子爷就不请奴家入府喝杯水酒吗?”

    元驰愣了愣,看着那一乘小轿,“不是有轿子么?谁让你晒太阳了。回吧,爷今儿心情不好,别招惹我。”

    元驰不是说假,他确实有些头重脚轻。身上本就有伤,想到这事就心烦,那里来的力气应付柳玉楼?

    他自顾自地说完,径直转了身,没有向柳玉楼告别。这突如其来的疏离让柳玉楼极为不适,心里不免敲起了警钟。

    “世子爷……”

    元驰没有听见,回去倒在床上,看着帐顶发呆。

    ……

    乾清宫里。

    宝音长公主将亲自炖好的一大盅汤水放下,吩咐李明昌拿碗盛了喂给皇帝。

    “多吃些,身子好得快。”

    光启帝笑着摆手,“哪里就有那么虚弱了?长姊不必辛劳,我已大好了。”

    宝音一眼就看到他桌案上未完工的画作,以及上面那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故去的前皇后萧氏,眉头不由皱了皱。

    “我还不了解你么?若不是身子骨支撑不住,怎会放手朝政?难不成是阿胤胁迫你了?”

    光启帝失笑,“长姊多虑了。阿胤没有胁迫我,是我想歇一歇了。”

    赵炔出生那一日,先帝便带兵破金川门,登基称帝。从那天起,他便是储君,自小全按储君的要求来培养,文韬武略,谨言慎行,从不敢妄行一步,十六登基,虽有先帝在幕后主事,但人前人后,他始终得做君王该做的事,从来没有一日轻松过,也从来没有一天做过真正的自己。

    宝音盯住他,“你是认真的么?不是在哄我,也没有什么难言之隐?”

    “长姊放心。我很好。”赵炔看宝音狐疑地皱着眉头,知道一时半会很难说服她。于是,笑叹一声。

    “你看,有我没我,朝政一样井井有条,这不是很好吗?我也是一把岁数的人了,怎就不能歇息歇息呢?”

    宝音更加奇怪。

    “你可知道,阿胤要将焕儿问罪?”

    光启帝皱了皱眉,点头:“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焕儿此次当真是大错特错了,得给些教训。”

    “你就不怕阿胤杀了他?”

    “不会。”光启帝摇头,“阿胤有分寸。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敢擅自作主。”

    宝音又道:“你可知道,他将狄人全放回去了。”

    “是吗?”光启想也没想,再次点头:“做得好。前朝覆灭已近百年,恩怨已逝,我朝当怀柔其民,安抚其孤,亲搏天下,这才是大国之风。”

    宝音哑口无言。

    疯了。

    他之前觉得赵焕疯了,现在觉得赵炔疯得比赵焕还厉害。一个四更起,子时歇,励精图治,勤于政事的皇帝,突然有一天寄情书画,不问朝政了,不是有病又是什么?

    宝音审视着赵炔,看他神色平静,脸上也恢复了一些血色,遂又放了些心。

    “多歇些日子,也是好的。”宝音说着起身,“明日定国公府办喜事,我得亲临祝贺,便不来瞧你了,后日再来。”

    光启帝一听这话,脸色微沉,“明日是惟杨大婚?”

    宝音点头,还来不及说话,就见光启帝突然来了兴致,一拍大腿。

    “惟杨成婚,朕也当前往道贺才是。李明昌,赶紧去,备些贺礼……”

    宝音看皇帝说得一脸严肃,震惊得合不拢嘴。

    炔儿不是最厌烦这等俗事?

    这是着了什么魔?

    ……

    大都督府的婚礼办不成了,但是定国公抱孙心切,是万万不能等的。陈萧原本想着乌婵近来沉郁,多等些日子再说。

    可是,他老子等一天都不行,生怕到手的儿媳妇飞了,孽子又要乱来作死,说什么都要先成婚,甚至放出狠话。

    “只要给我生个孙子,你想干嘛干嘛去,别碍着老子就行。有多远滚多远……”

    陈萧一时头大如牛。

    拗是拗不过他老爹的,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媒婆去乌婵那边确认婚期时,她竟然也没有二话。

    徐侍郎府因涉及粮食案,徐通如今还在押,外间人都说乌婵是为了父亲才含泪出嫁,其实只有乌婵自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陈萧身上那块玉令。

    那是她的承诺。

    是她曾经答应过时雍的承诺。

    如今时雍下落不明,乌婵在赵胤那里也得不到答案,与其无头苍蝇一般寻找,不如借助陈萧之力。国公府比普通人家,有力量太多了。

    乌婵看着定国公府送来的过礼,微微一笑。

    “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什么不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