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66章 草原之夏(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在额尔古,人人都知道巴图十分厚待刚寻回的伊特尔公主,但是少有人知,兀良汗大妃被禁足在汗宫。便是一些知晓此事的人,也只是认为大妃因为伊特尔公主之事不满,引来了汗王的怒火,却是根本不知真正的内情。

    而实际上,此刻的时雍自己,对外间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

    从在额尔古河岸被巴图接回来那一天开始,时雍便在宫中养病,伺候在跟前的人,除了新添的两个兀良汗侍女,仍然是褚道子。而她坠崖的身子伤情很重,在短短时日里,也不可能突然好转。

    褚道子负责汤药,少言寡语。

    两个宫女,一个叫塔玛,一个叫恩和,也从不多说一句话。

    在时而清醒时而昏眩的日子里,时雍宛若一个废人,只能从每日的窗影来判断,太阳出来了,天黑了,天亮了,天晴了,下雨了,一天又过去了。

    她这般境况,与外界传闻得被万千恩爱的伊特尔公主,判若两人。

    夜幕降临,喧嚣渐散,整个屋子里安静得像一座坟墓。

    时雍靠坐在床上,双眼紧闭着,仿佛沉睡一般。

    砰!

    寂静里传来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墙上滚落下来。

    “谁?”守在门口的塔娜听到声音,警觉地走了过去。

    一个人影从墙角绕过来,望一眼塔娜的背影,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去,又反手把门合上,贴着耳朵安静地倾听片刻。

    塔娜嘟哝一句什么,再没了声音,他这才松口气,抬头望去。

    床上的女子静静地看着他,黑眸点漆,身子纹丝不动。

    来桑乍一眼看到时雍,差点惊叫出声。

    “阿拾?”他轻声唤着时雍的名字,慢慢朝她走过去,浓眉深锁,一副困惑的模样,“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白了,瘦了,苍白的脸有些陌生,几条大小不等的疤痕爬在脸上,几乎快要认不出来。

    这段时间,时雍没有照过镜子。

    他们不肯给她看,可能是怕她被自己吓到。

    时雍对容貌早已有了猜测,自己其实也不想去看。

    毕竟从三生崖坠落时,她是知道自己受伤严重的,脸上又怎能幸免?但是,来桑夸张的模样,还是让她心里涌起一股不安。

    没有女子不爱美,时雍尤其爱惜她的脸。这些日子以来,她由着褚道子像种实验田一样捯饬她的身子,一是因她受了伤,无能为己,动弹不得。二是破罐子破摔,想看看褚道子是不是真如他说的那般能耐,能让她恢复如初。

    “阿拾……”

    来桑声音微弱,目光里满是怜惜,缓缓蹲在她的床前。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时雍皱起了眉头。

    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蹲在面前,就像只大熊似的,挡住了光线。

    时雍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安静地看他。

    来桑的变化不大,浓眉大眼,目光依旧清澈,只是眼里带了血丝,整个人憔悴了一些,下巴上浅淡的胡须没有来得及清理,看上去少了当初那个少年郎的青涩,成熟了,也稳重了。

    世事沧桑,真是锻炼人。

    时雍想着忽而一笑。

    “恭喜你,告别质子生涯,回到兀良汗。”

    “阿拾……”来桑不想听她说这些客套的话,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她,“是不是他们强迫你了?他们把你关起来的,对不对?”

    关起来?

    时雍想了想,虽说恩赏不断,好吃好喝有人伺候,可是她无疑是不自由的,与关起来区别也不是很大。

    “没有。”时雍下意识地侧开脸,回避了来桑的视线,“你快些回去吧,夜深了,若被人发现你在这里,不好。”

    有什么不好?

    来桑一听这话,脸上便有了出离的愤怒。

    “你根本不是大汗的女儿,对不对?”

    时雍老实说:“我不知道。”

    “那你为何在此?”来桑语气重了许多。

    “我要治伤。”时雍挑了挑眉梢,看着暴躁小王子那双狼崽子一样满是戾气的眼睛,徐徐道:“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我是如此,你也一样。你看,你在南晏做的那些事情,不也是么?”

    来桑一怔,盯住她问:“你也认定我在南晏,刺探了你们的情报?”

    时雍想了想,淡淡地道:“我相信赵胤。就算不是你亲力亲为,你也脱不了干系。吉尔泰是你的人,没错吧。狼头刺的事你也早就知情,可是你在我面前装得那么像,一问三不知,我当真就信了你。”

    “吉尔泰不是我的人!狼头刺之事,我当初确实不知情。”

    听到他生气地低吼,时雍“嘘”一声,目光闪了闪,压着嗓子问他。

    “那你告诉我,吉尔泰是谁的人?”

