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65章 图谋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额尔古。

    五月的风拂过宫城,一条往河岸延伸的商道上,传来一阵嘚嘚的马蹄声。

    来桑骑在马上,在风声中纵马入城。

    道路宽阔了许多,街道上的人群被恣意张扬的马蹄声惊动,纷纷侧头来看,嘴里发出“二皇子”,“是二皇子”等声声惊呼。

    昨年两国交战,来桑留在南晏的事情,人尽皆知。虽说兀良汗这边说的是“二皇子留在南晏学习”,但明眼人都清楚,这就是活生生的质子呀。

    马蹄声急促而密集,来桑一如既往的张狂。这样的情景以前额尔古城的人常常见到,可是,来桑面无表情,对周围的惊呼声充耳不闻,那严肃的表情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报——”

    汗帐里,巴图正在会见草原部落的几个首领。

    兀良汗国的前身,便是阿木古郎整合的十三部,但偌大的漠北,仍有些闲散部落,相对独丨立的存在着,他们对兀良汗俯首称臣,看似与世无争,其实是实力不济,不得不寻求兀良汗的庇护,退而求守。

    士兵入内通传,惊动了巴图。

    但见他皱了皱眉头,不悦地低喝。

    “何事?”

    士兵道:“启禀大汗,二皇子回来了。要求见大汗!”

    来桑因四夷馆的案子,被南晏定为刺探情报,有所图谋,续而遣返兀良汗一事,巴图是知情的。就在来桑回来之前,南晏已有国书告知。

    但是来桑回得这么快,倒是让人意外。

    巴图看了看四周的围坐的部落首领,不高兴地哼声。

    “没见我在忙吗?让他在外候着。”

    士兵颇有些为难的样子,结结巴巴地道:“大汗,二皇子愤恼不安,拦,拦不住……啊!”

    士兵的话是以一声惨叫声结束的。

    一只脚重重踢在他的腿窝,痛得他龇牙咧嘴,抱着脚迅速倒在一边,冲入汗帐的来桑就以这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暴躁表情出现在人前。

    别看来桑年岁不大,但身高体健,剽悍蛮勇,生起气来的模样很是吓人。

    “父汗,我有事问你。”

    汗帐里突然安静下来,纷纷注视着来桑父子二人。

    巴图当即炸了,瞪大眼睛怒斥。

    “不得召见,贸然持刀闯入汗帐,你是在要挟汗父吗?”

    来桑面色不变地将大刀挪到一边,双手重重抱拳,朝巴图行了一礼。

    “儿子参见父汗。儿子有事要问,还请父汗屏退左右。”

    巴图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来桑这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让他咬紧了牙根。

    “出去!”

    “儿子有要事相奏!”

    “来桑!”巴图拿起桌上的一个酒壶,猛地朝来桑掷过去。

    来桑不闪不避,硬生生挨了一下,双眼仍然灼热地看着巴图。

    “儿子有要事询问父汗!请父汗恩准。”

    巴图呼吸急促起来,脸颊涨得通红。在座的部落首领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应当如何反应。

    这时,乌日苏率先站了起来,“父汗,二弟远道而来,定是有急事相商。不如让儿臣先在此招待各位贵客,等父汗回来……”

    巴图重重哼声。

    虽是不满,又不得不说这是最好处理的办法。

    乌日苏的懂事与知礼,让巴图瞧这个莽撞的小儿子越发不顺眼。

    “你给我滚出来。”

    巴图负手走在前面,来桑待他走过自己身边,没有同任何人说话,转身跟了上去。

    额尔古建有汗王宫殿,只是巴图还是习惯用老规矩,在汗帐里招呼客人。此时出了汗帐,他带着来桑进入汗王宫,往上位一坐,冰冷冷地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怒声发火。

    “你若是没有大事要奏,老子便当场宰了你。”

    从小到大,来桑没少挨巴图的揍,早已习惯了,丝毫没有将巴图的威胁看在眼里,而是怒气冲冲地问:

    “我母亲被禁足,是不是大事?”

