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582章 清算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你想要什么证据?”

    时雍反问牢头,冷哼一声。

    “就算此事与你无关。那大晚上有人进入牢里,杀人摘首,如入无人之境,你就不失职了吗?”

    说罢,她转头看着乌日苏。

    “大王兄,你待人还是太仁慈了。若是我来办案。这些相关之人,全都得关押起来,好生拷问一番。你一定会有惊喜的发现。”

    乌日苏叹口气,“妹妹教训得是。来人!将艾尔几人拿下,严刑拷问。”

    “是。”

    牢里传来一阵惊叫和求饶。

    时雍面不改色地道:“大王兄一定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个结论吧?”

    乌日苏微哂,“我自是信任妹妹。但是,委实也有些好奇。”

    不是好奇,是需要更确切的证据来让怀疑的人闭嘴。

    时雍看他一眼,微微勾唇,“第一,这具尸体虽然被严重破坏,昨日又恰逢起风下雨,气温较低,尸体并未腐败,尸僵未达全身……但这不是一具新鲜尸体。据我勘验,此人的死亡时间至少在十二个时辰以上。”

    十二个时辰,那时半山先生还在被押解回京的路上。

    乌日苏惊叹一声。

    “妹妹果然了得!”

    众人窃窃,都在讨论死亡时辰的事情。

    两个验尸官脸上有些不悦,正待说话,时雍又道:“我与半山先生有过数面之缘,曾亲眼看到他的右手尾指中间有伤疤,和无为先生的伤处位置有些类似。这一点,相信很容易得到证实。”

    乌日苏点头。

    “与此事有何相干?”

    时雍半眯起眼,淡淡地道:“大皇兄不妨仔细找找,再拼凑一下,这具尸体除了头颅不见,其他地方可曾完整?是不是独独少了右手尾指?”

    这间牢舍乌日苏已经进来无数次,兀良汗的验尸官也查看了无数次,但是很显然,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哪怕尸体再砍得破败,但该有的东西就一定会有。

    可是,经过拼凑,除了头颅、确实少了一根尾指。

    随同乌日苏前来的官吏等人开始窃窃私语。

    对时雍存疑的人,也都闭了嘴。

    乌日苏手指重重握拳,“我明白了。”

    众人齐刷刷地朝他看过去。

    乌日苏道:“此事兴许就是半山先生所策划,找个替死鬼掩人耳目,他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死遁逃匿,从此逍遥法外……”

    马上就有人附和,“大皇子所言极是。如此说来,南晏内奸也就不用查了,非半山莫属。若不是做贼心虚,他为何要跑?”

    除了这个,找不到别的动机了。

    众人齐齐点头,称是。

    乌日苏看着时雍,皱眉说道:“此事尚有疑点。半山伤势虽有恢复,但断断不可能一个人行事……必得有人相帮。”

    什么话都要她来说么?

    时雍抬了抬眉梢,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肯定有人里应外合。只不过,要在额尔古城的大牢里杀人调包,还有充足的时间逃匿,非普通人可为。”

    她就差把狼头刺和大妃的名字说出来了。

    半山是大妃的心腹,又是狼头刺的首脑,除了是他们,还会有谁?

    四周突然下来,乌日苏的嘴紧紧抿起,迟疑半晌,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有劳妹妹勘验,我这就差人传信给父汗,让父汗来定夺。”

    时雍不多言语,轻轻咳嗽两声,说道:“若是大王兄再无别的吩咐,我便先回去休息了。病体未愈,头痛得厉害。”

    “我送你回去。”乌日苏撩袍就要走,却被时雍抬手阻止,“有塔娜和恩和跟着我就好。大皇兄有空,不如多花些功夫在牢头身上,找找蛛丝马迹?”

    乌日苏与她目光相对,心里微微吃惊。

    她说得云淡风轻,可是那双眼睛,却让乌日苏觉得她已洞悉一切。

    “那好。你要多加小心。”

    乌日苏与时雍道别,将她送到牢狱门口,又叫了两个贴身侍卫护送时雍回去,这才转身折返。

    时雍领着两个侍女一路步行过去,沿途欣赏一般看了许久兀良汗大街浓浓的异域风情,又吃了些当地美食,感觉身子舒服了许多。

    这么墨迹一番回去,坐下不到片刻,就有消息传来。

    牢头艾尔的锁骨处有狼头刺青,确实是半山的人。只不过,他什么也没有招认,熬不过酷刑就那么没了。至于两个看守,他们不是狼头刺的人,只是欠了艾尔的银钱,不得已帮着他撒谎。但是,他们全程没有参与半山调包之事,因此,人去了哪里,打死他们也说不出来。

    “公主,你太有本事了。”

    塔娜和恩和双眼晶亮,崇拜地看着时雍。

    “公主是如何猜到牢头有问题的?”

    “这个简单。他对我有敌意。”时雍慢吞吞接过塔娜递来的水,低头浅泯一口,“我戳到了他的软肋,他怕事情败露,心底必然慌乱,人一旦慌乱,情绪便很难控制,难免流露出来。”

    塔娜惊叹,“公主懂得真多。婢子好生佩服你。”

    时雍最怕被人夸,闻言抬头一笑。

    “所以,你们要学聪明一些,别轻易对我流露敌意或杀气,我感知灵敏,说不准就会先下手为强。”

    她话音未落,把塔娜和恩和吓得花容失色。

    “婢子不敢。”

    “婢子不敢。”

    时雍莞尔一笑,“玩笑话,不必当真。”

    顿了顿,她又淡淡地道:“去厨房看看晌午饭。吃饭我得睡过午觉。下午父汗就回来了,少不得要去请安,又得一番折腾。”

    恩和睁大眼睛,“公主,大猎当前,大汗是不会轻易离开猎场的。尤其这次围猎又与往年有些不同。”

    她们对时雍说话,已然少了很多顾虑,往往情不自禁就说出点秘密来。

    时雍勾勾唇,“那我们打个赌,怎样?”

