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72章 一触即发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派胡言。”

    阿如娜怒喝一声,火光下的脸色极度难看。

    “小妖精,你说这话,可有证据?”

    时雍反问:“那大妃说我投毒、通敌,又有什么证据?”

    说罢,她扫视一圈在场的众人,轻声嘲笑。

    “在场诸位,想必都知道,昨夜我烤好羊肉,第一个想要孝敬的人,就是大妃。而大汗是入夜回来随便吃了一些剩下的。我怎会知道大汗要吃?我根本就没有毒害大汗的理由。而大妃你把羊肉掷之于地,是不待见我这个人,还是事先知道羊肉有毒,你心知肚明。”

    说罢,她重重一哼,声音更为沉重。

    “另有,大妃在营中一呼百应,趁大汗未醒为所欲为,深夜领兵前来,难道图的只是我一个公主的性命?还是大妃要的,根本就是兀良汗王的宝座?大妃,我怀疑是你对大汗下毒,想趁机逼宫,再嫁祸给我。”

    “岂有此理!竟敢诬蔑本宫——”

    阿如娜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会如此狡辩,而她的话极有煽动性,在场那些耳根子软的人,被她一通分析,脸上显然已有动摇之色。

    不能再让她这么说下去了。

    她本是汗王喜欢的公主,在场旁观的人又有许多巴图的心腹,一旦被她说动,情势将急转直下。

    这么一想,半山先生朝阿如娜使了个眼神,阿如娜一看,当即熄了火,也不再做口舌之辩了,抬手挥袖,冷声下达命令。

    “将伊特尔公主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阿如娜带来的那一群人,全是她的心腹亲兵,闻言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刀枪铮铮,寒光闪动,而时雍分明就没有束手就擒的想法,冷笑一声。

    “大妃栽赃陷害,还想杀人灭口?好,请诸位将军见证,我今夜若是惨死在大妃手上,待明日父汗醒来,烦请各位将今晚之事,一五一十地告知父汗,拜托了。”

    时雍这番话是深思过的。

    在场那些旁观者,不是大妃的人。就算他们不会阻止大妃行凶,也至少不会为了大妃参与到擒拿她的行列中来。只要他们袖手旁观,拖延下去,她和赵胤就有机会活命……

    说罢,她啪地一声,猛地甩开马鞭,一副要与来人拼命的样子。

    而他身后的赵胤,二话不说,冷着脸拔刀出鞘。

    来桑怔了怔。

    半山先生突然沉喝。

    “无为!放下刀。”

    “……”没人理会。

    “无为,师父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赵胤一言不发,雪亮的刀锋缓缓移动,在一个侍从扑向时雍时,身子鹰隼般掠起,刀锋迎头劈下,带出一抹腥红的血迹,喷溅而出。

    接着,砰的一声,那人栽倒在地,一颗人头骨碌碌滚落在地。

    四周突然噤声。

    安静得如同没有人在一般。

    “无为!”半山的吼声划破了寂静。

    紧接着,他猛地将腰刀拔出鞘来,直指赵胤。

    “你再不停手,为师就要清理门户了。”

    来桑震惊了半晌,闻言回过神来,大声说道:“无为是我的人,他只听我的。”

    “孽子!”阿如娜再次被儿子这句话激怒,她愤恨地盯住时雍,如同见到杀父仇人,咬紧了牙槽,“都给我冲上去,杀了这个小妖精。谁能夺得她项上人头,本宫赏黄金百两……”

    “大妃好大的威风!”一声嘲弄突然从人群背后传了过来,如若洪钟般响亮,带着一股压抑不住的恼意,震慑住了在场中人。

    “大汗!”

    “大汗!”

    人群惊呼,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巴图负着手走在前面,跟在他背后的是一身黑袍,几乎遮住了整张脸的神秘怪人褚道子。

    人群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跟着移动。

    巴图走上前去,像赶苍蝇一样挥手,“都滚下去!”

    那些听令于大妃,手持钢刀的汉子一个个怔在原地,望着汗王,望着大妃,不知所措。

    一瞧这情形,巴图沉下脸,嘲弄更甚。

    “看来本汗是叫不动你们了。大妃,是不是要让本汗求你下令?”

    这话不轻不重,却如惊雷,惊得阿如娜脊背发凉。

    她朝那些使了个眼神,放软了语气,轻声笑语。

    “大汗息怒。他们分明是吓傻了,哪里敢不听大汗的吩咐?”

