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76章 出乎意料——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就那样打一架就有性命之忧了?

    在场众人都大为意外,尤其是巴图,他眉头深锁,看一眼躺在毡毯上养伤的无为和半山,沉吟片刻才没好气地冷哼。

    “那就先治着好了。别的事情,等伤好再说。本汗今日还要围猎,这二人就交给褚老了。”

    褚道子连忙抱拳,“莫敢不从。只是……”

    他停顿一下,望了望时雍。

    “伊特尔公主医术独到,尤胜老夫一筹。老朽想让借公主妙手一用。”

    半山和无为究竟谁是奸细的问题,是悬在巴图和一众兀良汗大臣心里的一把刀。虽然如今把人都看押在这里了,但只要事情没搞清楚,他们就无法安心。

    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死去,将真相永远埋葬吧?

    巴图皱了皱眉,看向时雍道:“公主大病初愈,不可让公主累着。”

    褚道子低头,“老朽明白。”

    巴图冷冷嗯一声,不再多说,出帐吩咐守卫营的将军好生看管,便上马离开了。

    ……

    昨夜乌日苏受了惊吓,当即晕厥,时雍在褚道子这里配了些药,让塔娜带过去给大王兄,听说二皇子昨夜大发雷霆,恐他怄气伤身,时雍又特地配了些药,让恩和拿过去给二王兄。

    两个侍女被支走,褚道子又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说话就方便了许多。

    时雍特地跟着褚道子走回药帐,趁着没人,小声地打听。

    “师父,他们打架的时候,你怎么会在场呢?我记得你不住那边……”

    她想知道赵胤的下落,又怕真相不是自己和来桑猜测的那样,反倒暴露了赵胤的身份。因此,她不便明说,只能旁敲侧击地询问昨晚的事情,然后不停拿眼神去打量褚道子,希望得到某种回应。

    奈何,不论她什么表情,问什么话题,褚道子就像没有感受到她的暗示一般,根本不往她引导的话题上靠。

    咚咚咚!

    木药杵和石碓窝相撞,发出重重的捣药声。

    时雍看着褚道子将一些药放进去,捣成黑乎乎的浓稠汁液,又用勺子刮出来装入碗里,慢吞吞地塞给时雍。

    “拿去,让人给半山先生喂下。”

    到了这时,他仍是尊称一声半山先生。

    就好像他从来没有被半山围追截杀过一般,整个人平静得没有情绪。

    时雍感慨。

    若论医之道,大概褚道子还要胜孙正业一头。

    因为孙正业会有情绪,会受主观情感和好恶影响,而这个褚道子好像并没有。不论是当初救她,还是如今救半山,在褚道子眼里,他们就是一个没有情感的“病人”,或者说,都是他的“试验田”。

    “师父刚才手法太快了,我都没有看到你用的是什么药……”

    褚道子看她一眼,一言不发地忙别的去了。

    时雍站着看他片刻,不满地哼声。

    “好吧。师父不愿意说,就不说吧。好像谁要偷师学艺一般。”

    她拿起药碗要走。

    褚道子却在她的背后,突然幽幽道。

    “南星当归,乌头附子。”

    时雍顿步,转过头来,微微诧异:“师父说什么?”

    褚道子垂下眼皮,“你碗里的药材。”

    “哦。”时雍心里激动起来,对褚道子甜甜一笑。

    “当归好。附子么,当真有些没有想到。”

    褚道子不再看她,黑袍微微抬起,“快去吧。”

    “师父真好。师父我爱你——”

    “???”褚道子抬起头,一个字都没有发出来,可是时雍能想象到他听到这种“表白”,内心大抵会很“震惊”。

    “呵呵,真是个怪老头。”

    时雍的心情愉悦起来。

    这老头用“南星当归,乌头附子”四味药材来回答了她的疑惑。

    南星所指,自然是赵胤,所谓当归大抵是说他离开了。乌头谐音“兀头”,大抵指的是巴图,附子么,同谐音“护子”,时雍听出了其中意味,却不明白巴图护的子,是哪个子?

    乌日苏,还是来桑?