    塔娜也摇摇头,“大汗看重围猎,每次都是全程参与,不可能为一个先生的死回来,公主,你定然要输的。”

    时雍道:“那就试试看好了。我若输了,把脑袋摘给你。”

    恩和抿了抿嘴,下意识地道:“婢子若是输了,也把脑袋摘给公主。”

    ……

    实际上,巴图回额尔古城的时间比时雍预料的还早了一个时辰。

    她这厢刚吃过晌午饭,还没有来得及午休,就有人来传,说是大汗召见。

    时雍看着大惊失色地恩和,好笑地摸摸她的头。

    “好好把脑袋留着吃饭。”

    恩和脸臊得红若滴血,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塔娜好笑地看她一眼,赶紧张罗着给时雍洗漱更衣,去见巴图。

    巴图风尘仆仆的回来,带着满身的尘土和怒气,身上骑装未脱,手握黑金马鞭,暴跳如雷地在大殿里将连同乌日苏在内的所有人,挨个痛骂了一顿。

    直到内侍通传“伊特尔公主到”,他脸色才稍稍放缓一些。

    “宣!”

    时雍进入大殿便感觉到气氛紧张。

    臣子们低头垂目,乌日苏大气都不敢出,只有巴图一人,虎目炯炯,一副压抑着怒火的样子,很是威风。

    “伊特尔,你身子可有好些了?”

    时雍倒是没想到他会先询问这个,赶紧上前行礼,低低地道:“好多了。不知父汗召见,所为何事?”

    巴图瞳孔微缩,视线从她头上落下,将她上下打量一番,突然叹息。

    “我的女儿智勇双全,当真是可惜,生成了女儿身,否则……”

    否则什么他没有说,却听得在场的人心里一抖。

    若不是女儿身,他是要将汗位相传的意思么?

    没有人敢问,巴图也没有再接下去说,而是道:“伊特尔你说说,立下此等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她怕是消受不起啊。

    时雍微微代头,淡淡地笑道:“父汗,此事女儿只是出了一张嘴,并没有出多少力。查探抓人,缉拿审问,全是大王兄和诸位大人的功劳。”

    巴图皱着眉头看她片刻,身子一转,看向众人,慢慢地负起手,挺胸朗声道:“既然伊特尔这么说了,那本汗便不再责罚你们了。现在,你们都来说说,要如何找出凶手?我就不信,额尔古城里,竟有人能在本汗的眼皮子底下翻云覆雨。”

    一席话令众人皆惊。

    巴图的话至少传达了两个意思。

    一则这个女儿对他的重要性。

    二则半山先生和狼头刺之事,他不会再睁只眼闭只眼,准备要和大妃彻底清算总账了。

    大妃仗着娘家势力,在兀良汗素来强势,巴图又刚继任汗位没几年,对她多有忌惮,十分容忍。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巴图必须要对她清算,却知道此时务必表明心意,站好队,否则必将受到牵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汗!臣有话说。”

    巴图转头看去,抬抬手,“说!”

    “半山先生秘密组织狼头刺,四处为非作歹,想是与南晏眉来眼去多时,早就存了歹意,要祸害我兀良汗……”

    巴图不无意外地看着他,眉梢挑高,“这个用得着你来说?本汗不知道吗?”

    “是是是。”那人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又道:“半山此人巧言令色,想必大妃也被他蒙在鼓里,说不定就轻信了他的鬼话,从牢中捞他一命……”

    这话说得委婉。

    没有直接说阿如娜就是出手救下半山的那个人,但是把矛头和方向抛出来了。

    乌日苏看他一眼,突然上前,“父汗,儿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巴图哼声,“大殿之上,何事不可讲?”

    乌日苏应了一声“是”,接着便有些犹豫地道:“得知半山出事,儿子便连忙封锁了额尔古城,如此严密的封锁,想必没有人可以逃出去……可是,我们翻遍了额尔古城也没有找到人。”

    巴图看着他,“都翻遍了?”

    乌日苏迟疑一下,说道:“除了大妃住处,一个不漏都搜查过了。就连伊特尔的住处,瓦杜也带了人进去搜查。”

    “大妃?很好。”巴图冷冷扫一遍大殿中人,哼声道:“来人,包围星罗台,本汗要亲自搜查。”

    “是!”

    ……

    星罗台是大妃的居所。

    巴图领兵浩浩荡荡地过去了。

    那齐刷刷的脚步声,震耳欲聋。

    一种莫名的预感告诉她,不论此事是不是大妃主使,半山都一定会在大妃的寝殿被找出来。

    时雍甚至可以猜测到,巴图在大妃殿中搜出半山之后的情形。

    虽然这一切都在往时雍喜闻乐见的方向发展。

    可是,事情发生得太完美了。

    一开始,时雍的计划就是借由半山,离间巴图和大妃阿如娜,让他们窝里斗。要么两败俱伤,要么大妃和狼头刺被巴图拔除,也算是为赵胤报了一仇。但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这一切就像有人在暗中助她一样。

    是乌日苏?

    还是命运的推手?

    还是另有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