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62章 兀良汗公主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光日复一日。

    时雍在这个小客栈约莫待了足有一个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身上的“裹尸布”终于被褚老拆除去,她终于看到了比较像个人的自己。

    这些日子,都是褚老在照顾她。有些隐私不便,时雍自动把她当成没有性别的大夫,或是霄南山上的聋哑婆婆,倒也没有太过难堪。她有现代灵魂,比较能接受男大夫,褚老更是没有半分表示,平常很少与她说话,但每日喂了她的药,常常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看她。

    时雍经常被他看得不知所措。

    这个人的目光幽幽凉凉,深邃而复杂,很难捉摸。而他的脸终日被那个连帽的黑袍所笼罩,几乎是看不到五官的,更添了一些神秘。

    “你知道投靠意味着什么吗?”

    时雍的神思被褚老拉回,闻言,看着他点点头,“忠诚,可靠,为你们办事。”

    褚老问:“你是忠诚可靠的人吗?”

    时雍一笑,“师父这话说得,我自然是的……”

    “哼!”褚老突然沉下声音,“若是要让你杀掉赵胤,你肯吗?”

    时雍的身子条件反射地僵硬起来,心脏像被刀刮一般疼痛。

    杀掉赵胤?他们是不知道赵胤已经没有了么?

    随即,她轻松一笑,“可以试试。”

    “你办不到。”褚老语气幽冷,“更何况,他们交给你的任务,会比让你杀掉赵胤更为艰难。”

    比杀赵胤更难,莫非是杀皇帝?颠覆南晏江山?

    时雍仍然是一脸的笑,“可以试试。”

    褚老缓缓站起,打开窗户往外凝视片刻,又慢慢关上。

    客栈周围有密探监视,不论时雍会不会投靠,他们都不会轻易放她离开了。

    她是赵胤的心上人,通宁公主的女儿……

    再不济,也可以是一把好用的尖刀。

    永永远远地悬在赵胤和南晏的头上。

    “你准备一下。”褚老突然转头,沉声说:“今夜就走。”

    简单的几个字,如同重锤一般砸在时雍的头上。她看得出来褚老表情的凝重,可是她熬过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混到这里,眼看就要接触到秘密的边沿,也还没有为赵胤报仇,怎么舍得就这样离开?

    “师父的话,徒儿听不懂。”

    褚老突然生气地转头,怒视着她,那双眸子比往常更为冷厉,“不想死,不想做人家的棋子,不想成为人质,你就跟我滚回南晏。”

    时雍皱眉:“带我来兀良汗的是师父,要我走的也是师父,徒儿不懂了。”

    褚老抿了抿嘴,一副无从解释的样子,“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师父对我的生死不在意,只晓得听命行事。现在,师父舍不得我死了。是不是?”

    时雍看着他,笑盈盈地说着,语气柔和,“人心都是肉长的,师父待我如何,徒儿心里清楚。你在三生崖救我一命,又每日为我悉心疗伤,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能丢下你独自离去?我若是走了,师父如何向他们交代?”

    褚老沉默。

    看她片刻,拂袖离去。

    时雍没有想到,这人如此固执,当天吃了药,她便有些昏沉,只当是身子疲乏,没做他想。

    岂料,等她再一次从昏睡中恢复意识,竟是在额尔古狂风大作的河岸,耳畔是嘚嘚的马蹄和弓箭刀枪的摩擦声,风驰电击一般朝自己席卷过来。

    “褚道子,下马不杀。”

    这是时雍第一次听到褚老的名字,也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师父,名叫褚道子。

    此时的她,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色袍子里,头尾不露,被褚道子整个儿放在马前,正策马狂奔,试图离开漠北草原。

    马蹄声仿佛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时雍心脏骤停。

    她这个师父有些本事,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没有自己的人,单凭他自己,如何逃得脱狼头刺的追击?

    “师父……”时雍睁开眼,拉了拉他的黑袍。

    “闭嘴!”褚道子怒吼一声,双腿一夹马背,跑得更快了。

    时雍头上的黑色斗篷被吹得飞了起来,她抬头看着那双幽凉的眼。

    “我是想说,这么跑太吃亏,你为何不略施小计,先毒死他们再走?”

    褚道子:……

    “褚道子!”带人来追的人,正是那个叫昂格的黑衣人,他一马当先,手挽长弓,怒声叫道:

    “你再往前一步,休怪我不念旧情,要替狼首清理门户了。”

    冷风呼号而至,箭矢对准了褚老的后背。

    他浑然不觉,“驾”一声,将身前的时雍拢紧,狂奔往前。

    “反了,反了。你这是不要命了。”

    昂格猛拍马背,咬牙切齿地喝道:“狼首有令,褚道子背弃组织,胁持人质逃离。若劝不止,格杀勿论!”

    背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时雍的心脏被紧紧钩起,低低唤了一声。

    “师父,危险……”

    “别怕,他们舍不得杀你。”褚道子声音低沉而平稳,好像没有受到昂格的威胁和影响。

    时雍对他不由添了几分佩服。

    这得多强大的内心,才能对一群人的追杀视若无睹?

