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73章 谁在说谎?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半山话音未落,众人视线齐齐望向时雍身后的男人。

    一身黑衣棉甲外罩黑色披风,半面铁质面具斜飞入鬓,鹰隼般冷漠,透着一股神秘和凝重,而另外半张脸上好几条丑陋的疤痕,让人不忍细看。

    “父汗,他在放屁!”

    来桑是个护犊子的人,无为是他的人,他便要替无为说话。

    “这个半山先生,我早就看不惯了。整天在我母亲面前搬弄是非,阿谀奉承,看似恭顺有加,实则一肚子坏水,谁知道他存了什么心?”

    巴图皱眉看一眼来桑。

    这番话在他听来,分明有为阿如娜辩白的意思。

    他有些不满,视线斜过去,看着半垂眸子,安静等待的无为。

    “摘下面具来。”

    无为垂下的眼缓缓抬起,沉默片刻,在众目睽睽下,慢慢揭开套在头上的面具,紧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众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叹。

    都以为他没有被面具覆盖的半张脸,已经够可怕了,谁会知道,铁质面具下的另外半张才是恐怖之极。狰狞的疤痕几乎占据了这半边脸,蚯蚓似的伤疤覆在上面,狰狞得让人想吐。

    时雍也是第一次看到无为面具下的样子,虽然相信赵胤心里有底才会揭开,还是在巴图锐利的目光投过来时,暗自捏了一把汗。

    四下里无声。

    巴图的视线慢慢从无为脸上挪到半山的脸上。

    “先生,无为是你的徒弟,也是你亲自托付给本汗的人,我一向看重。你方才的话,可有证据?”

    半山在心里啐了一口。

    什么叫看重?

    他把无为托付给巴图,是想让无为在巴图身边做事。可是巴图分明就信不过他,对大妃也有忌惮,一个借花信佛,将无为赏给了来桑,狡诈之极。

    “大汗。”

    半山心下腹诽,脸上却是一贯的温和有加,抬起儒袍大袖,将巴图行个揖礼,一脸严肃地道:

    “正因此子由我一手教导,我对他的习性多有了解。他待我如师如父,素来敬重。可是,从南晏回来,他明知我已回到额尔古,竟然不来请安,不打照面,分明就是避着我。还有今夜,我来了这么久,他不仅没有对我行礼问安,甚至一声都不曾发。”

    说到此处,半山温和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慢吞吞地盯住赵胤,眼里的戾光更甚。

    “若非换了人,怎会如此对待恩师?”

    巴图眉头皱了起来,侧目望过去。

    “无为,你有何话可说?”

    众人的脸,齐刷刷转过来。

    时雍心弦绷起,指尖微微卷了起来。

    她很怕赵胤一开口就暴露了身份。

    来桑的目光也有些紧张,分明有了忐忑。

    赵胤一动不动,沉寂片刻才低低地道:“他不是半山。”

    短短五个字,将本就猜忌满腹的众人,弄得更为紧张和疑惑。

    巴图没有听出赵胤刻意模仿出来的变音,冷哼一声,目光扫过众人。

    “你是说,半山不是半山?不是你的师父?”

    赵胤低低地道:“是。脸是那张脸,人已不是那个人。”

    一听这话,来桑立马抢着回答,“父汗,无为说得很有道理。众所周知,无为受了身受重伤逃回兀良汗,好好一张脸变成了这副模样。而半山先生,重伤后落入河道,因何生还?既然他没有死,这一年又去了哪里?为何早不回晚不回,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父汗,我看真正的南晏奸细,就是半山!”

    这番抢白很有来桑的风格,又急又快。

    不过,却实实在在问在了点子上。

    巴图不作声,目光深幽,看不出是什么心思。

    在场众人交换着眼神,沉默等待,不敢表态什么。

    时雍笑了,“这事有趣。最能证明无为身份的人,是半山先生。最能证明半山先生身份的人,是无为。如今,师徒二人互指对方是假的,是奸细。那么,真相只有一个——这二人中间,必定有一个是奸细。问题来了,他们谁在说谎?”