    来桑一怔,哑口无言。

    时雍静静地倚着床,观察着来桑的表情,呼吸声里带了几分笑意。

    “是大妃的人。对不对?”

    来桑惊愕地看着她,似乎在奇怪她为何会知道。

    时雍一笑,“你的表情告诉了我一切。在兀良汗二皇子的眼里,只有大妃是让他无法说出口的人。”

    来桑的脑袋耷拉了下去,不敢看时雍的眼睛。

    “请你原谅我的母亲,她是被人骗了。”

    “骗?”时雍缓缓勾起唇角,不冷不热地看他,淡淡道:“贵为大妃,何人敢骗?干了那么多杀人放火的事,又岂是一个骗字就能洗脱罪责的?”

    “是,你说的对。我母亲做了很多错事,但她全是为了我。所以,我脱不了干系。”来桑的眼眶红了起来,浮起一些雾气,“我才是那个该死的人,若是我早点死去,死在大青山的战场,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时雍一动不动,目光淡然地看着他,没有怜悯,却有疑惑。

    来桑看着她这张变得不再美丽却依然夺他眼眸的面孔,声音喑哑低沉。

    “我的母亲以为我去了南晏,会有性命之危。她做这么多事情,只是不想眼睁睁地看我死在南晏。她只是为了保护我。她只是一个想保护儿子的母亲。”

    时雍不想听煽情的话,只问疑惑。

    “你说大妃被骗,是谁骗了她?”

    “是……”来桑有些踌躇,面对时雍锐利的目光,眼皮不由自主地垂下去,“是她的那些下属。”

    时雍嗤了一声。

    “被下属欺骗,牵着鼻子走?你以为我会信吗?”

    她在激来桑,小王子果然受不得她的质疑,一时情急不已。

    “我母亲也是个女子,她不若你这般睿智聪慧,全听他们的话。”

    “狼头刺呢?也是她听他们的话,建起来的组织?”

    来桑脸都涨得通红,想到狼头刺在大晏做下的那些恶事,一副无颜面对时雍的样子,“也可以这么说。她的初衷是为了我。”

    “为了你?”时雍眯起双眼,“狼头刺的存在非一朝一夕,难道她早早就预见了你会去南晏做质子?这么漏洞百出的谎言,你以为我会信么?”

    来桑太在意她了。

    她的每一个质疑都让来桑崩溃,想辩解又无力。

    “阿拾……”

    来桑低下了头,双手抱住。

    “我没你想的那么单纯无辜,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坏……”

    时雍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这样的相处对来桑来说,每一分钟都是煎熬,面对心爱的女子,他压抑了又压抑,忍了又忍,终是慢慢抬起头来,告诉了她。

    “我母亲不能预见我会去南晏,可是,兀良汗对我们母子而言,也并不是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方。”

    时雍皱眉,“怎么说?”

    来桑道:“我的王兄乌日苏。人人都说他不得父汗宠信,都说父汗厌弃这个生母不详的儿子。当初大青山一战,甚至在赵胤以他性命威胁时父汗都没有理会他,也当众宣布了不会为他而妥协。可是,我的母亲不这么想?她和她的那个忠诚的下属,都认为乌日苏会威胁到我的地位,他虽来历不明,无母族根基,但父汗若是有意栽培他,他早晚会成为我的敌人。母亲说,我们不得不防。狼头刺便是因此而生。”

    他盯着时雍的眼睛,以一种困惑的语气相问。

    “阿拾,你信吗?有一种情感是藏在心底的,不用表露出来,但他的妻子就是可以感觉到。我的母亲就是这般告诉我的,她说,父汗表面不看重王兄,实则是为了保护他。而父汗待我,是捧杀。我的母亲说,父汗怨恨她,也忌惮她,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喜爱她。她还说,一个男子若是不喜欢一个女子,定然也不会喜欢这个女子为他生的儿子。”

    时雍沉默不语。

    来桑一笑,“我仔细回想,种种迹象表明……父汗的心思,确如母亲所言。父汗没有那么喜爱我,也没有那么厌恶王兄。他是一个只喜欢他自己的人。”

    时雍撇了撇嘴,“不。他喜欢的是逐鹿中原,称霸天下。为了这个目的,他什么都可以牺牲。”慢悠悠侧过脸,时雍盯住来桑的眼睛,“这与他喜不喜欢你无关。喜欢你,不喜欢你,都不会改变他的初衷。”

    来桑怔怔看她。

    这些话,他知情,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阿拾却一针见血地说了出来。

    “那你并不是真心想认他为父,做兀良汗的公主,对不对?”