    “师父,话虽如此,但昂格这人脑子有点毛病,万一失手……”

    她刚说到此,一支羽箭突然从身后飞了过来。褚道子就像长了后眼似的,猛然将时雍的脑袋压低,把她整个人护在身前,生生用肩膀挨了这一箭。

    “师父!”时雍仿佛听到了箭尖入肉的声音。

    她震惊不已。

    叫褚老做师父的时候,她多半是为自保,套个近乎而已。

    可她没有想到这个人竟会拿命来保护她。

    时雍有些感动,凝固的表情浮上一抹惊怒。

    “你这样会死的。你放我下来!他们不会杀我,你自己逃命……”

    褚道子没有说话,猛地一下勒住马匹,在马儿长长的嘶叫声里,生生停了下来。

    时雍一愣,扭头看去,但见前方的黑暗里有一群迎面而立的兀良汗士兵。

    旗幡翻动,寂静无声,杀气腾腾。

    而坐在马上的士兵首领,不是别人,而是在大青山与时雍有一面之缘的兀良汗王巴图。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时雍始料不及。

    她扭头看了看褚老,又看了看后面渐渐放缓马蹄的追兵,心里突然一凛,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低唤一声。

    “师父,你这是……”

    褚老不待她说完,突然翻身下马,将时雍从马背上扶下来,对着巴图的方向拜倒。

    “参见大汗。人已带到!”

    巴图的目光落在时雍的身上,然后慢慢地越过她,望向她身后那一群追兵,冷声低喝。

    “你们是要造反吗?竟敢为难本汗的小公主!”

    小公主?

    巴图居然会当众承认他们的关系?

    时雍脑子里嗡的一声,冷冷地扭过脸去,看着褚老。

    褚老不看她,嘴皮轻轻一动,声音细若蚊蚋。

    “至少,你可活命。”

    时雍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静待时局发展。褚老一动不动地接受着身后刀子似的憎恨目光,而巴图脸色平静,没有表现出半分激动,只是巡逻般扫视一圈眼前的众人,冷声下令。

    “原地诛杀!”

    “不留活口。”

    原地诛杀?

    不审不问也没有流露出半点意外,而是第一时间灭口?

    时雍看着那潮水般涌过去的士兵和震天的兵戈之声,震惊之余,心里突然明白了几分。

    这伙人的存在,巴图心知肚明。

    是什么原因,让他不阻止,眼睁睁看着他们行凶作恶?

    还是他原本就有利可图,故意顺水推舟,想要坐收渔利?

    时雍想到了四夷馆的案子,死去的弘文院大学士吉尔泰,还有被赵胤认为犯有间谍罪而遣返的来桑……

    线索串在一起,她越发明白了。

    狼头刺就算与巴图无关,但也是他极亲密的人,让他无法下手。

    不是来桑,那就是来桑背后的兀良汗大妃阿如娜。

    阿如娜是巴图的结发妻子,也是草原上的另一雄鹰——北狄国的公主。娘家势力雄厚,背景错综复杂,一个极有手腕的女人。

    ……

    额尔古河岸的风,将时雍身上过于宽大的袍子拂得呼呼作响。耳边的兵器碰撞声,厮杀声,惨叫声持续了许久。

    她一动不动地站着,听着,面无表情。

    巴图也没动,就那般看着她。

    天地变了颜色,河岸上尸横遍野,旗帜浴血倒地,钢刀插在松软的泥土里,发出金属的嗡鸣声……

    渐渐高亢。

    又渐渐停止。

    终于,周围安静下来。

    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些刚才追着褚老和她的人,变成了一堆尸体。时雍转头时,看到了那个叫昂格的黑衣人,他瞪着一双不甘的眼睛,望着她的方向,一只胳膊脱离了他的身体,仿佛死不瞑目。

    这一夜的变故来得太快。

    时雍的脑子,此时清晰无比。

    她扭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褚道子,低低问:

    “那天你说,从今往后,无论是时雍,还是宋阿拾,都已经死了,我还纳闷呢。看来,你早就已经想好了今天,对不对?”

    褚道子眼皮低垂,仿若没有听见一般,单膝跪地。

    “恭喜小公主,贺喜大汗。”

    巴图沉默片刻,说道:“此事办得甚好。赏,本汗要重重地赏你。”

    四周沉寂了片刻,紧接着,便传来一阵齐整整的恭贺。

    “恭喜小公主,贺喜大汗。”

    “恭喜小公主,贺喜大汗。”

    巴图端坐马上良久,突然一跃下马,将鞭子递给侍从。

    “拿着!”

    四周安静下来。

    巴图蹙着眉头朝时雍走过来,步子迈得很大,一张肃杀的面孔紧紧绷着,仿佛带着一股巨大的压力,朝她步步逼近。

    “你是阿拾?我的女儿?”

    他的声音有些疑惑,目光里有一闪而过的光芒。

    时雍身子轻飘飘的,看着他没有表情。

    “你们说我是。”

    她的回答,出乎巴图的意料。

    他打量她片刻,突然张开双臂,将时雍紧紧搂入怀里,胳膊铁钳一般紧,箍得她生生作痛。

    “我的女儿,我的公主。”

    时雍一动不动,仿佛被一座铁塔包围了,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身子本就不舒服,又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整个人如同窒息一般。

    打断巴图的是一道清雅的笑声。

    “父汗,时辰不早了,妹妹身上有伤,早些带她回去安置才是。”

    乌日苏?

    夜晚光线太暗,方才一群士兵等在那里,时雍只注意到了最前面的巴图,没有注意到他身后都跟了什么人。

    听到乌日苏的声音,时雍这才恍惚想起这个人,是她的哥哥,说不定还是同父同母的哥哥?

    这个世界真是疯狂。

    时雍正暗自感慨,巴图就松开了她,朗声一笑,“乌日苏,你先行回城,给你妹妹备好住处。”

    说罢,他停顿一下,目光又凉凉望着在场的众人。

    “切记,今夜之事,不可声张。从谁的嘴里传扬出去,我便拿谁开刀。”

    “是!”

    众人齐声应喏。

    月挂残坡杀人夜,山连星斗待归时。

    浓郁的夜色墨汁一样往前蔓延,像一幅被夜风吹拂的神秘画卷,徐徐铺开,将一个女子的身世和命运改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