    巴图一怔。

    他没有想到来桑的消息那么快,人还没到额尔古,就已知晓汗宫之事。

    “哼!看来是本汗小瞧了你。你那个精明的母亲没少为你谋划。你们在汗宫有多少眼线?”

    来桑一阵气紧,怒视着他。

    “我知道我如今说什么,都只会招你厌烦。行,你怎么想便是什么样。”

    顿了顿,来桑放缓了语速。

    “我再问你,我突然添了个失散多年的姐姐,算不算得是大事?”

    巴图冷哼一声。

    这事他敢宣扬出去,就没有想过要隐瞒世人,而他今日召集草原各个部落首领前来商议,就是为了应对南晏即将到来的发难。

    或者说,上次战败退回草原,他的铁蹄南下之梦被迫夭折,但是从没有一天斩断过期望,他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如今春暖花开,草肥水美,正是好时机。

    与其说巴图对寻回的公主大肆封赏庆贺,是因为他喜欢伊特尔公主,不如说是他是为了储备一场战争在图谋。

    兵家说,入侵者必败,上次一战,兀良汗贸然南下,师出无名,不得百姓谅解,最终吃了败仗。

    这一次,他要让南晏先出手。

    而他被迫迎战,守卫家国,那就是正义之战。

    正义之师,何愁不赢?

    如此想来,他对巴图的质问少了些愤怒,语气也缓和下来。

    “既然你已知晓,我便不再瞒你了。伊特尔确实是我的亲生女儿。”

    “她不叫伊特尔,她叫阿拾!”来桑恼恨地吼叫着,双眼盯视着巴图,咬牙切齿地道:“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你就敢乱认孩子。你是不是疯了?”

    来桑的怒火全在脸上,巴图看得真真切切,表情更又平静了许多。

    这小子都能气成这副模样,南晏那些人,又会如何?

    巴图心平气和地道:“我没有疯。疯的是你,看中家姐,还不知悔改,千里驰骋,质问汗父!”

    “我没有你这样的汗父。”来桑气急之下,口不择言,“你怎会是这样的畜生,怎能干出这种事来?我宁愿母亲没有生过我,啊!”

    痛苦地抱头,像只暴躁的小豹子。

    而巴图听闻此事,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大妃对你说了什么?”

    来桑怒而咬牙,“我还没有见到母亲,她能对我说什么?”

    巴图问:“那你知道了什么?是谁告诉你的?”

    来桑恨恨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还用得着旁人告诉我吗?”

    哼!巴图冷笑着掀起唇角,懒洋洋地道:“看来在南晏学得不错,会用名言了。既是没有见过你母亲,便去见见吧。她很是惦念你。”

    来桑显然没有想到巴图会这么轻描淡写地把此事揭过去,他想要的解释并不透露半分,目光又是愤怒又是失望。

    “你就没有别的话,同我说了吗?”

    巴图的脸,沉了下来,“见到你母亲,替我转告他。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来桑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的是这句话。

    他微微愕然,看着巴图的脸,不知所措。

    “这话是何意?”

    以来桑的年纪如何斗得过巴图?看着他这副模样,巴图冷然一笑。

    “你说了。她便会知道。别的,便没有什么了。”

    来桑一怔,缓缓走到他的面前,自上而下地看着他,“我再问你一次,阿拾当真是你的女儿?”

    巴图道:“是。”

    来桑步步紧逼:“当真是亲生女儿?你认她,难道不是别有目的?你贵为大汗,怎会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认作女儿,还封赏有加,难道你毫不存疑?你凭的是什么?你是如何认定,她就是你女儿的?”

    巴图斜眉上扬,抿嘴看着他。

    “这个不是你关心的问题。你只须记得,她是你的亲姐姐,不要再心生妄想便好。”

    “不。我不信!”来桑大吼。

    巴图抬眼看他片刻,徐徐起身走近,掌心重重落在来桑的肩膀上,拍了拍,大步走人。

    来桑猛地转身,看着巴图的背影,厉色嘶吼。

    “我是不会相信的。你在骗我,你骗了所有人。”

    巴图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