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70章 夜黑风高正当时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此刻,巴图安排在她身边的侍女昏睡不醒,同样吃了羊肉的还有巴图、乌日苏和好些人。

    确实是个好时机。

    时雍看着赵胤的衣着,眯了眯眼,“可是你穿这一身进来,是不准备让无为继续留在兀良汗了吗?”

    两军开战,情报先行。

    能在兀良汗二皇子身边留下一个眼线,自然是一步绝妙的好棋。

    然而,赵胤看她一眼,蹙了蹙眉头,“半山回来,无为便会暴露。”

    时雍问:“所以,你扮成无为带我走,便是为了给巴图一个,二皇子侍卫劫走公主的假象?”

    赵胤没有回答,沉默地倾听一下,拉动帐门往外看了看,朝时雍示意。

    “出去再说。走。”

    大猎营地到处都是守卫,巴图的汗帐周围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高手,便是猎场的四周,也有铁桶一般的包围圈,赵胤若不是扮成无为的样子,根本就进不来,赵胤想要带时雍脱身,哪里有那么容易?

    时雍怀疑赵胤想带她走的想法,不是一早的计划,而是在见到她之后的临时起意。

    “大人,我们不能这么冒险。”

    时雍低头看一眼赵胤握住她的那只大手,掌心慢慢覆盖上去,轻轻一捏。

    “我知道大人舍不得我,不愿再与我分离。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会好好的,我也不会让无为暴露。你还按原计划行动,我们里应外合,打他个落花流水……”

    听她这么说,赵胤眉心微微一拧。

    “阿拾……”

    欲言又止。

    时雍挑了挑眉,“大人想说什么?”

    他的眼神里写满了不放心,还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怜惜。

    “巴图,是你的亲爹。”

    言下之意,巴图是她的亲爹,她真的要同他里应外合,打他个落花流水吗?

    时雍微微一怔。

    老实说,因为她心里没有这个亲缘意识,在赵胤提醒之前,根本就没想到这一茬。

    沉默一下,她反问赵胤:“如何我说,我根本不在乎,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无情?”

    “不会。”赵胤平静地道。

    时雍莞尔,“你就当我,不是阿拾。”

    此言一出口,两个人都突然沉默下来。

    三生崖上时雍说的那些话,又浮现在脑海。

    四目相对,久久无声。

    阿拾是不是时雍的事情,就像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随时都会被捅破,但是谁都不愿意率先伸手,怕结果不是自己所想,又怕去触碰这一层禁忌。

    久久,时雍无奈地叹口气。

    “三生崖上那些话,是我信口开河,只为稳定赵焕的情绪。”

    赵胤松了口气,轻抚她的鬓发,“我明白。”

    时雍扬扬眉,“大人没有气恨过我么?”

    “有。”赵胤低低道:“气你为何要这么傻?将生死置之度外。”

    时雍抬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赵胤停顿片刻,又低低地道,如絮语一般叹。

    “恨你如此不了解我,不信我。我岂会轻易让自己置身虎口,不做半点防备,任由乱箭穿心?是你傻,还是我傻?”

    二人互视片刻,时雍噗一声笑了。

    “关心则乱。”

    她是,他也是。

    刚说不会轻易让自己置身虎口,可他此刻做的又是什么?

    一个人孤身入营,虽说有无为先生的身份做隐护,又哪有万全?一旦被人拆穿身份,那乱箭穿心都是好的了,落入巴图手里,只怕生不如死。

    时雍一念到此,心跳又加剧了几分,双手则是轻轻揽住他的腰。

    “那大人从来都没有信过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

    赵胤低头看她,沉默片刻,轻轻嗯了一声。

    “时辰不早,不可再犹豫了。阿拾,跟我走。”

    时雍拉住他的胳膊,仰头看去,目光坚毅带笑。

    “我不能走。此刻我们一起离开,目标大,风险更大。我不会再让大人涉险。大人放心,我有一出好戏待唱。大人只管看戏就好。”

    赵胤欺近一步,“阿拾……”

    “嘘!”

