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79章 夜来相会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不会!将人带回额尔古是父汗允许的,人在狱中死亡,你又不在场,哪里阻止得了?父汗要是责罚你,那是不是要连同他的一起责罚?你有责任,那他也有责任。”

    时雍话音未落,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又揉揉鼻子,用通红的双眼看着乌日苏,无奈一叹。

    “你看我都病成这样了,想帮也没有气力。大王兄还是按律办事吧。”

    她说得客气,拒绝也明显。

    乌日苏看着她满是病态的面容,叹了一口气,有些无措地道:“那你好生歇着,我走了。”

    “大王兄慢走。”时雍又揉蹭几下鼻子,慢慢倚在床头。

    不过片刻,塔娜便带来了饭菜。

    香味飘入鼻子,时雍眼睛不由一亮,这是按南晏的做法做出来的肉菜,她坐直了身子。

    “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塔娜好笑地看着她,“公主平常也常吃这些,从没有夸过。”

    是吗?时雍拿起筷子尝了一下,朝她轻笑:“许是饿了。”

    塔娜道:“可不么?公主睡了一整日,晌午饭也没吃。婢子又不敢来叫您。”

    时雍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抬眼看她一下,“吃晌午不敢来叫,死了人,你胆子倒又大了。怎么,难不成你急匆匆赶来,怀疑我是凶手?”

    她说得轻描淡写,塔娜听了却有点委屈,“冤枉啊,公主,婢子一瞧那头出了事,吓得跟兔子一样,分明就是担心公主安危……”

    噗!时雍被她急切的样子逗笑了。

    “玩笑话都听不出来?”

    “公主惯会取笑婢子。”

    时雍漫不经心地拨了拨米饭,突然抬头,“无为先生没事吧?”

    塔娜一怔,想了想说道:“婢子没有注意到,没有听人说起,想来是没事的。幸得大皇子把他们分开看押,要不然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时雍嗯了一声,没有再细问什么,默默吃完东西,等恩和进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又叮嘱她们两个。

    “我身子有点不爽利,晚上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我睡觉。”

    恩和看了塔娜一眼,语速极快地道:“那褚老来给公主送药呢?”

    时雍想到褚道子,突然有点头痛,“敲门便是。师父大人是万万不敢拒之门外的。”

    恩和松口气,“晓得了。”

    她学的这句话学得很像时雍,塔娜和时雍都笑了起来。

    褚道子就是这时来敲门的,带着一身夜雨和湿漉漉的雾气,整个人冷淡得不像一个活人。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时雍主仆三人的话,默默地将他亲自调好的药递到时雍面前。

    “吃。”

    之所以用“吃”,不用“喝”,是因为褚道子的药和寻常中药的清汤寡水不一样,碗里是浓稠的药剂,得用勺子才能吃得下去。

    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可是,一口喝完和一口一口细品不是同一种煎熬。

    时雍吃了三个多月的褚道子专有臭药,闻到药味都难受,刚刚吃下的东西差点翻出来。

    “师父,我刚吃饱,等会儿再用可好?”

    “不行。”褚道子不冷不热,语气一如既往地无波无澜,“吃饱进药,冷热合宜,正是最佳时候。吃吧。”

    时雍大白眼珠子翻上去,苦着脸看他片刻,无奈低叹,一勺子一勺子吃下去。

    这两日的药尤其苦,她怀疑褚道子是故意整她,只因她把自己弄生病。

    “好了。”时雍吃完最后一口,“呕”一声,差点吐出来,塔娜赶紧给她一颗蜜糖。

    “公主,压一压。”

    时雍梗脖子,将蜜糖含在嘴里,审视着褚道子。

    他千方百计救活的半山突然死了,时雍以为他多少会说些什么。哪知道,褚道子黑袍一拂,转身就走了。

    “褚老真可怕!”

    恩和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声地道。

    塔娜瞪她一眼,收拾好房间,又送来热水伺候时雍洗漱,等一切妥当,这才领着恩和离去。

    终于剩下自己一个人。

    时雍叹口气,闩好房门走到窗边。

    雨还没停,但是风小了一些,再听那嘀嗒声,便添了些温柔。

    时雍生病有点畏寒,给自己肩膀上披了件厚氅子,将窗户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特地将插销拔起,还不放心地推了推,见窗子松动,这才回到床上,一动不动地趴好。

    一盏孤灯微微闪烁,风雨纷纷,闲愁又至。

    “唉!”