    一群人退到两侧,巴图抬眸过去便看到了时雍和赵胤,以及他傻呼呼的儿子来桑。

    “哼!”

    巴图负着手,侧过脸来冷冷看着阿如娜。

    “大妃如此大动干戈,是为何故?”

    阿如娜刚方才给时雍“定罪”的那些话又复述了一遍,然后怨恨地盯住时雍,对巴图道:“大汗,你不要被这女子给骗了。此女口蜜腹剑,绝对没有安好心。”

    时雍笑了一声,看了看她低垂着头,躲在连帽黑袍里的师父褚道子,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大妃这话,简直就是耍无赖了。大妃指我第一罪,帐中私藏南晏探子。实则是二王兄留给我的护卫无为先生。大妃指我第二罪,说我给大汗和恩师下毒。可如今,大汗和我恩师好端端地站在面前,谎言已不攻自破。众目睽睽之下,大妃不仅不向我认错,还在信口雌黄,诬我名声。难不成,大妃这般欲盖弥彰,确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还是说,我方才的猜测说中了,大妃确有不臣之心,半夜领兵,是为逼宫?”

    “你……你……”

    阿如娜指着她意态闲闲的脸,说不出话来。

    分明是有人杀了她的探子,闯入伊特尔的帐中,一直未出,怎会是无为?

    而她去禀告巴图的时候,巴图分明酣睡不醒,无论她怎么摇晃都醒不过来。半山也已查明,那些吃了烤羊肉的人,包括褚道子在内,全都如出一辙的昏睡,明显中毒之象,怎会突然就又醒了?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阿如娜指着褚道子,“你们师徒沆瀣一气,是你给大汗吃了解药,对不对?”

    褚道子头也不抬,冷冰冰地道:“回禀大妃。我听到异动,出帐来时才碰上大汗。”

    也就是说,巴图是自己醒的,根本就与人无关,也根本就没有中毒。

    “这是怎么回事?”阿如娜慌乱起来。

    她确实是因为巴图昏睡不醒,才敢这么大的胆子,出动了狼头刺的心腹前来寻事的。

    时雍所料不差,阿如娜的想法不止是对付她一个人。只不过,阿如娜倒没有想动巴图,而是想趁机做掉时雍和乌日苏。如此一来,不论巴图醒与不醒,兀良汗大权,早晚会落入他们母子手里。

    人算不如天算。

    阿如娜突然有点明白了。

    这一出,分明就是这个坏女人设计好的。

    她就是要让自己来对付她,再算计好时辰,让巴图自己醒过来,好拿她一个私自领兵的现行,巴图本就对她不满,如此一来,更是让他们夫妻离心……

    “大汗!”

    正在这时,人群里又传来一声慌张的呐喊。

    “启禀大汗,大,大皇子帐中出事了。”

    巴图一惊,猛地转头,恶狠狠瞪了阿如娜一眼。

    “何事?”

    来的是一个侍从,他的脸在火光里苍白惊恐,一看就是吓得不轻。

    “大皇子的近卫敖嘎,被人砍杀在帐中……大皇子受惊过度,晕了过去。”

    据这个侍卫交代,乌日苏同大汗一起在伊特尔公主帐中吃了些羊肉,回去便睡下了,半夜醒来方便,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外间两个侍从的地铺上,侥幸逃过一命,而敖嘎躺在里间,被活活砍死。

    “大汗,凶手是要刺杀大皇子啊!”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阿如娜。

    阿如娜的脸上,登时褪去了血色。

    怎么可能呢?她知道乌日苏吃了羊肉酣睡未醒,还没有动手啊!

    巴图冷笑,看了看他慌乱的大妃,浓眉皱起,又环视一遍火光下众人表情不一的脸。

    “大妃说营中有奸细,此话却也不假。本汗刚刚截获一份南晏密报,得知有一个内应,就藏在兀良汗皇室,就藏在我们中间。”

    会是谁呢?

    夜幕,苍穹,星空下,一片安静。

    人群不敢说话,也不敢去看汗王或者看别人,甚至不敢与人对视眼神,就怕在这无端的猜测中成为牺牲品。

    气氛紧张低压,一个个毛孔都张开了。

    突然,半山走上前,朝巴图施了个礼,目光一转望向了时雍背后的赵胤。

    “大汗,经我再三辨认,眼前这个无为,根本就不是我的徒弟。臣下以为,他就是南晏奸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