    看着来桑皱起的眉头,时雍波澜不惊地扬起唇角,“真不真心,他不在乎,我也不在意。我只是一个路人,在这里养伤的路人。”

    来桑皱眉说道:“你想离开兀良汗吗?回家去……我可以帮你。”

    “不想。”时雍语气悠悠地道:“我一个孤女,何处是家?何处又不能是家?”她扬眉看着来桑一笑,“如今我不想这事,你走吧。往后无事不要再来了。”

    来桑心里一紧,“你又撵我?阿拾,我想帮你!”

    “我不用。”

    “阿拾……”

    “说了让你快走!”

    “我不!”来桑固执地沉声一吼,房门突然啪的一声被人拍响。

    紧接着,响起了褚道子的声音,“夜深了,公主为何还不歇息?再不歇,我就进来为公主看伤了。”

    这糟老头子。

    时雍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褚道子听到了房里的动静,只是不拆穿他们而已。

    “这就歇了。”时雍应了一声,示意来桑走。

    来桑像个傻子似的杵在床前,一动不动,就像跟她赌气似的。时雍无奈一笑。

    “你既然知道兀良汗不是你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方,为何就不为你的母亲考虑考虑?她为你谋划,你怎可拆她的台?去吧。好好做你的暴躁小王子。是你的东西,就会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无用。”

    一语双关。

    说的是他母亲要为他争取的汗王之位,也是她。

    “阿拾……”

    来桑低低地唤她,待时雍看去时,他哽咽般说道:“你真无情。”

    话音未落,他已转身离开。

    房门外安静无人,来桑左右看看,离开了。

    褚道子站在暗光处看了片刻,默默哼声,甩袖走人。

    ————

    与来桑不算愉快的见面,没有改变时雍半分。

    她一如往常地待在这个屋子里,每日里便是配合褚道子治疗,同时,也跟着他学习医术。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学无止境。

    长久接触下来,时雍不得不承认褚道子的医术有他独到之处,与中原流传的医术不同,不论是用药还是诊断之法,无一不是刁钻古怪,别具一格,却往往有意料不到的效果。

    时雍对褚道子这时还能教她医术,还是有些意外的。

    是这个人救了她,也是这个人把她带到兀良汗,也是这个人亲手把她交给巴图。

    时雍不清楚他原本就是巴图安插在狼头刺的人,还是为了别的原因背叛狼头刺和大妃,投靠巴图,总之,能有机会学习,她便努力去学,努力汲取新的知识。

    二人不谈政事,对医学一途,却总能说上几句。

    时雍仍然叫他师父。

    但是,很多时候,时雍又会成为他的师父。

    对于他不懂的东西,他也会向时雍求教,并不会端着架子害臊。而时雍刚好是一个带着现代医学理念来到这里的人,她的奇思妙想远远甚于陈岚,常常令褚道子欣喜不已。

    岁月如梭,沧海桑田。

    日子便这样在研学与治疗中,一天一天地过去。

    转眸已到六月中旬,时雍的身子渐渐恢复。她还是没有勇气照镜子,但不再像往日那般闭门不出了。她开始着手实施自己的计划,也破天荒地蒙着一层轻纱出了宫殿,以伊特尔公主的身份参加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草原围猎。

    围猎是兀良汗人的生活方式,也常常用来训练军队,彰显战力。可是,一般而言,围猎都被安排在秋末或是初冬,春夏正当动物繁殖的时季,很少会有围猎之乐。

    这次围猎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天空湛蓝,明净高远,漠北草原正是雨水丰沛,大地转绿的时候,碧绿的草原如翡翠般点缀在额尔古河岸,河水从草原中穿过,宛如一条游动的玉带。白云、绿草,相得益彰,星星点点的牧民毡帐,悠悠扬扬的马头琴,羊群、猎狗,浑然一体。从远山拂来的微风,将一副截然不同的画卷送入她的眼帘。

    这么美的草原,

    可惜了!

    “驾——”

    时雍高舞马鞭,在所有人的注目中,策马扬蹄冲入无边的草原,将两个侍女远远的甩在身后,只留下一阵爽朗的笑声。

    那些迎合巴图的人,都说伊特尔公主好骑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巴图脸上却不经意的划过一丝疑惑,然后,但笑不语。

    不远处的山丘上,来桑骑在高大的骏马上,看着时雍远去的背影,不无担心地道:“她伤还没有好,要是摔下马来,可如何是好?”

    无为牵着马缰绳,站在他的身侧,低头沉眸。

    “我去看看。”

    来桑嗯一声,“保护好她。”

    无为眉眼微抬,“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