    时雍侧着脸,看着灯想赵胤。

    刨除那个黑灯瞎火的晚上鸡飞狗跳的短暂相处,他们已经有三个多月没在一起了。

    去玉堂庵前,她以为自己就快成为封建时代的已婚妇人,过上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甚至都规划好了要凭一己之力,改变时代妇女的家庭地位,谁料竟是这般分别……

    死在诏狱前,时雍怀疑自己拿的是炮灰女配的剧本,到如今,突然觉得自己拿的是女主剧本了。毕竟只有女主才会有这么多磨难和际遇,等千锤百炼之后,好不容易可以过几天好日子,要么转折了,要么大结局了。

    衰!

    眼里的孤灯渐渐出现幻影。

    时雍眼皮打架,再次昏沉沉睡过去。

    “咳——咳——”

    不知睡了多久,时雍喉头发痒,干痒难耐。

    “咳……水……塔娜……”

    半睡半醒间,时雍迷糊糊糊的声音如同梦呓,很快就有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腰,将她扶坐起来,温热的水也很快凑到了嘴边。

    时雍以为自己在做梦,咕噜咕噜喝了两口,刚想躺下去,就又有一张绢子伸过来为她擦嘴。

    不是塔娜!

    时雍猛地惊醒,睁开眼睛。

    房间里黑漆漆一片,那盏她看着入睡的孤灯早已熄灭,一个模糊的黑影轮廓站在床边,一动不动,要不是时雍胆子大,能生生被他吓死。

    “大人……”

    低低唤出这个称呼,时雍心脏狂烈的跳动着,几乎就要从喉头蹦出来。

    “你怎么来了?”

    赵胤看一眼那扇松动的窗,弯腰摸摸她的额头,顺势坐下来,“不是阿拾叫我来的?”

    时雍故意生病回到额尔古城,就是因为在猎场那种重兵防守的地方,要与赵胤见面实在不易,不得已采用的下策。不过,赵胤会不会来,有没有风险,她却没有万全的把握。

    如今看到他活生生坐在面前,时雍才发现后背睡得汗湿,不由微微生寒。

    还有,后怕。

    “大人这样来,安全吗?”

    赵胤沉吟一下,“想必不太安全。”

    时雍皱眉,又压着嗓子咳嗽了两声,“……那你还来做什么?”

    “阿拾生病,我怎能不来?”

    在得到时雍生病的消息时,所有人都认为此中有诈,劝他谨慎,不可轻易过来,以防落入敌人的陷阱。而且,阿拾只是生一场病而已,她自己就是大夫,身边还有褚道子这样的当世高人,根本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然而,赵胤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来。

    “哪怕是刀山火海,也是要闯一闯的。”

    时雍心里一暖,慢慢偎上去,仰头看他,低低地道:“其实我已好了许多。”

    女子刚刚沐浴后的身子落入怀里,玉肌香软,触手滑腻,赵胤喟叹一声,“你怎么这么傻?”

    这是知道她的用意了么?

    大都督果然还是大都督,看她从未走眼。

    时雍噗一声轻笑,又忍不住喉头发痒咳嗽,“大人刀山火海都不怕,我还怕区区风寒吗?”

    哼!赵胤不悦地低哼,低头看着胳膊里柔若无骨的女子,长发娇软软地耷拉下来,纤弱的身子一片滚烫,贴在身上像个火炉似的,又抬起手背在她额上贴了贴,心疼地道:“我带你走。再不要吃这些苦头。”

    “大人。”时雍直起身来,看着他的眼睛,“你可知道……半山先生死了?”

    “嗯。”赵胤打量着这间屋子,“死得其所。”

    “可我觉得个中有异。”

    时雍把从塔娜那里听来的消息告诉赵胤,又说了乌日苏来请她验尸的事情。

    “等我明日验过尸,大抵就能窥得一二了。”

    赵胤低头看她,迟疑一下,“你不是不肯去验?”

    “谁说的?”时雍轻咳着,莞尔一笑,“我不是不肯,是要等他们三顾茅庐。”

    半山和无为师徒之争,干系南晏奸细一事,乌日苏都觉得这事是烫手山芋,想请她来验尸,她又怎会轻易就将自己搭上去?

    “乌日苏请我,我不肯。若是巴图来叫,我自然就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