    这是一个无为要证明自己是无为,半山要证明自己是半山的难题。

    半山以前在兀良汗便是以“仙道高人”的姿态出现在大妃和巴图身边的,没少做装神弄鬼的事情,很得兀良汗朝廷很得看重。大概是为了保持神秘,与众人拉开距离,半山行事诡谲,很少与人接近。

    而无为就更是如此,他以前在半山身边行事,几乎不与人接触,了解他的人,少之又少。

    谁在说谎?

    时雍的话把众人的胃口钓到了极致。

    巴图忽而一笑,仿佛兴致也被勾了出来。他环顾一周,目光从大妃和来桑的脸上掠过,沉声说道:“伊特尔公主说得对。奸细就在这二人中间。只是,本汗糊涂了,到底谁是奸细呢?”

    汗王一发话,私底下便有了窃窃私语。

    有人说半山这张脸做不得假,他肯定是真的,而无为伤得那么巧,脸变成这副模样,谁还能认出来?若不是心虚,怎会如此?

    有人说,伤成这样才做不得假,哪会有人心甘情愿毁去容貌来当细作的?而半山一个被传死去一年的人,若是活着为何不回来?又为什么要选择晏兀两国关系紧张的关键时刻回来,还离间大妃和大汗的关系。

    一时间,众人争论不休。

    巴图静默不语。

    大妃突然开口说道:“大汗,我可为半山先生作证。”

    巴图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阿如娜避开他的眼神,冷声道:“大汗不是今日才与先生相识,半山先生是不是本人,大汗心里有数。我也是一样,绝不会认错人。”

    巴图冷笑:“无为说得很对。脸是那张脸,人不一定是那个人。”

    阿如娜脾气上来了,眉梢扬起:“大汗这是信不过我?”

    巴图道:“我该信你,还是该信来桑?”

    来桑是一力支持无为的人,又是阿如娜的亲儿子。如此被巴图反问,又看来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阿如娜气得重重一哼。

    “既然如此,大汗准备如何处理?”

    巴图一副沉吟不决的样子,许久没有开口。

    这时,时雍笑了起来,“父汗,启明星都亮了,你明日还要为国事操劳,切莫熬坏了身子。依我看,大家都别急着下结论。这黑灯瞎火的时辰,看也看不清楚,瞧也瞧不分明。不如各自回帐,等明儿天一亮,再行定夺?”

    拖字诀。

    这是时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巴图这么精明,并不容易骗过他。如今他们唯一的优势在于,巴图明显对大妃和与大妃交好的半山先生颇有微词。巴图这种性格的人,习惯掌控,最厌恶有人在他跟前玩心机,有这些主观好恶在里面,说不定他会顺水推舟,给大妃一个下马威,让她明白谁是天,谁是地。

    时雍这般想着,脸上笑盈盈地看着巴图,心里却七上八下。

    “哼!没有想到,本汗这么多孩子,关心本汗身子的人,竟只有一个伊特尔。”巴图顺着时雍的话说下去,当众将她好生夸奖一通,又不冷不热地道:“大妃,本汗累了,此事明日再议。”

    明日?

    阿如娜以为自己听错了?

    打铁不趁热,等火冷了还打什么?

    “大汗——”

    巴图手臂一挥,侧过身去,一眼不看阿如娜,冷声吩咐。

    “传令下去,各大营收拢合围,往本汗的营地靠拢,据地自查,不可漏放一人离开猎场。护卫营今夜加强守卫,眼睛都给本汗瞪大点,若是敢放跑了奸细,要你们的脑袋!”

    “是!”

    众人齐声应喏。

    巴图沉默了片刻,视线又转过来,冷冷一哼。

    “半山和无为,不论谁真是假,都先看押起来。”

    来桑瞪大眼睛,喊了一声“父汗”,被巴图一瞪,噤了声。

    大妃则是气得拂袖而去,最淡定的当属半山和“无为”二人。

    两个人都是一副笃定的姿态,没有流露半分慌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