    时雍低低一笑,手掌撑在他的胸前,轻轻一推。

    “听话。”

    “……”

    “你快些走。”时雍回头看一眼被被子蒙住的塔娜和恩和,“明日我会出去狩猎,猎场东边有一片丘壑,无为知道地方。你若方便,可来相见。”

    赵胤紧紧抓住她,腕上力气用得极大,黑眸幽深地看她。

    其实,在他进入猎场之前,无为已经告诉了他阿拾的想法,他换装前来一见,原也只是为了劝她不要涉险,保护好自己静待他来安排便是。

    可是,一旦相见,他便放不开手了。

    虽说他的阿拾文武双全,是当世奇女,但他堂堂丈夫,怎能留下她孤身一人在敌营深处,在敌人身边?赵胤横下心来,与她对视着,不肯服软。

    “你不走,我便抱着你走。”

    这纯粹是耍无赖了。

    时雍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大人是想与我共赴黄泉么……”

    “阿拾。”静夜里突然传来一道喊声,不轻不重,却足够让时雍惊出一声冷汗。

    她看了赵胤一眼,定了定神,睡意绵绵地问:“谁啊?扰人清梦!”

    毡帐微微一动,传来来桑稍稍拔高的声音,“我。来桑。”

    方才时雍就已经听出他的声音了,知道是他。

    时雍与赵胤对视一眼,打个呵欠,“二皇子,有什么事吗?”

    来桑的声音有些低,伴着呼啸的风声,需要很专注才能听清,“无为先生可有来过?”

    时雍微微一惊,看着赵胤抚向腰刀的那只手,朝他摆摆头,淡淡地回复来桑。

    “来过,走了好一会儿了。二皇子没有见着他吗?”

    来桑似乎有些意外,哦了一声。

    “你睡了吗?”

    “睡了。”时雍真后悔没拿羊肉给这厮吃,看赵胤脸色越发难看,不免有些头大,“夜深了,二皇子早些回去休息吧。”

    “哦。”

    又是一道低低的回应,听上去落寞又孤寂。

    明明嘴上应了,可他们等了好半晌,也没有听到来桑离开的脚步。

    时雍深吸气,屏气凝神,低低道:“二皇子快些走吧。你深夜在我帐前逗留,要是让旁人看了去,你不难堪,我却是没脸见人了。你我要注意身份。”

    “……”

    来桑没有回应。

    风声里,却传来了他的叹息。

    来桑与乌日苏最大的不同,是他明确地表示过对阿拾的好感。大青山那一伏,这事无数人知情,来桑甚至为了阿拾自愿去南晏为质,堪称情种。如今这般归来,二人换了身份,就算他们明正言顺以兄妹相处,也难免会有口舌,更何况,每每相见,来桑的眼神根本就掩饰不住……

    “我走了。我去找找无为……”

    来桑垂头丧气地转身,帐中的时雍亦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她小声对赵胤耳语,“等他离开,你就走。不能再拖下去。危险……”

    险字还未落下,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声音,人数不少。

    这些人举着火把,火光隔着一层毡帐透进来,让帐中光线乍亮一下。

    时雍与赵胤对视着,时雍终于看清了赵胤伪装成无为的那半张坑洼不平的脸。

    这易容术,一看就是出自子柔的手。

    赵胤也看见了时雍脸上的伤疤。

    心脏像被尖刀剜了一下,他目光一冷,薅紧她窄细的腰,紧紧地捏住,搂住,牙齿咬紧。

    二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热地彼此对视。

    时雍来不及问他,是不是子柔被他带来了,赵胤也没有机会问她的脸怎会成了这般模样。

    因为,就在同一时刻,帐外传来了大妃阿如娜的训斥。

    “半夜三更不睡觉,你是被野狐狸勾魂了么?”

    来桑今儿挨了两轮责骂,在时雍这里又是遭遇冷脸,没得什么好脸色,心里正是窝着火,再看母亲带着这么多人来到阿拾的帐前,便生出不好的想法,生气地还击。

    “那母亲半夜不睡,带着人到伊特尔公主帐前,又是要做什么?趁着夜黑风高好杀人么?”

    阿如娜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儿子这般抢白,一时气紧。

    她一门心思为儿子谋划,这狗东西却为了一个女子跟她做对。

    阿如娜越想越气,指着来桑痛骂,手指都在发颤。

    “孽子,怎么和母亲说话的?”

    来桑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沉默不语,但是站在帐前也不挪动,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见状,半山先生低低一笑,打起了圆场。

    “大妃息怒,二皇子只是一时意气,何必跟孩子计较?办正事要紧。”

    正事?

    他们有什么正事?

    帐中,时雍紧紧拽住赵胤的手,十指交握,互视一眼,默契地掩在帐门后面,静静等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帐外,来桑吃惊地抬头,直视着大妃阿如娜。

    “你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