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60章 一梦一梦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乌婵是天明时分才迷迷糊糊醒来的,第一反应是寻找玉令。可是睁开眼,陈萧早已神清气爽地坐起了身,正看着她。

    “今日不能晚起,要去给父亲敬茶。”

    乌婵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想到阿时,顿觉负罪感压身,恨不能当场捶死这个男人。

    “怎么哭了?”

    陈萧诧异地看着她,眉头一皱,觉得此事不妙。

    “是身子不舒服?那你再片刻,我同父亲说。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实在起不来,父亲也不会怪罪。”

    什么叫“起不来”?

    乌婵恨得牙根痒痒,大婚头一天,新媳妇当然不能睡懒觉,不去给公爹敬茶,这不是要她不孝不敬么?

    她撑着身子坐起,发现身子撕裂一般痛。

    “王八蛋。”

    她低低地骂,陈萧没听清,回头。

    “说什么?”

    乌婵扯了扯嘴角,“我说忘了件事……”

    “何事?”陈萧开始起身穿衣,眼神仍是瞄着她。乌婵斜着眼睛看他,突然拥紧被子,心里不免有些委屈。

    “小事。”

    就是有件东西忘偷了。

    陈萧凝眉看她片刻,“那我唤人传水。”

    说罢他拿起一面小铜鼓,轻轻一敲。

    “来人!”

    外面的丫头婆子早已准备好了洗漱擦身的水,拉开门,便陆陆续续进来一堆人,个顶个的喜气洋洋,嘴里说着“世子妃大安”等等道喜恭维的话,羞得乌婵恨不能躲进被子里去。

    没嫁到定国公府,她日子过得也算舒心,但何时见过这阵仗?

    陈萧已经穿戴整齐,看她羞窘,眉梢轻挑,指了指房门。

    “我外间等你,不急。慢慢来。”

    乌婵嗯一声,没好意思看他。

    心里却道,原以为是个蛮野粗人,不料也有心细疼人的时候。

    就是玉令没到手……

    不可忘了初心。乌婵暗暗懊恼着,下定了决心。今日偷不到,明天再来,天天同他睡在一起,她就不信没机会。

    ——————

    重关叠翠,归雁南来。

    夕阳蔓延在荒无人烟的古道上,一道马车不疾不徐地奔跑着,仿佛镀了一层细碎的金辉。车夫戴了个毡帽,生得浓眉大眼,目光有几分凶煞,鞭子一挥,吼出来的声音也大。

    “褚老,到塔拉了,我们歇个脚吧。”

    塔拉是个小镇,再往前走几十里,便是兀良汗的国都——额尔古城。

    而在这之时,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出关到此,已是疲乏至极。

    褚老许久没有出声,只是掀开车帷往外打量片刻,冷笑一声,又放下帘来,看了看平躺在马车上那个仍然裹成粽子一般的姑娘,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是得找个地方。去塔拉吧。”

    以前的漠北,牧民们全是居住毡帐,不过,此处离国都额尔古城很近,塔拉这个小镇,便有了许多类同大晏的土木屋子,没有大晏那么精致,但也很是齐整。

    车夫把马车驶入塔拉的一个小客栈。

    帘子刚撩开,掌柜的便迎了上来,“客官几位?”

    褚老看了看他,“你不都知道了么?”

    掌柜微怔,偏头看向车夫,打了个哈哈,摊手一笑,“褚老这双眼,还是这么厉害。里面请吧,先生已久候多时。”

    褚老哼一声,冷眼看向那个车夫。

    “我的徒儿,若少了半根汗毛,拿你是问。”

    那车夫闻声,低下头去,“褚老,你还真情实意地给人家当起师父来了?呵呵,有这闲工夫,你不如好好想一想,怎么跟先生交代吧。你教出来的劣徒,背叛组织,甘当赵胤的走狗,你也是有责任的。”

    褚老冷笑,“我自会向先生道明缘由。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这时,车厢里传来幽幽的一声。

    “师父……”

    褚老一听,连忙返身撩帘,看了看躺在那里的女子,声音情不自禁地柔和了许多。

    “醒了?可有哪里疼痛?”

    车上的人,正是时雍。

    她仿佛做了一个恒久不醒的梦,在梦里颠沛流离,如同经历了无数个轮回那么长远,终于有了魂魄归来的真实感。

    这般再醒来,看到褚老这张熟悉的脸,仿佛也舒心了许多。

    “痛,哪里都痛。师父,我是不是被你拆过重装的?”

    拆过重装?褚老没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想了想,说道:“舟车劳顿,怕你吃不了那苦,便给你喂了些止伤止痛的药。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听这话,敢情是她有可能会醒不来?

    时雍狐疑地问:“我方才听你们说话,是要去见什么先生。师父,我可不可以见?”

    褚老猜她是不放心自己离开。就如今她的模样,任何人都可以捏死她,而她的身边,能信任的人,只有他了。

    “你别怕,师父去去就来。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时雍其实不是怕,是真的对这个车夫所指的“先生”有些好奇。

    她怀疑,这个先生便是狼头刺组织的首领。

    “好。我听师父的。”

    时雍没有争辩,乖乖让人抬入了客栈的里间,像个木偶似的丢在床上,痛得龇牙咧嘴,还动弹不得。

    她的记忆是从黄泉谷的山洞里丧失的,醒来便是这里,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她全然不知,此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然到了兀良汗。

    就这么静静地等了片刻,没有想到,不仅褚老过来了,就连她想见的那个先生,也被褚老带了过来。

    比起身着黑袍,神神秘秘的褚老,这个被称为先生的人,看上去要简单朴素得多。他约莫六十来岁,一身儒袍宽裹,须发半白,态度温和,举止文雅,像个读书人的模样。

    时雍有些意外。

    这不是兀良汗人,而是南晏人。

    褚老慢慢站在床前,不知不觉护起了犊子,“这位是半山先生。”

    怕时雍不明白个中厉害,说罢他又补充一句,“便是二皇子身边无为先生的师父。”

    时雍心里暗自一惊。

    “半山先生好。”

    她身上有伤,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如同蚊虫嗡鸣。这样的一个女子,更不容易让人起杀心。

    时雍是这么琢磨的,可是这个半山先生看了她许久,都没有回答她的招呼,那双温和的眼睛里,渐渐地迸出一抹复杂的光芒。

    “你跟你娘长得,不太像啊。”

    她娘?

    这个半山先生认识陈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