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61章 兹事体大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盯着他,问出自己的疑惑,半山先生却避开了她的眼神,望向了别处。

    这间屋子是木头制造的,抵不住额尔古城幽凉的风,尤其在安静的时候,窗橼外呼呼的风声仿佛就在耳侧,震得人心头发颤。

    “何止认识。我与你娘渊源颇深。”半山先生声音很轻,时雍的心却突然狂跳起来。

    秘密就像一个巨大的肥皂泡泡,漂浮在眼前,只要她抬手好像就可以戳破。时雍身子动弹不得,眼神却极为锐利,带着火一样的热度看过去,仿佛能将一切点燃。

    “那先生是不是也认识我的父亲?”

    半山先生温和的眼,霎时凝滞。

    时雍从他转头时的一瞥,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光芒,接着低低一笑,用沙哑无力的声音道:“生而为人,不知从何而来,实在是不堪得紧。还望先生成全我一番思念,告诉我生父下落。”

    半山先生道:“你真想知道?”

    时雍继续装傻卖乖,点点头,言词恳切,“先生若肯直言,必当感激涕零。”

    半山先生摇了摇头,儒雅的面孔平添了几分凝重,他盯住时雍的目光,也暗淡了几分。

    “傻姑娘,世间真相,不是每一件都能尽如人意的。”

    “我不怕。”时雍盯住他。

    半山先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时雍发现他与褚老有短暂的眼神交流,停顿片刻,这才慢吞吞地道:“你父亲早已亡故,不在人世了。”

    “亡故?”时雍诧异地问:“因何而亡故?”

    “兹事体大,不便多说。”半山先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时雍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含糊地道:“你这次能活着回来,也算是机缘。如今到了兀良汗,你就安全了,好好养伤,其他的往后再说。”

    一听这话,不等时雍出口,那个随同他们一路回来的“车夫”却是急了眼。

    “半山先生,你就这样放过她了?”

    他便是在黄泉谷山洞中时雍见过的那个黑衣人,时雍不知他对自己的仇恨为何而来,但听他把话说得极狠。

    “她投靠赵胤,背叛组织,早已与我们离心。若非此次坠崖,她已然是赵胤的夫人了……”

    “闭嘴!”半山先生显然早知此事,淡淡扫他一眼,“褚老已同我说过她的情况。阿拾被歹人所害,落入池塘,虽侥幸活命,却失了神魂,忘了过去的事情。这哪里能怪得了她?”

    时雍没有想到褚老已经帮她把说辞都想好了。

    这一声师父没有白叫,马屁也没有白拍,看来褚老对她的敌意,已化为乌有。

    时雍顺着褚老的话说下去,目光里流露出几分恻然。

    “不敢欺瞒先生,即便到了如今,我仍然对先前的事一知半解。还望先生和师父告知。”

    “不急不急。”半山先生撸着胡须,轻飘飘地笑道:“你眼下最紧要的是将养身子,余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说罢,他朝褚老递了个眼神,告辞离去。

    时雍说了一声“先生慢走”,但见褚老深深看她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倒是那个黑衣车夫,不满地重重哼她一声。

    “你别以为褚老护着你,你就没事。谁不知你是贪图富贵这才背叛的?”

    时雍觉得这憨包实在有意思,闻言叹口气。

    “这位大哥,你总说我背叛,我连背叛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岂不是冤枉?要不,你告诉我可好?”

    “还在装蒜。”

    黑衣车夫还想说什么,门外便传来半山先生的轻唤。

    “昂格。”

    黑衣车夫瞪了时雍一眼,转头走了。

    ……

    门外走廊,半山先生一只手负在身后,一身白衣儒袍对着褚老那一身黑袍,看上去对比强烈,矛盾而冲突。

    “褚老,这丫头还能不能用,可不可信,你心里要有计较。切莫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她给迷惑算计了。”

    “我自有分寸。”

    对比半山先生那一脸的和颜悦色,褚老掩在黑袍下的脸诡谲莫辨,语气也有几分不耐烦。

    “我亲自调教出来的徒弟,她的性子我比谁都清楚。再有,赵胤此人油盐不进,刀枪难入,这世上除了她宋阿拾,还有几人可接近得了?我不信,这么好的机会,先生甘心放弃?”

    半山先生灿然一笑。

    “褚老知我。”

    若是甘心放弃,那女子此时已是一具尸体,断然不能安稳回到兀良汗。

    事实上,他们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让她去接近赵胤,本就为了有朝一日可堪大用。原本,他们是不抱希望的,能有今日的结果,已是超出预期。

    失忆了,还有机会想起来。就算想不起来,也能再调教,让她为己所用。

    可是,要想再找一个能接近赵胤的女子,机会就渺茫了。

    “昂格的话,褚老别放在心上。他并非针对于你,只是为人忠诚,性子又鲁莽了些。”

    褚老点头:“老儿怎会跟他一个毛头小子计较?”

    “那就好。”半山先生回头看一眼,“我便离开了。客栈这边,不要耽搁太久。褚老,我等你的好消息。”

    褚老朝他拱手,眼睛微眯,“大妃那边,还盼半山先生周旋。这姑娘的命,总得先保下来再说。”

    半山先生了然地微笑。

    “大可放心。”

    …………

    时雍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北风。她望着房顶,思索着半山先生的话,也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兀良汗。

    她被带到兀良汗了。

    不知今夕何夕,也不知赵胤后事如何,大黑的腿又好了没有?还有婵儿,没有自己在身边,她是不是嫁到了定国公府,与陈萧成了夫妇?

    “唉!”

    时雍低低叹息一声,房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进来的人,只有褚老一个。

    他反手闩好门,眉头紧锁地看着时雍,许久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时雍侧目看着这样的他,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迟疑一下,轻唤了声。

    “师父,怎么了?”

    “别叫我师父。我没你这么厉害的徒儿。”

    褚老走过来,在桌上倒了一杯凉茶,一仰而尽,缓缓坐在床前的凳子上,看着缠成了粽子的时雍。

    二人对视片刻,褚老低低问:

    “你想活吗?”

    时雍嘴角微动,“没人会想死吧?”

    褚老道:“你有两条路。一是投靠我们,成为真正的狼头刺。二是……”他眯眼迎着时雍询问的目光,阴晴不定地道:“快些好起来,逃!”

    时雍想也不想,“当然是投靠师父……”

    褚老哼声,将凳子拉近一些,低头盯住她的眼睛,沉声道:“想好了再告诉我。你很清楚,此事干系重大。”

    时雍做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低低笑了一声,以做回应。

    “我听师父的话。”

    褚老身子一僵,一副气紧的样子。

    “你别总在我面前说好话、耍滑头。我能救你一次,不能次次都救你。”

    时雍抿了抿唇,严肃了些,“那师父为何救我?又为何要替我在半山先生面前隐瞒?”

    褚老眼皮缓缓抬起,目光颇为复杂。

    “你母亲当年,曾指导我针灸之术。我还她人情,不想眼睁睁看着你死。”

    喔?

    原来如此?

    时雍看着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那师父能不能告诉我,这个狼头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褚老哼声,淡淡道:“你存了什么心思,我很明白。你若想活命,还是少知为妙。准备吃药了。”

    话音未落,他已离凳起身,又去为时雍调药了。

    这次他换了一只干净点的碗,药水依稀浓稠而腥臭,时雍得忍着很大的呕吐感才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她已经知道,这个药对她有好处。

    至少,吃了他的药,身上的疼痛一直在减轻。

    时雍不禁叹息,幸好陈岚当年为人善良,做了这么多好事。要不然,也不会换来今日褚老挺身相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