    又与赵胤的离开有没有关系?

    其实时雍不明白褚道子为什么要帮赵胤,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识彼此。

    赵胤不在,这怪人又不会多说什么,但时雍知道赵胤平安,心便落下一半。

    而另一半,就是赵胤的伤。

    就她方才观察,无为的伤远不如半山先生重,大多都是皮外伤,根本不像褚道子说的伤及内腑。真正伤到内腑的人是半山先生,他身上多处骨折、脱臼、脖子更是差一点直接被人端得换了个方向,褚道子说,半山被抬入帐中时,已是奄奄一息,一度昏迷不醒。

    时雍猜测,把半山往死里揍的人,是赵胤。

    而无为的伤,多半又是自己弄出来的,在赵胤抬入帐中时,趁着半山昏迷的时候,将二人掉了包。再结合半山先生昨夜说他并没有伤到无为,那时雍宁愿相信,赵胤身上就算有伤,想必也只是皮外伤。

    时雍端着药过去的时候,侍卫没有阻挡,直接让她进去了。

    来桑在帐里,两个送药的侍女也回来了。

    时雍直接把药给侍卫,按褚道子的吩咐交代他们让半山服下。

    来桑不满地哼声,“这种人还救他作甚?死了活该!”

    暴躁小王子说话就是这么直接爽快。

    只可惜,如今的半山先生半句都反驳不了。

    他的模样有点像当初在黄泉谷的时雍,褚道子又把他和无为缠成了一个“粽子”的模样,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笑。

    时雍上去摸了摸无为的脉象,收回手又转头问塔娜。

    “大王兄没事吧?”

    塔娜道:“回公主话,大皇子身子有些虚弱,还没有起床。不过,大皇子让我代为转告公主,勿要挂念。还说,还说……”

    她欲言又止,目光看向来桑。

    来桑哼声,“有什么了不得的私房话,是我听不得的?”

    时雍知道他别扭的性子,笑道:“大王兄说的什么,你直言无妨。”

    塔娜道:“大皇子说,让你得空过去同他说说话,说说母亲的事情。”

    时雍一怔。

    稍顷,她微微笑开,“好哇。”

    来桑快要被嫉妒心逼疯了。

    一个赵胤他干不过,总是给他添堵也就算了,就连乌日苏在阿拾心里都比他重要。

    就他尴尬,什么都不是!

    “哼,无趣!无为你好生歇着,我让阿银过来照看你,谁敢给你气受,回头老子弄死他。走了!”

    来桑说走就走,声音还未落,人已经消失在帐中。

    几个人面面相觑,除了时雍和无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气得拂袖而去。

    …………

    六月的草原阳光炽烈,映照千里。

    长风过处,一只猎鹰在空中盘旋不去。

    就在时雍照看受伤的无为,并暗自为赵胤担心的时候,猎场东边的河流与丘壑的交汇处,一身兀良汗将领装扮的赵胤正策马而行。

    一个年轻男子跟在他的身边,突然停下马步。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都督,保重。”

    “保重!”赵胤拱手向那人施礼,翻身上马,勒住马缰绳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着那男子苍白的脸,“大皇子,君子一诺,我等你消息。”

    赵胤面前的人正是大皇子乌日苏。

    闻言,他长叹一声,“放心吧。本王一诺千金。当日在卢龙塞,大都督放我一马,我自当倾力以报。再有……大都督,你也说过,我身上不仅流着兀良汗人的血,也流着大晏忠门良将的血。晏兀两国开战,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与大都督,殊途同归。”

    赵胤微微点头,语气低沉,“大皇子人品贵重,本座佩服。”

    乌日苏苦笑着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道:“谬赞了!无关人品,只是取舍。若能借由大都督之力,一举铲除兀良汗奸佞,不让大妃之流再携狼头刺为非作歹、蛊惑父汗,也是大功一件。”

    赵胤眯了眯眼。

    巴图不是谁能蛊惑得了的人。

    但顾及乌日苏的情感,他没有多说,抱拳拱手,双腿一夹马腹,一声“驾”,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